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三千宠爱  陷阱

章节字数:2185  更新时间:08-03-26 20: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雅姬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缓缓低头,“大王要见公子香。”

    果然,再看雅姬的神情,她嘴角完美的弧度已开始微微不自然。

    “呀,脸肿成这样,可怎么去见大王啊。”语气不分惊讶地,我定定地望着雅姬,徐徐开口。

    她咬了咬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转身拂袖离去。

    我看着她们离去,只是郑旦忽然回过头来,若有所思地望着我,和……地上那尚未完全消失的字迹。

    目送她们从我眼前消失,“司香。”我柔声轻唤着缓缓转身,看向那正准备再度开溜的家伙。

    司香吓了一跳,忙拉了拉衣袍乖乖站好,只是低着头不愿见我。

    “怎么了?”我弯腰,看着他的眼睛,与他平视。

    司香有些心虚地看着我,不肯开口。

    “怎么不唤我娘了?”轻笑着,我开口道。

    小小的脸儿愈发地红了起来,司香低头,半晌不肯吱声。

    我忍不住低低地笑了起来,看着他有些恼羞成怒地转身拔腿就跑,没有再去追。

    人都走光了,四周立刻安静了下来,我有些漫无目的地在圆中闲逛,宫中女人虽不见得个个都是国色天香,但却也必是姿容出众,那么多的女人,却只有一个男人,历来后宫都是悲哀至此。

    光想到要与那么多女人抢一个男人,我便开始脊背阵阵发凉。

    论心计、论手段,她们当真个个称得上是“精英”呢,而我懒惰至此,实在是提不起任何兴致去同她们抢夺那少得可怜的一点宠爱……

    失身虽大,但却也不至于大到我从此非君不嫁的地步,呵呵,再怎么说,我毕竟也是穿越过来的新人类啊,在那个性交已经泛滥的年代,这应该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吧。

    虽然……我自己并没有偿试过……呵。

    “美人精神似乎好得很呐……”一个温柔得令我毛骨悚然的声音,“看来孤王该好好检讨一下自己了。”伸手将我拥入怀中,他轻轻在我耳边呵气。

    低头看着在自己身前交握的修长大手,脸颊微微一热,我没有吱声。

    “嗯?”伸手扳过我的身子,他看着我眼睛,轻笑。

    “你可知道我是谁,王?”咧嘴冲他一笑,我不自觉地开口。

    “当然,是孤王的美人呐。”他一脸的理所当然。

    “仅此而已?”

    “还有其他的吗?”他看着我,目光炯炯,此时的他,仿佛又变回那一日在夫椒山下含笑杀人的夫差。

    “如果我说……”心神微微一凛,我忽然有一种讲出一切的冲动。讲出一切,是生是死,是囚是放,都凭他一句话,我实在不想留在这吴宫,面对我不想面对的人,做我自己不想做的事情,这样的自己,比以前那个什么都不会做,每天都混吃等死的千金大小姐还要让我难受……

    微凉的唇一下堵上我的嘴,我微微一愕,伸手想推开他,却发现他力气大得惊人,我根本无法如愿。

    “孤王根本不在乎你是何人,你只要乖乖待在孤王身边便可以了。”仿佛有些依依不舍地离开我的唇,他轻轻舔唇,似是一脸的意犹未尽。

    “即使……我是祸水?”从些怔愣的表情中回过神来,我淡淡开口。

    “呵呵,孤王的江山养你一个祸水一定不成问题。”他笑,一脸的狂傲,我明白,他知道我的来意,知道勾践强加于我的使命,只是他不在乎。

    区区一个女人,又岂可憾动他的江山?

    “无论你是谁,孤王也定会留你在身边!”伸我拥我入怀,他忽然低低地开口,语气竟我从所未见的认真。

    心绪微微一定,我低头,吴王的下场,历史早有定论,而我,心底那一个人的阴影却还隐隐存在。

    明知是一场哀恸,我还会义无反顾地飞蛾扑火吗?

    身在这后宫,争斗自然在所难免,我早已有此觉悟,只是没有想到会来得如此之快。

    “夫人,伍将军有事求见夫人。”梓若在门口通传。

    我有些讶异,伍封应已无杀我之心,此时到醉月阁求见,又所为何事?

    心中虽有疑虑,但我仍是点头,“请将军在大厅稍待。”

    略略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饰,我转而去见他。

    伍封正低头坐在客厅,面有焦急之色。

    “将军何事?”我坐下,示意梓若上茶。

    “夫人……”伍封欲言又止。

    我微微皱眉,直觉没什么好事,“将军有话但讲无妨。”

    “家父年老体迈,若有事得罪了夫人,还请夫人见谅。”伍封放在身侧的双手微微紧了紧,似是有些为难地道。

    我扬眉,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伍老将军……他怎么了?”略一迟疑,我只得开口道。

    “刚刚在朝堂之上,家父因再三称夫人是……”看了我一眼,伍封有些为难。

    “是祸水?”我轻笑,伍子胥说这话的神情我都能够想象。

    “嗯,家父性格耿直,并非有意得罪夫人,只是大王却因此在朝堂之上重责家父……”

    “西施不明白将军的意思……”我缓缓开口,不想自惹麻烦,夫差虽然屡次出言戏弄,但如我所见,他绝非历史上所述的那种昏庸无能的帝王,伍子胥与他的隔阂绝非单纯由我引起,我顶多只算得是此事的一个导火索,若是是夫差想怪罪于伍子胥的一个借口,而且此事事关朝堂,在这个时代,一介女流,实在不宜出面。

    话音未落,便见夫差大踏步进了醉月阁。

    我微愣,如伍封所言,他此时不应该是在大殿惩治伍子胥吗?怎么会出现在醉月阁?

    微微侧头,我瞧见梓若正随着夫差一路而来,站在门外不停地喘气,心里突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夫差看了看伍封,再看向我,神情阴晴不定。

    “美人希望孤王饶恕伍子胥的大不敬?”薄唇微抿,他看着我,开口。

    我微愣,休说我根本不打算开这个口,即使我有此打算,他又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伍封来醉月阁搬救兵?

    看来有人想要我难看呢,只是这个谎言未免太过拙劣。心里大概有了个底,我轻笑,开口,“一切凭王定夺。”

    转头看向梓若,夫差眼神微微有些凌厉,“你家夫人遣你去大殿为伍子胥求情?”

    梓若一听,立刻三魂没了七魄,转身跪倒在地,不停地磕头。语不成句。

    我暗自摇头,若我,既然准备栽赃陷害,定然是死都不会承认,她居然被夫差一个眼神就吓得什么都招了……这岂非自寻死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