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争霸天下  变相的告白

章节字数:1912  更新时间:08-04-05 15: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样刺鼻的味道,竟让我感觉到意外的熟悉。

    “玲珑想对大王下毒……被伍将军发现了。”梓若见我掩鼻皱眉,忙道,“结果毒液被打翻,所以才这么刺鼻,不过我已经吩咐人来打扫了”。

    “所以伍将军一剑杀了玲珑,并砍了她的头颅悬在醉月阁门口?”我接口道。

    “嗯。”梓若轻应,脸色却是又白了白,仿佛又回到了刚才的恶梦里。

    我冷眼看着那些宫人侍婢们在忙着清扫,地上暗红的血迹仍在,屋子里血的腥味,毒的臭味,混和在一起,散发出一种令人几欲作呕的奇怪气味。

    也难怪刚刚宫门口那些侍卫如此诚惶诚恐了,却原来是有人大开杀戒了……

    历史上,伍子胥可以为向楚平王报灭门之仇,投入吴王阖闾麾下,最后率吴兵攻楚,将已经死去的楚平王鞭尸三百,那样一个聪明狠戾的人,果然风采不减当年呢。

    回想起刚刚进宫之时他对我的警告,想来他削下玲珑的头颅悬在醉月阁之上,是为了杀鸡儆猴吧。很不幸,在他老人家眼中,我似乎就是那只猴子,还是一只会当祸水的猴子……

    只是如果他们查到的所谓的下毒者便是玲珑的话,那么解药便是不用再指望他们的了。

    没有再待在大厅,我径自走向卧房。

    郑旦在房中,看到我进来微微一愣,随即仍是坐在一旁,不语。

    我看向躺在床上的夫差,他的脸色似乎更加的灰败了,一身白色的单衣映衬得他的脸色更加的苍白,连一向张扬的长发也顺服地覆在枕上。

    站在一旁定定看了他许久,我伸手从榻旁的架子上拿下那件长袍来,明黄色的长袍。细细地抚摩着那明黄的色彩,我微微有些出神,虽然以往对他张扬拔扈的样子恨得咬牙切齿,每每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看如今不知为何,我竟有些想念他那副嚣张的样子,想念他一身明黄的样子……一点都不喜欢他现在这副顺从无害的模样。

    “梓若,什么时辰了?”

    “辰时。”梓若答道。

    我没有再出声,只是在榻上坐下,单手支颔,看着昏睡中的夫差出神。

    如果勾践没有改变主意,如果夫差就此死去……那么历史必将重写,或许我也会因此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之中,为飞烟灭。但……没有即将消失的恐惧,我的心竟只有那淡淡漫延开的疼痛……然后疼得不可抑制……

    一直以为自己一生只会为一个人心痛,却原来……不是。

    “什么时辰了?”枯坐了许久,我又问。

    “午时。”梓若答道。

    不知不觉间,已是中午了么?

    勾践还是没有来……

    郑旦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与我这“仇人”兼情敌共处一室,当然不会自在。

    忍不住伸手轻触他身侧的手,好凉,凉得仿佛已经没有了生命一般。我的心猛地一颤,下意识地想要收回手去。

    那冰凉无力的手却微微动了一下,覆在了我的手上,感觉到他掌心那一丝不意察觉的温暖,我感觉自己稍稍平静了些。

    夫差睁开狭长的双眸,定定地看着我。

    我竟然不忍心撇开眼去,只得看着他。

    “你哭了。”微微扬唇,他竟然笑得无比畅快,只是那样的笑容出现在他苍白冰凉的脸上,显得那样的不合时宜。

    我垂下眼帘,抬起自由的左手拭了拭眼角,果然有些湿润。

    “看你快死了,我喜极而泣。”淡淡地看着他,我说着“大逆不道”的话,若是伍子胥在此,想必我的下场定然如玲珑一样,性命不保。

    “美人竟然如此……狠心……”夫差垮下脸来,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咳咳……”戏尚未演完,他便剧烈地咳了起来,有黑色的血从他苍白的唇角溢出,触目惊心。

    一直冷眼旁观着的我心突地一紧,忙有些慌乱地上前扶起他,“梓若,快拿水来。”

    接过梓若递上的水,我小心翼翼地拭去他唇角的黑血,将水递到他唇边。

    他有些莫测高深地看着我,就着我的手漱了口,竟是说不出的顺从。

    半晌,才发现他竟是大喇喇地靠在我怀中,一副虚弱的模样,尽情地吃豆腐。

    我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这算不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太阳一点一点地西沉,连带我的心也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可是勾践,依然没有出现。

    低头看了看夫差,他依然靠在我怀中,狭长的又目一眨也不眨地看着我,身材那样颀长的夫差靠在稍嫌“小巧玲珑”的我怀里,那样的画面,说有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看着我干什么,再睡一下吧。”大概是心情不好的缘故,我口气略略有些强硬。

    “睡了醒不来怎么办?”他看着我,有些吃力地伸手抚上我的脸颊,“再者……孤王也想多看看美人哪……”他一脸哀怨,唱作俱佳。

    明知他故意如此,我的眼睛却仍是微微有些模糊了起来。

    心底的疼痛慌乱让我不知该如何以对。

    我咬牙拍下他的手,站起身来,“看我难受你很得意是不是?”生生地忍住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我狠狠瞪着他,“我承认我是完了,你很得意是不是?你死了我会哭,会痛,你很得意是不是?!”

    脑中一片空白,我几乎是在低吼,活了二十几年,我第一尝到了情绪完全失控的感觉。

    闻言,夫差原就苍白的神色愈发地难看了起来,脸上的的笑意瞬间消失无踪,薄唇微抿,似乎连周围的空气都结了冰。

    我在说什么?咬了咬微微发白的唇,有些尴尬地站了一会儿,我掉头便走出了卧室。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