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莫失莫忘  第44章 指鹿为马

章节字数:2959  更新时间:08-03-16 02: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还好我不是美人鱼,就算得不到王子的爱,就算王子将我遗忘,至少我还活着,至少……我没有化为海上的泡沫。

    伯丕的到来在我的意料之中,他就是以后勾践安插在夫差身边的一个反卧底嘛!“但愿君王诛伯丕,不愁宫里有西施”北宋名相王安石曾如此道,由此可看出吴国之所以会亡,此叛徒老兄可算得居功至伟呢!

    可是此时的伯丕当然算得贵客,不可得罪。这不,伯丕刚到营中,越王便设宴款待了。

    我只是奇怪为何我会成为座上宾。

    刚刚君夫人忽然派了人来,说是请我赴宴陪同,我心里忽然隐隐有些不安。古语有云,宴无好宴,此次莫不是鸿门宴?

    “小心些。”莫离微微皱了皱眉,只是低声嘱咐我,却也不能违抗君夫人的命令。

    裹了莫离补过的那件毛皮大氅,我便随君夫人派来的女侍一起去越王大营。

    刚到越王大营门口,忽然看到一个守卫的士兵身上穿着一件极其眼熟的衣服,那衣服上极刺目显眼的那一道缝补过的痕迹不正是我的杰作?它不是应该在范蠡那儿吗?怎么会?

    “这衣服……哪来的?”我忍不住走上前。

    “啊,这个,天气越来越寒,昨天我守夜时,西施小姐送我的。”那守卫忙摸了摸脑袋,有些憨憨地笑,“西施小姐真是好人呐。”

    呵呵,好人?我看了看那已经沾满了灰尘和泥土的外袍,西施她……真的不能容忍范蠡身边留有任何一件和我有关的东西吗?我微笑,“这衣服又破又脏的,换了吧。”我轻轻扯下身上裹着的那毛皮大氅递给他,少了那大氅,一股寒意立刻袭来,我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

    “不……不用,虽然这衣服补得丑了点,但还能穿!”那守卫有些惶恐地连连摆手道。

    补得丑?我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虽然颇有些自知之明,但被当面这样批评,我还真是受打击咧!

    “换了吧,我想要那破衣。”磨了磨牙,我微笑。

    最终,那守卫还是拗不过我,千恩万谢地将那破衣换了给我。

    从侍卫手中接过那破衣,我抱在怀中,心里某一处空洞的地方仿佛得到了慰藉一般,微微弯了弯唇,我竟是淡淡笑开。

    会不会终有一日,范蠡记起我来……会不会终有一日,他会记起我来?

    拎了那破衣,我便随女侍进了越王大营。

    君夫人在,文种在,范蠡在,只是没有看到西施,她又生病了吗?

    坐在越王身边的那便是伯丕,文种带他回来时我曾见过他。身形略胖,看起来比伍子胥年轻一些,不过一看就是那圆滑之辈。

    “拜见君上,君夫人。”我低下头屈膝行礼。

    “哦?这一定便是范将军的心上之人了?”伯丕抚须笑道。

    我一愣,大营也是一阵静默,“范将军的心上之人”是我一直想听到的称谓,可是此时,为何我心里觉得怪怪的?

    抬头看了看文种,他低着头,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勾践仍是一脸的笑意,只是我却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丝阴郁,还有范蠡……我下意识地去看他,他仍是正襟危坐,可是我却仿佛感觉出他微微侧开的头,和……躲闪的眼光。

    “来这边坐。”君夫人向我招手,笑得分外的慈祥,真真是母仪天下的风范呢!

    我依言坐了过去,不知为何,此时的我竟然突然有了那一日站在留君醉的台上那种待价而沽的感觉……

    “君上,我吴国大王有感于君上护民之心,遂表示可以不攻入城去。但越国需臣服于吴国,且必须岁岁进贡,年年来朝。”伯丕缓缓开口,看来此宴是为谈公事而准备的呢!只是为何要我前来?

    “理当如此。”勾践仍是一脸的温和笑意。

    “还有……”伯丕微微迟疑了一下,“君上必须随在下一起入吴为臣……”说完,他有些小心地看了一下勾践。

    为臣?看来这伯丕为了顾及自己的小命还是说得比较委婉的,我相信吴王夫差的原话应该是入吴为奴才对!当年夫差的父亲阖闾死于那一场历史闻名的“携李之战”,而勾践却因那次而一战成名!他岂能不恨?

    范蠡忽然站了起来,大怒道,“士可杀不可辱!”

    我微微有些惊讶,他一向都很沉着,只是今日为何如此不冷静?

    “坐下。”勾践开口,声音仍是温和,“越既已臣服于吴,寡人自当入吴为臣,合理。”

    范蠡握了握拳,转身看了我一眼,缓缓坐了下去。

    “范将军如此激动,莫不是在担心我吴国最后一个要求?”伯丕抚了抚须,笑道,样子颇为欠扁。

    范蠡没有开口,只是额间青筋隐隐在跳动。我心里一怔,最后一个要求,能够令范蠡如此失常,莫非是……西施?

    “吴王最后一个要求是,要迎范将军的心上之人……西施入吴为妃。”

    范蠡握了握拳,又看了我一眼,最终没有开口。不开口吗?呵呵,心上之人不过如此,最后他还是会将心中所爱亲手送上吴王的床榻吧。只是吴王为何指定要范蠡的心上之人?莫非是吴王对范蠡仍有所顾忌,又恼他不肯归顺自己麾下,所以才想出这么一招来制衡范蠡?

    可是他又为何看我?隐隐地,我心里那不祥的感觉愈发的浓重,仿佛层层迷雾,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范将军,这里都是自己人,我也不妨直说,收下君上送来的东西,我已经尽量在中间斡旋了,只是吴王执意如此,而且现在连君上都肯牺牲自己,不过女人而已……你就……”说着,伯丕又看了我一眼,“虽是绝色,但也不得不忍痛割爱啊……”

    他们为何都看我?莫非?心中的疑虑越来越大。

    “既然都大家都没有异议……”伯丕见大家似乎都默许了,转头便看向我,“西施小姐,准备一下,先行随我入吴,至于君上,按约定,等处理完越国的善后事宜便即刻入吴!”

    手中缝补过的那一件破衣一下子掉在上,一股寒意袭来,我愣了一下,随即失笑。我是范蠡的心上之人?我竟是西施?原来如此?早有预谋吗?要指鹿为马让香宝代替西施入吴?!

    我看向君夫人,她仍是一脸的祥和,果然她还是忍不住妒忌对我出手了吗?她倒是厉害,不鸣而已,一鸣惊人哪!一出手就想出如此毒计!

    “错了,我不是西施。”我淡淡开口,我不是哑巴,为自己辩解一下,总可以吧。

    “呃?”伯丕微微愣了一下。

    “西施,我知道你不想入吴,可是以你一人之力,可安一国之百姓啊”,君夫人看着我,满面慈善,谆谆教诲,“连君上都愿入吴为臣,你为何不愿为国献出自己的一份力呢?”

    这是越营,连君上君夫人都称我便是西施,鉴于秦国时赵高指鹿为马的典故,想要这众多越兵为我作证那简直痴人说梦……厉害的女人哪!原来这勾心斗角之术,我竟还尚未到家。

    “范蠡……”我看向范蠡,“你说,我是不是你的心上之人?是不是那个你曾亲口许诺要娶的女子?”看着他的眼睛,我缓缓开口,我为什么要问他,我还在期待什么?

    他沉默了半晌,“是,我曾亲口许诺会娶你。”终于,他开口,眼神却始终闪躲。

    我笑,我曾经多么期待这一刻,期待他能够想起自己曾经许诺过的誓言……我曾经那样期盼这一刻的来临,可惜……

    “那你告诉我,我……是谁?”紧紧盯着他,我的嗓音略略有些颤抖,是的,我在害怕,我害怕从他口中听到那两个字!

    如果他告诉我,我是香宝,我只要他承认他在大家面前所讲的心上之人是香宝,那么即使心碎,即使从此悲剧一生,我也会如他所愿,入吴!

    看吧,我已经习惯自己是个傻子了,我好歹也算得是二十一世纪的新人类了吧,为了一个“情”字竟把自己搞到如厮狼狈,真是没有出息。

    “西施。”半晌,他垂下眼帘,缓缓开口。

    我感觉心突然麻痹了一下,我努力扬起唇角,我以为自己可以一笑至之,可是眼泪却已经流了下来。

    抬手若无其事地抹去眼泪,呵呵,我是谁?我是香宝啊!我是百毒不侵天下第一号超级大懒虫香宝!我才不哭呢!

    弯下身捡起刚刚失手掉落在地的那一件破衣,那一件我用自己的大氅换回的破衣,我转身便掷入一旁雄雄燃烧的篝火之中。

    看着火苗渐渐将那破衣吞噬,我转身定定地看向范蠡,“今日所言,你要牢牢记住,他日倘若后悔,再不可用失忆来搪塞!”

    撂下狠话,我潇洒转身,忽略胸口那早已痛得麻痹的心。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