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章节字数:4547  更新时间:12-05-16 08: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世康双目紧闭眉头紧锁,仰头靠在椅背上屏住呼吸神情显的十分痛苦不堪!双手紧握梨花木玫瑰椅扶手,似乎要借助传递到扶手上的力量,才可以给自己勇气来回忆那令人痛苦不堪的一幕!

    少顷秦世康睁开眼睛,将目光慢慢的对准杨举道:“耀曦兄,全城老少爷们儿都知道我秦世康反水投敌了!都视我为贪生怕死的民族败类!可耀曦兄也是上过战场领过兵,跟日军真刀真枪的交过手之人,不知耀曦兄又是如何看我秦世康的?”

    杨举笑道:“若没空中力量和有力炮火的支援,日军的步兵部队倒也扯淡!至少我杨某的十七军就不惧他!但咱们的晋军却非其敌手!阎长官的晋军向来以防守战著称,但太原保卫战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首先委员长就没准备投重兵死守!否则也就轮不上傅将军当这个城防司令了!其次阎长官也没准备下血本儿跟并州共存亡!否则四十万之众的晋军若全部集结跟日军决战,光咱们山西便能跟日军打上个一年不败!”

    秦世康若有所思道:“是啊,委员长没将太原看在眼里,阎长官也不愿意为了这座孤城将老本儿贴干!都没把这个城池放在眼里,单单却可怜了我三团的一众好兄弟!”说罢显然是又想起了自己那些当日死于战场之上的士兵,此等枭雄之辈却也眼眶泛潮!

    太原保卫战时李谢镇的战场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战役,具体当日这秦世康是如何打的这场仗,其实杨举也不清楚!于是并未接话,只等秦世康自己说说他的委屈。

    秦世康仰头向天努力的将泪水收回眼眶,看着杨举眨了眨眼道:“耀曦兄啊,刚才你说你们十七军就不怕日军,那我且问你,一千五百人对日军一个标准大队你怕不怕?”

    杨举盯着秦世康的眼睛摇头道:“不怕!”

    秦世康紧接着又问道:“那在部队兵力损耗过半,弹药补给几近耗尽的情况下,对方再加一个标准的步兵大队你又怕不怕?”

    “怕!所以我会立刻突围撤退!”杨举也没想到当日这秦世康面对的处境竟会如此艰难,不由的也对这位末路英雄心生同情。

    秦世康笑道:“耀曦兄说笑了!想当日若我秦世康打一开始便拿着随时准备撤退的念头,便也不用等到达如此境地再想着全身而退了!那现在这中国也会多一个铁血抗日的民族英雄,而少一个投敌卖国的汉奸了!”

    杨举明白秦世康是怪自己不理解他当日所处的险境!埋怨自己站着说话不腰疼!于是点头道:“日军两个标准步兵大队合围你部,若要突围而出却非易事!”

    秦世康道:“日军当时已没有两个大队那么多兵力了,至多也就一个大队再加一个中队!”

    听秦世康如此说来,杨举才明白自己先前确是小看了这秦世康!以他晋军的素质装备,以他区区一千五百人的兵力,能单挑日军一个标准的步兵大队非但不败反而有全取对手之势!实在是已经很不容易了!想当日这秦世康部以一千五百人的实力,在一场战役之后能打的日军一个一千一百人的步兵大队仅存不到二百人!而自己却只付出了伤亡七八百人的代价!这在对日作战的战例中已实属大胜了!想来是之后日军又迅速抽调了一个标准的步兵大队将其再次合围了!那时的秦世康是既无支援且无弹药补给!打吧是兵力损失过半已无力再战,突围吧那耍的就是个弹药了!在弹药几近耗尽的情况下突围,那无异于顶着子弹自杀!

    想到这儿不禁自感似乎有些慢怠了这位昔日的悲情战友!于是正色道:“原来当日寒柏面对的是如此境地,恕耀曦不知详情妄自菲薄!”

    见杨举这么说秦世康忙坐直身体连连摆手道:“耀曦兄严重了!说来说去还都是寒柏自己无能!后来我曾在半夜睡不着觉时候反复回想推敲过那次战斗,发觉其中败笔颇多一塌糊涂!若是现在再摆开架势干上一场,嘿嘿!说不定那局面便也未必定是如今之境!”

    杨举笑道:“原来寒柏跟我有同样的习惯。不瞒寒柏,我也是在每战过后必做总结反复推敲!”

    秦世康饶有兴趣的问道:“是否也有不尽如意之时?”

    杨举缓缓摇头道:“吾诚意结交于寒柏,故不愿虚言迎奉与尔,没有!”

    闻言秦世康缓缓的靠回座椅,暗自低头感慨:“难怪近年这个杨举盛世冲天不可一世!若当真如他所言,嘿嘿!同为带兵之人,我比之于他却还真是差的远了!”

    杨举笑道:“寒柏无需自扰!若照吾分析不错的话,当日日军高层是对尔部下了死命令的!自打民国二十年满洲沦陷算起,日军满打满算也没吃过什么大亏!想当日在一个小小的李谢镇战场,被寒柏区区一个步兵团吃了小一千精锐!我若是日军指挥官,那是断然不会放尔全身而退的!一个大队的增援挡不住你,那大可再调一个大队上来,总之若不把你部拿下,一来帝国军队的颜面无存,二来对前方主力攻城部队也是一个打击!故,寒柏也不必妄自菲薄,再给你一次机会怕结果也还是个这!”

    对于杨举所说的这一切,先前秦世康倒还确未想过!以前总是对于如今的这个汉奸头衔如芒在背耿耿于怀!所以总是对当日之战颇为遗憾!但如今若照杨举这般分析!看来当日自己满打满算也就三条路可走!一为虚晃两枪便全力撤退!二为杀身成仁以身殉国!第三便就是自己如今的这个结局了!

    秦世康略想之下点头道:“耀曦兄不愧是真刀真枪在战场上的带兵之人,言之有理情之可切!不似那些无知之辈只会胡乱叫嚣!当日寒柏奉了长官黄世桐的命令驻守城外李谢镇,接到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在此阻击日军西面部队,战至全军最后一人也不可退出阵地,放一个日军从李谢镇过汾河!”

    “接到命令之后我便立刻点兵开赴李谢镇,次日黎明便跟日军的先头渡河部队交上了火!当时寒柏与全团一千五百弟兄一样,都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在死守阵地,想着只要我们这里还能守的住,那么守城战友便会少了日军西面增援的威胁,便能力守太原不败!刚才耀曦兄笑侃我晋军善守,那还倒真不是假的!我三团仅凭区区一千五百人,在孤军奋战毫无兵力增援的情况下,从去年十一月六号一直硬是坚守到了十一月九号四天不败!硬是顶着对面儿的日军广末大队四天没有向前一步!把一千多日军牢牢的挡在了汾河以西!到了九号上午,硬是将日军的广末大队给打残了!若不是日军增调一个标准大队的兵力,嘿嘿!我便能在汾河西岸将他这支番号彻底消除!”

    杨举听到这秦世康居然孤军奋战了整整四天之久!不禁对其肃然起敬道:“原来先前还是耀曦不解事情看轻了寒柏!四天,一千五百人,了不起!若是换做耀曦还未必有寒柏的这份爱国之诚!怕是早就谋算着该如何撤退了才是正事儿!”

    秦世康笑道:“耀曦兄不必为寒柏开脱,当年长城关口耀曦兄以区区五百人的一营之力,硬是打垮了日军的主力王牌儿高桥联队!那说起来才是旷世罕见足以一慰终生啊!”

    杨举道:“寒柏兄,不管怎么说我当时带的是中央军主力王牌儿十七军!全军的德械装备牛肉罐头!弹药后勤补给都是可着劲儿的用!跟咱们晋军还是颇有不同的!”

    秦世康笑着摇头道:“说来说去还是寒柏无用,其实在前三天一应装备弹药补给还是颇为到位的。在寒柏奉命开拔之前,黄长官便知道我们兵少任务重,已是将旅部大部分的重武器都调配于我部,弹药补给也是十分及时,否则寒柏也苦撑不了四天!老实说我晋军在全国各路军事力量里绝非翘楚,论及冲锋陷阵比不上原西北军,论及素质装备也次于委员长的中央嫡系部队,但也绝不能说是装备差后勤不到位!而且我晋军兵士大多都是三晋一脉,对这守土保家之战看的还是比命都要紧的!只恨上峰昏庸无志畏惧强敌!致使我部在第三天夜里便与旅部失去了联系,勉力支撑至九日已是弹尽粮绝再无后援!”

    杨举问道:“寒柏没有派出通讯兵联络吗?”

    秦世康道:“如何没有!派了,但回来后说是城外已到处都打成了一片,旅部也转移不见了!当时急的我甚至用明码跟旅部喊话都得不到回应!最后还是在日军增援部队上来后,通过日军翻译对我们阵地的喊话我才明白,原来整个太原城已全面沦陷了!城防司令官已夺路而逃不知去向!当时我们三团已是战斗至最后的一支防御部队了!就这样,我们三团在后期没有任何支援没有接到任何撤退命令的情况下,带着伤亡过半弹尽粮绝的局面,被日军一千多人围在了汾河西岸!当时负责增援的日军市川大队大队长市川正成让翻译给我喊话,说给我十分钟时间放下武器无条件投降,否则他将下达全线进攻的最后一次命令!若不能一举杀的我片甲不留便立刻当场自裁!”

    说罢看着杨举问道:“耀曦兄,你说吧,若仗还没结束,长官们还站在我身后看着我,便是带着剩下的几百弟兄一同为国捐躯了也就认了!可当时的局面是全城所有防线所有阵地,也就剩下我李谢镇的三团阵地还有枪响!你说当时我看着早已精疲力尽浑身挂彩的大几百弟兄,我该怎么办?若我一声令下名声是保住了!可这几百个弟兄岂不死的太过不值!若我当时下令全线死守,我再偷偷的让警卫排拼死护送我一人儿打出去,怕到最后我这顶汉奸的帽子也戴不上!可我当时反复思量后,还是做了我认为一名指挥官该做的事情,我下令打出白旗,全团走出阵地缴械投降!”

    听到此处杨举也是心如潮涌!中华的不少好男儿还是都很有骨气的,坏便坏在中国有一个千古不变的道理,那便是无论再好再有志气的人,只要一当了官儿便从骨子里就变成软蛋垃圾了!因为中国的历朝历代当权政府,便只喜欢软蛋垃圾了!只有这样的官员才不会反对当权阶级的无道统治!才不会一心为民的清廉勤政!才不会威胁到统治阶级的皇权王道!在那个年代的中国,好多大事便就坏在了一些高层的手里,还不像现在的中国,上下一般的无话可说!

    杨举颇有同感的道:“寒柏之情耀曦完全明了!想当年我又何尝不是觉的长城一战愧对手下死去的一百多弟兄!你我虽份属同僚同为党国军官,但往往我们不是在为国作战,而是在为政治作战!我们也不是什么国家军人,只不过是政治家手里的小把戏而已!寒柏不必再为此事挂怀,当时情形如换做举,怕是说不得也只好如寒柏一样投降了!国之悲哉又岂是你我能回天之事!”说罢情绪显的比秦世康还要低落。

    秦世康摇头道:“耀曦兄能明白寒柏的无奈之举便好,能得到同属军中长官,国军翘楚的耀曦兄理解,便胜似阎长官对我的大赦!让寒柏内心颇感慰藉!

    杨举一边点头一边掏出烟盒准备抽烟,却被秦世康一眼看到了烟盒脱口叫道:“咦,前敌牌儿!”

    杨举笑着抽出一支递给秦世康道:“来了半天也不见寒柏请我抽烟,我还以为寒柏不谙此道呢!”

    秦世康接过杨举烟卷拿在手上反复搓转观赏道:“抽,以前抽,也是如耀曦兄一般只抽前敌牌儿,只是在易帜被改变后戒了!”说罢便将烟卷又递还给了杨举。

    杨举却并不接他递过来的烟卷,只是自顾自的点燃了自己手中香烟,深吸一口后端详着手中烟卷道:“寒柏,烟可以戒,但国父的训诫却不可忘!帜可以易,但国人的良心却不可易!”

    秦世康只是默默的盯着自己手中的烟卷听着杨举说话,似乎心中在暗想:“如今我秦世康还有资格再紧记国父的训诫吗?我还有资格再谈什么国人的良心吗?还有资格再抽这个前敌牌儿香烟吗?”

    杨举看着秦世康接着道:“寒柏所想无需太过偏激!我刚才说了,当日若是换做我杨举怕也是只能降了!论起在国军中的位份我远比你高!轮军衔你便该称我为长官!论起从戎资历我也是跟你同为一年入伍!若将我在黄埔的一年时间算在内,那我便算作尔前辈!而且我相信照当时情形来看,若是换做军政部长官何应钦,怕是比你我还要早三日投降!故,降就降了,当年关二爷也曾降过曹操!但这似乎却并不影响他一代战神的美誉!若是说到打仗的胜败,那咱们这位战神一生的败绩便不知有多少了,最后还败的连性命都丢了!”

    见杨举费神开解自己,秦世康大感欣慰!于是看着杨举伸出右手道:“耀曦兄,借洋火一用!”

    秦世康点燃久违的这根前敌牌儿后,深吸一口看着杨举道:“耀曦兄,此番前来何意请明示!寒柏照做便是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