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争霸天下  遇伏

章节字数:1999  更新时间:08-04-05 14: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抬头望了望天色,晚霞笼罩了半片天空,如血的残阳也已快要西沉。

    无暇顾及这美丽的黄昏,我只有一天时间,我必须尽快找到勾践,说服他放弃毒杀夫差的意图。

    宫门外不远外有一排低矮破落的小屋,我提了提裙摆,走了过去,记得入吴第一天,似乎听得那婢女说安排勾践住在那里。

    刚踏进得小屋,便闻到一股发霉的气味,像是许久都没有人住了,忍不住抬袖掩起了口鼻四下张望了一下,屋里几乎没有亮光,看不清里面的情形,我后退一步,想要看得清楚些。

    “西施夫人。”冷不丁,一个声音响起。

    是君夫人?

    我后退一步,让屋外的光线得以照进屋里,这才看清楚,君夫人正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看着我,她的身后,是一大堆凌乱的衣物。

    “见过君夫人。”想来有求于她,我弯腰行礼。

    “夫人折煞我了。”君夫人抬手扶起我,声音淡淡的。

    她凑近了我才看清楚她的面容,满面憔悴,脸上竟已生出了许多皱纹,宛如村姑一般,一身破旧的窄袖长裙,早已辨不出原来的样子,虽然君夫人原本也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但总也保养得极好,只是如今这副模样……只是虽然如此,她却仍是挺直着身子,保留着那一份母仪天下的姿态。

    “君夫人,君上现在何处?”顾不得委婉,我问道。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即微笑道,“君上在阖闾墓边守墓。”她的目光停留在我腹上。

    阖闾墓吗?来不及思考,我忙点头,转身便跑了出去。

    天已全黑的时候,我才找到阖闾墓,帝王陵寝。

    四周一片漆黑,连月亮都看不见,四处张望了许久,才看到不远处一点灯光,那一定是守墓的小屋,勾践住的地方。

    提了有些碍事的裙摆,我快步走上前去。

    “君上。”我敲了敲门,许久无人应门,心下疑惑,隐隐有些不安,刚后退了几步,门却突然开了。

    大约有十几个死士模样的男子个个皆凶神恶煞一般团团将我围住,心下恻然,君夫人她……早就布好了这个局?

    只是……她怎么可能知道我要出宫?

    来不及细想,一个男子已上前作势要抓住我。

    “站住!”稳了稳心神,我大声喝道,“君夫人为何要杀我!”

    那男子顿了顿,似是微微一愣,随即低嗤,“你倒是不笨嘛”。

    “我做错了什么?”我干脆沉下气,陪他周旋。

    “倾城祸水,留之何用?不如孝敬我们兄弟……”说着,他笑了起来。

    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这张脸,早该毁了的……

    果然此次下毒是勾践下的手,君夫人就那么笃定夫差会死?她就那么笃定我再无利用价值?她就那么沉不住气?她就那样地想将我除之而后快,那样的急切?

    “呀,看她的肚子!”有人笑着叫了起来。

    我一颤,下意识地双手捂住腹部,前所未有的恐慌袭卷了我,心口也突然剧烈地疼痛起来,这副破身子……不知能挨到几时。

    “是夫差那个昏君的孽种吧……”那样讥讽的声音中带着无可掩饰的厌恶。

    扬了扬手中明晃晃的长剑,他竟向我的腹部直刺而来。

    我紧紧护着腹部,心口的疼痛却让我有些无法集中精神。

    “铛”地一声响,我瞪大惊恐的双眼,看到一个黑衣人突然挺身而出,拔剑挡在我的面前。

    “干什么,你想违抗君夫人的命令?”手持长剑的男子叫嚣起来。

    他微微一怔,没有答言,站在他身后,我似乎都能够听到他手骨咯咯作响的声音。

    正在僵持中,忽然有人伸手将我拉入怀里。

    我微微一愣,惨白了脸回头,竟是范蠡?

    “范将军?”那些黑衣人看清了眼前的男子,皆大惊。

    我微微一愣,感觉到他异于平常的气息,他却突然拔剑,迅雷不及掩耳,直直地刺向那些黑衣人。

    “范将军你……”刚刚还在叫嚣的男子瞪大了双目,直直地倒下,当真是死不暝目,大概到死那一刻,他都想不明白为何自己一向尊敬的将军会送自己踏上黄泉路。

    几声闷响,四周静了下来。

    只余范蠡手中的长剑隐隐发着幽红的血光。

    我怔怔地看着他溅到血珠的外袍,一直以为范蠡只是一个背负了太多,到最后连自己的感情都无法认清的男子……至少,他该是沉默温和的……却从未见过他杀人的模样……如此绝决,毫不犹豫……纵使对方对他是如何的信任毫不设防。

    转过身,他看向仅剩的那个黑衣人。

    他背对着我站着,便是刚刚那个挡在我面前的男子,我看他缓缓转过身来,抬头,看向我。

    是史连!

    范蠡没有开口,只是将手中的长剑指向他。

    我看不清史连的神情,只是他竟没有躲开。

    范蠡狠狠一剑挥下,史连闷哼一声,摁住了手臂上长长的一道血口。

    “暗杀任务失败,所有人马均已中伏身亡,史连身受重伤,拼死逃回覆命。”范蠡脱掉染了血的外袍,轻轻拭了拭剑,便丢弃在一旁,道。

    史连转头看了我一眼,便转身离去。

    望着渐渐消失在黑暗中,对于那个一向冷面的男子,我却突然有些感动,君夫人于他有恩,他一向听命于君夫人,如今为了我而变相地背叛了自己的恩人,对他而言……该是困难的决择吧。

    心口的疼痛再次袭来,我咬牙捣住了心口,却突然感觉有什么打落在我的脸上,一滴……二滴……三滴……

    我抬头,竟是下雨了?

    是不是所有滥情的小说里都这样,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我疼得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

    “香宝,怎么了?”见我神色如此难看,范蠡皱起了眉,急道。

    “心口……疼……”喘了喘气,我大概快要已经面无人色了。

    范蠡四下张望了一下,拦腰打横将我抱起,冲进了守墓的小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