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追寻梦境  第八章 误会(2)

章节字数:2387  更新时间:11-11-13 19: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钢笔迅速地在日记本上滑动着,发出沙沙的沉重声响,落下几行苍劲有力的小篆:

    我看到了一个女孩的脸。

    烈日下的敦煌炙烤地人像是要窒息了一般,阳光几次灼地我睁不开眼来,女孩的白色T恤像是最清凉的风景滑入我的眼帘,我蹲下身去扶起老人,对上她的眼,没有一丝现世的浮躁,像是新生的婴儿一般看着我,干净纯粹的脸庞让我心里蓦地一悸,心底又升起了一股让人厌烦的内疚感,该死!我这是怎么了?她很美吗?不,她不是很美!

    我突然很想快点离去,连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可是我毕竟还是没有走远,站在高高的洞窟里面,目送她远去,那个背影并不像我要寻找的背影,那个站在黄沙上穿着白色的软罗轻纱的背影。

    昨夜我又梦见她了,她仍旧背对着我一动不动,从来不肯回头看我一眼。她纤细的双足是赤裸的,乌黑的长发垂下直达腰际,黑发之中依稀看得见她白的耀眼的腰肢和裸露的肩膀,她应该只穿着白色的抹胸和半截的曳地长裙,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那样轻薄,颜色白的几乎和她的肤色融为一体,连腰部随风飞扬的流苏都是白色的。

    她整个人就像是包裹在朦胧的轻烟里,让人看不真切。

    如果她是那个女孩容颜,那为何昨夜还是不肯转过身来,不是那个女孩,她又会是谁?拿些交往过的女孩的背影都有点像她,可等真正接触过后,完全不是他要寻找的感觉。

    她到底是谁?

    最后大大的问号,几乎力透纸背,纸张发出划破的轻响。

    古谚将手中的钢笔“砰”地一声摔在了书桌上,没有用惯的钢笔果然写着不顺手,他事后找了所有经过的路,都没有找到那支父亲离世前送给他的钢笔。

    他痛苦地捂着脸,一号墓女尸的脸和白T恤女孩的脸居然不停地在脑中交错闪现,那种令人厌烦的内疚感又涌了上来。

    该死!他低低咒骂了一声,一定是最近忙着研究,才会时常想着,脑子一定太累了,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他将日记本合上,锁在了抽屉里,转身拿了浴巾去浴室。烟雾缭绕中,朦胧的磨砂门上依稀映出了男子健壮的身体。

    穿过z大前面热闹非凡的校区,潘晓云踏进了这所著名的考古学院,一股凝重的历史人文气息扑面而来,前面是一排老式的教学楼建筑,红色的墙砖,木架的窗户,按照它成平行四边形的微微倾斜程度,真的可以进博物馆了。

    这里果然是考古学院啊,大多数学生穿的周周正正,带着框架眼镜,手上捧着一本厚厚的考古著作,偶尔听到一两句讨论都是深奥的学术语言。

    潘晓云掠了掠而耳边的头发,继续迈着她练了十几年舞蹈而造就的优雅步伐缓慢地穿行在草木葱茏的广场。眼睛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周围的人,一边不断地想着,这些人到底是从哪个考古现场挖出来的遥远古人啊!

    潘晓云从包里掏出那只刻着古谚名字的钢笔,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被耍了,这样一个男人会是读考古系的?他这样刻个校院名字是为了显摆吗?

    她的脚步停了停,立在一个半人高的花坛后面,忽然一个熟悉的男子声音在花坛前半掩着的长椅上传了过来:“请问你的妈妈是小偷吗?”女子娇嗔的声音怒道:“你怎么这样说?”好像打了那个男的一下。

    潘晓云忽然觉得心里寒恶无比,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么老套恶心的台词这个男的也说得出口,如果是在自己学校,她真想一口盐汽水喷死他,正打算赶快避开这里,忽然又定住了脚步,咦,这个坯坯的声音,莫非是?

    她努力地深吸了口气,试图使自己平静下来。

    男的深情款款地说:“那么,她怎么能将天上的星星偷下来做了你的眼睛?”

    静了几秒,就听到女的兴奋又娇羞的吸气声,好似不知如何反应,忽然又听男的道:“请问,你是小偷吗?”她看到女孩染成栗黄的头发在花坛后摇了摇,他又道:“那怎么偷走了我的心!”

    潘晓云抬头看天,只觉得半空中冒出了个大锤子,直接将自己砸晕了。

    女孩娇羞的说:“你怎么这么会说话啊!没想到,我会这么幸运,让你爱上了我!”

    潘晓云非常确定长椅上坐着的是什么人了,亏那个老先生还夸他有一副狭义心肠,心肠倒是有,就是太油了,潘晓云觉得自己再待下去一定会被送去洗耳朵,因为听了太多消化不了的东西堵塞了耳道。

    潘晓云不等他们有下一步动作,便一步冲到了长椅前,将手中的钢笔递到面前,眼睛却看也懒得看,“拿着!”

    秒针滴答滴答地滑过,面前的人没有丝毫反应,是不是哪里不对?她转过头去,耳边忽然听到一声尖叫:“啊——你是谁啊?”原来她用力过猛,笔尖离那个女的鼻子只有零点几毫米的距离,她连忙收回了手,居然被这个女的吼得不知所措。

    女孩长相甜美,此时却一脸受惊地倚在身边男子身上。男子却没有做进一步的安慰,双眼定定地瞧着潘晓云。女孩疑惑地看着天,转头上下打量潘晓云,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

    潘晓云看向古谚,果然是他,鼻子里不耐烦地“哼”了一声,将手中的钢笔丢到他身上,“拿去,你的东西!”

    “咦!这不是你最宝贵的那支钢笔吗?怎么会在她那儿?你们什么关系?”女孩吃醋地推着古谚的手臂,一副受了委屈的可怜的委屈模样。

    古谚象征性地拍拍她的手背,嘴唇凑到她耳边笑着说了一句什么,女孩低低的娇笑起来,连连点了点头,又朝着潘晓云示威地瞪了一眼,向古谚道:“那我先走了!”

    古谚斜倚在椅子上点点头,食指和中指贴着嘴唇向着女孩做了一个飞吻的手势,女孩笑着跑着小步离开。

    潘晓云“哼”了一声,扭头离开,却听见古谚叫道:“等等!”潘晓云不赖烦地转过身去,斜眼看他,“你还要说什么?”

    古谚神情轻松地把玩着手中的笔,“莫不是你对我有意思?”

    潘晓云愣了下,在脑中仔细搜索他这句话的出处,最后将他这句话归结于二百五性质,“你脑袋有病吧?谁对你有意思啊,要不要我打电话去二医院给你定个床位?”说完,转身就走。

    “慢着!”

    潘晓云怒火上升,回头瞪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

    “二医院你很熟吗?既然是病友,你就定个双人间吧,我不介意和你住在一起!”

    “神经病!”她怒瞪一眼,又转身离去。

    身后那人依旧不依不饶,“如果不是对我有意思,那么我贴身收藏的钢笔怎么会到了你的那里?不要告诉我是你捡的,我不会相信,除非……是你从我身上偷偷拿走的!是想留作对我一见钟情的纪念吗?还是找个机会来接近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