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三千宠爱  施恩

章节字数:2171  更新时间:08-03-26 20: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静静站在原地,我冷眼旁观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梓若。

    “大王,大王……”远远地,是雅姬的声音,她竟然一身的狼狈,似是走得很急,刚进醉月阁,她便一头跪倒在夫差的脚下,“求大王铙恕姑父!”

    姑父?我微微扬眉,莫非她是伍子胥的侄女?伍封的表妹?

    事情真是越来越复杂了呢,唉。

    “美人,你说呢?”转身看向我,夫差一脸的宠溺,仿佛只要我一开口求情,他便会饶恕伍子胥一般。

    “后宫不宜干预朝政,一切全凭大王定夺。”微微颔首,我微笑。历来帝王最忌讳的便是后宫干政,虽然战国可能尚无此定律,但想来如此回答定也算得滴水不漏。

    雅姬一下子愣住了,看她一脸不敢置信的神情,定是在奇怪为何我会见死不救。呵呵,我三番四次护着司香,或许在她眼中,我定是那种恨不得救苦救难的烂好人吧。

    夫差轻轻挑眉,看向俯身跪于地上,浑身抖得如落叶一般的梓若,“你叫……梓若,是吧?”微微皱眉一想,夫差的声音温和的令人胆寒,“孤王不是曾经惩罚过你吗?为何还敢如此调皮?竟然假传夫人的命令?”的0f

    梓若微微一颤,猛地抬头看向夫差,仿佛连颤抖都忘了一般,眼中只剩下深深的恐惧。

    “拉下去吧,乱棍击毙算了。”仿佛很无奈的摇了摇头,夫差抬手道。

    此时的他,又是那个暴戾的君王了,那个手握生杀大权,将人命踩于脚底的帝王。

    梓若虽然恨我害她被贬为侍婢,但恨虽恨,这几日夫差那恨不得将那三千宠爱尽归我身的模样她看在眼中,对我的态度已经是恭敬了许多,如今她竟然假传我的命令前去救伍子胥,并非我看轻她,只是以她的胆量,她定然不敢断然做此决定,且那雅姬又来得如此及时,呵呵……事实摆在眼前哪,与其看她被活活打死,不如留下她的性命,如此一来,她必会对我感恩戴德,我在这宫中便也有了心腹,照此情形来看,以后宫里的争风吃醋,明争暗斗定是躲不了了,有个熟悉宫状况的人跟着,总比我一个人到处碰壁的好。

    “等一下。”权横利弊,我终于开口,阻止了那几个拉着梓若准备拖出去的侍卫。呵,权横利弊呢,那个恨不得连饭都懒得吃的我竟然会权横利弊?看来,我真的是越来越认命了,认命地去适应需步步小心,时时在意的宫廷。

    夫差回头,有些狐疑地看向我。

    “梓若一向待我尽心尽力,此次想来也不过是一时糊涂,况且,在这后宫之中,除了那几个一同入吴的姐妹之外,便是梓若与我最为熟悉了……”微微低头,我避开夫差探究的目光,缓缓开口。

    “嗯?所以?”夫差淡淡开口。

    “求王只是小惩大戒便好,饶她一条性命吧。”盈盈下跪,我低头恳求。

    修长有力的大手拖起我的手臂,我不得不随着他的力站起身。

    “这是你所希望的?”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地在我耳边响起,恰好整个大厅的人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是。”我点头。

    “好,如美人所愿。”他轻笑。

    此言一出,大厅众人表情皆成怔愣之色。

    一旁面若死灰的梓若这才稍稍有些缓过神来,仿佛不相信自己竟从鬼门关绕了回来。

    他们在惊讶什么?以夫差的喜怒无常,他们是在惊讶我竟然能够从他手中将梓若毫发无伤地救下吗?

    只是对夫差而言,不管导火索是否是我这“祸水”,他们是在朝堂之上有争议,我若张口,只得自讨没趣,我尚未自大地认为夫差会因我一句话而放过伍子胥,可是对梓若的惩罚是可有可无,我自然做得这顺水人情。

    “众人可还在大殿之上等着你,王?”微微抿唇,我提醒道。

    夫差点头,转身拂袖离去,至始至终,都没有再看雅姬一眼,仿佛她并不存在一般。

    我却渐渐有些明白夫差为何处处压制雅姬了,那也是因为他看伍子胥不顺眼吧。

    醉月阁又恢复了宁静,我低头俯视着跪在地上的雅姬和已快瘫成一滩烂泥的梓若,“起来吧,西施可受不得你们如此大礼。”忍着笑,我淡淡开口。

    雅姬这才抬起头来,仿佛刚刚回过神一般,恨恨地瞪我一眼,“为何见死不救?”

    指了指梓若,我一脸的无辜,“我这不是救了吗?”

    “我说的是我姑父!”雅姬气急。

    “我为何要救?”我故意满面不解地道。

    “你!”雅姬气得只是瞪着我。

    “骂我祸水的便是他,我为何要救那抵毁我的人?更何况,他不是你姑父吗?为何要我求情?”笑得无比妩媚,我存心想气死她。

    “哼。”雅姬冷静下来,看着我,“我低估了你呢。”

    “是你高估了自己的计谋。”语锋一转,我转而看向一旁瘫坐于地的梓若,“为何要陷害我?”

    梓若一抖,下意识地看向雅姬。

    “是因为雅姬?”,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我看着梓若淡淡开口,“下一回想要陷害我,先把计谋仔细斟酌一番,既然想要撒谎,最好滴水不漏,如若不然,只是把自己推入鬼门关而已”。

    闻言,梓若低头咬了咬唇,忽然从怀中掏出了细细的一札竹简,双手举过头顶,递到我面前。

    我有些讶异,呵,事情莫非还另有内情?

    “梓若!”一旁的雅姬已经开始沉不住气了。

    “对不起,夫人不计前嫌救了我,我不能再害她了……”梓若低头啜泣道。

    伸手扶起梓若,顺手不着痕迹地从她手上取过那竹简,转眼看向一旁的雅姬时,她的神情已经略略有些慌乱起来,还不时地偷觑伍封的神情。

    刚刚自夫差来后,伍封从头至尾都没有再开口讲一句句,只是莫莫地站立于一旁。

    伍封的出现,也在此次雅姬的计谋之内吧,而且看此时他的神情,他分明已经略略有明白了。

    而那札竹简,便是关键。

    伸手打开竹简,我简单的浏览一番,太阳穴忍不住微微跳动,还是看不懂。

    只是大概内容,我却依稀能够猜得出来。

    微微扬唇,我转而将那竹简递于伍封,果然,雅姬的神情愈发地难看了起来。

    伍封接过那竹简,只是稍稍一看,面颊便微呈灰败之色。

    “为何?”他缓缓抬头,看向雅姬,苍白的嘴唇令人不忍相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