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三千宠爱  见君

章节字数:2868  更新时间:08-03-19 21: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美人,你可受了委屈?孤王为你作主啊。”耳畔近在咫尺的声音温柔得令我毛骨悚然,再看自己此时的姿势,我简单为自己汗颜,竟活脱脱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我微微皱眉,忙抬了抬手,挣扎着想脱离他不算陌生的怀抱。

    “别动,再动我就扔下你不管了。”他俯下头,将嘴唇贴近我的耳朵,状似亲昵,实则威胁地低声道。

    我暗自咬牙,却不得不放弃挣扎,若是他此时丢下我不管,那眼前这群女人还不落井下石?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我还是懂的。

    “你看雅姬的脸,好玩吗?”冷不丁地,他略带冰冷的冰唇又贴上了我的耳朵,轻笑着低声开口。

    雅姬?我微微一愣,随即回过神来,是那个“雅姐姐”吧,轻轻自他怀中转过头看向雅姬,却见她一脸惊讶地怔在原地,满面掩不住的妒火,脸色乍红乍白的,十分的精彩。

    我忍不住扬唇,心里觉得暗暗好笑,这夫差竟是拿自己的妃子消遣呢,忽然感觉肩膀又是一紧,那夫差竟是明目张胆地拥紧了我,这个时候也不好发作,我只能任他由着性子吃豆腐。只是我却仍是忍不住再次轻轻扭头看向雅姬,呵呵,她的脸色果然更精彩了呢。

    “大王……”雅姬心有不甘,张口道。

    “那个,你叫什么来着?”夫差指了指那个刚刚挡在我面前的丰满女人,有些不耐地问道。

    “回大王,臣妾梓若。”梓若一脸的深受打击,也对,纵然自己的夫君是万人之上,纵然他有后宫佳丽三千,可是他竟然健忘到连她的名字都不记得,她该伤心的。

    呵,后宫女人的悲哀。

    “为何欺负孤的美人?”微微扬唇,夫差笑得一脸温和,问得那是一脸的理所当然。

    听他如此缓缓开口,我心里忽然微微涌起些异样的感觉,明明那雅姬已经先告了状,明明雅姬貌似他的宠妾,为何……他竟是直觉地选择相信我?相信那个因为不能开口,连为自己解释都不能的我?

    为何……?

    “禀大王,臣妾没有,只是……”梓若显然明白眼前的帝王是何等的喜怒无常,已经开始吓得瑟瑟发抖,却仍是不忘为自己辩解。

    “只是什么?”夫差仍是一脸笑意。

    “臣妾只是好奇……好奇她为何不能开口……”梓若闭了闭眼,终于一口气说道。

    “只有你一个人好奇?”夫差轻轻地开口,嗓音温柔极了,仿佛在说情话一般,极尽诱导之能事!

    梓若微微睁开眼,似乎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地看向雅姬,却被雅姬一瞪,立刻清醒了起来,忙跪倒在地,“只有臣妾一人,只是臣妾一人好奇……”她连连扣首,急急地道,却不知道如此更是欲盖弥彰,此地无银。

    “勇于承认……是好事呢。”夫差低低地笑了起来,“那孤王就满足你们的好奇心……”

    呃?我微微抬头,什么意思?

    “她的确是个哑巴。”夫差说着,左手轻抚我垂在背后的青丝,“但……”话锋一转,“她是孤王的女人。”

    听他宛如誓言一般的话语,我不禁微微一怔,这个家伙,又想干什么?

    “梓若,既然你刚刚吓到了孤王的美人,那就罚你以身为奴,照顾美人一年,以作补偿。”夫差轻轻开口,云淡风清,却已改变了一个女子的命运。一旁的梓若已是面如土色,她大概做梦都不会想到今日竟会遭逢此祸吧。

    “如何?不愿意么?”夫差挑眉,“孤王不会勉强你的。”

    闻言,榇若慌忙点头如捣蒜一般,“是是是,梓若愿意。”

    唉,看来这个家伙的暴戾之名也非空穴来风啊。

    “大王!”雅姬似是不甘地急急道。

    “怎么?”夫差一脸认真地看向雅姬,“爱姬还有何事?”

    “雅儿告退。”硬生生地克制住要冲口而出的话,雅姬低眉咬唇,行礼,转身拂袖离开。

    看着雅姬的背影,我不禁微微有些好奇,她到底是何许人物?看她虽不敢与夫差正面顶嘴,但其骄纵之态却与那梓若大大不同,那份骄纵也绝非像是夫差宠出来的。

    脸颊忽然感觉一阵濡湿,我微微一愣,忙回过神来,却见夫差竟然在轻舔我的脸颊,此惊吓非同小可,我忙狠狠一把推开了他。

    “啊呀呀,过河就拆桥啊……这可不是好习惯哦……”夫差一个不察,被我推得往后退了一步,扬唇轻笑道。

    我微微瞪他一眼,这个家伙,总之是逮着一切机会吃我豆腐就对了。

    “梓若,你说是不是?”夫差忽然道。

    我微微一愣,这才发现梓若还跪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是是……是”梓若也不敢抬头,大概连那家伙在问什么都没有听清楚,只是点头忙不迭地连连称是,反正是顺着他的话就对了。

    我这才想起,夫差竟是把她赐给我做了侍女,唉,我不禁抬头抚额,那个家伙真的是嫌我不够烦吗?一抬头,却见他正看着我轻笑,唉,他一定是故意的。

    “嗯,你先下去吧,顺便收拾一下准备去西宫醉月阁。”吴差挥手遣了梓若下去。

    醉月阁便是我的居室,果真要让梓若来侍候我吗?

    唉,我忍不住要掩面长叹。

    梓若领命忙匆匆退了下去,这下真的只剩下我和夫差两个人了。

    “连越女也无法医好你的哑疾?”夫差身形一动,等我再度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又站在了我的面前,左手食指指腹还嚣张地轻抚我的唇,“嗯,这样安安静静的也不错……”说着,他竟又得寸进尺地将嘴唇贴上我的右耳,“不过……孤王更怀念你伶牙俐齿的模样呢……”

    耳边一阵骚痒,我微微皱眉想要故技重施地推开他,刚要抬手,却发现自己的双手竟都已经被他牢牢握在掌中。

    这家伙,是我是克星吗?我忍不住恨恨地磨牙。

    “美人啊,你怎么感激我为你解围……还替你报仇呢?”夫差说着,又得寸进尺地伸舌轻舔了我的耳垂。

    我轻颤了一下,这个家伙,该不是想……

    “以身相许……如何?”似是带着魅惑一般,他低低地在我耳边低喃。

    我猛地一愣,惨了,一直想着怎么偷懒打混,怎么竟忘了这个……我是越王送给他的女人,他自然有权力……

    呜,难道说我守了二十一年的童贞竟要在这个异时空,在另一个躯体上失去?

    而且那个家伙竟是历史上以荒淫自大著称的吴王夫差?!

    脑海里冷不丁地想起被车轮辗过之前所看到的戏码,以及……在留君醉看到的紫菲接客的香艳场面……

    呃……

    “如何?”那个魅惑的声音又如苍蝇般在耳边嗡嗡想起。

    我微微咬牙,这个家伙,仗着自己顶着一张漂亮的脸就到处行诱惑之事吗?

    “大王,卫琴有事禀告。”一个声音冷不丁地响起。

    是卫琴!

    我长长地吁了口气,看向卫琴,忍不住悄悄比了个OK的手势,也不管他是否能看懂。

    卫琴抱拳低头,令我看不清他的神情。

    “何事?”夫差转身看向卫琴,改成侧手轻拥我的腰,道。

    “范蠡要求见大王。”卫琴仍是低着头。

    “哦?”夫差转头饶有兴趣地看了我半晌,“好,带他去大殿。”他忽然开口,随即又低头看向我,“失望吗?”他扬唇轻笑,松开了一直拥着我的手,转身随卫琴去大殿。

    失望?我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狠狠磨牙,这个自恋成僻的家伙!

    走在夫差身后的卫琴忽然悄悄转头,回头望我,轻轻弯唇微笑,学着我的样子比了个不太正宗的“OK”。

    呵呵,我忍不住微微扬唇,这个孩子,他大概连这是什么意思都不明白,只是纯粹当作了我们之间的暗号吧。

    目送他们离开,我也转身沿着来时的路回醉月阁,范蠡要见夫差么?大概又是为什么军国大事吧,也是,入吴三天夫差都没有露面,他们应该要找个理由见到夫差的。

    就如那一日在吴军大营一样,夫差求才若渴,肯定是希望范蠡能够归顺于他,就如他指明要范蠡的未婚妻入吴为妃一样,不应该只是为了羞辱范蠡,而是想逼着范蠡收为己用吧……如此一想,我忍不住扬了扬唇,有些自嘲地轻笑,目前暂有一件事是可以放心的了,看刚刚夫差听到范蠡要求见他,他便立刻答应的模样,我暂时是不会有失身之虞了,刚刚,他只是在逗着我玩吧,呵呵……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