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有女初长成

章节字数:5885  更新时间:11-11-28 19: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到这边已经有几天了,皇甫芷茜(以后就用这名了)好好地享受了一翻当公主的感觉,以前自己一直希望能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可真被人这么伺候着,她却觉得浑身不舒服了,所以被这么用心伺候的第三天早上,她就自己穿衣,本来还想自己梳理头发,可是她实在不会,便只好让宫女们帮忙梳理。

    安王皇甫熙在她醒来的第二天就来看过她。的确如她想象那般是个帅哥,有着棱角分明的脸,细长的眉眼看起来有些阴柔,但斜飞入鬓的剑眉却为他添加了几分男子的阳刚气。皇甫芷茜激动了,睁着一双冒着红心的眼对着人家流口水:“帅哥啊!”其实她更想飞扑过去一把把帅哥抱住。

    皇甫熙当时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然后快步走到她面前,担忧地问:“芷茜怎么了?”

    他肯定不知道何为花痴。皇甫芷茜收起自己的花痴表情,咳了声,装作失忆:“你是谁?”

    “是了,我听小泉子说芷茜你失忆了。”皇甫熙脸上的惊讶只是一瞬,然后点头道:“我是你大皇兄。”

    皇甫熙并没有久待,确定皇甫芷茜无大碍了便吩咐宫女们好生照顾公主,然后他就离开了,这过程中皇甫芷茜一直睁着双晶晶亮的眼睛看着他,所以皇甫芷茜怀疑,皇甫熙是被自己大胆的目光给吓跑的。没办法,她太久没看过帅哥了,所以被憋坏了。

    虽说是短暂的相处,但皇甫芷茜已经确定,皇甫熙对这个妹妹是很看重的。于是在皇甫熙走后,她又忍不住感叹了一次她的好运。

    皇甫芷茜在现代就算顾及着自己的体重也还是天天水果零食不断,穿过来后,皇甫芷茜的身材偏瘦,不需要减肥,加上御厨做的点心即不要钱,又好吃,更是断不了。这天,她正端着一碟子桂花糕找了个亭子坐着慢慢品尝,心情那叫一个好,可是还没尝两块呢,那边就传来一个声音:“公主,公主,皇后娘娘那边刚才来人说让你过去一趟。”

    皇甫芷茜某天没事,觉得翠绿,翠玉的名字不好听,于是将翠绿改名为弥琪,翠玉改为弥雅。现在来找她的是弥雅,她看着因为跑得急而喘着气的丫环说:“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皇甫芷茜让弥雅歇息好了后带她去皇后所居住的承乾宫,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走。走了一段时间后,远远地看见承乾宫的牌匾,可是皇甫芷茜还没想明白皇后是为了什么事找她。

    “芷茜公主到。”刚走到宫门口,就有太监高声喊到。

    皇甫芷茜整了整衣服,然后走进宫内,皇后端坐堂上,给人一种端庄威严,不容侵犯的感觉。皇甫芷茜对这种人会有种莫名地排斥,因为觉得这类人不苟言笑,难以接近。但皇后看到她,却露出了温和的笑容,那种不容侵犯的感觉便没有了。

    在下首垂立,皇甫芷茜恭谨道:“不知母后找儿臣来有什么事。”皇宫里万事都得谨慎一点,虽然说自己是皇上皇后宠爱的女儿,且面前的人是自己的母后,但小心点总是好的,毕竟,她并不是真正的皇甫芷茜。这几天弥琪和弥雅几次说到她性格变了,不是之前那个刁蛮任性的公主,皇后应该也知道了吧。皇后拉住皇甫芷茜的手,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微笑道:“芷茜的病全好了?”声音里有着关心。

    “回母后,完全好了。”

    “好了就好。还是记不起之前的记忆么?”

    “想不起来,一想就头痛。”根本就不可能想得起来。皇甫芷茜怕以后总被问及这个问题,所以就装可怜。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话落,皇后开始打量起自己的女儿,越打量脸上的笑容越温和,只是目光里似乎有些不舍。

    皇甫芷茜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问:“母后怎么这么看儿臣?”

    “芷茜十五了吧?可以嫁人了。”皇后笑道。

    “什么?”皇甫芷茜惊得差点摔下去。她倒是忘了,古代的女子大多是十三四岁就出嫁的,有些女孩子十五岁说不定已经生了孩子了。可她不是古代人,接受不了这种思想。而且她真实的年龄也才二十岁,觉得结婚这种事离她还好远,没想到到这边刚过上几天好日子就给她这么个“惊喜”,她可不可以不要啊!

    “我跟你父皇说了,过几天就是中秋节,趁着大宴群臣的机会,替你挑选驸马,或者芷茜自己挑选?”

    “母后,我还不想嫁啊,我舍不得离开母后。”皇甫芷茜哭丧着一张脸,心里开始想着各种让皇后打消念头的法子。

    皇后看着皇甫芷茜的样子倒是开心地笑了。“芷茜莫非是羞涩?这件事你父皇已经决定了,不能更改了。前头两位公主都是十四岁就出嫁,母后是因为舍不得你才把你留到现在。”

    “既然母后舍不得儿臣那就再留儿臣几年吧,儿臣也舍不得母后跟父皇啊!”

    “再不舍你终归是要嫁的。”皇后好言安慰着,但看着自己疼宠的女儿,脸上也终是露出了不舍。

    “可是儿臣真的不想嫁啊,而且,儿臣嫁出去了就没有人像母后这么疼儿臣了,儿臣被欺负了也不会有母后和父皇撑腰了。”皇甫芷茜扑到皇后的怀里,眼里硬是挤出了几滴眼泪。

    皇后搂住主动扑到怀里的女儿,继续好言安抚:“放心,我跟你父皇几番商量,选出了傅大将军,陆丞相的儿子和方尚书的儿子,这三人性情样貌都属上品,乃万种挑一的人物,无论你嫁哪一个,他们都会好好待你,所以芷茜不必担心会受欺负。”

    “我不要嫁,我不要嫁啊,母后。”虽然知道这件事皇上和皇后已经达成统一战线,但皇甫芷茜还是不肯放弃。

    “芷茜,这件事已经不能更改了,你不想嫁也必须得嫁了。”皇后忽然严肃起来,变回了皇甫芷茜开始见到的那个端庄威严,不容侵犯的后宫之首了。

    “儿臣知道了。那儿臣先行告退。”皇甫芷茜知道,皇后是铁了心要自己嫁了。

    ∴∵∴∵∴∵

    偷偷地看一眼自家的公主,她从承乾宫出来后就一脸地不爽,弥雅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公主觉得不爽,在她看来,公主要出嫁了这是件好事啊,而且皇后娘娘还让公主自己去挑选驸马,这可是皇上和皇后娘娘宠公主啊,当初大公主和二公主就没有这个恩典呢。可是,为什么公主看起来这么地不高兴呢?

    皇甫芷茜在前面走着,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她的丫环正为了她将出嫁的事情而开心着。她此时想的是要怎么样才能让皇上和皇后打消这个念头。这个身体十五岁都还没满,让她出嫁这不是残害未成年少女吗?而且,皇后跟她说的那三个据说是万里挑一的人选,她听来怎么感觉那么差呢?傅大将军,这一听就是个大叔啊,说不定都三十好几了或者更老;丞相的儿子,应该是文弱的公子哥儿吧,肩不能挑手不能扛的,整天吟诗作画的特别没趣,而且哪天遇到个什么事儿说不定还得要自己去保护他;尚书的儿子,感觉很呆板,很没趣,她才不要跟个木头在一起呢,而且,这里本来就没什么可供娱乐的设施设备,如果再跟个没趣的人一起,她会无聊得抓狂的。所以,在经过一番思索后,皇甫芷茜更不想嫁了。

    “公主,你为什么看起来好不高兴的样子?”弥雅想不通公主为什么不愿意出嫁,皇后娘娘说的那三个人是相貌才情都属上品的人物,不过,弥雅私心希望公主能选傅大将军,因为她听那些见过傅大将军的宫女们说过他很英俊呢。

    “我能高兴得起来吗?我又不是真正的皇甫芷茜,我还要回去的,而且,就算不能回去,十五岁就让我嫁人,我也绝对不能接受啊。”皇甫芷茜很想仰天长叹啊,皇帝和皇后达成的统一战线她很难攻破啊!

    “公主说的话奴婢不懂。什么公主不是真正的皇甫芷茜?什么还要回去?公主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弥雅小心地问着,脸上既有疑惑也有好奇。

    “唉,这事说了你也不明白,就算明白了你也未必相信。”皇甫芷茜漫不经心地答道。然后她忽然转身,面对弥雅说:“你知道父皇在哪里吗?”

    “皇上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御书房。”

    “那御书房在哪里,我要去找父皇。”

    “公主去找皇上不会是想让皇上……”

    不等弥雅把话说完,皇甫芷茜就肯定道:“没错,我就是要让父皇打消让我出嫁的念头。如果父皇不肯的话……”不肯的话到时候皇帝让她选,她就拿出鸡蛋里挑骨头的劲儿来挑他们的毛病,如果这样也不行,那就抹黑自己,古代人不都在乎女子的德行么?那她就坏了自己的德行,也可以装病装傻装疯,反正同学们说她装什么都像,相信他们不会要一个重病或者智障的人。再不行她还可以逃宫。无论如何,她是绝对不会出嫁的。

    “公主,你还是放弃吧,皇上决定的事情是不可能更改的。”弥雅小心地劝着自家公主。

    “我还是要试试,不到最后一刻我绝不放弃。”这可是终身大事啊,而且身为现代人的她,怎么可能让自己这么随随便便地就嫁了。

    在弥雅那里问到了去御书房的路后皇甫芷茜就一路跑着往御书房赶,那么急的样子仿佛迟了一秒皇帝就会替她做主决定丈夫人选似的。

    快到御书房的时候撞到了一个人,于是立即跟人道歉:“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没事吧?我跑得太急了,没看到你,所以我不是故意撞你的。”头抬起,眼前立着的男子眉目疏朗,气宇轩昂,明明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威慑人心的感觉,让人觉得不好亲近也不容侵犯。这样的人她不久前见了一个,现在又见到一个,心里便有些不爽,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无妨。”男人的声音也是淡淡的,无悲无喜。

    虽然对方是帅男,可是心情不好又有急事想去解决的时候,皇甫芷茜也没有了花痴的心情。她转身继续赶往御书房,在太监通报后获得允许便走了进去,盛乾帝正在批阅奏章,见她进来,于是放下笔,从奏章中抬起头,淡笑着问:“芷茜找朕有事?”

    如果是爸爸这样问皇甫芷茜,皇甫芷茜一定会笑着挽住爸爸的胳膊说:没事我就不能来找你了?可是现在她面对的是掌握着天下苍生性命的皇帝,而不是她的爸爸,所以她规规矩矩地答道:“是。”

    “为了出嫁的事?”淡笑转为了微笑。

    “啊,父皇怎么知道的?”皇甫芷茜愣了一下才回答。没想到皇帝直接进入主题,让她连酝酿情绪的机会都没有,于是她也直白道:“儿臣不想嫁。”

    “为何?”

    “儿臣尚还年幼,并不想这么早出嫁。”

    “芷茜不小了。若不是你母后舍不得你,你早就出嫁了。”

    “可是儿臣就是不想嫁嘛。”说不通或者没办法了的时候就撒娇装可怜,这是皇甫芷茜在爸爸面前用习惯了的,所以她考虑都没有就对着皇帝撒起娇来。

    盛乾帝看了皇甫芷茜一会儿才开口道:“芷茜这次病好后长大了不少。”

    明明是淡淡的一句话,可皇甫芷茜却听得绷紧了身体,心里暗暗猜测,是不是盛乾帝看出来她不是真正的皇甫芷茜?还是他对她产生了怀疑,而这句话是试探她的?低下头,藏在衣袖里的手悄悄地握紧了,皇甫芷茜下意识地咬住唇,不知道该怎么接下这句话,紧张得后背出汗。

    气氛由静默慢慢转为紧张的时候有太监进来通报:“启奏陛下,傅大将军求见。”

    “宣。”

    傅大将军?就是那三个人中的一个?皇甫芷茜偷偷地抬头看着跪下行礼的男子,脸还没看清,先听见他说:“末将傅晴明参加皇上。”

    “什么,傅晴明?”

    ∴∵∴∵∴∵

    听到傅晴明这个名字的时候,皇甫芷茜震惊了,因为她在穿过来之前有个男朋友,名字就叫傅晴明。皇甫芷茜在听到傅晴明这个名字的时候以为他和自己一样是穿过来的,所以她激动地扑上去抱住傅将军就哭:“晴明,晴明你认得我吗?我不是皇甫芷茜,我是戴茜。”

    这些天她脸上虽然很开心,对未知世界的好奇与兴趣也未减,但心里其实很难过,因为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回去。她每每想到自己是落水后才穿过来的,心里就会很害怕,怕在现代自己已经溺水而亡了,因为当时除了她和两个朋友,附近并没有什么人,而朋友们也和她一样不会游泳,所以,她不知道现代的自己是死是活。她很希望自己只是和真正的皇甫芷茜换了灵魂,可是这几晚她总是梦见自己死了,父母在旁边哭得肝肠寸断,一下子老了几十岁。

    人前怕做错事,怕被人识破她不是真正的皇甫芷茜,所以只好藏起自己真实的情绪,梦醒后的夜里,因为怕自己的哭声惊动了丫环、太监和侍卫,她也还是得忍着,只能把脸埋进枕头里默默地流泪。

    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自己穿过来的身份是个平民,而不是公主,因为她不必担心自己犯错,不必那么小心翼翼,怕被谁看出自己其实是假的公主。

    她那么希望自己能够穿越,可真穿越了,她却希望自己没有这份幸运。

    傅晴明刚站起身就被人抱住了,而且是公主,还抱着自己哭,他驰骋沙场杀敌无数,最危险的时候都能够临危不惧,可此刻却是愣了。

    盛乾帝在旁边看着也愣了一秒,不过他到乐意看到这种结果,因为在候选驸马的三个人里,他最看重的就是傅大将军。傅晴明十四岁随父上战场,十五岁就立下军功,后来因为其父在与曦国的一场大战中中了敌军的奸计不幸身亡,于是立誓拿下敌军首领的头颅为父报仇,带领三军连破敌国八城,生擒曦国护国大将军,使得曦国无力再与盛乾抗衡,从此对盛乾称臣。

    盛乾帝在一旁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时傅晴明已经反应过来,他淡淡道:“公主怕是认错人了。”

    “你不是傅晴明?”皇甫芷茜抬头看着傅晴明,脸上泪痕还未干,声音还带着哭过后的哽咽,心里期待着一个肯定的答案,因为她觉得,在这个世界里,多一个认识的人,自己就会多一份安全感。

    “末将的确是傅晴明。”

    “你当然不认识皇甫芷茜了。我问的是戴茜啊,你不认识戴茜吗?”

    傅晴明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末将不曾认识名叫戴茜的女子。”

    皇甫芷茜看着傅晴明冷淡的看不出半点情绪的脸慢慢地失望了。“芷茜失礼了。”我怎么会以为傅晴明也穿过来了呢?低下头,皇甫芷茜苦涩地笑了。

    盛乾帝看着失魂落魄的皇甫芷茜,脸上几分沉思几分怀疑。

    “父皇,儿臣先行告退了。”皇甫芷茜知道自己的行为一定引起了盛乾帝的疑心,但她已经没有心思去想后果了,她性格算直爽,有时候会藏不住话,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所以,就算不是今天,总有一天盛乾帝会对她起疑心的。

    “下去吧。”

    出了御书房,皇甫芷茜想着自己究竟要怎么办。她已经让盛乾帝起了疑心,随时都有可能被盛乾帝看出来她是个假公主,而且,还有出嫁的事情也必须要解决。

    抬起头,皇甫芷茜看着蔚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朵,再看着宫殿高高的檐角,她隐约能够了解古代那些身处深宫的宫女们的悲哀了。她身为公主尚且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自由,又何况是低人一等的宫女们。

    想出去。皇甫芷茜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然后便开始想要怎样才能出去。扮成宫女或者太监?找人帮忙?有谁可以找?她发现自己没有半点办法。

    小梅,小浅,你们也在这里吗?皇甫芷茜想起与自己一起落水的朋友,她问过所有能问的人,皇宫里有没有重伤后失忆的人,她觉得朋友们会和她一样,如果来到了这里,会假装失忆,会寻找彼此,存着一份侥幸,她想方设法地打听,但得到的结果是她们没有在这里。

    是在皇宫外还是根本没有穿过来?皇甫芷茜觉得穿越了的可能行比较大,因为她们是借助物体穿越的,那么当时一起落水的她们也应该是和她一样的命运。

    可是,要如何出宫呢?出宫了要如何去找她们呢?

    “公主,你怎么了?”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皇甫芷茜的思考。

    皇甫芷茜转头看着说话的人,是弥雅。她问到了御书房的位置后就一路跑了过来,弥雅应该是跟过来的吧。她笑了笑,掩饰好自己的心情:“没事,我只是在想些事情。”

    “我看着公主像是要哭的样子还以为公主受委屈了呢,没事女婢就放心了。”弥雅像是松了一口气。

    “我们回芷兰阁吧,那碟子桂花糕给我留着没,我还没尝够呢。”

    “还留着呢,公主什么时候想吃都有。”弥雅跟在皇甫芷茜的身后,心里暗暗地想:虽然感觉这个公主跟之前有哪里不一样了,但是,我更喜欢这个公主一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