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争霸天下  游说

章节字数:1872  更新时间:08-04-05 15: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只是一向缜密的范蠡为何会如此大意?历史上的范蠡一路助勾践复国,“十年生聚,十年教训”,文韬武略,无所不精,那样一个行事谨慎,无懈可击的人物,怎么可能会想出这样甚至可以称得上低劣的计谋?

    隔着雨,两两相望。

    就如那着那层雨一般,我知此生此世,我与范蠡注定要隔着那一堵看不见的墙了,爱上他,我已是身心俱毁……我们注定错过。

    “你无法停留在原地等我,那么……我便陪你去见你想见的人,做你想做的事,若最后夫差还是会死,你可愿随我离开?”轻叹一声,他双手握着我的肩,放缓了语气,看着我,又道。

    我恍然抬头看他被雨淋得有些狼狈的模样,我从未见过他如此失态过,他一直是一个冷静自恃的人,他一直是一个称职的将军,是一个忠心的臣子,几乎是一个无懈可击的人,就连历史上那么多笔锋苛刻的文人,也大多都推崇范蠡这样一个名字。

    我突然有些明了,范蠡从来都不是一个急功近利的人,而此次如此草率的计谋,只有一个可能……他想杀了夫差,带我离开,实践对我泛舟五湖的誓言。

    呵呵,我低了低头,轻笑,答,“好。”

    闻言,范蠡略略一怔,随即将我将我紧紧拥入怀中,仿佛是什么失而复得的至宝一般。

    我靠着曾经无比熟悉的怀抱,微微咧开嘴,笑。我真是一个恶劣的人呢,我答应他的,可是一个永远都无法实践的诺言。

    范蠡扶着我在前面的草地里找到他来时所骑的马,将我抱上马,细细护在怀中,便依诺言带我去寻勾践。

    与范蠡共乘一骑,我忽然想起那一日被夫差所俘,为求自保,我自请入会稽山说动勾践投降的情景,当日是为求自保,只是今日,我竟是什么也不为,心甘情愿地为夫差去施展我的三寸不烂之舌?

    人果然是善变的动物。

    一路泥泞,天不知不觉已经亮了。

    “这里?”站在吴宫门前那一排低矮的房前,我微愣,勾践果然在这里?

    “嗯,君上一直住在阖闾墓旁,但最近夫差刚刚买进一批良马,便命君上住在这里,以便料理马场。”

    范蠡伸手轻轻扣了扣门。

    “范将军么,进来吧。”里面响起了君夫人的声音。

    我下意识地想笑,实在好奇君夫人看到我时会是怎样的神色。

    推门进入,屋里点着灯,我四下环顾一番,果真破落得可以。

    抬头便见到了君夫人,她瞪大双眼,怔怔地看着我,全然忘了维持自己那份雍容。

    我看着他,背对着范蠡,咧了咧唇,有些恶质地笑。

    君夫人呆呆地看着我,竟是忘了开口。

    “香宝?”是勾践的声音,略带着讶异。

    香宝?真是久违了的名字呢。

    “见过君上。”我转头看向盘腿坐在榻上的勾践,行礼。

    “罢了,起来吧。”勾践低笑,“寡人如今这般模样受你这礼着实怪异。”

    我站起身,看他一身粗布麻衣,赤着脚,只是虽然如此打扮,他却仍是笑得一脸温和,一脸自得。

    此人心机之沉,城府之深,着实可怕。

    再回头看君夫人时,她已恢复了常色,真不愧是勾践的夫人呢,呵。

    “有什么话,与君上讲,我去外面守着。”范蠡低低说完,便走出门去。

    “有事同寡人讲?”勾践看着我,笑得一脸温和。

    “君上”,我低了低头,“香宝今夜冒雨赶来,是为恳求君上对毒杀夫差一事三思而后行。”

    “嗯?莫非香宝是为夫差说情来了?”勾践笑道。

    “非也,君上可曾细想,杀了夫差,对于君上的复国大业究竟是幸,还是不幸?”没有急于撇清自己,我抬袖拭了拭额前滴落的水珠,道。

    “此话可解,寡人愿闻其详。”勾践敛眉道。

    我暗暗叹了口气,勾践谦恭之态做得如此玩美,莫怪有那么多人为其卖命了。

    “君上可知伍子胥其人?”

    “是个人材。”勾践点头,“只可惜不能为我所用。”

    “是,伍子胥为人刚正不阿,绝对是宁死不降之辈,当初他极力反对夫差接受君上的投诚,若非夫差心意已决,或许今日君上已无复国的机会……”

    “所以?”勾践看着我。

    “夫差不死,君上尚可留得青山,夫差若死,伍子胥必定另立新主,局时,定会拿越国的祭刀。”一字一句,我说得清清楚楚。

    勾践仍是看着我,半晌,才笑道,“以香宝之见,寡人应当如何?”

    “此次夫差中毒,宫内已乱,君上可乘此机会表现对吴国忠诚,为他日能够返越打下基础。”勾践这狐狸,句句都在套我的话。

    “香宝,寡人……应当信你么?”

    我低了低头,“香宝言尽于此,信是不信,是君上的权力,天已大亮,容香宝告退。”说完,我转身便要离开。

    刚出了门,便撞见了范蠡难解的目光。

    “这,便是你拼死也要见君上的目的?”看着我,他轻问。

    “大概是吧。”我微笑。

    “你要回吴宫?”范蠡看着我,眼神难辨。

    “嗯。”我轻应。

    “就算不是现在,夫差迟早会死。”声音微冷,范蠡道。

    微微一怔,我笑,“我知道。”

    没有再看他,我转身返回吴宫。

    刚到门口,便被守卫拦下。

    “你是何人?”

    唉,又换了一班守卫啊。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狼狈的模样,正想着该怎么说。

    “西施夫人。”忽然有人恭敬地唤道。

    我抬头,竟是史连,他这么快就返回吴宫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