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三千宠爱  逐鹿

章节字数:1865  更新时间:08-03-26 2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轻轻啜饮着杯中的酒,竟然觉得异常的顺口。

    微微侧头,朦胧之间,竟看到大门外的右侧守门侍卫竟是范蠡!

    夫差他,是故意的吧。

    啊,堂堂的越国大将,竟沦落至此,可是即使是守门,他也是如此处之泰然,大丈夫啊,果然是能屈能伸呢。

    感觉到一道冰冷的目光正死死地盯着我,不容我忽视,我转眼看去,呃,左侧那守门的,是史连吧。

    “美人,看什么呢?”一阵热气轻轻拂上的我耳垂。

    我一愣,忙回头,电光火石之间,只觉得唇上一软,眼前一片朦胧,等那片薄雾好不容易散去的时候,却看到那张漂亮得近乎不真实的脸庞正与我面面相对,柔软微凉的嘴唇与我的轻轻相触。

    “咳咳……”耳边隐隐有轻咳声响起。

    啊?脑袋罢工了一下,我忙回过神来,后退一步,一下子半坐在地上。

    “呀,小心哪。”夫差大惊小怪了一下,伸手将我拉入怀中。

    “唉,红颜祸水……”一旁,伍子胥摇头轻叹。

    啊?又是我的错?

    “来人,将鹿肉奉上。”忽然,夫差扬声开口。

    不一会儿,便有一人托着一盘鹿肉踏上殿来。

    那人,是勾践?我当真是无语了。

    “美人,孤王答应你的。”修长的手指了指盘中看起来油滋滋的鹿肉,夫差轻声在我耳边道,虽然声音很轻,但经过大殿的回音,却足已让整个大殿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这鹿肉看来果然美味呢,难怪天下之人皆想逐鹿啊……越王,你说是吗?”

    话音一转,夫差突然对勾践笑道。

    闻言,勾践微微一愣,随即双膝跪倒于地,“大王逐鹿,不费吹灰之力,即可手到擒来,此乃天命。”高高举起手上装着鹿肉的盘子,勾践朗声道。

    一字一句,大厅之内,皆可闻回音。

    “勾践果然是对大王忠心耿耿呢”伯否忙不失时机地开口。

    “哼,处心积虑的小人。”伍子胥冷哼。

    夫差却仿佛置若罔闻一般,兀自伸手自那高举的盘中取出一小块鹿肉,轻轻送到我的唇边。

    唉,头疼啊,果然,酒是不能多喝的东西,闻到鼻下那诱人的香味,我张口便咬了下去。

    “呀,美人轻些,孤王的手。”轻轻一声痛呼,我迷迷糊糊地仰头看着那美丽的五官轻轻皱到一起。

    乖乖张口,我看他小心翼翼地将手指从我口中取出,微微咧唇轻笑。

    “唉,美人在怀,美人哪,你可也有兴趣参加这逐鹿的游戏?”薄唇轻轻扬起,夫差似笑道。

    见我只笑不答,夫差又轻叹,“是呢,美人想要的,孤王自会双手奉上,就如这鹿,美人想要,孤王拼了性命也在所不惜呢。”

    呵,虽然脑中一片混沌,只是这夫差,他是在借题发挥吧,什么鹿,那鹿便是天下吧,他是在明明白白地告诉大家,美人计,他明知是场陷阱,也已经乖乖跳了下去吗?

    “哼,像什么样子!”伍子胥冷哼一声,站起身来,拂袖而去。

    夫差看着伍子胥气冲冲离去,眼中却是一片冰凉。

    抬手轻轻抚了抚额,我努力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美人累了?”夫差低头,似是关心道。

    “父王……”一个怯怯的声音。

    夫差有些狐疑地低头,是司香?

    “娘……呃,她喝多了,看起来很不舒服……”司香一触到夫差的目光,便立刻垂下头去,有些结巴地开口。

    “娘?呃……所以?”夫差充满兴味地看了我一眼,扬眉道。

    “她……她常对儿臣说……说……”司香红了脸,愈发地结巴了起来。

    “嗯?”夫差好整以暇地等他开口。

    “说父王从不曾宠幸于她……”似是鼓了鼓勇气,司香一口气讲道。

    啊?我有些张口结舌,这个小鬼,竟敢败坏本姑娘的声誉!而且……而且还是在这大厅,当着这么多人……是因为喝多了酒吧,我竟然感觉自己的整个脸颊都似火一般烧了起来……

    “哦?”夫差低头看我,眼中满是幸味的笑。

    天可怜见!我是哑巴耶!我能“说”吗?摆明了是那个小鬼在诬陷我嘛!我满是期盼地看着他的眼睛,希望他能够明白我的意思。

    夫差却是看也没看我一眼,转过头去,伸手轻轻拍了拍司香的脑袋,“父王知道了。”他轻轻眨了眨眼,轻笑道,完全忽视我的抗议。

    司香小脸儿一红,眼睛亮得跟小狗儿似的,仿佛他父王的这一拍,这一眨眼,他便得到了全世界一般……

    这个小没良心的,枉我那么疼他,居然出卖我……嘴角微微抽搐,我暗自磨牙。

    “大家继续,孤王送美人回醉月阁。”夫差唯恐天下不乱似的,拥着我道。

    唉,我祸水的名声一定更加昭著了吧。

    “臣等恭送大王。”众人齐声道。

    经过大门的时候,我微微顿了一下。

    “范将军,不进大殿去与众人同乐么?”夫差却是先开了口。

    “多谢大王美意,主子落魄,范蠡自当陪同才是。”范蠡低头,没有看我。

    “此时你若进去,孤王或许还能忍痛割爱……”夫差轻笑。

    忍痛割爱?

    范蠡沉默许久。

    “多谢大王美意。”范蠡低头,再没出声。

    “唉,将军果然忠心,只是过了今晚,怕是你想进去,里头都没有将军的位置了呢。”拥着我的手微微一紧,夫差笑道。

    我头中一片混沌,怎么都理不出个所以然来。

    夫差拥着我转身离去,最后一眼,我看到范蠡紧握的双拳。

    ……和握得微微发白的指骨。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