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三千宠爱  香消玉殒

章节字数:2202  更新时间:08-03-19 21: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下毒者,是她自己?

    我怔怔地看着已经委顿在地的夷光,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范蠡微微一僵,却没有回头看我,我看着范蠡僵住的背影,他该是又后悔误解我了吧……忽然间,我有些鼻酸,纵然他是名震天下的将军,面对爱情,他却是如此这般的愚鲁。

    “都是你,夷光身体不好,可也不至于会糟到如此地步啊……”郑旦弯下腰有些困难地将夷光扶起,靠在自己的怀里,泣道。

    “你……是什么意思?”范蠡僵在原地。

    “爱上你,是夷光今生最大的错误!”郑旦回头狠狠看向范蠡,咬牙道,“如果不是因为怕你会离开她,她又怎会不惜自残身体,也要执意强留你在身边……”郑旦已是满面泪痕,“夷光……”

    范蠡微微后退一步,说不清他是什么表情,是怔是怒?是惊是哀?亦或者……只剩下压仰得令他无法喘息的重负?的82

    “范……大哥……”夷光忽然缓缓睁开双眼,瘦得几近透明的纤细手儿有些吃力地抬起。

    范蠡微微顿了一下,上前半跪在地,将她微颤的手儿握在自己宽厚的掌中,“为何?”低不可闻地,范蠡咬牙。

    西施闭了闭眼,有些吃力地靠进范蠡的怀中,扬起头执拗地看着范蠡,“因为……从随你离开苎萝村的那一刻开始,若是……得不到你的眷顾……我便注定……要因你……而死……”困难地喘息着,夷光断断续续地一字一句地缓缓开口,声音十分的微弱,唇角殷红的血迹在她惨白的唇边犹显刺目。

    范蠡有些木木地拥着夷光,说不出话来。

    “范大哥……你永远也休想……忘了夷光……”夷光的声音微微提高了一些,眼神也忽然亮了起来,她直直地看向我,被鲜红染红的苍白唇角微微绽放,笑靥如花,犹带娇羞怯意,如……我第一次在越府见到的那孱弱女子……

    心中怵然一惊,我眼睁睁地看着夷光缓缓闭上双眼,眼角犹有一滴清泪缓缓自紧闭的眼角滑落。

    微微缓和了表情,我动了动有些僵硬的唇角,却最终什么都无法说出口。夷光,那样孱弱的女子,却偏偏对待爱情是如此的执拗……容不得瑕疵,容不得失败,虽然最后她什么都没有得到,可是我知道……她赢了。的a8

    最后那一笑,她是在笑我么?也对,她该笑我的。

    纵使她什么都没有得到,但她以自己的性命作赌,赌我此生注定与范蠡擦肩而过……注定我与范蠡永远无法相守白头……呵呵,她知道的,她知道她的死,便是永远活在我与范蠡之间,只要我们还是彼此相爱,只要我们还希翼彼此相守,那么她带我们的,便是无尽的精神折磨,直到……我们再也无力相爱为止……的9c

    范蠡……我是否……该放弃你了?

    呵呵,原以为,穿越了几千年的时空,受尽了那样许多的苦痛,只是为了来遇来见我相隔千年的命定恋人……

    却原来……不是……

    呵呵……我……还能说什么?

    我,还能说什么?!

    “她死了。”越女忽然开口,宣布。

    “他们知道了。”卫琴抬手抚了抚越女的脑袋,微微一笑。

    范蠡如一樽雕塑般一动不动,许久,握着的手终于缓缓松开……

    夷光的手便无力地垂下,直直地滑落在身侧。

    再无声息。

    “呵呵……哈哈……”范蠡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随即便如不可遏制般大笑起来,连肩都在微微颤抖。

    我却从他眼中看到了有点点的水光闪动。

    “不会忘记……不会忘记夷光的……”笑出了泪,范蠡忽尔低低地开口,微微有些失神。

    “你……”郑旦似乎有些被吓住,不敢上前。

    范蠡缓缓站起身,一个趔趄,倒退了一步,随即弯腰打横将夷光抱在怀里,举步欲走。

    “你要带夷光去哪儿!”郑旦忙上前一步,拦住他。

    “送她回苎萝山。”低头望着怀中已然气绝的苍白女子,范蠡低低地开口,随即再不理会众人,便向门口走去。

    郑旦微微跺了跺脚,想要跟去,但转身看了我一眼,咬了咬唇,竟是没有跟去。

    与我错身而过的瞬间,范蠡微微顿了一下,最终与我擦肩,无语……

    呵呵,站在原地,我无声地轻笑,悼念我死去的爱情……

    “为什么不救那个女人?”看着范蠡抱着夷光的尸身远去,卫琴忽然开口。

    “小琴忘了?我有三不救的,十恶不赦者不救,救了也是危害人间;死意已决者不救,救了也会再寻死,白白浪费我的力气;蓄意轻生者不救,连自己的性命都不珍惜,我又何苦白白替他们操心?”越女满不在乎地道,“如今她为情所困,不惜自残身体,如此不珍惜性命的人,活着岂不太累,还不如死了干净。”

    “你说什么?”郑旦闻言怒不可遏,“你不出手救人,还在此大放厥词,可恶至极!”说着,郑旦便上前去似要给她一耳光的模样。

    越女身形轻轻一闪,便躲开了郑旦,转眼不知何时突然站到我的面前,再次握住了我的手,轻轻把脉。

    我看向眼前这个秀丽的女孩,微微有些讶异,她还记得我的哑吗?有人在她面前活生生地死去,她还记得我的哑?的85

    “你的心有病。”冷不丁地,越女开口。

    心有病?我微微一愣,她莫不是说我有心理问题吧,这相隔千年的古代,他们也知道心理疾病?

    “讲清楚一点。”史连冷不丁地开口,似是有些不耐。

    “你的身体没有病,有病的是你的心。”越女认真地重复,完全不理会史连,当他透明人。

    “嗯?”卫琴貌似也甚是不解。

    越女回头冲卫琴一笑,“她不能出声并非是因为她喉部有伤,而是因为她不肯开口。”

    “不肯开口?”众人皆微微有些讶异。

    “哼,我早说她是装模作样了。”郑旦冷哼,十分不屑的模样。

    越女微微蹙眉,转身看向郑旦,缓缓开口,“告诫你几件很重要的事,第一,不要随便下结论,第二,做错了事要有悔意,刚刚我在一旁听得十分清楚,胖丫头分明是你和那个已死的女子推落悬崖的,你竟还有颜面在此‘大放厥词’?”

    “大放厥词”这四个字分明是用来回敬她刚刚的话的,郑旦被抢白了一顿,气得面色乍青乍白的,五颜六色,煞是好看。

    只是……她竟随卫琴叫我胖丫头?

    我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