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追寻梦境  第三十二章 心灵的废墟(1)

章节字数:3093  更新时间:11-12-07 2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每每闭上眼睛,她都能看到那张沾满鲜血的脸,缠身的噩梦仿佛在昭告它只是个开始。

    “喂……小心啊……”

    潘晓云猛地睁开眼睛,看见裴薇薇正伸出手来将她推向别处,旋转了一圈的身子不稳的站立,有些不知所措。

    “停!”一声厉喝,胡夏快步走过来,其他的人纷纷散开,她走到潘晓云面前厉声道:“你再这个状态练舞,我立马把你换了!”

    潘晓云睁大了眼睛看着胡夏,目光里还有些不知所措的迷蒙,她知道胡夏如此严厉是为她好,她心里没有委屈,更加装满愧疚,好似她已经辜负了胡夏的期望,她忙定了定神,“对不起,我不会再这样了!”难道她真要被那些梦折磨疯吗?不,这一定还只是个开始。

    胡夏狠狠地瞪了她一会儿,转头说道:“大家休息十分钟!”

    潘晓云松了口气,无精打采地走到边上,取过毛巾抹汗,裴薇薇拿了两瓶水来,递了一瓶给她,“你怎么回事啊?不是转圈转到我的位置,就是踩了周佳佳的脚……晓云,看你状态很不好啊?该不会是病了吧?”

    潘晓云大灌了几口水,摇摇头,“我没事儿!真的!”

    裴薇薇道:“你说没事儿,我才是担心!你这么要强,有什么事一定会隐藏在心里。”

    “薇薇,其实你也是知道的。还不就是那个从小到大让我不得安生的梦,最近又……”潘晓云想起那可怕的血说不下去。

    “莫不是压力太大了吧?其实我也想过你的梦为什么会伴随你长大,也许是你幼年失去双亲给你造成了童年阴影,不如去看看心理医生吧?也许会找到答案!”

    潘晓云知道这一定不是心理的原因,可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所谓病急乱投医,便权且答应了裴薇薇的提议,“好吧!”一转头看到胡夏的眼神,她蓦地低下了头,心里有深深的内疚。

    她不该辜负胡夏的期望!

    周日的上午,天气晴好,难得有半天的假期,裴薇薇将潘晓云拉到了林医生的诊所楼下,抬头看了看高耸入云的楼层,暗自吐了吐舌头,在那么高的地方不知道会不会恐高,“快走吧,林伯伯是我舅舅多年的好友,我们家境困难的时候也多次帮助我们,他答应不收我们诊费的!”

    潘晓云脚抵在电梯门口,一向洒脱的她一遇到这个问题便有些瑟缩,裴薇薇拉了她一下,“走啊!算是求得一个心安,你不想弄不清楚为什么会做那个梦吗?”

    “是啊,求得一个心安!”她看着玻璃旋转门外的阳光,笑了笑,不知道这个林医生能不能帮到她。

    林泉德,国内顶尖的心理医生之一,顾念与裴薇薇舅舅多年的友谊,答应不收她们顾问费,也着实考虑到她们家境并不富裕。

    林泉德的办公桌后是一个落地的玻璃窗,整个办公室色调柔和,让人不自觉的心灵平静,他站起身,嘴边带着淡淡的温和笑意,“请坐,你就是晓云吧?听薇薇舅舅听过一些你的事,你和薇薇都是学舞蹈的?一定很出色!”

    林泉德的语气很随和,一来就以亲切的称呼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像是在闲话家常,加上角落里的音箱里放着舒缓动听的音乐,让人感觉不像是在一个医生的诊疗室,而是舒适的家中。

    潘晓云本来还有些紧张,但见他就像个慈祥的长者带着浓浓的关怀,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许多,“是啊,林伯伯过奖了,薇薇一样很出色!”

    他笑着斜睨了一下裴薇薇,“这个鬼丫头,她有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

    裴薇薇不服气地笑道:“林伯伯……看来有晓云这个大美女在你面前,我这个丑丫头就要靠边站了!”

    林泉德呵呵笑了几声,随手翻看着桌上了档案,“唔……晓云,听薇薇提过一些你的梦,但我还想再听你亲口完整地说一次你的梦境,不要放过任何细节!”

    潘晓云点了点头,手交叉着放在腿上,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不仅在梦中时她感觉极度的害怕,即使是偶尔回想,她也会害怕莫名。

    林泉德其实到了一杯水放在潘晓云的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要急,慢慢说,最好让自己放松下来!”

    潘晓云喝了一口水,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从我有确切的记忆起已经比较晚了,大概是……四、五岁左右吧!那时应该就有那个梦的存在了,因为我听我奶奶说,我小时候起床时经常含糊不清地告诉她我很害怕很难受,而我对这件事也有些依稀的印象。然后渐渐大了,对于做的梦印象也越来越深了,我发现有一个梦我是常做的,而且每次醒来都是无比清晰的记得,很早以前是一年一次,后面变成半年一次、三个月一次,到近几年已经是每月一次了,每次到了那一天我甚至都不敢睡觉。前些日子,就在我跟着学校去敦煌之前越发频繁了,而且毫无规律,我根本不知道哪一天晚上会做那个噩梦,可是从敦煌回来很久都没做过那个梦,我已经它再也不会来了,可是……最近它又来了,那种……那种窒息般的痛苦……”

    “晓云……你没事吧?”裴微微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问道。

    林泉德没有立即逼迫她说下去,只是静静地坐在她的对面,仔细地观察着她的细微表情和动作,见她情绪缓和了一些,才道:“是个什么样的梦呢?”

    “每次梦的一开头,我都能听见一种凄厉的风声,是我从未听过的……然后就是有个女人的声音在叫我的名字,不,那不是我的名字,是另一个人的名字,可是……可是在梦里我觉得那就是我的名字,我知道她在叫我,于是我很想睁开眼睛去看那是谁,可就是怎么也不能睁开眼睛,身子也无法动弹,我觉得……我是在一个……一个……”潘晓云紧皱着眉头,脸上的每一根线条都表明了她此时的害怕和痛苦。

    “你是在什么地方?”林泉德适时地引导她说下去。

    “不,不是地方,是一个……一个棺材里,对!一定是棺材!”她的瞳孔紧收,以一种骇人的神态盯住林泉德。

    “棺材?晓云,你说你并不能睁开眼睛确切地看到你身处何地,所以……你并不知道梦里的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

    “我就是知道!”她的声音大了起来,激动地说道,“你不要问我为什么会知道,因为我自己也不清楚,可我就是知道是棺材!”

    林泉德为了平复她的情绪,忙道:“好好,我们就先把那里确定为棺材,那你又知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棺材里?”

    潘晓云皱着眉头,想是泄了气的皮球,缓缓摇头,“不知道!”

    林泉德摇头轻笑一下,在纸上匆匆写上几个字,“有人在叫你,然后你发现你躺在棺材里,那接下来又发生了些什么事?那个女人的声音对你说了些什么吗?”

    “嗯!她说我很傻,比她更傻,她是来嘲笑我的……然后她说有一个人骗了我……每当我听到这里时候,心就像被刀子割一样,很难受很难受……比躺在棺材里感受窒息的恐怖更让人难受……”

    潘晓云双手捂住脸,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剧烈的颤抖,裴薇薇靠过去,扶住她的身子,向林泉德使了使眼色。

    林泉德会意地点头,等着潘晓云自己恢复过来。

    裴薇薇轻柔地拍着她的背,柔声道:“晓云,别害怕,现在是大白天呢,没有那个噩梦,不是还有我们在你身边吗?”

    潘晓云缓缓抬起头,看向裴薇薇,眼神却很空洞迷茫,连裴薇薇心中都急跳了一下。好半响,她才靠向了椅背,全身无力,精神涣散。

    看着潘晓云的神态,林泉德心中已有计较,他尽量以一种平和的口吻问道:“晓云,听薇薇说,你的父母是出车祸去世的,当时你是和你的父母在一起的,但是你很幸运的捡回了一条命,你能告诉我当时的具体情况吗?晓云,你要知道我不是故意让你想起一些不开心的事,但这很可能会是你一直做这种噩梦的根源,我们是不是不应该放弃任何可能性呢?”

    潘晓云看了林泉德半天,仿佛才领会了他的话,点头道:“那是在我四岁的时候,我和父母一起坐火车从母亲的老家回来,哪知道火车在半路翻轨了,是……是父母双双将我护在身下……我才得以死里逃生……他们……他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裴薇薇搂过她的肩,轻轻拍着,而她眼里的泪已经控制不住地颗颗滴落,很快低低的啜泣变成了撕心裂肺的恸哭,她以为自己早已经忘记了伤痛,却原来无论什么时候提起,心里的悲痛都有没一丝减少。

    人在伤心的时候总是需要自己慢慢沉静下来的,就如她此时的哭声,已经几不可闻,然而,脸上的泪痕犹在。

    ^^^^^^^^^^^^^^^^^^^^^

    谢谢今天投票的亲们,很谢谢!君的动力充足,明天奋力写,哈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