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莫失莫忘  第40章 下毒者

章节字数:1977  更新时间:08-03-11 21: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随勾践一起到大营,看着躺了一地的伤兵们,虽然不知道中的什么毒,但是看他们一个个面色浮肿,上吐下泄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中了什么致命的毒,看来下毒者只是单纯想嫁祸给我而已,并没有真的要取这些士兵的性命。

    可是如果是在食物中下毒的话,莫离和我都吃了和大家一样的东西,范蠡和文种也都没有问题,更何况士兵们用餐都在一起,没有可能一部分人有事,而一部分人就没有问题啊!如此看来下毒者并非是在食物中下毒。

    “怎样?可曾看出什么端倪?”勾践转身看我。

    “我记得当日文大夫到我房中搜查时,曾说大家都是用过午膳之后中的毒,真的是那样吗?”我回头看向站在一边,难得面色严肃的文种道,平日看惯了他油腔滑调,突然这样正经起来,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呢。

    “并非如此,当时士兵中毒,大家均有些慌乱,但事后查看时,并非如此。”文种摇了摇羽扇,道

    果然不出我所料,“中毒者都之前在战场上受伤的士兵,是么?”我继续猜测道。

    “没错。”文种点头,有些惊讶地看我,想来他定是在怀疑我是如何知道的。

    “你怎么在这里?”刚刚进得大营的君夫人见到我竟在这里,不由得有些惊讶,呵呵,她大概是以为我会身陷牢狱,定是想不到我还能在站这里耀武扬威呢!

    “我为何不能在这里?”我看着君夫人,没有半点卑微之态,本不想惹到任何人,只是他人欲与我为敌,就算我再怎么退让,还是遭到现在被人陷害的下场,那我又何必再退缩?

    我看到西施站在君夫人身后,她也只是看着我,并没有开口,也对,在这么多人面前,她定是要维持自己纤弱良善的形象吧。

    “放肆!”见我如此君夫人有了怒意,“两军对战,你居然卑鄙到下毒,还敢待在这里?”

    “君夫人如何肯定下毒者是香宝?”我依旧一脸的平和,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对于这个君夫人,我还有那么半点敬意的,毕竟她后来在勾践最最落魂的时候没有弃他而去,可是她的妒忌之心也的确可怕。

    “文大夫在你的营帐之内找到了毒源,而且夫差又岂会没有条件放你返越!”君夫人皱眉道。

    我忍不住轻笑,“如果真是我下的毒,我会笨到不把毒药销毁,而且放在自己的营帐之内等你们来抓吗?”

    君夫人愣了一下,有些语塞。

    “而且我若真的与吴王答成了什么协议,我又岂会下毒下得如此之轻?”我回头看向勾践,“这明显是有人意欲嫁祸于我,大家中的毒都不深,只是上吐下泄,并无生命危险,而且中毒者都是伤兵,很明显,下毒者是想减少中毒的人数。”

    “所以呢?”勾践眼中微微有着赞许之色。

    “所以,如果真是我为吴王下的毒,那么我的目的定然是要让越军无法再上战场,那么我一定会在食物或者水源里下毒,最好大家都毒死,一个活口都不留,但是现在只是少部分人中毒,而且全无生命危险,定是有人看香宝不顺眼,想借君上之手除去香宝而已。”我似有若无地看了一眼君夫人,缓缓陈述道。

    “嗯?”勾践扬眉看我,“你认为会是何人下毒,毒又是下在何处呢?”

    “下毒之人并不想真的伤到越军,定是越军之中的人物,至于毒,如果我没有猜错,定是下在伤兵所用的某一种药材上!”我回头,看向君夫人,却意外地发现她身后的西施脸色倒是苍白得紧!

    哦?这倒是有意思。难道一开始我便怀疑错对象了?嗯,君夫人妒忌之心虽强,也绝不会拿自己的军队开玩笑,想要除去我,她大可以想其他上百种方法,不一定要蠢在自己的士兵身上下毒玩。所以……呵呵……下毒者竟是另有其人呢……唉,人不可貌相啊。

    “传令军医速速检查所有的药材!”勾践挥了挥手道。

    “敢问君上、君夫人,香宝可算是摆脱嫌疑了?”我嫣然一笑,道。

    “如此倒是我错怪香宝了。”君夫人上前执起我的手,略带歉意地道。

    “君夫人也只是担心越军而已,关心则乱嘛。”我乖巧地笑道。

    “可是下毒之人,到底是……”君夫人仍是不放弃。

    “至于下毒之人,香宝相信君上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还香宝一个清白。”我巧笑俏兮,不经意地回头看向西施,发现她脸色愈发的苍白了。

    “这个自然。”君夫人伸手替我将额前的一络发丝轻轻拨向耳边,点头微笑道,果然有一国之母的风范呢。

    “夷光,怎么了?”忽然听到范蠡关切的声音,我心头一动,忍不住循声望去。却见西施正靠在范蠡怀中柳眉紧蹙,双手紧握着摁在胸口处,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

    “心口……疼……”西施眼中盈泪,轻颤着缓缓开口。

    “容范蠡先行告退!”范蠡向勾践行了一礼,打横将西施抱起转身便走。

    看着他熟悉的背影,不知为何,我心里还是忍不住痛了一下。

    记得我曾悄悄问过大夫,范蠡是否还能恢复记忆。

    大夫说,一天,一个月,一年,十年……他随时都有可能恢复记忆。

    可是……到底有多久?

    虽然西施范蠡的故事我看了N遍,虽然范蠡是故事里的男主角,虽然他们是千古传颂的恋人,虽然历史上根本没有香宝这号人物。

    但是,我宁可范蠡能够在清醒的状况下清楚地告诉我,他变心了。而不要像现在这般,让我彻底消失在他的记忆之中。这样的话,我会不甘心,我会还心存希望,我会在想,会不会哪一天他突然想起我来,会不会他爱的人仍是我?会不会?……

    我怕自己会疯掉。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