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三千宠爱  狩猎

章节字数:2207  更新时间:08-03-26 19: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周一片迷蒙,这是哪儿?

    “姐姐。”有人喊我?姐姐?是卫琴吗?

    我回头,一身红衣的卫琴站在那一片迷雾之中,让我看不清他的存在。

    “姐姐……”他远远地站着,轻唤。声音很轻很轻,但我却能够听得清清楚楚,清楚得连我的心都被震得微微发疼。

    雾气似乎越来越大,扑天盖地地涌来,卫琴的身影渐渐被雾气覆盖,我想上前,却发现自己寸步难行。站在原地,看着卫琴在漫天迷雾中笑得一脸温和,我忍不住微微抱紧双臂,遍体发寒。

    忽然,我感觉自己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是谁?是谁?

    “美人……”感觉到背后有人在轻舔我的耳垂,我微微一颤,那样温暖的怀抱……该不会是……呃……应该不会是他吧……

    “美人……以身相许如何?”那个声音又阴魂不散一般地响起,彻底打散我的幻想。

    话未说完,一直禄山之爪便向我肩上袭来……

    我一怔,感觉肩上微凉,该不是……

    缓缓回头,便见他放大的脸庞向我压来,薄唇轻扬……

    我一惊,猛地睁开双眼。

    “起来!快起来!”一睁开双眼,便见那小男孩正站在我榻前,手中捧着被褥,横眉怒目的。

    我感觉身上有些凉凉的,才发现自己的被褥全被那小家伙捧在怀里。

    刚刚那个……是梦啊!

    我微微低头,真是汗颜,居然做那种梦……算是春梦吗?

    “还不起来,什么时辰了!雅姬她们都已经在宫门口了!”小男孩仿佛是受不了我如此迟钝,大声嚷嚷。

    我抬头看着他涨红了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不由得失笑,忍不伸手捏了捏他那明明很可爱却偏偏装成熟的脸蛋。

    “快点起来。”见我如此,他有些别扭地甩开头,不太自然地咕哝。

    我扬唇,无声地轻笑,起床披上外袍。

    梓若不知何时已经进来,手中托着水盆和漱洗用具,垂首站在一旁,战战兢兢的模样,与平时的她判若两人。

    “快点帮着更衣梳头啊!”小男孩回头不满地大声道,“嗯……要穿窄袖的,方便骑马,发饰也要简单一点,以免碍事……嗯,就这样!快点啊!”可爱地皱眉想了想,他又道。

    “是。”梓若忙不迭地答应了,上前来帮着我梳妆。

    见我开始更衣,他负着双手背过身去,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我忍不住扬唇,与他那不良老爸比起来,他可是个小古董呢。

    在小家伙再三的催促下,我终于及时赶到了宫门口。

    “美人姗姗来迟啊。”一身明黄色的长袍在朝阳的照射下亮眼至极,长发高束,依然未盘成髻,长长的发丝在风中张狂飞扬

    我低头请安,心里却忍不住嘀咕,这身打扮,他果真是要去打猎吗?还是去比美?

    忍不住抬眼偷觑他,却被他含笑逮了个正着,不知为何心虚,我立刻低下了头,脑海中却忍不住想起梦中的景像,唉,如果那个梦被这家伙知道了,肯定会被他笑死!

    “西施好大的架子呢,居然让大王等着。”冷不丁地,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不用抬头,我便知是那雅姬。

    缓缓抬头看向她,她亦是锦衣长袍,仍是一副宫廷打扮,再看向她身后的几名女子,华眉、郑旦都在,在入吴的女子中,撇开香宝不说,便是华眉郑旦的姿色最为出色,看来夫差眼光不差嘛。

    只是大家都是一副宫廷装束,再看我自己依了那小家伙所言,穿的这一身淡蓝色窄袖劲装,倒是显得突兀了。

    “美人如此打扮,真是令孤王刮目相看呢。”夫差的声音又不高不低地扬起,“喜欢什么马,美人尽管自己挑选。”他指了指一旁几句牵着马的侍童道。

    我顺着他的手看去,眼睛忍不住亮了一下,虽然本人对马对无研究,但眼前几匹皆是毛色光亮,体格健壮,与以前在武侠剧见里那种经过境头修饰的全完是天壤之别,云泥之差。

    尤其当中一匹,四蹄踏雪,连颈部也是一圈白色,如项圈一般,甚是漂亮,而且我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它。

    我忍不住走上前,轻轻抚了抚他的耳朵,看着它轻微地甩了甩头,耳朵微微跳动。

    呵,连性子都那么可爱,真是爱乌及乌了,我伸手从侍马的小童手中拉过缰绳,牵着它走出了出来。

    “呃……”那侍马小童面色微微有些为难。

    我回头,看到夫差微微点头。

    那小童才彻底放开那缰绳,任由我牵着。

    “美人真是好眼光呢。”夫差轻笑着开口。

    我抬头狐疑地看向他,我挑了什么奇怪的马吗?

    “此马是大王的战马。”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我吓了一跳,回头,是他?!我这才注意到一个夫差身后左侧的护卫,竟是那一日在花园遇到与雅姬纠缠的男子!他眼中有着深深地警告意味。

    惊讶过后,我忍不住扬唇,看他眼底深处略带惊慌的神情,想来他刚刚第一眼看到我时,他定是吓了一跳吧,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一剑杀了我呢?他该是没有想到我便是那个后宫中传得沸沸扬扬的西施吧。

    收回放在他身上的目光,我回头看向那马,呵,夫差的战马,看来我的眼光真是不可思议地好呢。那一日在夫椒山脚下与夫差共遇强盗时,他所骑的便是这匹马吧,难怪如此熟悉呢。

    回首望了望夫差座下的马,他为何不用这战马呢?

    “之前吴越之战,十分劳累了它,原想让它歇歇……”夫差道。

    我微微扬眉,他不舍得?扬唇,我翻身上马,那马只是微微扫了下尾巴,竟是纹丝未动。

    “啊,看来孤王的马也是比较喜欢美人呢。”夫差轻笑,一语双关。

    “大王。”是勾践的声音?

    我回头,果然,一身粗布衣服的勾践正跪倒在夫差马后。

    他身侧,是史连和范蠡,皆是双双跪倒。

    我心下了然,君已跪,臣又如何能不跪?纵然骄傲如史连范蠡者,此时也不得不对着吴王曲膝吧。

    “嗯?越王有何事?”夫差扬眉,笑道。

    “臣听闻大王要外出狩猎,因臣一直感念大王对臣下的大恩,故日夜思报,恳请大王准许臣下为大王牵马,以示报答……”勾践长长一拜,道。

    “越王真是有心,如此劳烦了。”夫差俯视着此时一身狼狈的勾践,薄唇轻启,道。

    我看夫差虽是扬着唇,但眼中,却是一片冰冷。

    是呵,为父报仇之事,在他那一脸邪魅的笑容之下,想必是一刻也未曾释怀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