卷二:三千宠爱  摊牌

章节字数:2274  更新时间:08-03-19 20: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夷光病了。

    听说病得很厉害,但我并没有去见她,因为我几乎可以肯定郑旦是一定不会让我见她的。虽然没有见过她,但我已经可以想象现在的她该是如何的憔悴了。

    “香宝。”说曹操,曹操到,刚想到她们,身后便传来了夷光的声音,果真虚弱得可以。

    我回头,看向声音的来处。

    郑旦正扶着西施站在距离我身后不远的走廊里。

    我站在原地,看着郑旦扶着西施缓缓走近我。

    “你赢了。”在我面前站定,西施看着我,微喘着开口,面色灰败得没有一丝生色。

    我微微收敛了笑意,赢了?呵呵,我赢了什么?这大概我是有生以来听到过的最不好笑的笑话了。

    “为什么不说话,不是都已经如你所愿了吗?为什么不开口?”郑旦气急,大吼道。

    抬手捂了捂被她吼得有些耳鸣的耳朵,顿觉十分不耐,再不想卷入那无谓的纷争,我转身便要离开。

    “站住!”郑旦见我竟当她隐形人一般,不由得得气恼。

    我停了下来,心里大大地叹了一口气,转身看向她们。

    “夷光有话跟你讲。”见我定定地盯着她看,郑旦不自觉地移开视线,道。

    我看向已经面无人色的夷光,那副样子还想说什么?不该好好休息,养好身体吗?

    “我很讨厌你。”夷光看了我半晌,终于开口。

    我微微扬了扬眉,看来我们还有共通之处嘛,彼此彼此。

    “范大哥……他不要我了……”说到此处,夷光低下头去,有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渗入土中。

    我有些惊讶,这些天我从未见过范蠡,他难道不是陪着夷光的吗?再者,夷光身子如此虚弱,他又怎么可能放得下她?

    “好悲哀……咳咳……范大哥从头至尾……咳咳……爱的都只有你而已呢……”夷光低下头一阵猛咳,断断续续地有些困难地道。

    微微皱了皱眉,我仍是站在原地,看她究竟想说什么。

    “所以……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恨过你……”夷光抬头,看着我,双眸盈泪,其间竟然满含恨意。

    再度在心里大大地叹息了一声,我仍是只能沉默。

    “如果不是范大哥对我心存愧疚怜惜……咳咳……在他恢复记忆的那一瞬间……他就该你坦白一切了……”夷光断断续续地开口,唇边有血溢出。一旁的郑旦流着泪小心地替她拭去。

    不用他坦白,我又岂能不知。范蠡的心,我看得比任何人都清楚。

    只可惜,我不是圣人,已经破碎的心,在怎么缝补都会有裂痕,更何况……那裂缝之间还存在着夷光?

    “西施!”是华眉的声音。

    夷光下意识地抬头轻应。

    我微笑着转身看向华眉,她正风风火火地走过来,完全没有一点平日里所学的淑女模样。

    “西施,你去哪儿了,该是学舞的时间了。”华眉走了过来,点了一下我的鼻头,笑道。

    感觉到有点痒,我忍不住微微皱了皱鼻头,抬头冲她笑。

    华眉又是愣愣地看了我许久,忘了自己要说的话。

    我在心里吐了吐舌头,笑了起来,每回华眉要跟我讲话,我便冲着她笑,所以竟然直到今天她都没有发现我竟是不能开口讲话的呢。

    眼角的余光扫到夷光僵住的神情,哦,她大概以为华眉所叫的“西施”是她吧,刚刚她竟是应了呢。

    “你们是谁,在这里干什么?”华眉皱了皱眉,看向她们。

    大概是因为夷光一直在养病的关系,华眉从来没有见过她们。

    “笑话,我们想在哪里就在哪里,与你何干?”郑旦正愁怒气无处发泄,不由得叫道。

    华眉可不像我的懒性子,她是个火爆脾气,哪里受得了这个,“哪里来的不识抬举的东西?”柳眉倒竖,华眉气冲冲地便要上前。

    天哪!她们该不是要打起来吧。

    我忙有些啼笑皆非地抱住了华眉的手臂。

    “你认识她们?”华眉回头看我,误会我是在为她们求情。

    “可恶!谁认识那女人!”郑旦只顾着逞一时口舌之快,想也不想便道。

    “哼,看你那副蛮横的样子就知道平时没少欺侮我们西施,看我怎么跟你算帐!”华眉挥开我的手,豪气干云。

    有些头痛的抚了抚额,我看着眼前两个斗鸡般一触即发的女人。

    “你们在干什么?”远远地,范蠡大步走了过来。

    我不由得吁了一口气,我还真不想看她们打架的模样。

    “范将军。”华眉见是范蠡,恭敬地低头见礼。

    郑旦有些不屑地撇开头,冷哼一声。

    夷光拉了拉她的手,郑旦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勉强低头见礼。

    “嗯。”匆匆看了我一眼,范蠡便转身看向夷光,“身子不舒服,怎么还出来吹风?”

    夷光弯了弯苍白的唇,“整天闷着,心里堵得慌。”

    “如此也不该任性,快些回房歇着,不要弄坏了身子。”范蠡皱眉。

    夷光没有开口,只是忽然蹲下身,似是十分痛苦的模样。

    “夷光?夷光!”郑旦担扰地上前,却扶不起她。

    范蠡回身望了我一眼,便弯腰打横抱起夷光,“去请大夫来。”如是吩咐了呆呆愣地一旁的郑旦,他便抱着夷光快步向房内走去。

    我待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忽然有些透不过气来。

    “西施,该去练舞了。”华眉拉了我的手,道。

    我微笑着转身,随华眉去练舞。

    大概是因为特意腾出这个宅子来训练的缘故,宅子的中央铸了一个很大的舞台,此时,已有几名女子换了七彩的舞服站在台上,那一日所见的那叫玲珑的女子也在其中,还有其他几个不太熟悉的女子,容貌皆是一等一的出色。

    “华姐姐,就等你们了,怎么还不来啊!”玲珑抱怨着。

    其他女子也都笑了起来,抱怨。

    “马上来,马上来。”华眉打着哈哈,忙拖了我的手去换衣服。

    好在这宅子里四处都架着大鼎,无论昼夜鼎内都燃着木柴,因此褪下身上的衣袍,倒也不觉得冷。

    刚刚褪下衣物,便觉得有一道目光正死死地盯着我看,我微微一惊,忙抱着双肩回头,却看到华眉正一脸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抬手在她眼前挥了挥,我不由得失笑。

    “天哪,你真漂亮。”华眉毫不吝啬地盯着我的身体直夸。

    我笑着坦然转身去拿舞衣,不介意她盯着我的身子瞧。

    忽然瑟缩了一下,我总感觉背后还有人在盯着我看,猛一转身,不期然对上一双冷冷的狭长的双目,肆无忌惮的目光中满是促狭的意味。

    夫差!

    我大惊,慌忙拿衣服遮住身子,再抬头时,那双眼睛却已经不见了。

    我不由得吁了口气,是错觉吗?应该只是错觉而已吧!吴王夫差怎么可能在这里出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