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追寻梦境  第三十一章 是你杀了我

章节字数:2725  更新时间:11-12-07 19: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梦,在见过古谚的晚上如约而至。

    沉睡中的潘晓云双手握拳,似乎在等待那恐怖的黑暗与窒息再次来临,猛然间她似乎听到了湍湍的水流声,心中带着疑惑慢慢地朝着眼前的亮光走去,握成拳的手渐渐地松开了。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兴奋,好像她要去的地方是个天堂一般的地方,而且今天心里有些不一样的激动,仿佛是冥冥中注定的一般,她今天一定要那个地方。

    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低头看向地面,是软绵绵的沙土,高筒的皮靴一深一浅地向前行走,头顶的烈日让她的额头不住地渗出汗来,只觉得再走几步,就可以凉快了。

    前方是个什么地方呢?

    不久,她就看到了自己赶着要去的地方,一片绿洲。

    高大的胡杨与红柳就那么突兀的立在前方,不是海市蜃楼也不是蓬莱仙境,是一个伸手便可触摸的地方,树木几乎遮天蔽日,脚下是湿润的泥土和青草,甚至有红艳艳的花朵,她像是从一个死亡之谷走进了江南田野。

    她急不可待地向一边的树枝上望去,梦中的潘晓云无法解释自己的行为,只能感觉到自己或焦急或喜悦的心情,却不知道为什么,但她可以确定,做这一切行为的人就是自己。

    这时她很快就知道自己急切的原因了,高高的树枝上挂着一只翠绿色的绣鞋,那是中原的姑娘才有得穿的,只看了一眼,她便知道那鞋是自己的,而且一直都挂在那。她现在很想穿上它,于是弯下腰从灌木丛里刨出一根很长的树枝,将那双鞋取了下来。

    鞋的大小刚刚好,她提着自己的靴子,慢悠悠地走在散发着湿润气息的树林中,凉风吹散了她脸颊上的汗珠。

    熟悉的湍湍声远远传来,她知道那就是她的目的地,一片清凉的水域,那是从河里不断注入的活水,经久不衰。

    她向往日一样,褪去鞋子,双脚泡入水中,看平静的水面在她肆意的捣腾下溅起一串串晶莹的水花,她看着水中的一双玉足,白皙纤细,竟比这水还要晶莹几分。

    她停止了嬉戏,任水面变得如镜子一样清晰。低下头去,打量着自己。

    女子有很好的容貌,皮肤白皙晶莹,眉毛细而长,眼睛睁得大大的,上面一排细密的睫毛长长地向上卷翘着,鼻子很挺,却不失秀气,嘴唇是潘晓云做梦都想拥有的精致薄唇。而一头黑发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棕色,两颊边分别编者两根细细的长辫子,让耳后柔顺的长发不致于拂到脸上来。

    这俨然是个外国美人,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个混血美人!

    整张脸既陌生又熟悉,明明从未见过,潘晓云却知道这就是自己。

    她低头玩了一会儿,正要解去衣衫下水与鱼儿嬉戏,抬头间,却忽然看见水域对面的草地上好似趴着一个人。他的衣服是与草地接近的蓝色,又好像沾染了些黑色的泥土,是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是一个人。

    她起身穿起绣鞋,绕着水塘跑了半圈,大汗淋漓的时候才跑到那个人的面前,他的手指深深地插在土里,像极了正在用力向前爬行,手指尖离水塘只有几厘米,却还是没有触碰到水,他的头埋在土里看不清样子。

    应该是个寻找水源,体力耗尽的人。

    她想把他翻转过来,看看还有没有气息,手指触碰到他的衣衫,忽然才发觉他衣服上的黑色根本就不是土,而是一块块的深黑色的血迹,她有些惊慌了,开口叫道:“公子……公子……你怎么样……”话一出口,竟然是自己听也没听过的语言,可是却完全明白其中的意思。

    那些血还在不断地往外渗着,很快将她洁白的羊毛编织的衣衫也染成了红色,她用尽全力扳转他的身子,散乱的黑发下生的是怎样的一张脸……

    可她只看到了一片血红!

    “啊……血……满脸都是血……”潘晓云猛然从梦中惊醒,她坐起身子,看向了自己的双手,“血……很多血……”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手里哪里有什么血,白净净的手心在月光下看得清晰。

    她伸手拿过闹钟来看了看,5点50分,颓然躺倒,脑子还陷在梦里,那个男子是谁?他死了吗?他长什么样子?

    这分明是个全新的梦,以往做了其他的梦,刚醒来时记得清晰,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慢慢忘记了。可这个梦,直到晚间,都记得清清楚楚,连梦里的一根小草的位置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这才醒悟,这明明就是和那个梦一体的,它又来了,它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

    蔷薇别墅,古谚,5点30分。

    孤冷的残月洒下一地的清霜,裹在轻纱薄雾里的曼妙身子减去渐远。

    “你是谁?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古谚奔跑在沙海里,追赶着,气喘吁吁,眼前的身影像是海市蜃楼,无论奔跑了有多久,她离你还是一样的遥远,有时候明明觉得近在咫尺,触手可及,一阵风吹过,她又在沙漠的尽头。

    他用尽全力奔跑,最后身疲力竭地趴在了沙地里,他疯狂的捶打着沙子,发泄着,猛一抬头,忽然发现那抹白色的身影就在眼前不远处。

    可是当他前进一分,她也前进一分。

    他停下了脚步,紧张地舌头都在颤抖:“你……你到底是谁?”

    女子的身影一动不动。

    他有些焦急了,“你到底是谁?你告诉我……求求你告诉我……为什么我每夜都要梦见你……”

    朦胧间,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女孩的右手轻轻地抬起来了,笔直地向后指着,纤长的食指指尖对着他,那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清冷、幽怨,“是你……是你杀了我……是你杀了我……”

    “不!不是……不是我杀了你……不是……”古谚惊恐地向后退去,不住地摇头,猛然间,头痛欲裂,心中更是绞痛起来,“是……是我杀了你?哦!不……不是的……不是我杀了你……”

    他双手抱着头跪在沙地上,痛苦地嘶吼着,那清冷的声音不断地钻进他的耳朵里,一声比一声凄厉。

    “是你……就是你……就是你杀了我……是你……”

    “不!不是我……”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古谚突然从梦中清醒,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子,不断往下滴,他感觉到背心已经被冷汗湿透,伸手看了看表,5点50分,这是什么意思?以前从未在这个点醒过。

    他重又躺回床上,脑子清醒无比,仿佛那女子的身影就浮现在天花板上,纤细的手指直直地指向他……

    “啊……”他将手中的枕头向前扔去,身子一弹,坐了起来,甩甩头逼迫自己不要去想,起身走进了浴室。

    冰冷的水似乎让他的头脑清醒了许多,穿上浴袍打开门走进了书房里。

    电脑幽蓝的荧光屏照亮了整个书房,他眼睛直直看着跳动的开机程序,正兀自发愣,好半天才又重新缓了过来,匆匆找到前些日子复制回来的研究资料。

    打开翻译过来的吐火罗文文字图片,盯着那些毫无意义的“你我他”、“今明后”等字样发呆,对于早已失传的文字,也只能摸索出这些常用文字了。

    他关掉页面,这张图片的旁边便是“珍珠公主”的复原像,他的手有些颤抖,没有勇气去打开,叹了口气,又浏览了一下从各个角度拍摄的玉玦和卷羊皮卷的照片,更是将用汉文隶书写的文字放大了数倍来看,没有任何收获。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口中喃喃:“一块玉玦、一卷羊皮……一块玉玦,一卷羊皮……哎!一点线索都没有!”直觉告诉他羊皮卷里的文字一定有他心中要的答案,可是……现今已无人能翻译出来这卷羊皮里的古老文字了。

    他深吸口气,将资料全部关闭,开打了浏览器,上网看些轻松愉悦的东西,力图使自己忘记那个梦,忘记那个令人生寒的声音……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