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莫失莫忘  第35章 自救

章节字数:2131  更新时间:08-03-11 20: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尽力了。”范蠡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我,竟是一脸的坦然。

    虽然已经习惯,但我的心仍是不可抑制地刺痛了一下,我不明白,在他的那份坦然之后,究竟有没有隐藏什么?倘若真的曾经爱过,他如何独独忘了我?倘若真的曾经爱过,他又怎会对我连最后仅存的一丝怜惜都消失殆尽?我仿佛一个从未在他生命中出现过的人一般,被无情地摒弃在他的记忆之外,生命之外……

    不经意间回头看向夫差,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狭长的双目中看不出他的表情,他在笑什么?他是笑我在范蠡心中竟是如此的不值一文吗?不能达成预期的效果,他不会失望吗?

    缓缓垂下眼帘,我没有再看一眼范蠡,便随那两个押解我的士兵回到关押我的地方,只是心里却有一丝不容忽视的疼痛淡淡的漾开,渐渐扩散开来,痛得我几乎无法呼吸……

    回到那间貌似的监牢的地方,我静静地坐下思量了许久,一个人孤身待在这个相隔千年的异时空,其实身在何处都一样,因为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陌生,都不是一个家……只是,待在夫差这个喜怒无常的暴君身边(小生:暴君?你居然说那么英明帅气又美丽的夫差大人是喜怒无常的暴君?知不知道这样会引来夫差粉的唾弃和抗议!香包子:切,历史上这么说的,英明帅气又美丽?切,坏人就一定会长得天理不容,人见人吐吗?),我几乎可以预见自己心力交瘁的模样了,就现在的状况而言,在这个异时空,我真正可以投靠的人也只剩下莫离了。

    只是夫差兵多将广,范蠡又绝对不会为救我而放弃自己的原则,想要指望他救我回去已是等同于痴人说梦。

    事到如今,虽然仍是一身的懒骨头,但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我只能自救了!

    打定主意,我站起身,一回头却忍不住吓得倒退一步。

    夫差竟然就站在我身后!(小生:嘿嘿,所以……没事表说人坏话……)

    显然是我刚刚想得太过入神,所以没有查觉到。

    “我以为你会哭呢?”夫差上前一步,似笑非笑地扬唇,缓缓向我逼近。

    看他一步一步逼进,我不禁有些底气不足,但若要自救,便不能泄露了怯意!我悄悄握了握拳站定了身子,没有后退,任由他凑近了我。

    “嗯?”他俯视着我,“没有人来救你,不哭么,女人?”

    女人?我在心底冷笑,在这个时代的男子眼里女人就是怯懦的代名词吧!

    “让我猜猜……你会如何处置一枚无用的棋子呢?”置之死地而后生,此时的我反而冷静了下来,轻轻绽开一抹笑靥,我上前一步,靠他更近,“杀了我?亦或者……你准备关我一辈子?”我听到自己的缓缓响起。

    我仰头看他,感觉自己的鼻尖都可以碰到他的鼻尖了。

    见我如此,他颇有些讶异,随即扬唇轻笑,伸手扶着我的腰肢将我扣入耳中,“如此美人,寡人如何舍得?”

    我呼息一窒,但却未作反抗,任他将我拥入怀中。

    “夫差的女人……”他忽然凑进我耳边,轻轻开口,温热的气息拂过我的耳廓,“这个称谓如何?”

    夫差的女人?啥?我一愣。

    “至少……寡人决不会弃自己的女人于不顾”,他轻抚我的背,继续在我耳边低喃,“夫差的女人……决不会孤军奋战……”

    夫差的女人决不会孤军奋战?我心下一苦,呵呵……范蠡的女人。

    待我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衣带已被解开,露出里头的衬衣来,我慌忙后退一步,将衣服裹紧。

    夫差看着我的举动,微微挑眉。

    “放我回去,我可说服勾践自动来降!”我发现自己的声音在微微颤抖。

    “你?”夫差停下手来看着我,似是不屑,“越国已是我囊中之物,更何况我为何要相信你,女人?”

    “越王困守会稽山,且会稽山内粮草充裕,围困之术定然无效!”事以至此,反正历史上是这么写的,最后勾践定会降吴,不如此刻我先拿来救我清白要紧!“如果强攻,越兵定会拼死一战,局时就算吴兵能胜,也是死伤惨重,而我能说服勾践主动来降,何乐不为?”

    夫差狭目微眯,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就算如此,我为何要信你?”

    “如果不信,你大可给我吃什么慢性毒药之类的,随便你高兴,如果我说谎,大不了最后毒性发作,毒死我好了!”刚刚被这家伙吓到差点心脏衰竭,现在居然又来质疑我的诚信,我一时气急,也不怕站在自己面前的是那历史上暴戾荒淫的帝王,不由得没好气地道。再说,电视不都那样演的吗,坏人逼迫好人做不愿意做的事情,都是以慢性毒药相威胁的嘛!

    夫差一怔,随即笑起来,向外挥了挥手,便有人端来一只酒鼎,他一语不发,只是将那酒鼎送到我面前。

    我有些怕怕地看着那鼎中晃动的液体,很没骨气地想打退堂鼓。

    “怕了?”那个可恶的声音再次扬起。

    我二话没说,举鼎便是一饮而尽!哼,死就死,怕什么!

    看着我死撑的样子,夫差大概颇觉有趣,竟大笑起来,随即上前一步凑近脸来。

    我望着他愈来愈放大的脸,还未回过神来,便惊觉他竟是在轻舔我的唇角。

    “好酒。”他竟犹未尽地轻喃,狭目薄唇间满是魅惑。

    我只能怔怔地看着他发呆,温热濡湿的触感令我脑中一片空白,那个酒……不是有毒的么?

    “毒酒?寡人又如何舍得?”略显粗糙的指腹轻轻轻抚我的唇,仿佛满意我刚刚傻傻的模样,他咧嘴轻笑着道,此刻的他看在我眼里竟如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般。只是他的指腹如此粗糙,为父报仇的三年间,他定也是吃尽了苦头吧……

    正在我发愣的时候,他忽然神色一变,狭目微眯,极其危险地凑近我,“寡人放你回去,如果胆敢骗我……你定会后悔!”

    那神色仿佛一只逗弄猎物的雄狮,真是的,枉枉我刚刚还小小的怜惜了他一番,这么快就本性全露!

    不过无所谓,目的达到!想到能继续回莫离身边当我的懒虫,我不由得心情又有些轻松起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