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疑云重重

章节字数:2742  更新时间:11-11-11 23: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们在学校附近的一座公园门口停住脚步,刘迎菲拍拍我的肩膀:“没吓着你吧?”

    我摇摇头,低声道:“我只是吃惊。受到惊吓的人是你吧?”

    “还好,”刘迎菲微微地一笑:“我有心理准备。现在你明白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吧?”

    “我……”我茫然地望着人行道上光秃秃的法国梧桐,每一棵树下都铺展着厚厚的落叶,如同我纷乱零落的思绪。疑问太多了,统统填堵在心头,反而一个也看不清。就像面前堆积的枯叶,我无法看清每一片叶子的轮廓,也不知道应该捡起哪一片。好一阵子,我说:“白老师他……真的中了蛊?”

    刘迎菲笑了下,声音却很沉重:“我骗他的。当然,实际上真的有那种用以防护的蛊,只是师父并不曾下在我身上。他说得很对,我们没有任何切实的证据可以指控他,我只好出此下策了。让他被自己的恐惧折磨……”

    我不解道:“但他今天对你做的事……”

    刘迎菲轻轻摇头:“没多大用处。警方会问事情的起因,我照实说的话肯定被认为精神有问题,他就可以说我是疯子,我闯进他的办公室胡言乱语,我先有攻击他的意图……他最多算防卫过当。你跟海野出来作证也是一样的,何况海野真的是精神病患者。”

    我叹了口气:“他不会发觉你在骗他吗?”

    “天知道,”刘迎菲一摊手:“希望他不会吧。可以肯定的是,他非常害怕我师父来找他算账,当初才会被伍海胁迫。其实,那些且兰遗民是不会到外面的花花世界来的。对他们来说,在城市里生活简直是受刑。不然,他跟我早就被追上,施以最恶毒的巫术了。”

    我想了想,又问:“你跟白老师说话的时候,一直把宋奇志也当作死者……”

    刘迎菲轻声道:“警方已经查清了,你们学校除了宋奇志并没有其他失踪的男生。我看过他的体检记录,他的身高跟后山发现的男尸完全一致。就目前的科学研究,有好几种微生物侵入人体后,能够使人的DNA发生变异。所以我猜那具男尸就是宋奇志,应该是他体内的某种蛊毒改变了他的基因,所以检测结果……”

    “可是陈欣然说宋奇志的校服还在,”我打断了她的话。

    刘迎菲耸耸肩:“这我就不清楚了,谁知道中间有什么曲折呢。不过,弄到一件你们学校的男生校服应该很容易吧。”

    我点了点头,伸手抚摩着脸颊。半晌,我问道:“你第一次听我讲十三出事的经过,就开始怀疑白老师了?”

    刘迎菲淡淡一笑:“只是怀疑。毕竟一切都是从那次语文课开始的。他真的很聪明,而且很了解你那个同桌的个性,他知道自己只需要提出设想,不用真的跟毛睿打那个赌,她一定会晚上偷偷去后山的,而且谁也不认为是语文老师的错。”顿了下,她续道:“我抱着那点怀疑,登陆了你们学校的网站。我一看到这位特级教师的照片,就感到眼熟。等我想起他是谁后,几乎立刻就认定了他是凶手。我说过,这些事件背后是一个自己不会炼蛊、却对巫蛊之术很感兴趣、有一定研究的人。而他就是这样的人。他在月坡寨住过,一定会被寨民掌握的医术和巫术所震撼,进而对其进行研究,这是再合理不过的想象吧。特别是他还偷走寨子里的东西……”

    “等等,”我插话道:“你是说,其实那只竹哨并非后山那个寨子的遗物,而是来自月坡寨的大祭师?”

    “应该是吧,”刘迎菲微微蹙眉,声音也变得有些犹豫:“被偷走的东西,我也没见过。我不清楚那东西是什么时候损坏的,也不知道里面的蛊毒何时发生了变异。”停了一停,她说:“尽管我一开始就想到了你们语文老师,但正如你所说,他没有动机。毛睿和伍海,都是最能给他带来荣誉的学生。”

    我点点头:“所以,你开始暗中调查他?”

    “不仅仅是他,”刘迎菲说:“还有每一个死者。结果我发现了他和陈欣然之间的秘密。而且,我在伍海家里看到了他父母从学校带回去的全部遗物,其中有许多关于巫术的书籍。联系到先前他中蛊的经历,我想,他也应该列入怀疑对象。你发觉没有,他跟你们白老师真的很像,都是那种不择手段想往上爬的人。最重要的是,他有谋杀毛睿的动机。所以,我猜测他跟白老师是一伙的,他的死就可以用窝里斗来解释。陈欣然跟姚琨的死也很好理解。只是当时我怎么都想不通,你、小琴、宋奇志,还有章亚美是怎么回事。没想到,竟然真的是意外。”

    脑子还是很乱,我用力按了下太阳穴:“有个问题……既然伍海利用那只竹哨去害十三,为什么十三把哨子捡回来之后,他自己又去触碰呢?”

    刘迎菲道:“我也考虑过这点。我猜,伍海犯了一个错误。现在关于蛊术的记载,大多是针对苗族的。苗族中流行一种放蛊的方法,就是把蛊毒放进哨子或者笛子之类的乐器中吹出去。这种情况下,蛊毒和乐器,就像子弹和枪的关系,一旦蛊毒吹出,乐器本身就一点危险性也不带了。伍海不明白‘非’的用途,以为也是那样,最终自食恶果……”

    我咬着唇,眉头依然紧锁着:“那只竹哨里的蛊虫能够聚集成人的形体,你说是有人操控的缘故,白老师却说是意外……”

    “很简单,”刘迎菲淡淡一笑:“他在说谎。”

    我点了下头,又问:“那只哨子是怎么从十三的寝室跑到地下停车场的?又是怎么从刘红琴的包包里面到了后山上?这当中也没有人为的因素吗?”

    刘迎菲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地说:“我听小琴说你对微生物学很感兴趣,那你应该知道,其实微生物在许多方面比人类进步得多。如果是多种微生物的集合体,它们的力量……虽然我也想不出它们是怎样移动那哨子的,但未必做不到,不,应该说是能做到的。又或者,它们是通过操控宿主,让宿主来做这一切的。”

    “你的意思是……”我感到一阵寒意慢慢穿过身体:“我明白了。刘红琴的分析很有道理,那晚最有条件把哨子放在地下室的是宋奇志或者陈欣然……哨子可能是被十三或者章亚美带出寝室的,后来,是刘红琴自己把哨子交给了别人。只是他们事后完全记不起来了。因为他们都不是自己要这么做的……”

    “这些细节我们大概永远都无法弄清了。”刘迎菲轻叹一声,眉头紧锁:“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那只竹哨,把它销毁。唉,真没想到,找出幕后黑手对这件事一点帮助都没有。”

    我抬腕看了看表,垂下头,小声道:“对不起,关于这一点……我还是帮不了你。明天就半期考试了,我得回家复习去。考完了只会更忙,功课总是无穷无尽的……”

    “我明白,”刘迎菲善解人意地说,脸上挂着温柔的微笑:“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你毕竟还是高中生,就好像我也不可能为了这件事情放弃出国的机会。我的签证已经办下来了,最多一周我就要回南京了。这几天我会以你们学校为圆心,四处逛逛,看能不能找到。如果直到我离开还是找不到……希望我走以后你能留心一下,在你有空的时候。还有,”她的脸色陡地一沉:“这次不得已让你叫海野出来帮忙,我实在很后悔。看样子他的病情更重了,而且他对你……唉,你以后还是不要接近他为好。”

    “唔,”我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转身就走。我感觉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太虚伪了,我的心里实在只牵挂着这次考试能不能拿第一名。也许,还有一点对刘红琴的担忧。但旁的什么人会不会因为那只竹哨受到伤害,我从来不去想,想到了也没有感觉。我根本不是正常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