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无名男尸

章节字数:3592  更新时间:11-11-04 21: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接下来的三天,我努力将这些怪力乱神的事情收进记忆深处,集中精力为下周的半期考试做准备。只是午休的时候,我一定会等着刘红琴一起吃饭。

    开始的一天,我常常发怔,总是不自觉就停下手里的事情,呆呆地盯着她。她瘦了,却也更漂亮了,脸色仍然有点差,可是精神相当好,看上去非常快乐。不,不是看上去,是发自内心的快乐,那种欢快的神情让她整张脸都生动起来,不像我脸上那种寡寡的、麻木的样子。有那么一刹,她的笑容甚至让我觉得,即便全世界的人都死光了她也会活着。在她微笑的目光里,我的担忧如同烈日下的冰屑,一点点融化了。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我们重新开始自然地相处,自然地交谈。不知道为什么,我跟刘红琴都不去提那些事,我们不谈她的病情,也不说起我在山寨里的生活,甚至不去猜测她的姐姐到了哪里、在做什么,就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当然,每晚入睡前,我会闭着眼睛想象那个群山环绕的寨子,想象那些木制的吊脚楼、每家每户门前都晾着一大片草药,想象自己走在山路上的样子……想着想着,我又嗅到了淡淡的草药香气,现在我懂了,这不是某样东西或者某个人散发出来的,这是我记忆里的味道。

    天已经很凉了,我依然不想取下蚊帐,那如同附着魔法的结界,一旦钻进帐子,一切都是我的了。我没有把这些事告诉外婆或者爸爸妈妈,尽管他们欺骗过或者说一直欺骗着我,他们甚至告诉我,老祖祖是在我十岁那年病逝的,而今我知道了他们在说谎,但我从没打算去质问他们。我跟他们,全没什么好说的。

    我也无数次试着回忆那时的情景,可惜没有结果,就连一个微小的片段也记不起来。但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我跟班上的同学总是格格不入,像迫降到地球的外星人;为什么没有经过专门的锻炼,我却拥有惊人的力气和耐力;为什么我会莫名地讲出一些自己不知从何而来的知识……有时我会想到自己的老祖祖,如果她还活着的话应该快一百岁了,她也会跟随那些且兰遗民一起迁移,再到某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定居下来。我忽然有点怨恨她,她为什么要让外婆他们把我带走?为什么不将我留下来?如果我仍生活在那个巫术横行的寨子里,是不是就能过上不一样的生活?是不是更容易实现我对生活的想象?

    到了第四天,突然回温了。清晨站在阳台上洗漱时,阳光抚触着我的脸,暖融融的,让我感觉很烦躁。我喜欢夜晚,或者是那种凉飕飕但不寒冷、看不到太阳的白天。

    想到今天刘迎菲应该回来了,那个长久以来缠绕着我们的谜团也许就要解开,又或者,我心中的隐忧将会得到证实。想到这儿,我不由得有些惴惴起来。太阳很大,我想了想,穿了件低胸露背的蝙蝠衫,戴了白银的项链和手镯,搭配银色的高跟鞋——一般的女孩子大概只在情绪低落时没精神打扮自己,我刚好相反,平时总是不修边幅,心情不好的日子才会穿上漂亮衣服,可以让自己振奋一点。

    走进教室时,这身违反校规的打扮让班主任拧紧了眉头,不过他从来不会对成绩好的学生认真生气,瞪了我一眼作罢。整个上午,授课老师都在为半期考试划重点、拟定复习大纲、讲解习题。而我只是机械地抄着老师写在黑板上的东西,一个字也没有印到大脑里。我的腿在课桌下不易觉察地颤抖着,说不清自己内心是紧张还是兴奋,抑或两者都有吧。

    中午放学难得地提前了十分钟。我正要离开教室,陈欣然满脸忧色地走了过来,看看我,又看看后面的姚琨,摇着头说:“还是没有宋奇志的消息。警察彻底搜索了后山,而且……在那里找到一具男尸,但不是他。”

    姚琨强笑了下:“那是好事啊,说明宋奇志没有出事。我想他在外面一段时间,就会觉得还是学校好,就会回来了。”

    陈欣然随手从旁边组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将脸埋进臂弯里,这使她的声音听起来模糊不清:“姚琨,别拿这种话安慰我了。大人们不了解,才会认为他出走了。但是你我都知道,他一定出事了。就像亚美没有理由自杀一样,他也根本没有出走的理由!”

    “他……他……”姚琨望着她,语无伦次地说:“他……是他,你是你,我是我,他……他有没有理由,我跟你怎么知道。”

    我舔了舔嘴角,问道:“山上发现的那具男尸知道是谁吗?”

    陈欣然伏在椅背上,声音低沉得像是从胸腔里挤出来的:“不确定,不过应该是我们学校的男生,穿着校服呢。其实……那根本不能算尸体,应该说是一张包着骨头的人皮。公安局的人告诉我说,那人体内全部是活生生的各种各样的虫子,而且,法医认为这就是死因。”

    “嗯?”我轻轻拉了下陈欣然的手,试图让她平静一点:“我不明白,死因是什么?”

    陈欣然抬起头,死白的脸上浮现一抹惨笑:“法医认为,那人长了寄生虫,而且是重度感染,虫子把他的血肉内脏都吃掉了……所以,警察找到的是一副蒙着人皮的骨架,皮上只附着薄薄的一点肉,里面是一堆虫子……”

    “喂喂喂,两位姐姐,等我走了再说行不?我还没吃午饭呢!你们……”姚琨面如土色,一边摇着手,一边慌慌张张地站起来往教室外跑。

    我没理会他,沉思片刻后,我继续问陈欣然:“这么诡异的情形,警察准备怎么结案啊?”

    “他们都没确认死者的身份,谈什么结案?”陈欣然讽刺地哼了一声:“不过,我去问宋奇志的事情时听到两个警察在闲聊……听起来,公安局打算宣称该同学由于厌学情绪出走,身无分文的情况下,跑到学校的后山上风餐露宿,因为饮食极不卫生,导致多种寄生虫感染,最后死于由此诱发的器官衰竭。”

    我皱了下眉,小心翼翼地说:“那男生……死得这么惨,恐怕都辨不出原来的样子了。他们怎么知道那不是宋奇志?”

    陈欣然并没有如我想象般生气,反而很认真地回答:“他们提了那具男尸的DNA样本,跟宋奇志父母提供的样本进行了比对,结果没有亲缘关系。”

    “这样……”沉吟半晌,我轻声道:“既然确定了死者是我们学校的男生,不是应该很容易找出他的身份吗?”

    陈欣然摇摇头,双眼无神地盯着窗外:“除了宋奇志,我们年级九班有个男生开学就没来报名,父母早就各自走了,家里面只有个奶奶能联系上,她也不清楚孙子的去向,只说是出去打工了,其他的一问三不知,而且看样子她根本不想找孙儿回来,一点不配合警方。还有初中部一个男孩因为父母闹离婚出走了,家长已经报了案,可惜他是领养的,验双亲的DNA也没用。除了这几个确定失踪的,从初一到高三,每个年级都有那么几个学生,不是跟社会上一些流氓痞子混在一起,就是钻在网吧里打游戏,十天半月不上课正常得很。这批人都是家里没人管或者不想管的,慢慢排查不晓得要查到哪年去。万一死者身上的校服不是本人的,就更无从查起了。”

    我叹了口气:“可是应该还有其他办法吧?比如面貌复原法,利用死者的颅骨重建他生前的面貌。”

    陈欣然略显诧异地看了我一眼:“韩冰,你懂得还真多哎,我还是因为宋奇志的事情才听警察提过这个。”

    我耸耸肩:“法医是我最想念的几个专业之一。”

    陈欣然移开了视线,轻轻摇头:“那具男尸的颅骨已经膨大变形了,没有办法做面貌复原。好像是他颅腔内的寄生虫分泌出一种酸性物质造成的。”

    我闭了下眼睛,一张烧熔的蜡像一样惨白变形的脸孔自黑暗中慢慢浮起,仿佛伸手就可以触摸。我打了个冷战,睁开眼来。陈欣然正疑惑地望着我。我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冲她抱歉地笑笑:“我要走了,中午约了人一起吃饭。”

    校园里已经没多少人了,操场边沿铺着一层厚厚的落叶,踩上去哗哗作响。路过少女的雕像时,我特意偏头望了下它的基座——上边空空的,没有人再放上新的花束。“那个送花的人是估算着花谢的时间来换新的吧。也就是说,他不是我们学校的?”我一面前行,一面做着无聊的猜测。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背后有股异样的、难以言喻的气息。我一下子转过身去,那里——站着一个绿色长发的美少年。

    我呆了一呆,然后,试探性地叫道:“海野?”

    他低下头,几绺绿色的长发垂吊下来,遮去了大半张脸:“你为什么总是把我送你的东西给其他人?”

    “你说什么?”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他稍稍侧目,望向一旁的少女雕像,我猛地明白过来:“拜托,你把花放在那种地方,谁知道你是送给我的。”

    少年抬头看了我一眼,又立即埋下头去,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拿出一支我叫不出名字的粉紫色的花:“那现在我交到你手上,你不会再送给别人了?”

    我后退一步,戒备地盯着他:“真好笑,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东西?”顿了下,我问道:“别告诉我四年多的时间你都拿花摆在那个地方,你没那么无聊吧?”

    少年冷哼了一声,别转脸去:“你何必明知故问。”

    “你——”我张开嘴,却感到无话可说,紧接着感到恼火。可是我又想,何必跟一个妄想症患者生气呢?说话夹缠不清,是精神病的典型特征吧。一瞬间,我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如此荒谬,像一个恶俗的梦,我想我必须赶紧挣脱出去。这时我完全忘记了刘迎菲的忠告,或许我从来没在意过,因为直觉告诉我,这个染着一头绿发的少年只是讨厌和诡异,并不危险。我不再说什么,狠狠瞪了他一眼,大步流星地朝校门口走去。走出十几步后,我忍不住回望刚才站立的地方,那朵粉紫的花静静躺在少女雕像的基座上,看上去只那么小小的一点,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我微怔,侧转身体巡视整个操场,只有几个拎着暖水瓶的学生在慢腾腾地走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