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追寻梦境  第四十章 另一张羊皮卷

章节字数:3157  更新时间:11-12-15 19: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潘晓云躺在浴缸里,她被一杯杯的红酒熏地头脑昏昏的,齿颊间还残留着红酒芬芳的余味,慢慢的慢慢的,舒适的温度让她沉沉睡去。

    水在轻轻浮荡,波光一层层的飘荡开去,她的全身都浸在冰冷的湖水里,那感觉美妙极了,虽然头顶的烈日还是一样让她感受到灼热。

    可是她的心情好极了,空气中飘散着泥土气息和鲜花的香味,甜丝丝的,撩人的,她的目光向远处望去,那人还坐着那吗?他有什么苦恼呢?

    石边躺着一套粗羊毛编织的衣衫,她从水里浮出,拿过衣衫穿上,向那人走去,他的背影寂寞萧索,头一直望着远远的城池,每天都要这样坐上好久,一动也不动,好几次,她都觉得他会如释迦尊者一样在红柳树边坐化,她不懂他为什么这么痛苦,无论她怎样逗他,都暖不了他的心。

    她慢慢地走过去,在离他很远的大树下停住脚步,她很想叫唤他的,可是……她好怕他回过头来又是那一双冰封般的眼睛,能将阳春三月的春水冻成天上上的千年寒冰,每次,当他这样远远地坐着眺望时,她也只能这样远远的看他。

    红色的柳絮纷飞,飘荡在他们中间,一会儿是淅淅沥沥的雨点,一会儿是密集的鹅毛雪,她的眼前渐渐模糊了,红色越来越广,覆盖了她的整个眼球,就像是一大片一大片向她飞溅而来的鲜血。

    铺天盖地的红絮纷飞里,他好像转过了头来,但她只能看见那张血红的脸,如鲜血般红透的脸……

    “血……血……”

    潘晓云猛地醒来,全身冰冷,额头却冒着热汗,她的目光滞涩,攀着浴缸边缘,惊惧地喘息着,“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总是不能看见你的脸?”

    浴缸里的水已经凉透,她打了好几个喷嚏,才钻出水来,用热水重新冲了冲身子,披上浴袍,一头扎在了床上。

    近日以来,她总是觉得一些零星的梦境像是雨后春笋一般悄悄的快速的破壳而出,她的脑子就像是魔盘,那些梦境就像是魔盘被解除封印后叫嚣而出的魔鬼,不停地折磨着她,那么又是谁?是谁解除了封印?

    一周之后,潘晓云回到了A市,她回家报了平安,便懒懒的摊在床上,她只有一周的整顿时间,参加完文化课和专业课地考试之后便要参加舞团的排练编舞,正式步入实习阶段,而她参加的第一次公演便是将她们比赛得奖舞蹈进行重新改编演出,这次会加入一些故事,看起来会更加生动。

    明天是假期,她已经想好了去处,伸手摸出了手机,打通了古谚的电话。

    自从那日绑架被古谚救了后,那种微妙奇怪的感觉一直萦绕在她的心间,她和古谚好像有什么却又好像没有什么。总之,谁也没有说破,谁也没有最先开始捅破那层纸。

    她坐在柔软的沙发里,喝着古谚亲自泡的咖啡,这个客厅是别墅里最大的客厅,统一的欧式风格,颜色线条明朗快捷,沙发后重新装葺了落地窗户,藤蔓也都拔出感觉,显得屋里明亮而又舒适。

    “你没有收到什么国际邀请或是国家大剧院演出之类的?”古谚慵懒地斜靠在椅背上,唇角轻轻勾起。

    潘晓云下巴微扬:“怎么?你要邀请我去你们学校演出吗?我告诉你,我的出场费可是很贵的,你出得起吗?”

    “那有什么困难?上次我给你的建议,你又不采纳,否则这整懂房子都是你的了,何况是我……我的钱!”古谚笑得越发肆虐。

    潘晓云的脸立时红了起来,又气又好笑,她知道他说的是哪个建议,就是上次在蔷薇架下的玩笑话,他倒还时时记得,她嗔了他一眼,嘴角却带着笑,少不得又冷哼一声,“说话每一句正经的!”

    “我说得是认真的,你可以考虑考虑!”

    潘晓云有些呆住,她试探地盯了古谚一会儿,他的脸上全无笑意,心下却是揣测,他的话一向是一半真一半假,这时又不知是不是在发什么疯,可况他还……四处留情,她有些慌乱,忙着转移话题,“对了,谣谣呢?她今天去上班了吗?”

    她不敢去看他,顿了一会儿,身边传来了古谚如往常一样轻松的语调,“她去朋友家探险了,哦,就是上次在电话里跟你提及的那个周文宝,家里是做外贸生意的,在B市郊野有座老宅子,谣谣就去哪了!”

    好像刚刚说的那些话都不存在了,她淡淡地答了一声:“是吗?那她什么时候回来?”

    话音刚落,古谚的电话铃声响起来了,那是一段单调而低沉的系统铃声,毫无新意可言,可以说与古谚的气质完全不符。

    电话是古谣打过来的,离电话很远的潘晓云都能听到古谣兴奋的尖叫声和语无伦次的说话声,“哥……你知道我在文宝家里找到了什么吗?你一定猜不到……这一定是旷古烁今、惊天地泣鬼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震撼世界的最最伟大的发现……你知道吗,这还是我发现的……你知道了肯定会嫉妒了……均均没来,真是太可惜了……我跟你说啊,周文宝这个家简直就是个宝贝,你能想象他们家正在用宋代的梅瓶插花吗?唐代的景德镇白瓷居然用来装菜,那地板还是明朝的古帆木做的,每一个房间都堆满了奇奇怪怪的古物……好多都是博物馆里没有的……对了……我还在文宝祖先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幅美女画像,是彩色的,我敢打包票不是近代的东西,应该特别特别久远了,但不知道是什么颜料画的……还有……”

    “小姐……”古谚无语地看着天花板,对面的潘晓云更是一脸茫然,“你说了半天,快把周文宝家都介绍完了,也没说你找到了什么?该不会是后蜀王孟昶用的五彩宝石夜壶吧?”

    “去你的,什么夜壶啊!”古谣说的得意洋洋,却有意卖起了关子,“你猜猜,你肯定猜不中……”

    潘晓云靠回了沙发上,斜眼看着古谚,听着他们兄妹毫无意义的对话,古谚对她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姿势,将手机开成扩音,放在桌上,状似无意的说:“那一定是清朝老太太的裹脚布……”

    “哈哈哈哈……裹脚布,这你也猜得出来……才不是呢,这也算是旷古烁今的大发现吗?”

    “那一定是成吉思汗的毛发,就可以鉴定他是不是混血了吧?”

    “呃……老哥……”

    “这么难猜啊,我还是别猜了……反正你找到的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别啊哥,哥别挂啊……”

    古谚不说话了,古谣急的跳脚,潘晓云在一般偷笑,忽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道:“古先生,的确是个重大发现,当然是对你而言的,我倒是弄不清楚是个什么东西……”

    “你是周文宝先生?”古谚这才来了兴致,立马问道。

    “是啊,他就是周文宝!”古谣抢着回答,“这件东西就是在宅子最顶端的阁楼里发现的,用上好的香樟木做的匣子装着,看样子已经有上千年了,外面还用一个铁盒子装着,特盒子外是铜做的盒子,铜盒子外还还有几层牛皮纸。”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谣谣你别说了,让周先生说……”

    “哦!”周文宝道,“那是一卷羊皮,上面写的字是小篆!”

    “周先生,你对小篆有研究?那你看得懂上面写什么吗?为什么谣谣会说这是旷古烁今的大发现?”

    “只是认得,但不识得,我在国外主修的是灵魂学,对中国文化从小就很喜欢,所以大体的字都认得,主要也是由于我们家庭的熏陶,听我过世的曾祖父说,我家的祖先是游侠,游侠知道吗?就是专门劫富济贫,锄强扶弱的……我爸以前还是……”

    “周先生,话题扯远了……”潘晓云一直默默在旁边听着,终于忍不住开口,她和古谚默默的击了一个掌,俗话说物以类聚果然是真的,跟他们说话千万不能问别的问题。

    哪知道潘晓云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电话那头的古谣立即传来一阵尖叫,“天啊,是晓云?你回来啦!你跟我哥在一起啊,哈哈!真好……”

    潘晓云脸上一红,偷偷地瞄了一眼古谚,见他也是向她看来,两人目光接触,又忙转开,古谚深吸一口气打断古谣的喋喋不休,“好了,你到底说不说怎么回事啊?不说我就挂了!”

    “我说啦,哎呀,还是让文宝来说吧!”

    周文宝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们打开第一个铜盒子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笔记簿,也就是古时候用的线装书,从左往右开的,当时我一看到就打开了,里面是竖写繁体字,我大概还认得几个,后来仔细研究了一晚发现是我最后有字的书页上是我曾曾曾祖父的笔记,再往前就是我家历代祖先的留名,这个簿子应该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簿子里大概意思是说盒子里面装的东西是我家的传家之宝,是两千年前汉武帝时期祖先留下来的宝贝,要后代人好生传承下去,可是到了我曾曾祖父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没传下来,以至于到了我这一代完全不知道有这个东西,更不知道它怎么跑到阁楼上去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