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章节字数:4087  更新时间:12-04-25 12: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开门之人认得杨举,见叩门之人居然是他,便立刻开门将其迎进。一边关门一边在后面道:“杨大少爷,霍先生他不在家,还请您在厅内稍等。”

    杨举将缰绳随手递给他后道:“我知道你们领导不在家,不过他很快便会回来了。对了,舒群小姐在吗?”

    “此刻舒群同志并不在这里,杨大少爷若找她有事,可以向霍先生询问。”

    听到这名工作人员如此回答,杨举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但碍于他们中共的组织原则却并不好再祥加询问,于是思索着舒群的去处向屋内走去。

    等了半天也不见霍远华回来,一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杨举,此时却感觉烦躁不安等的心急!其实根本就没等多少工夫,就连这下面人给上的热茶还没喝上两旬呢!只是杨举在听到舒群不在此处的消息后,心下不安便感觉等候漫长而已!

    又是一盏茶喝罢,终于看见霍远华进府回来了。一见到霍远华进厅,杨举便起身对其道:“老霍,不知道我在你这儿等你啊,磨磨蹭蹭耗了这许多的时辰,难道说你又返回去喝了一回头脑不成?”

    霍远华笑道:“我的杨大少爷啊,我这可是紧快着往回赶了!静乐园离咱们这儿可是四五里地呢!你当我是跟你一样骑着好马往回走啊?到现在这天儿才见大明,现在跟以前又不一样了,自打小鬼子进城后,不到辰时这大街上他能有个人影儿吗?连个拉车的都看不见,我要是拼着命的往回跑,还不让巡警把我当小偷给抓回去啊!”

    杨举顾不上在跟霍远华废话,对申传湘道:“我跟霍先生有事情谈,你先随府中管事儿下去等我。”说罢便示意霍远华安排。

    待霍远华叫人领走申传湘后,便忙着对其道:“老霍,这些年下来我可是没少帮你的忙啊!”

    霍远华笑道:“那是,那是,哎!你这该不是经费紧张了,跟我这儿要结算劳务费了吧?”

    杨举笑道:“委员长经费紧张了我也不紧!我是想跟你说,你老小子若是通敌卖国跟日本人勾搭,我杨举日后便不会再给你面子了!即便是再帮你,那也只会再帮你做最后一件事!”

    霍远华笑着接话道:“最后一件事便是代表人民代表党枪毙我!”

    杨举笑道:“你知道便好,我谁也代表不了,人家也没求着我替人家代表!自称代表人民的政客最为恶心不过!你莫要拿这个来糟蹋我!我且问你,在静乐园与尔见面之人是个日本人吧?”

    霍远华笑道:“不错!是个日本人!你杨大少爷可真是个全才!不干我们这一行可真是埋没人才了!”

    杨举道:“别扯没用的,说说你趁这天不亮的便鬼鬼祟祟跟一个日本人接头,所为何事啊?”

    霍远华笑道:“组织机密!无可奉告!”

    杨举笑道:“好说,好说!如此说来我便不麻烦你老霍违反组织原则了!我自己调动资源查!”

    见状霍远华忙道:“耀曦,我可是跟你开玩笑啊!你可千万莫要胡来啊!”

    杨举却只是看着霍远华并不搭话,在那里等着他跟自己解释清楚!

    见状霍远华无奈的苦笑着摇头道:“在这个行当里,我老霍怎么着他也算个人物了,即便是人家军统那边儿的少将站长,对我老霍也是颇为客气有礼的,偏偏咱是真惹不起你杨大少爷啊!”

    杨举笑道:“军统也惹不起我!不信你可以跟他们通个气儿!就说我杨举想给他们找找麻烦!我估计他们比你还害怕!再说了老霍,你老小子给我回话也不算是委屈了你!”说罢看看自己的衣领部位道:“我堂堂的国军少将,问你个话也不算是折辱了你!”

    霍远华笑道:“你少来!你那个国军少将是阎锡山封的!又不是咱们延安授予的!”

    杨举笑道:“阎长官封的那便是代表国家任命的!延安授予那代表什么啊?我还有脸跟别人提吗?”

    霍远华道:“我不跟你掺乎这个了,再掺乎下去就让你杨大少爷给转晕了!刚才跟我见面的的确是日本人,还不是一个普通的日本侨民!他是日军太原宪兵司令部的译电处主任!官衔中佐!”

    杨举看着霍远华道:“接着说。”

    霍远华笑道:“还真成了被审讯了!”但还是接着道:“此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应该算作是已经被咱们给成功收买了!我下一步准备在日军的宪兵司令部搞点儿动作。”

    见杨举还是盯着自己不说话,无奈继续道:“我准备插个人混进去!”

    杨举猛的起身盯着霍远华的眼睛道:“此人若是舒群,我不同意!”

    霍远华见杨举居然反应联想如此迅速!下意识的道:“你不同意?这舒群又不归你领导!”

    见霍远华居然敢对自己如此出言不逊!杨举心下大怒!盯着霍远华一字一句的道:“但这太原城的地下秩序却归我管!而非你中共的什么地下组织!老霍,你敢跟我翻脸?想清楚了再换个口气跟我说话!”

    见杨举说着说着便突然翻脸!真是就如传说中一样,此人性情多变怪异!一句话说不对,那翻脸比翻书还快!下手杀人快如闪电!心狠手辣一招毙命!想到这里便想到了宁束江的可悲下场,论官级、论资历、轮形势,自己都显然无法与当时的宁束江相比!但宁束江还不是一句话说的杨举心中不爽,便被手起枪响的要了小命!现在自己万万不可重蹈覆辙的招惹这个冷血阎王!于是忙笑道:“耀曦,抛开别的什么废话咱都不说!咱俩可不是认识一天两天的普通朋友了!像现在这样脸红脖子粗的成什么话!来,咱们有事坐下来慢慢说。”说罢便主动示弱,笑着拉杨举坐下。

    怎奈杨举这人吧虽传言心狠手辣冷血无情,但了解他的人还是对他快意恩仇笑傲江湖的潇洒豪情,印象最为深刻!但他也有他不能触碰的东西,还不算少!但现在却别的都有商量,唯独这个舒群却没有回旋余地!

    于是杨举并不买账的盯着霍远华道:“老霍,这些年来我若不拿你老小子当朋友,你北方局太原工作组能如此之快的在这里生根发芽!油的你小子现在连我都敢顶撞了!明告诉你老小子,是朝廷任命的正宗官员我都敬三分!这是理法!是对这个国家这个政府的尊重!若是别的什么阿猫阿狗的,那便要看对不对脾气了!若是让我看着出火!莫说是你老霍了,站在我面前的便是你们延安的什么首长,我照样一枪要命绝不含糊!,我不同意你的计划人选,说!如何?”

    霍远华绝不是宁束江!若换做旁人,此时说不定为了硬撑颜面还得再多添上两句废话!但霍远华常年从事地下工作,甚知此等出身江湖黑道的成名人物,即便是做学问做到了内阁大学士的程度,但他们骨子里却还是天生的黑帮枭雄!杀人对于他们来说大不了便是个再度落草对抗朝廷,等着下一次的被招安罢了!再说了,若杨举诚心反对此计划,那便是请来老天爷,最后也闹不成!闹成了也得让他给搅和黄了!于是当机立断的咬牙道:“我放弃我的计划!一切照你的意思办!只请杨大少爷息怒便好!”

    见霍远华如此干脆痛快的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尤其是最后的那句话,说的使杨举心中感觉颇为难受!于是坐下端起桌上的茶盏泯了一口茶道:“耀曦多谢霍兄成全,此事便算我欠你一个人情罢了!你前期为了接触这个日军译电处的中佐,花费了多少钱财我双倍补偿!”

    霍远华道:“只要杨大少爷息怒便好,其余的我老霍不敢张嘴!”

    杨举明白今天自己是让这霍远华真的窝囊到底了,他也知道霍远华能将工作做到这个地步,花钱那还是小事,就算为此早已贴进去了三五条人命也说不定!于是道:“今天反正也是个得罪了你老霍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再跟你提个要求,这个舒群我要了!回头你把人给我调过去!”

    令杨举更加没有想到的是,霍远华张口便道:“没问题!只要杨大少爷喜欢,我代表她奉献给你杨大少爷个人享用了!”

    听霍远华这么说,杨举忍不住笑了。看着霍远华道:“老霍啊,你现在是不是认为我这人特霸道特不讲理啊?”

    霍远华道:“不敢!不过你杨大少爷嚣张跋扈,也不是从我霍某这里开始的!你杨大少爷在这城里横行霸道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这点小委屈我老霍还受的住!”

    杨举笑道:“老霍,其实我没打算把你的舒群怎么着了……”

    霍远华忙打住杨举话头道:“哎,咱们可得把话给说清楚了!什么他就叫我的舒群了?我老霍一来老家有老婆有孩子,向来便不崇尚布尔乔亚那一套享受主义!是一个原装不变质的布尔什维克主义者!这舒群与我只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其余的一概没有!你杨大少爷别话里有话的给我挖坑设套!别过后你收了人一验货再不是个原装的!你回头来找我算账!”

    杨举笑道:“不是原装的我便跟你做连襟就好!”

    霍远华知杨举哪是个肯跟人做连襟的人物,便扭头生气不再搭话!

    杨举接着道:“老霍,派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进去,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你知道一旦她在里面暴露被捕,那又意味着她将面临着什么吗?明说了吧,我杨举实在是舍不得!再说了,一个用钱收买得来的合作关系能有多可靠?我不会让你拿着舒群的性命去这样冒险!”

    霍远华看着屋角的一排书架感慨道:“意味着什么?说到这些可能我比你更有发言权!从民国十年至今,咱们党有多少同志因为在执行此类任务时,功败身陷折了进去!这些年来我亲自派进去的同志也折进去七八个人了!这些人中也不乏我老霍的多年老友啊!但这革命到底是还干不干了?若是干,那有一天若是需要我老霍亲自进去,我霍某也是会义不容辞的!”说罢似乎是想起了这些年来牺牲的战友,居然眼角挂潮!

    取出绢巾轻拭眼角后接着道:“至于我们收买的那个译电处主任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此人现在不仅迫切需要钱财,而且对本国的右翼军国主义排斥不已!”

    杨举笑道:“说!”

    见杨举不以为然,霍远华道:“此人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优秀的无线电专家,但在本国的政治气候下被强征入伍了!属于被拉了壮丁!最关键的是最近他的两个妹妹,都因为家中的贫困经济,被半哄半征的征招进了日军女子挺身队!”

    杨举笑道:“小日本儿快了!连本国的军官家属也不放过!征招军妓嘛,何必非要动军人家属呢?还是像他这样身处关键位置的高级军官!”

    霍远华道:“主要是他家太穷了!”

    杨举不解道:“一个军官,家里能有多穷?”

    霍远华道:“你当全天下的军官都如你们国军军官一样肥的流油啊?他父亲是个酒鬼,每日总是不醉不归!前些年因为酒后失控打死了人!还不是个普通人,是他们家乡日本小仓的一个政府官员!结果荡尽家产也没能躲过一死!接着他娘就不行了!连急带气的便半死不活的喘到现在!这次他两个妹妹的事情也是因为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了,才贪图政府赏赐的那一点点所谓的奖金,把自己扔进了火坑!他现在在想尽一切办法搞钱!妄图能用钱来打通本国关节,将他两个妹妹给赎出来!”

    杨举道:“如此说来此人便更加的不保险!是钱就皆有钱便卖!这样的人早晚会累的你连骨头都剩不下!这的老霍,别说我仗势欺人不拿你当朋友,总之舒群是坚决不能进去,作为补偿,我往里扔一个人进去,从此咱们两家情报共享如何?”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