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三千宠爱  兔子和蛇的辩论

章节字数:2559  更新时间:08-03-26 19: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色越来越暗,我四下张望着,唉,野外求生技能我不是很在行啊。

    回头看了一眼还是一脸惬意的夫差,我不禁在心底大大地叹了口气,人家是大王,在宫里一向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除了军国大事之外,基本上应该是生活白痴吧,现在我又能够要求他做什么呢?摇头叹息,我弯腰顺手捡起地上的一根枯枝,看来还是得先生个火才行,否则等天色完全暗下来,我和那家伙一定会变成野兽的晚餐。

    “去哪里?”见我往前走,他一把拉住了我,皱眉。

    我回头咧开嘴,摆出一个僵硬的笑,将手中的枯枝在他面前晃了晃。捡枯枝啊,我的大王!我可不想葬身在这荒郊野外的,当真是死无全尸。

    他微微扬眉,松开了手。

    我白他一眼,这个时候,才不管他是什么大王咧,转过身便继续捡我的枯枝,唉,可怜我一身的懒骨头,真是受罪。

    好不容易捧了一捧的枯枝,我折身回头去找夫差,虽然捡得不多,可我真的是尽力了,不敢再跑远,万一迷路,那可真的是呜呼哀哉了!

    回到原地,夫差竟靠着一棵大树稳稳地坐着,一脸惬意地看着我有些狼狈地走近。

    感觉脑门上的青筋隐隐在跳动,我正欲发作,却忽然看到他身旁摆放着一叠的枯木,而且根根粗细均匀,卖相十足,是砍的吗?他用什么砍的?反观我怀中抱着的枯枝,粗粗细细、弯弯曲曲,真是难看啊……呃?我干什么自卑,再好看最后还不是当柴烧?难不成好看一点就可以当点心吃掉啊!

    于是乎,我心安理得地放下怀中的枯枝。

    挑了两根看起来比较顺眼的粗木,我在其中一根上微微凿了一个凹痕,便开始没命地磨擦起来,唉,钻木取火,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竟然会落魄到钻木取火的下场,这一定是上帝在惩罚我平时为人太过懒散……唉……

    费了半天功夫,我人生中第一次的钻木取火终于获得圆满成功!

    夫差微愣地看了我半晌,我有些得意,嘿嘿,看我,到底是二十一世纪的新人类,不是盖的吧。

    呃……有没有听说过乐极生悲的故事?一个失手,刚刚好不容易燃起来的火苗又给无情地熄灭了……

    看着满手的污黑,我当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夫差挑了挑眉,大发慈悲地走上前,单膝半蹲在我的面前,拉起自己的长袍衣摆,轻轻拭去我手上的污痕,我微微侧头愣愣地看着他,有一瞬间的失神,这个家伙……也会怜香惜玉?

    拭去了我手上的污迹,他微微转个身,从怀中掏出两块石子,敲打磨擦了一下,眼前摆好的柴堆便着了起来。

    打……打火石?我嘴角微微抽搐起来,我真该羞愧而死算了,还自诩什么二十一世纪的新人类,人家用打火石,我还在那边钻木取火……到底是哪个比较原始啊……

    他一定是故意的,明明有打火石却不拿出来,他摆明了就是想看我闹笑话。

    可恶的家伙,刚刚好不容易才对他产生出一丁点儿的好感也随之消失殆尽。

    他站起身,一语不发地转身便走。

    我张了张口,才记得自己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忙站起身想追他,可等我站起身时,他却已经连个人影都不见了。

    微微懊恼地守着火堆不敢走远,我不由得暗自猜想,这个家伙该不是打定主意要将我打包丢在这荒山野岭的吧。

    没良心、没道义的家伙……呃……还是说他去找晚餐?我心里隐隐又升起一丝希望。

    四周开始响起奇怪的声音,像是某种动物的低呜一般,我立刻毛骨悚然起来,尽可能地将自己的身子蜷成一团,靠近火堆,野兽是怕火的,……一定没事,一定没事,我开始自我催眠。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感有什么有轻拍我的肩膀……我微微颤抖了一下,有些驼鸟地不敢回头,呃,据说狼攻击人的时候喜欢将爪子搭在那个人的肩膀上,只要那人一回头,狼便会一口咬断他的喉咙……呃……我该不是如此幸运地遇上了吧。

    手轻轻摸到一根燃着的枯木,正准备向后攻击时,忽然冷不丁响起了一个不冷不热的声音。

    “你想刺杀孤王?”说着,他放开搭在我肩上的手,转到我身前,一脸的笑意。

    我微微磨牙,这个家伙,他以逗弄我为乐,是吧。

    再看他手中,提着一只浑身雪白的兔子,他拎着兔子耳朵,那兔子还在不停地蹬着腿。

    “没有鹿,先将就一下吧。”他抬手扬了扬手中的兔子,换来了兔子更激烈的挣扎。

    我心里微微一紧,如此可爱的动物,他准备要当晚餐吗?

    “怎么了?”似乎察觉到我的异样,他看向我,“刚刚被吓到了?……还是……”转锋一转,他轻笑,“你舍不得这只可爱的兔子?”

    闭了闭眼,我点头。

    “那你准备饿肚子?”他扬眉。

    肚子不适宜地响了起来,惹来他一阵轻笑。

    “真的不能吃兔子?”他轻笑道。

    我微微咬唇,固执地点头。兔子肉不是没有吃过,可是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兔子被杀死,眼不见为净,那时吃了也没有感觉,可是怎么办,我就是那么虚伪,要我亲眼见他杀死那只兔子,我办不到。

    感觉到我的认真,他微微敛住了笑意,一抬头,手中的剑便直直地飞向我。

    我微愣,呃?吃不成兔子,也不用大开杀戒吧?

    一声闷响,那剑直直地钉入了我身后的树上。

    我微微回头,见那剑上钉着的竟是一条蛇,十分凶恶可怕的模样,约莫有我的手臂那么粗,还在不停地吐着血红的信子,那一剑深深地钉住了他的尾部,只是并没有马上将它杀死。

    “晚上,我烤蛇肉来吃,怎么样?”他缓缓走的我,道。

    蛇肉?我没有反对,养颜美容,嘿嘿,似乎没有什么坏处。

    见我没有反对,他从树上拔出剑来,趁那蛇还没有缓过神来,一剑便削下了蛇头。

    我坐在火堆旁,看着火光对面的他熟练地将蛇肉处理干净,上火烤了起来。

    这个家伙,应该不只是那种饭来开口,衣来伸手的大王而已吧。

    将一旁被缚住了双腿的小兔子丢入我怀中,他没有看我。

    我低头解开了缚着它双腿的树藤,拍了拍已经吓呆的兔子,它立即跳了起来,飞也似地逃开了。

    “刚刚,那蛇,并没有想要攻击你。”冷不丁地,夫差缓缓开口。

    我微微一愣,他想要说什么?

    “蛇与兔子,为什么你坚持要放了那兔子,而默许我杀了蛇?”看着我,他轻轻的开口,表情竟是少有的认真。

    呃,大概因为……

    “兔子比较可爱?”他轻笑着替我说出未完的话,“蛇呢?长相凶恶,所以它便该死?即使它并没有做错什么?”

    我怔怔地看着他,他在说的,应该不只是蛇与免子而已吧。

    他伸手将烤好看的一截蛇肉递给我,“吃吧。”

    我伸手接过,只是不知为何,突然没了胃口。

    虽然是春天,可是这密林之中,晚上却是有些寒凉。

    我瑟缩着身子坐在火堆旁,满脑子都是蛇虫鼠蚁类的东西。

    正脑袋一点一点地打着嗑睡,忽然感觉自己被扯进了一个有些温暖的怀抱。

    睡意朦胧中,我微微有些迷糊地抬头看他。

    “睡吧,我来守着。”他轻轻开口,我竟然在他眼中捕捉到一抹不可思议的温柔,呵,我一定在做梦。

    微微动了动身子,在他怀里寻到一个更舒服的位置,我沉沉地睡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