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争霸天下  背负者

章节字数:1881  更新时间:08-04-05 15: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野史有云,勾践为搏夫差信任,在夫差病中不惜为其尝粪诊病,且说什么自己懂得辨别四时之气,而历史上夫差也的确因此而更加信任勾践,也为最后的悲情收场埋下了隐患,只是我却暂时顾不了那么多,只是觉得蓦地松了口气,全身的力气却仿佛都被抽得一滴不剩……

    下意识地看着跪倒在地的勾践,他只是谦卑地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神情。

    倚着门,我兀自喘着气。

    伍子胥尚在进着逆耳的忠言,只是夫差却是一瞬不瞬地看着我,眼神竟是复杂难辩。

    “大王……”见夫差竟是充耳不闻,伍子胥气急,道。

    夫差却突然缓缓起身,不理会身旁欲为其披衣的婢女,在众宫人的惊叫声中,站起身来。

    我怔怔地看着他向我走来,步履有些仍是摇晃,剧毒侵蚀了他的身体,现在定是十分的虚弱吧。

    我仰头怔怔地看着他,苍白病弱的脸颊,狭长的双目中却仍是嚣张。

    他有些冰凉的手抚过我的脸,然后……我脸上的湿冷的泪痕沾上了他的手。

    他收回手,有些怔怔地看向自己的掌心,他的手中……握着我的眼泪。

    力气已经用尽,一阵晕眩扑天盖地的涌来,下一刻,我便无意识地向后倒了下去……唉,果然还是脂肪多点比较好啊……突然有些怀念以前那个充气娃娃一样的身体了……不知哪天万一我突然回到自己的时空,真正的正主儿回到这副身体时,会不会气我把她折磨成如此德行……

    不意外地落入一个有些冰凉的怀中,令我意外的……是那怀抱的主人那张略显惊惶的脸庞……

    夫差的脸……也会出现那样的神情?真是意外呵……

    昏昏沉沉不知睡了多久,睁开眼,便看到司香正坐在床沿上定定地看着我,梓若站在他身旁。

    “她……她醒了……”见我睁开眼,司香微微一愣,随即有些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叫了起来。

    “夫人……夫人!”梓若也叫了起来。

    有些痛苦地皱了皱眉,唉,就算是醒了也会被他们的高分贝噪音再度给震晕。

    有些无力地抬了抬软趴趴的手臂。

    “夫人……你说什么?”梓若见我只是张口,却听到声音,不由得凑上前来,问。

    “闭嘴……”磨了磨牙,我有气无力地道。

    “啊。”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过吵闹,梓若轻呼一声,捂住嘴红了脸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我四下张望了一下,我安然躺在自己的榻上,夫差呢?回自己寝宫了?

    “父王有紧急军务,等处理完了自然会过来看你的。”见我四下张望,司香一脸了然地负着手,老气横秋地道。

    我忍不住抬手捏了捏他的脸,想笑,这样的孩子,真不知长大了会是什么模样。

    “呀,你干什么?!”司香挣扎着抗议起来。

    我的手却突然僵了僵,突然双手捧住司香可爱到不像话的脸,“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放开!”见我凑那么近,司香的脸越发地红了起来,像苹果一样,可爱极了。

    像苹果一样可爱的脸呢……我还用这个比喻形容过谁?

    “不对,前面一句!”咬了咬唇,我有些急道。

    “父王有紧急军务要处理。”见我如此神情,司香吓了一跳,老老实实不敢再挣扎了,忙道。

    我愣愣地放开司香的脸,紧急军务?夫差的毒刚刚才解,身体尚是十分的虚弱,有什么军务会紧急到要令夫差不好好休养身子,非要现在处理?

    “说啊,你准备把卫琴怎么办?!为了躲过那场与我的婚约,为了你,他自请征齐,人在战场,生死未卜……卫琴怎么办!”

    “前日有军探回报,前方战事突变,吴军已倾覆大半。”……

    那日越女尖锐的吼声突然清晰地浮现,我的手心有些发寒,司香口中的紧急军务……跟卫琴,应该无关吧。

    应该无关的……

    “夫人?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大概是见我脸色青白,梓若有些担忧地上前,“越女刚刚来过,替夫人诊了脉才离开的,她说夫人只是劳累忧虑过度,并无大碍。”

    越女,她来过?

    我微微低头,越女,她究竟又是在扮演关一个什么角色?她也是勾践安排的?

    “夫人,勾践求见。”门外,有人通传。

    “夫人?”见我不答,梓若轻声道。

    “知道了。”我点头。

    “让他在门外候着。”梓若扬声道。

    我微微苦笑了一下,勾践呢,那个大名鼎鼎的勾践,竟然在门外候着?呵呵,若是梓若知道他日后的威风八面,不知又是何等的表情了……

    我本有一肚子的疑问,却想不到他竟是先来找我了。

    披了衣服,梓若稍稍替我梳洗了一下,便扶着我去大厅见勾践。

    “勾践见过夫人。”本是坐着的勾践见我出来,站起身来,弯腰欲行礼。

    “罢了。”我抬手,真要他行礼,我还真是受不起呢。

    只是看他衣着已然光鲜不少,看来这一回尝粪之举果然是搏得夫差的信任的重要一步呢。原意是为了救夫差,只是如今真正得了便宜的谁,我却有些疑惑了。

    “夫人身体如何了?”勾践也不再行礼,只是站着,看着我道。

    勾践站着,我自然是不便坐下。

    “劳君上担忧,已是无碍了。”我低垂眼帘,公式化的寒喧。

    “既是如此,勾践便安心了。”说着,尽是低了低头,转身向外走去。

    我微微一愣,心下有些疑惑,原以为他是来探听什么消息的,却如此简单?真的只是想来看看我是否安好?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