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选驸马

章节字数:8357  更新时间:11-11-28 19: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哎,知道吗,皇上今晚会在宣和殿给芷茜公主选驸马?”皇宫的某处,一个侍卫望着某个方向对旁边的侍卫说起他听来的传言。

    “这事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了。没看见这宫里今晚不见了很多宫女么?全都偷跑去宣和殿看驸马去了。”说话的侍卫咬一口手里的月饼,对谈论的事情似乎没什么兴趣。

    月圆夜,中秋节,盛乾帝在宣和殿大宴群臣,此前,盛乾帝曾在早朝时昭告群臣,将借中秋佳节为小公主皇甫芷茜遴选夫婿,并当堂说出了三位驸马人选,一时,三位驸马人选家门庭若市,道喜的人络绎不绝。

    弥琪将一只银钗插进如云的青丝里,再看着镜前安静坐着任由摆布的人,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地感叹:“公主生得真是好看。”

    “我也觉得这张脸不错。”镜前的人看看镜子里称得上倾国倾城的那张小脸,嘴角上扬,露出个娇俏的笑容,然后站起身,瞧着外头道:“不是说皇兄今晚会来接我么?怎么还没个影儿?”

    “兴许是路上有事耽搁了,公主急什么,难道怕人跟公主你抢驸马不成?”弥琪看着公主有些着急的样子忍不住打趣,说得旁边的弥雅也掩嘴轻笑。

    皇甫芷茜嘻嘻笑,没说明她不是怕别人跟她抢驸马,而是想见她的王兄。因为选驸马的事情,皇甫芷茜起初一直为此事烦恼,总想着要如何让皇上皇后打消念头,后来知道这事已经不能更改,便另想了办法。这可是个出宫的好机会呢。她如此想着便起了身,刚走到外间,便听见有声音传来:“芷茜装扮好了没有?”

    皇甫芷茜立即迎出了门,看见安王正朝着自己走过来,锦袍玉带,步态威仪,在晚上明亮的灯火下看起来美如冠玉,风姿卓然。虽说不是第一次见大皇子了,可是皇甫芷茜每次看见还是免不了先花痴一阵。

    皇甫熙已经习惯了芷茜在看自己时的一脸花痴相。不知怎么了,自从芷茜落水后醒来,每每见了他都会是这么副想把他吃掉的表情。他头一次看见芷茜这么样看着他的时候还愣了一愣,后来再有个两三次,也就习惯了,而且,还觉得这个样子的芷茜透着几分可爱。

    “可看够了?”细长的眼略略上扬,皇甫熙看着那个还在发花痴的人,语气里带了丝笑意。

    “不够不够,再看一百次一千次都不够啊!”皇甫芷茜扶着额直叹息:“皇兄你怎能生得如此好看,让尔等女子还如何立于这世上?”

    皇甫熙听得笑出声来,附和皇甫芷茜道:“这就算好看了?芷茜怕是没见过傅大将军,那才是真正的好看。”

    “真的?”皇甫芷茜眼睛都亮了,这不能怪她对美色如此垂涎,因为在她还不是皇甫芷茜,而是一个不出名的专科学校里不怎么出名的一个专科生的时候,她天天所看到的男生,要么长相平庸,要么一脸痘痘或者干脆对不起广大观众,偶尔遇见一两个颇有姿色的,也是一闪而逝,之后找都找不到了,所以,这些天她借着因为选驸马的事情多次去找皇甫熙,说是出嫁了之后就不能常见着皇兄了,所以趁着还未出嫁跟皇兄多亲近亲近,增加兄妹情谊,实则是为了多看几眼帅哥。对此,皇上皇后都没有说什么,觉得兄妹间如此亲密甚是好。倒是皇甫熙的那位王妃生了疑惑:“公主怎么忽地跟王爷如此亲近起来了,以前虽也亲密,但不像这般爱缠着他。”

    安王妃用了一个缠字,可见皇甫芷茜对皇甫熙亲近得过了头,也有种希望芷茜公主能不缠着安王的意思在里头。可是她怎么回的:“啊,宫中生活太过无聊寂寞,太监们虽然有长得好看的,可毕竟不是男人,侍卫们天天一副面瘫相,看着没意思,不如王兄,既生得好看又疼宠芷茜,芷茜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此番能够活过来,当然要跟父皇母后和王兄多亲近亲近,好培养培养感情!再说芷茜不久将出嫁,以后就不能这般跟皇兄亲近了!”再一回头,笑嘻嘻看着安王妃问:“王妃也希望我们兄妹感情笃厚吧?”

    安王妃心里怪皇甫芷茜占了自己跟安王相处的时间:那你怎么不去缠着皇上皇后只缠着王爷。脸上却笑得甚是亲切:“臣妾当然如此希望。”

    “当然是真,等下见着傅将军你就知道了。”皇甫熙故意引起皇甫芷茜的兴趣,却又不告诉她这傅大将军长相如何好看。

    不过,比皇甫熙更好看的人肯定是不错了。皇甫芷茜对即将又见到一位美男心里开心,于是回头对身后的婢女们说:“走,去宣和殿。”

    ∵∴∵∴∵∴

    从皇甫芷茜住的芷兰阁到宣和殿,中间有一段挺远的路,要经过几座宫殿。盛乾的宫殿构造和中国古代的那些宫殿并无不同,飞檐翘角,雕梁画栋,完全展示了宫殿的高大宏伟和富丽堂皇。皇甫芷茜努力地与皇甫熙保持着并肩,见他一路上并不说话,于是自己找话题:“王兄说的傅大将军不会是叫傅晴明吧?”起初听到说傅大将军好看的时候她只想着又能见到一位美男,可当激动过后,皇甫芷茜想起来在自己的印象里,好像曾见过一位姓傅的将军。

    “正是。”皇甫熙转过头来看着灯火中笑容灿烂的少女,觉得现在的这个妹妹较之前的那个更多了份亲切,之前的芷茜哪会这般好声好气地跟他讲话。

    不过,也不会每次看着自己就两眼发光。皇甫熙于是笑了。

    皇甫芷茜支着下巴点头道:“那个人确实长得挺好看的。”但她其实想说她对傅晴明怨念挺深。

    皇甫熙打趣皇甫芷茜:“既然芷茜如此贪好美色,那等会儿你就让父皇母后不用当堂考验三位驸马人选了,直接选了傅将军就是。”

    “那可不行,我还没有见过另外两位呢,说不定那两位比傅将军更好看。”皇甫芷茜听皇后说过,这次三位驸马人选中,除了傅将军,另两位一位是陆丞相的儿子陆修,一位是方尚书的儿子方简之,据说性情样貌都属上品,乃万中挑一的人物。皇甫芷茜在没见三个人之前对他们的印象特别地不好,后来见了傅晴明,她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不可靠,那傅晴明不仅不老,长得也好看,眉似远山,目如朗星,气宇轩昂,唯一不好的就是性格太冷淡,像块冰。皇甫芷茜不喜欢这种冰山型的男子,觉得很没趣。她起初拒绝,现在想着要借他们来达到自己出宫的目的,倒是对另外两位多了份兴趣。

    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的人物?但皇上皇后都说好了,应该不会差到那里去吧。

    “你真是……”皇甫熙想说她是个小色女,但想着过了今晚,皇甫芷茜会有一位驸马,不久之后将成为别人的妻子,就不能再说她小了,心里有种淡淡的伤感。

    “真是个花痴,我知道你想说这个。”皇甫芷茜不知道皇甫熙心里想着什么,犹自高兴着。

    皇甫熙没有说什么,只是淡笑。

    ∵∴∵∴∵∴

    火树银花,当皇甫芷茜跟在皇甫熙的后面进了宣和殿的时候心里想起的是这一个词。宣和殿是逢年过节或者皇宫里有什么喜庆的事情时专门用来举办宴会的宫殿,因此在装潢上自然是金碧辉煌,彰显皇家威仪。

    宴会还未正式开始,殿堂上皇上皇后的位置还空着。殿堂下,大臣们已经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邻席之间相互讲着恭维的话。皇甫芷茜被皇甫熙带到一件偏室里,告诉她让她在偏室里等父皇母后来,然后跟他们一起出去。他自己却出了偏室,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与二皇子也就是泰王讲着话。

    在偏室里能看见外间的一切情况,皇甫芷茜的视线扫过一众大臣,找寻着陆丞相的儿子和方尚书的儿子。她不知道大臣们的座位是如何安排的,猜想着应该是按照官位的高低来排,但陆丞相和方尚书的儿子应该被安排坐在哪里,她却猜想不到。

    她找陆丞相和方尚书的儿子并不是因为想看看他们是否长得好看,而是她好根据三个人的情况来制定自己的计划。古代的女子大多是十三四岁就出嫁的,有些女孩子十五岁说不定已经生了孩子了。可她不是古代人,接受不了这种思想。皇甫芷茜的年龄是十五岁未满,而她真实的年龄也才二十岁,让她现在就出嫁,她怎么可能会乖乖地听话。

    之前皇后跟她说起选驸马的事情时,她想尽办法拒绝过,可是无论是皇上还是皇后都说此事已经不能再更改,于是她只能从三位驸马人选身上打主意。最好是他们不愿意娶,不过,皇甫芷茜知道这种可能性太小,宫斗剧和宫斗类的小说她也看过不少了,所以她知道身为皇上皇后所宠爱的公主,自己所代表着怎样的既得利益。外间不是传么,这些天来,三位驸马人选家的门槛都快被踩碎了。

    不过,皇甫芷茜现在到不想拒婚了,因为她有了自己的打算。

    皇甫芷茜之所以能穿越时空是借助了一块玉石的力量,也就是说,只要找到那块玉石,她就还能回去。既然能够回去,她当然乐得把这次穿越时空当成是一趟穿越之旅,旅游的话,当然是怎么开心就怎么来。不过,也不能太放肆了,不然会小命不保。

    另外就是,她穿过来之前是和两个朋友在一起的。当时她们吃完晚饭在学校附近的河边上散步聊天,她看见了河里有一个发光的东西于是好奇地去捞,结果等她捞到了那东西时因为兴奋而落了水,还把两个朋友也拉下了水,三个人都不会游泳,于是在水里挣扎,结果挣扎着挣扎着就挣扎到这里了。她猜想两个朋友可能也在这个时空的某处,只不过被分开了而已,因此皇宫里的生活再怎么让她满意,她还是想要离开皇宫去找她的朋友。而这次选驸马,是她最好的且光明正大的出宫机会。

    三位驸马人选中,傅晴明她已经见过。那个人性子冷淡,寡言少语,又是将军的身份,她直觉地认为傅晴明是个不好说话的人,也不适合合作。而且,傅晴明的名字总是会让她想起她在现代的男朋友,所以皇甫芷茜直接把傅晴明给排除在计划外了。

    视线从傅晴明的位置扫过的时候那人居然发现了,凌厉的视线朝着她的方向看过来,吓得皇甫芷茜心里一惊,暗自在心里说:这么高的敏锐度,这个人果然不好招惹。她轻抚着自己受了惊吓的小心脏,决定以后不跟这个人打交道。

    没等多久,皇上皇后就进了偏室,身后跟着一群太监和宫女。皇甫芷茜行了礼后皇后扶她起身,笑盈盈打量她一翻后道:“不错。父皇母后今儿个一定给芷茜找个好驸马。”然后牵着她的手将带着她出了偏室。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到!,芷茜公主到!”

    皇甫芷茜跟着皇后走上殿堂上最高的位置,在皇后的身边坐了下来。

    宴会开始,首先是舞曲,十几位身材窈窕的美女穿着薄如蝉翼的舞衣扭动着腰肢。当中一位穿着和其他舞女不同的衣裳,装扮上也不同。这相当与领舞了。皇甫芷茜看着舞女扭摆如风中杨柳,惹得她也舞心大动,也想上去跳一曲。

    皇甫芷茜读初中的时候,每逢学校里有什么大型的活动都会有她的份。而她参加的节目通常都是民族舞蹈,而且,领舞的从来都是她。到了高中,她每次参加的节目已经不止民族舞蹈一个了。

    一舞罢,盛乾帝举起酒杯,高声道:“诸位爱卿,今天是中秋佳节,朕在此设宴,一来是想与众位爱卿们同度佳节,因此爱卿们不必拘泥于礼节,随意就好。”

    皇甫芷茜在高堂上看着盛乾帝说完话后,底下的大臣们举杯酒杯起身同时道:“谢皇上隆恩。”

    盛乾帝接着道:“这二嘛,爱卿们都知,朕的芷茜公主今岁十五,到了出嫁的年龄,所以今天实则也是为芷茜公主挑选驸马。驸马人选有三位,傅大将军,陆相之子陆修以及方尚书之子方简之。”

    三位驸马人选依次出列,站到了大殿中央。皇甫芷茜抬眼看去,傅晴明在左侧负手而立,一身黑色锦袍衬得他身姿修长,英俊神武,有股不动如山的气势。他身边的是陆相之子陆修,身穿月白色锦袍,长相也不差,只是文人气息太重,站在傅晴明的身边,显得有几分薄弱,应了皇甫芷茜对她的看法:肩不能挑手不能扛。右边的是方简之,他虽有着男子的阳刚,可相貌比之傅晴明陆修却差了许多。不过,这个皇甫芷茜能够理解,这是在选驸马,不是选美,再说古代的人结亲总是要讲个门当户对,所以皇后没给她找三个长相难看的她已经很满足。

    傅晴明是武将,陆修是文官,方简之文武兼修,且这三人在京都都是极具盛名的人物,皇后说得没错,这三人确实是万中挑一。

    “既是为芷茜公主选驸马,那么自然要让芷茜公主满意,而且,芷茜公主自己请求当今天的主考官,所以,朕和各位爱卿今天就当一回看官,看芷茜公主如何选驸马。”话落,盛乾帝转头笑看着皇甫芷茜,道:“芷茜,父皇先预祝你今天选得如意夫君。”

    “谢父皇。”

    ∵∴∵∴∵∴

    皇甫芷茜走下席位,站到了三位人选的面前,然后转身,对着高堂上的皇上和皇后说:“傅将军善武,陆大人善文,方大人二者虽兼,但比之傅陆两位都不能及,所以无论是比武还是比文都不公平。”

    转身,皇甫芷茜看着面前的三个人,想到自己的考验,心里偷偷地开心着,脸上却是一副认真地模样。她将视线从三人身上一一扫过,然后才缓缓地开了口:“第一关,我想知道三位心中可否有人,芷茜虽为公主,但不愿做那拆散鸳鸯的棒子。”

    三人听见这话俱是一愣,没想到皇甫芷茜会出这样一道题目。傅晴明是三个人里最先回答的:“末将不曾有过意中人。”依旧是冷淡的声音。

    皇甫芷茜没好气地看他一眼,心中暗骂:死人脸,热情一点会死啊?但也只敢腹诽而已。

    方简之也回答说没有,只有陆修,他先是看了眼丞相所在的位置,眼中略过一抹亮光后随之又黯淡下去了,然后微低头答道:“不曾有过。”

    皇甫芷茜心里了然,于是满意地笑了,其实她就是要做那根大棒,这样的话,在她做尽有失妇德的事情后,对方才会答应她把她给休了,只是,不知道她回到现代后真正的皇甫芷茜还会不会回来,如果会回来的话那她可就被害惨了。

    “还是第一关。你们当中必有一人成为驸马,那么,我想知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娶了我后能否做到不纳妾?”皇甫芷茜问这道题是想难住傅晴明,于是她加了一句,“另外,我必须告诉你们一个真相。”凑到三人面前,她小声道,“这是个秘密,父皇母后也是因为知道了这事才将我的婚期推迟了一年,所以你们万不可告诉别人,芷茜因为身体孱弱的原因,所以不能生儿育女,因此,你们可考虑好了,娶了本公主可是要绝后的。”最后一句皇甫芷茜是为了增加效果才说的。据她所知,傅老将军和傅老妇人只有一儿一女,而古人有语: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由此可见古代人是多么地重视传宗接代。傅家只这一个儿子,传宗接代的事就只能靠傅晴明。这样的话傅晴明应该会拒绝吧,就算不能直接地跟盛乾帝说我不愿意娶公主,那么在后面的考验中,傅晴明会故意输掉的吧。皇甫芷茜是这样想的,傅晴明对她没有好感,地位权势的话他已经坐在了大将军的位置上了,应该知足了吧。

    可谁知犹豫的反而是陆修和方简之,傅晴明只是沉默了一下便答道:“末将能做到。”于是这回愣住的人轮到她皇甫芷茜。

    傅晴明肯定是脑子出问题了。皇甫芷茜想:不然她真想不通傅晴明为什么会答应,仅仅是因为不能抗旨?还是说娶到盛乾帝最疼爱的公主对他有天大的好处?她可不会认为傅晴明是看中了皇甫芷茜的美貌,皇甫芷茜美则美矣,但没到天下无双的地步,再说傅晴明身为大将军,有权有势,要什么样的美女没有?她心里对傅晴明对怨念变成了怨恨,这个人好像是专门来跟她做对的。

    陆修和方简之肯定的答案在皇甫芷茜的预料之内,连傅晴明这样身份的人都想通过自己来获得什么好处,又何况没什么地位的陆修和方简之。当然了,陆修是不是被他的父亲逼来的皇甫芷茜也顺便想了下,发现这种可能性非常高,因为看陆修那副勉强的样子就知道,所以她越来越满意陆修了。

    “既然这样,那就进入第二关吧。”皇甫芷茜看了眼弥雅,弥雅会意,领着三个宫女上了殿。三个宫女双手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个杯子,杯子里盛了绿色的液体。

    杯子里装着的是皇甫芷茜炼出来的苦瓜汁,苦瓜汁里还加了芥末。她是个爱玩的性子,什么事只要好玩自己就也想凑热闹,甚至想自己试试,可是自当穿越到这里,她一直规规矩矩的,还学着古人在讲话时抠字眼,难得有这个机会让她玩一会,她当然不会错过啦,而且她很想看看古代人喝苦瓜芥末汁时会是个什么样子,不过她特别想看傅晴明的反应。

    端起其中一杯,皇甫芷茜微微侧过身,挡住了傅晴明的视线,然后用宽大的袖子挡住了杯子,趁着没人看见,大胆地往里面再加了点东西。微微摇晃了一下,皇甫芷茜端着杯子笑盈盈地走到傅晴明面前:“这是我亲手调制的一种饮品,味道有些特别,请将军带头,先行品尝吧。”

    “谢公主。”傅晴明并没有生疑,不过心里有没有就不知道了。他接过杯子,看也不看地一饮而尽。皇甫芷茜睁着一双热切的眼睛看着傅晴明的反应,可是傅晴明只是紧紧地皱起了眉。皇甫芷茜特别地失落,却还要摆出一张笑脸跟他说:“不用谢。”

    其实她特别地想抓住傅晴明的肩膀用力摇晃:你为什么能这么镇定啊,好歹也给点别的表情行不行?不过这也让她心里暗暗佩服,果然是大人物啊!

    皇甫芷茜端第二杯的时候端托盘的宫女对她点了下头,于是她把第二杯端给了陆修,再把第三杯给了方简之。陆修喝了一口后就喷了,然后抚着胸口咳嗽起来。方简之倒是没吐,不过也被呛得咳嗽起来。

    这一关明显是傅晴明胜了,皇甫芷茜非常生气,一双满含怒气的眼看着陆修,心里暗骂:只有你的没有下料,你居然给我失败。大概她的样子有点凶恶,看得陆修忍了咳嗽,白皙清秀的脸被憋得通红,倒增了一分可爱。

    “第三关。”皇甫芷茜的话刚落,就有人搬上棋桌棋凳,摆在大殿中央。看着大殿之上的皇帝,皇甫芷茜请求道:“父皇,可否帮儿臣挑出三位最会下棋的大臣来?”

    “芷茜是要考验他们的棋力?”盛乾帝事前并不知道皇甫芷茜会怎么样考验驸马,见她的考验方式并不是一贯的比文和比武,所以他也想知道这第三关的考验是什么。

    “非也,儿臣的考验可不止这么简单。”皇甫芷茜神秘地笑,眼睛偷偷地往两边的傅晴明和方简之脸上瞧,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好,那朕就看着。”盛乾帝微笑着挑出了三位大臣。

    皇甫芷茜让三位大臣分别在三张棋桌上坐下了,然后让傅晴明与棋力最高的王大人对局,陆修和棋力最低的秦大人对局。她并不知道傅晴明三人中谁棋力最弱,但这样安排总是没错的。

    对局进行到一盏茶的时间后,皇甫芷茜拍了拍手,立即有六位美貌不输于皇甫芷茜的女子扭摆着纤腰步上了大殿,皇甫芷茜看着她们酥胸半露,衣衫似透非透的妩媚样子很是满意:“你们的任务是要扰乱他们三个人的意志,让他们输棋给三位大人们,做到了就重重有赏。”

    “是。”六位女子答应着,然后一左一右地用各种方法诱惑着下棋的人。皇甫芷茜在边上看着,掩不住得意道:“傅将军,陆大人,方大人,这一关是考验你们的定力哦。”如果此刻不是在皇宫,不是这样一种环境,皇甫芷茜会得意地大笑。

    皇帝和大臣们在当看官的时候依旧有歌舞作乐,席间觥筹交错,彼此都是一副尽兴的样子。

    时间慢慢地过去,棋面上落下的棋子越来越多,已经进入了中盘的搏杀阶段,美女们的诱惑由刚开始言语上的到了行动上的。“将军,你好生无情啊,看都不看奴家一眼!”“大人,你都不理奴家,奴家连颗棋子棋子都比不上么?”娇声软语,在男子耳边吐气如兰,柔软的身体紧紧地贴上男性精瘦的身体。

    手一抖,方简之将一颗子下到了对方的空里,落子无悔,他白送给对方一颗子不说,本来可以吃掉对方的两颗子这下也吃不掉了。他按着自己的腹部,再抬头看一眼左右两位女子,起身道:“我认输。”而后转身跪在殿中,“微臣请求皇上允许臣暂时退席,微臣……”他实在不想在这样的场合说出“出恭”二字扫了大家的兴,可是真的忍不住了。心里免不了抱怨:公主你真狠!

    盛乾帝仔细看着方简之,可是隔了段距离,看不清方简之脸上隐忍的表情,但听着方简之带了点痛苦的声音,他理解地准了他的请求。

    方简之离开后,陆修也站起身认输了。皇甫芷茜不相信陆修会输,她更愿意相信陆修是故意输的,因为据她打听到的,陆修学棋出师后就从没有输过。

    这时候,那边王大人已经投子认输。傅晴明可能也忍得很痛苦,脸上沁出一层薄薄的汗,反射着灯光,看得真真切切,连表情也带着一丝凝重,像是在考虑着什么重要的事情。

    “你一定是故意输的。”皇甫芷茜不镇定了,“我要你认真地再跟秦大人下一局。”

    “公主,是微臣棋力不及秦大人,微臣服输。”陆修微低着头,声音却不卑不亢。

    “你当本公主好骗呢?以为本公主生活在皇宫里就对外间的事情不知道了。陆修,你的棋力可是整个盛乾都知道的,谁会相信你会输给秦大人。”

    “公主高看微臣了。”

    皇甫芷茜知道陆修这么做的目的,于是她直接对盛乾帝道:“父皇,儿臣要嫁给陆修,儿臣喜欢他。”

    整个大殿一时寂静了,大臣们都偷偷地去看傅大将军的脸色,对方一贯看不出表情的脸上有着一场凝重的表情,大家猜不透傅将军的这种表情代表着什么,所以大家都选择了沉默。

    “不行。”盛乾帝的脸上没了笑,而是威严,他沉声道:“芷茜,不可胡闹。既然傅将军赢了,那驸马就非他莫属。”

    “儿臣不愿嫁。”

    “你不嫁也得嫁。朕今日就当着众位大臣的面宣布,驸马就是傅大将军。”

    皇甫芷茜识趣地没有再反抗了,因为她从盛乾帝的眼中看到了坚决。那就另想办法。心里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她看了边上的傅晴明一眼,他在巴豆,春药和美女的诱惑下居然还能静下心来赢棋,都快成神人了。心里佩服着他,可脸上还是不给他半点好脸色,对着傅晴明扮了个鬼脸,她不甘不愿地答:“儿臣知道了。儿臣心情不好,先行告退。”也不等皇上准许,皇甫芷茜转身就往宣和殿外走,反正真正的皇甫芷茜已经在众人的心里留下了刁蛮任性的深刻印象,她不任性也许反倒有人生疑。

    对她的任性,傅晴明倒是有了点微微的笑意。他撩起衣摆,在大殿上跪下来:“谢皇上隆恩,末将定当一心待公主。”

    “有傅将军这句话哀家就放心了。”毕竟是自己的女儿,皇后希望她能嫁个好夫婿,她对傅将军很是满意,对他的答案也很满意。

    “恭喜傅将军。”大臣们这时候倒很识趣,立即上前恭喜。

    (芥末能解毒,巴豆和春药不算是毒,但不确定能不能解,为了剧情需要,所以看官们就当它不能解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