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莫失莫忘  第23章 身世之迷

章节字数:2090  更新时间:08-03-04 22: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到范府,管家对于我的离开没有多作盘问,家仆们对我更是异常的礼貌。我十分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即将成为新夫人的缘故。

    想到范蠡的出征,再想到越王勾践的奇怪言语,我心情不禁有些烦闷起来。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

    吩咐家仆晚膳不必准备后,我便独自一人回房。

    天色尚亮,我看到我房内似乎站着一个人。

    心里不由得微微有些紧张,待小心翼翼推门进去时,却发现来人竟是卫琴。而此时他正独自一人背着门坐着,手中在轻轻把玩着什么。

    他身上还是那件红色的长袍,只是那长袍已经是又脏又破,衣袖上破了一个洞,隐隐可以看到左臂的纹身。

    “卫琴。”我出声唤他。

    他仿佛吓了一跳,慌忙把什么塞进怀中,转过身来。

    “藏了什么?”我轻笑着凑到他身旁,在面对这个固执又别扭的孩子时,我总是出乎意料的宽容。

    卫琴没有理会我,“耶稣是谁?”仿佛是鼓了很大的勇气,他涨红了脸开口。

    我愣愣地看了他半晌,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他每次来找我都是为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笑什么!”卫琴有些生气地瞪我,很是认真的样子。

    我该怎么跟他解释,基督教、圣经?他会明白才怪。

    “耶稣是谁?”他固执地重复,看起来真的生气了。

    “一个神,天上的神!”见他如此执意想要知道,我只能如此解释。

    “只是神?”卫琴狐疑地看我。

    “只是神。”我点头。

    卫琴这才缓和了表情,刚要上前说什么,门却忽然打开了,我大惊,正想斥责他们不敲门便擅自闯我房间时,进来的却是莫离。

    “莫离?”我开口。

    莫离却只是怔怔地盯着卫琴看,更准确一点说是盯着他左臂的纹身看。

    那个纹身……有什么的奇怪吗?

    我回头看卫琴,他微微低头,双拳微握,身子竟在微微颤抖,仿佛一只蓄势待发准备冲上前咬断猎物脖子小兽!

    “卫琴……”我刚想安抚他,告诉他莫离不是敌人。他却突然转身便从来时的窗口跳了出去。

    又是跳窗,真是没创新意识呢!我回过头认命地想对莫离解释眼前的一切。

    “他是谁?”莫离却已经先开口。

    我傻眼,怎么解释,只知道他叫卫琴,其他根本一无所知啊!我到今天都不清楚他到底从何而来,为何而来,他总是那么突然地出现,又突然地消失……

    “算了,以后……离他远些。”见我久久不开口,莫离上前抚了抚我的长发,不再为难我。

    “为何?”我忍不住询问,看莫离的表情分明是认识卫琴!

    “以前的事,你还记得多少?”莫离不答反问。

    这一问却是让我心虚极了,我根本是什么都不知道嘛!

    “不记得了?也对,那个时候你还那么小。”莫离淡淡笑了一下,“不记得就算了吧,只是……离那个孩子远些,我担心……他会伤害到你。”

    担心卫琴伤害我?我越来越迷糊了。

    “啊,对了,你收拾一下随我回留君醉吧。”莫离打断了我的思绪,笑了笑道。

    “回留君醉?”一提到那个地方我便想起那一日站在高台上被人品头论足的模样。

    “嗯,范蠡出征后,我担心你一人在这里会闷,随我回去吧,嬷嬷死后那里很安全。”

    我知道莫离在说什么,嬷嬷死了,便不会再有人整天预谋着要卖了我。虽然潜意识不愿离开这个到处有着范蠡气息地方,但勾践那一日奇怪的言语还是令我心有余悸。算了,还是到留君醉去躲一阵子吧。

    于是乎,我便包袱款款,随莫离回了留君醉。

    下了马车,一进庭院便看到了正在砍柴的阿福,他似乎又长高了,越来越像个大人一般。

    “阿福。”我笑着招呼,没有忘记他的馒头之恩。

    他愣了一下,抬头看我时眼睛似乎亮了一下,颇有些惊喜的感觉,但张了张口,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留君醉和以前似乎没有什么不一样,厨房的阿福、千娇百媚浓妆艳抹的姑娘、一只名叫阿旺的小狗、整天川流不息的嫖客……只是……那个瘦得很精的嬷嬷已经不在,莫离却成了掌柜。

    天气越来越寒,马棚旁的干草堆上也会有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那里已经不再是我偷懒的好去处了。

    比较多的时间我都是赖在被窝里不肯起床。这样明目张胆的偷懒以前嬷嬷在时是万万不敢的,只是现在莫离当家,我便颇有些有恃无恐的感觉。

    因为天气寒冷的关系,我越来越少踏出房门,便也很少再见到阿福。

    人是很奇怪的动物,空闲时间多了,便会生出许多胡思乱想来,像鸡鸭猪狗之类的再闲也不会胡思乱想。

    有时我会想,范蠡这个时候该是正在沙场厮杀吧,我现在所要做的便是等他回来,等他回来娶我,想着想着,嘴角便会弯弯的,然后幸福地傻笑。

    有时我会想,卫琴究竟是什么人,自从我回留君醉之后,他便再没来找过我,我想他该是忌讳见到莫离,他跟莫离会是什么关系呢?但每次我问莫离时,她都会顾左右而言其他。

    叹了口气,我披了一件毛皮大氅出门透透气,大概是对上一回差点被卖的事情心有余悸,平时我从不曾踏出后院半步,只是听莫离讲今日姑娘们都到市集去了,自莫离接手留君醉之后,每个月底都会有一天不用开门。类似于休息日似的,对于这个时代来讲。这真是一个奇怪的举措,想想看,每到月底,那些浓妆艳抹千娇百媚的姑娘们便一齐出门的壮观模样,大概会急煞一干黄脸婆吧。

    缓缓走出庭院,我却突然看到门口拐角处站着一个眼熟的家伙,是他!那一日越王勾践来留君醉时陪同在一旁的武师!

    他怎么会在这儿?难道说勾践竟在里面?

    这里是酒坊,勾践乃一国之君,来这里已属不妥,更何况今日姑娘们都不在,他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一切不都太诡异了么?

    还是说,每月一次的奇怪休息日根本是要将留君醉清场,好谈论一些不宜张扬的秘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