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莫失莫忘  第54章 土城之行

章节字数:2136  更新时间:08-03-16 02: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辞强愁。如今识遍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现在的我,该已是到了那“天凉好个秋”的境界了吧,更何况,如今正值深冬,已不是只一个“凉”字可以了得的……那是寒,彻骨的寒呐!

    有多久没有想过那个已经相隔遥远的时空了?有多久没有想起那一日究竟是因何命丧车轮之下的了?那个时空,对我来说竟已经开始陌生了呢。

    我一向怕冷。

    忘了在哪本书上看过,怕冷的人其实是在害怕孤独。可是我,从开始就一直是孤独一人……更何况,如今被遗弃在这个遥远的异时空?

    如果现在我求范蠡放我离开,他会不会答应呢?

    坐在略略摇晃的马车内,心中胡思乱想着,我已随范蠡前往土城。

    西施也在马车中,还有……陪着西施而对我一脸敌意的郑旦。自从知道我与夷光之间的纠葛之后,她便一直都对我怀有敌意。

    那一日,我提出要范蠡陪同前往之后,西施竟也要求一同前往。

    “西施此去是学习魅惑之术,以期三月之后入吴,迷惑吴王夫差,不知这位姑娘是否也是因为愿意与西施一同入吴为妃,才毛遂自荐?”犹记得当时因心中郁结难解,我便狠狠抢白了一顿。

    夷光当时脸色苍白似鬼,竟似是又要哭泣一般。

    其实我何偿不知她是何用意,无非就是不放心范蠡与我同行而已。以她的七窍玲珑之心,范蠡对我态度的转变,她定是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才会倍觉痛楚吧。

    “夷光身体有恙,去散散心也未尝不好。”大概是对于之前没有替她讲话而内疚吧。最终,君夫人开口如此道。

    范蠡两难,我没有坚持反对。

    终究,我还是傻瓜。

    但是,我偏头从车窗中看向窗外,范蠡正带着一队骑兵走在轿前,护送我们前往土城。而他身旁的,没有错,正是史连!

    我要求他一并陪同。

    而越王,答应了。

    据文种所说,那一日我随卫琴离开会稽山之后,伯丕便先行回了吴国,越王答应三月之后会将我同另选出来几位美人一起送入吴国,献给吴王夫差!

    美人计即将上演吗?

    想起刚刚离开越府之前,我曾去见了君夫人。君夫人见我主动去见她,倒也有些惊奇。也是,她该是知道对于她的召见,我一向都是避之唯恐不及的。

    “香……西施”,怔忡之间,君夫人忙改正自己的口误。

    我也有些恍惚,自己都不清楚此行究竟是何目的,只是看着君夫人,目光有些冷。

    “为什么要带我回来?”半晌,我听到自己缓缓开口。

    “什么?”不知是真的听不明白,还是在装傻,君夫人还是怔怔的。

    我仍是看着她,“我已经离开了,为何要赶尽杀绝?”我忘不了当时史连在我背后冷冷举起的剑。

    那一剑,如若不是范蠡阻拦,今日,我怕是早已成为刀下亡魂了。

    “我不明白。”君夫人撇开头去。

    见她如此,我反而轻笑了起来,“君夫人,越国都已经亡了,你竟还有心思玩弄你的后宫争宠之术?”

    闻得此言,君夫人忽然回过头来,“越国不会亡的。”

    她那样的自信,可是她的自信从何而来?越国已经亡了啊,她为何还是如此的自信?为什么?因为信任勾践吗?

    “无论贫贱,君上都只是我一个人的君上。”君夫人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缓缓开口。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了,仍是那样的雍容。

    爱情吗?因为她那样深刻着爱着一个并不爱她的男子,所以她不惜伤害任何人?

    情之一字,果真害人不浅呢。

    车轮轧过有些沆沆洼洼的地面,马车摇晃得有些厉害起来,一阵寒风透过车窗的布帘吹进了马车,我瑟缩了一下,拉紧了衣襟。

    好冷。

    卫琴他……现在在哪儿?那样的冰天雪地,他又是一身的伤,万一无人发现他,那他岂不是会被冻死?心里忽然想起那个漂亮的红衣少年,我皱紧了眉,那个孩子,竟是香宝的弟弟呢……血缘真是奇怪的东西。

    马车忽然停了下来,我仍是懒懒地缩在原位,没有动弹。

    车帘被掀开,我忍不住又是一阵哆嗦。

    抬头看时,却是范蠡。

    “大雪封了山,今天不能入城了。”范蠡掀开车帘道,口中哈气成烟。

    我仍是闭目半靠着座垫,没有开口。

    不一会儿,西施下了马车,我却仍是没有动。天气真的太冷了,我都有一种快要进入冬眠的错觉。

    “下来烤烤火,会舒服一点。”不一会儿,范蠡又掀开一节窗帘,伸头进来道。

    我没有反对,懒懒地任由范蠡扶着我下马车,乖乖靠在他怀里,脸颊紧贴着他宽厚的胸膛。

    现在的我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意识可言,简直已经进入半冬眠状态了。

    感觉到他伸手将我肩上的大氅裹紧,我无意识地住他怀中更温暖的地方靠去

    是我的错觉吗?他似是有些爱怜地轻轻抚了抚我的长发。大概是我的错觉吧,因为我竟然感觉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出征之前的范蠡。

    一阵温暖缓缓渗透我的四肢百骸,我这才睁开一直都半眯着的眼,范蠡已经将我扶至火堆前坐下了。

    西施和郑旦都坐在旁边拷火,只是西施的脸色难看得紧。

    史连和侍卫们都正坐在另一个火堆旁边吃着干粮,喝着酒。

    对于此次我要史连陪同护送,他本人倒是没有什么异议。其实他也不过才十八、九岁的模样,只是杀起人来,他竟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如果不是这个时代,如果不是立场对立,他和卫琴,或许该是惺惺相惜的朋友也不一定吧。

    可是,他却是伤害卫琴的原凶之一!而且是直接伤害卫琴刽子手!我微微眯起眼看着他和一旁侍卫说话,不时抬头大笑。

    “喝点酒会舒服些。”范蠡低头将手中喝了一半的酒囊放在我手上。

    我垂下眼帘,乖乖喝了一口,辛辣的味道让我微微暖和了起来。

    西施的面色愈发的苍白了,我突然有些想笑,为何她要如此委屈呢?被逼到走投无路的那个……是我,不是么?

    饰以罗毂,教以容步,习于土城,临于都巷,三年学服。

    土城之行,势在必行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