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争霸天下  雷雨夜

章节字数:4263  更新时间:08-04-05 14: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夫人,你醒了。”

    缓缓睁开有些酸涩的眼睛,便看到梓若满面欣喜的神情。

    “西施,怎么样了?”是华眉的声音,我动了一下,想要坐起来,梓若忙上前扶起我,缓缓坐起身,我看向站在梓若身后的华眉和玲珑。

    “没事。”扯开有些干裂的唇算是微笑了一下,我道。

    “你……真的怀了大王的孩子?”看了我半晌,华眉咬了咬唇,犹豫了许久,终于开口道。

    闻言,我稍稍愣了一下,梦里迷迷糊糊之间听到的话竟是真的吗?只一次而已,那样渺茫的机会……居然怀孕?!最最始料未及的事情竟然发生了?我真该考虑一下是否该去买彩票。

    “西施……是真的么?”华眉见我只是发愣,道。

    “华夫人,我家夫人刚刚醒来,身体十分虚弱。”梓若见华眉愈见咄咄逼人,以为又要上演争宠的戏码,忙挡住了她。

    轻轻皱眉,我没有开口,只是有些恍惚地看着华眉,她心里在想什么,我又岂能不知,她是来提醒我,提醒我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不要忘了自己的使命吧。

    “你好好休息,等你好些我再来看你。”神色缓和了些,华眉柔声说着,终是领着玲珑离去。

    跟在华眉身后,玲珑忽又回过头来看我一眼,那眼中,满是嫉妒与不甘。

    看着她们的背影离去,我仍是怔怔地坐在榻上,心下不由得思绪万千。

    对于后宫的女人来讲,能够得到大王的宠幸,诞下龙子,便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了吧,只是……这对我,真的是福吗?我……我真的能够安于这后宫之中?真的能安于这后宫之中与一大堆的女人分享一个丈夫,每天所做的便是与他的其他老婆勾心斗角,然后巴巴地盼着他来分给我一点可怜的宠爱?

    我……真的能够那样吗?

    可是……现在我肚子已经有了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就算我再怎么懒散,就算我再怎么不济,我也必须对这个小生命负责,我……真的要将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吗?

    还有司香……那样一个鲜活的例子,若我真的生下孩子,我就必须拼起十二分的精神,去保护他的安全,这个后宫,到处都是吃人的陷阱哪。

    若生下了他,我便不能再允许自己懒散和懦弱;若生下了他,我便决不会丢他一个人面对所有的困苦和险境……我,真的该生下他吗?

    而最最重要的一点,我……本不属于这个时空啊……

    这个孩子的诞生,会得到祝福吗,上帝?

    “夫人,夫人要不要吃些什么?”梓若见我一直发呆,连着叫了好些声。

    回过神来,我摇头,“我不想吃,对了,梓若,大王呢?他……知道了?”

    梓若点头,轻笑,“嗯,大王派了吴国最好的大夫来给夫人看诊呢。”

    见她笑着的模样,我也忍不住扬了扬唇,“这么高兴,心里不会难受吗?本来你或许也可以像我这样的。”

    梓若微微一愣,随即摇头,“梓若是真心为夫人高兴,梓若也明白自己的身份,就算是在跟夫人一样的位置,也不可能得到与夫人一样的宠爱。”

    我看着她淡然轻笑的样子,微微有些讶异,她竟已想得这般通彻了吗?“宠爱?”我轻笑,唯独这两个字,她说错了,夫差的宠爱?呵呵,谁又真正得到了呢?

    “嗯,大王对夫人的感觉,梓若看得十分清楚,与其做一个让大王连名子都记不得的女人,孤独终老,还不如做些事情来得快乐些。”梓若笑道。

    “那你现在,快乐吗?”淡淡地,我问。

    “嗯。”梓若点头,“夫人救了梓若,梓若服侍夫人,这样的感觉,很好。”

    我微微一笑,看向窗外,不再说什么。

    她看的,或许比我还要通透呢,至少现在……我已经有些迷失了。

    “夫人,吃些东西吧,从昨天晕倒之后,你还没有吃过东西呢。”说话间,梓若又劝道。

    一想到那些点心菜色,我便一阵反胃,伸手抚了抚胸口,我忙摇头。

    “多少吃些吧,我已经吩咐小厨房做了些青淡的,上回夫人不是说过莲子羹么?梓若特地记下了那莲子羹的做法,今儿个早晨见池子里的莲子十分鲜嫩,便摘了来给夫人做莲子羹”,梓若轻轻地开口。

    莲子羹?我微微有些心动,又见着她如此坚持,我只得点头。

    “已经凉过了,夫人尝尝看。”梓若捧了一个精致的陶碗,我看了一眼那碗中的莲子羹,果然清爽诱人。

    伸手接过尝了一口,虽然味道与以前吃过的到底不同,但也满口清香,十分的开胃。

    “怎么样?”梓若倒略略有些紧张,毕竟第一次做嘛。

    “嗯”。我点头,“很好吃。”

    梓若站在原地笑了起来,有些羞涩。

    忽然想起那一日晕倒之前夫差所说的话,史连他,竟然归降了吗?明明之前刚刚行刺过夫差,怎么可是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莫不是事有蹊跷?

    用过莲子羹,觉得恢复了些气力,身体也没有大碍,便下了榻。

    只是心里的各种念头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窗外天色开始阴沉了起来,格外地闷热,看似暴雨快要来了。

    一个穿着墨绿色小袍的小小身影印入我眼中,是司香。

    “你,要生宝宝了?”匆匆走到我面前,站定,低头,憋了许久,竟然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宫里果然藏不住秘密,这下整个后宫都该知道了吧。

    “嗯。”我应了一声,算是回答。

    司香小小的身子一颤,低着头,再没出声。

    “怎么了?”感觉到他的不安,我微微皱了皱眉,蹲下身仰头看他。

    他仍是咬着唇不看我,大大的眼睛红红的,连鼻头都有些发红。

    “你……该不是想哭鼻子吧。”轻轻刮了一下他漂亮的鼻子,我取笑道。

    “才没有。”甩过头,他仍旧有些别扭地道。

    天气越来越闷热,闷得人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起来。

    “夫人,回屋吧,看这样子是要下雨了。”梓若在一旁催促道。

    我点了点头,又回过头去看着司香。

    “若是没有想哭,为何眼睛红得跟兔子一样?”咧了咧嘴,我又故意道。

    司香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又转过头去。

    “唉,到底怎么了嘛?”叹了口气,我有些投降地轻摇他小小的肩。

    他仍是没有开口,猛地推开我,就转身要离开。

    被他这么一推,正蹲在他身旁的我有些猝不及防地往后一倒,差点跌个四脚朝天,梓若忙上前扶住了我。

    “夫人,小心孩子!”梓若有些大呼小叫起来。

    被梓若扶着站起身来,我看向司香小小的背影。

    突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仿佛把刚刚还很阴沉的天幕撕破了一个洞,瞬间又恢复黑暗。

    闪电划过的时候,我看到司香的背影僵了一下,顿住了脚步。

    “轰隆隆”一阵雷声猛地响起,连我都微微吓了一跳。

    “啊!”司香却突然蹲下身抱着头尖叫起来。

    我微微一愣,他怕打雷?那样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怕打雷?

    没有多想,我忙快步上前,“怎么了,怎么了?”伸手却摸到他满脸的泪痕,我惊道。

    “娘……娘啊……”司香一下子扑入我怀中,冲力之大,让我险些又跌个四脚朝天。

    感觉到怀里小小的身子浑身冰凉冰凉的,还在不住地颤抖着,我下意识地拥紧了他。

    “没事了,没事了,别怕啊。”潜在的母性光辉立刻显露无疑,我拥着他轻哄。

    司香却仍是闭着双目在我怀中不停地颤抖、哭泣,仿佛完全听不到我的话一般,只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

    有些吃力地将他抱起,我想带他回房,虽然房间隔音效果也不甚理想,但总比待在门口要好些,拉了他的手,我却发现他不仅在颤抖,而且似乎在抽筋。

    “梓若,快披件衣服去找大夫,司香他不太对劲!”我微微有些急道,说完,我便忙有些吃力地抱起司香回房去。

    这副身子骨经过我那么多折腾,早已衰弱不堪,更何况还抱着这么大个孩子,我倒是有些力不从心。

    天空骤然下起雨来,电闪雷鸣,我吃力地抱着司香回到房间,将他放在榻上躺平。

    “娘……娘……司香也可以保护你的……娘……娘啊……”司香双目紧闭,神智早已不太清楚,只是双手在空中乱舞,仿佛想抓住什么,但那双小手却又什么都抓不住,“娘……不要……不要杀司香……”他闭着眼,大声嚷嚷着,声撕力竭。

    心里猛地一揪,我伸手握住了他小小的手,“司香不怕,娘很好,娘陪着你呢。”放柔了声音,我轻声道。

    “娘……司香真的……可以保护你的……”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早已被泪水打湿,满面狼籍的泪痕,他仿佛梦呓一般喃喃轻语。

    “嗯,司香可以保护我的。”顺着他的话,一手轻抚着他的头发,我在他耳边低低地轻语。

    握着我的手,司香这才慢慢平缓下来,身子也不再抽筋了。

    “你怎么样了?!”一个声音冷不丁地响了起来,十分急切的样子。

    我微微一惊,忙回头看时,竟是夫差?!

    他仅着单衣,浑身皆被雨水淋透,连额前的发丝都在往下滴着水。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检查啊!”夫差对着傻在一边的大夫大声扬声道。

    那可怜的大夫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夫差,一会儿又看看躲在床上的司香,搞不清楚哪个才是病人,哪个才是正主儿。

    带着疑惑看向跟在夫差身后的梓若,她也是淋了一身的雨。她看着我缓缓摇了摇头,面色有些发白。

    我似是明白了什么,忙往旁边让了让,好让夫差看清躺在床上的正主儿。

    看到司香,夫差微微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狼狈。

    “传令下去,搜寻公子香的人可以撤走了。”恢复了一贯的神情,他有些漠然地吩咐。

    我微微有些讶异,只是一会儿不见了而已,居然出动侍卫搜寻?是不是有些夸张?

    “她娘死在雷雨的时候,至此每逢雷雨都必是心绪大乱,宛如疯癫。”动了动唇,夫差道,顺手接过一旁的随侍丫头送来的布巾,拭了拭脸上的雨水,“只是想不到这一回竟然没有发生什么事。”看了看,他淡淡道,全然没了平时的嘻笑之色。

    我微微抿唇,没有出声。

    大夫忙上前替司香诊了脉。

    “怎样?”见司香刚刚那副样子,我不禁有些担忧。

    “脉相平和,没有大碍了。”大夫点头道。

    夫差没有再开口,淡淡转身便要离去。

    “站住!”咬了咬牙,我破天荒地开口。

    夫差站住脚步,转身扬眉看向我,“莫非美人要孤王留宿醉月阁?”

    说着,他转身便向我逼近,一步一步,神情危险至极。

    一旁的梓若忙自作聪明地带了那大夫出了房间,还转身带上了房门。

    眉头微微一跳,感觉到他强大的压迫感,我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

    背后一凉,我的背已经贴到了墙,再也无路可退。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挑上我的下巴,“是你要留下我的,你必须自己负责。”看着我,他的眼幽黑一片。

    说着,他微凉的唇便已压了上来,狠狠地在我的唇上肆虐,不像是在亲吻,而仿佛是在汲取温暖一般,那般迫切。

    我的唇被吻得生生地疼,可不知为何,我却从心底生出一丝悲凉。

    一动不动,我任他肆意亲吻,直到他垂下头,将脸埋在我的颈间。

    “司香是你的儿子。”微喘着气,我淡淡陈述。

    “那又如何。”他仍是埋在我的颈间,低低地道。

    “就算帝王之家,真的连普通的亲子之情被消磨殆尽了么?”眼睛直直地望着前方,我道。

    他没有开口.

    “司香心里有多深的恐惧,有多深的伤痕……才会变成那个样子……”我开口,声音有些不平静,“就算没有娘……他还有你这个父王……”

    他倏然抬头,狭长的双目定定地望着我,“若是以前的美人,是万万也不会冲着寡人如此说教的呢……莫不是……因为你怀孕了?”他看着我,眼睛有着淡淡的讥讽。

    “是。”看着他,我坦然承认,“我在害怕,害怕我的孩子会跟司香一样。”

    他看着我,不语。

    不知为何,我心里突然有些气愤,司香是他的骨肉,他却为何可以绝情至此?!莫非他果真就是历史上所写的那样荒淫无道?

    “夫差的女人……不过如此。”看着他,我忽然张口道。

    夫差微微一愣,起身放开了身,未发一语,转身拂袖离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