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争霸天下  结发难结百年恩

章节字数:2232  更新时间:08-04-06 17: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战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范蠡、卫琴、夫差……谁都没有落下。

    出征的场面见得太多,我没有去送夫差。

    出征的背影,我再不想看见。

    沙场之于男人,或许是表现忠义的神圣之地,是达到野心的必经之路,但……之于女人……却是一场可怕的梦魇……

    这是我在这异时空,得出的结论。

    那一日勾践的话让我胆颤心惊,太多的人在觊觎我腹中胎儿的性命。我小心翼翼,每日三餐,当真是试过无毒才敢食用,只是却也没了胃口。

    夫差走后,醉月阁如揽月阁一般,仿佛成了一处无人问津的冷宫。想必是夫差中毒之前的话仍在起着作用吧,虽然嫉恨,倒也是无人敢惹。

    只有司香日日来陪着我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他倒是越来越贴心了,那个口口声声唤着我娘的孩子。

    裹着白色的狐皮大衣,我靠在榻上,青铜的紫丹火炉里,炉火烧得很旺,只是却仿佛仍是挡不住那入骨的寒意,天气一日日持续转凉,冬天不可避免地来了。

    害喜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几乎到了日不能食,夜不能寐的地步,那样的苦楚,忽然让我想起了那个时空的母亲,十月怀胎,她也是那样生下我的吧,就算是没有一个身为母亲的自觉,但自己腹中落下的骨肉,那样血脉相牵的孩子……不知那个美丽而温柔的女人有没有因我的离开而落泪?一手轻轻抚着球一样圆起的腹部,孩子……应该快要出来了吧。

    炉火映衬着我的脸,微微有些发烫,但手脚却依然冰凉。

    夜,已经深了。

    梓若在我再三坚持下,不得已被我打发了去休息,房里唯剩我一人。

    门吱哑一声,开了。

    冰凉的风猛地灌了进来,我一向最是怕冷,禁不住瑟瑟发抖了起来。

    来人慌忙转身将门关紧。

    我抬头,是范蠡。

    他看着我,眼里点点渗着的,是心痛,“怎么瘦成这样?”

    我低头,笑,“吃不下,睡不着,总想着有人要来夺我儿性命呢,怎能不瘦……”他的来意,我岂能不知,又是勾践的旨意吧,几月没有动静,原以为他打算放过我了,却原来……还是来了。

    他竟是派了范蠡来么?该是说他不了解范蠡呢,还是他太高估了自己?若他以为范蠡会因为我腹中怀着的是夫差的孩子而让我堕胎,那他也太不了解范蠡了。

    若来者是范蠡,我倒有九成的把握能够逃过这一劫了。

    范蠡背着门,看我,“聪明如你,该是知道我的来意。”

    “孩子……快要出生吧,肚子都已经这么大了,总感觉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出来了……”对着炉火,我微笑,满面温柔,“你说,他该叫什么好呢?”

    范蠡呼吸微微一窒,看着我,眼神复杂难辨。

    “其实我比较喜欢是女孩,若是女孩,取什么名好呢?”站起身,肩上披着的狐皮大衣滑落在地,我忍不住地瑟缩一下,缓缓走向范蠡。

    站在他面前,我仰头,望着他,微微有些发抖。

    没什么表情地,范蠡抬手解下肩上的斗蓬,扬手细细地裹在我的身上。

    呵呵,他知道的,我一向怕冷。

    冰凉的手伸入他的衣襟,范蠡微微一怔,面无表情的面具有了些许的裂缝。

    他的胸膛,很温暖。

    但我没有贪恋他的暖意,因为……我想起了某个总有些冰凉的家伙。

    在他怀中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我收回了手。

    是竹简,那枚竹简,他果真……一直都贴身带着,心里微微一苦,我笑,十成的把握,这战场役,我赢定了。

    看到我手中拿着的东西,范蠡的脸上的肌肉微微僵了一下。

    “香宝。”指着竹简上那两个熟悉的字眼,弯唇,我笑得一脸柔和,“香宝……这名字,听来就觉得温暖呢,应该会幸福吧……我的孩子……就叫香宝吧,可好?”

    范蠡微微一怔,眼中漫延开来的,是满满的痛楚。

    “如果是男孩呢?如果是男孩……”我笑,仿佛嫌伤他不够重一般,“如果是男孩……叫勿忘吧,可好?”抬头望着他黑色的眼眸,我笑得妩媚至极,“……勿忘,即使魂断天崖,也永勿相忘……”

    那一瞬间,我看到……范蠡眼中的痛楚浓烈得仿佛要将他自己溺毙一般。

    门,“咣”地一声被门吹开,有冷风猛地灌了进来。

    有什么东西从他手中滑落,坠落在地,发出一声低低的脆响,破碎。那个东西,本该是要喂我喝下的吧……

    嘴角的弧度完美至极,我赢了。

    冷风迎面扑来,扬起我未挽的青丝,飞舞于风中……

    墨黑的双眼,满盈着的,是难辨的痛楚。范蠡抬手,一把扯下自己头上挽发的木簪,那木簪之上,犹缠绕着他的发丝,飞散开的头发在风中扬起,半掩起他日渐消瘦的脸……

    他上前一步,为我挡住了彻骨的冷风,伸手,五指成梳,轻轻理过我的长发,将扬起发丝抚平,挽起,将手中犹缠绕着他发丝的木簪缓缓插入我的发鬓之上。

    我平视着他的胸口,任他挽起我的长发,一动也没有动。

    “人生若只如初见……该有多好?”仰头,望着他,一字一句,我缓缓开口,“青丝易挽缘已断,结发难结百年恩……”

    手中的木簪蓦然坠地,发出一声略显沉闷的细微响声,范蠡弯腰捡起,低垂头眼,仍是细细地插入我的鬓上,冷风吹乱他的发丝,拂在我的脸上。

    再没有看我,他转身便投入寒风之中。

    屋外,飘进几片晶莹的雪花,范蠡转身细细带上房门,不让寒风灌进屋内。

    我只是站在原地,听着那孤独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他曾经说,范府只是一个府邸,而非一个家,当时我曾信誓旦旦,有我的地方,便一定会是家……

    当时誓言仍是耳边,只是人事已非……

    “伤你至此,非我所愿……”隔着一道厚重的门板,我扬起的唇重重地垮下。

    人生若只如初见,犹记当初,西楼月满,人月两团圆。曾经鸳鸯两心知,岂知此生魂梦长,天涯望断,此生梦魇……青丝易挽缘已断,结发难结百年恩……

    肩上的斗蓬犹带着他的体温,温暖而熟悉的气息,缓缓转身,我已是疲累至极。

    明知他心中有我,明知他不舍伤我,明知他心中所痛……我却故意视而不见,故意狠狠揭下他心口难解的伤疤,然后看着他鲜血淋漓,苦苦挣扎。

    我竟然卑劣至此。

    屋内的炉火烧得很旺,我坐在榻边,止不住心里的凉意。

    一阵腹痛猛地袭来,天眩地转。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