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你是谁?”

章节字数:2835  更新时间:11-11-19 10: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着自己的季节菜不错,自己一人的话,也不用花多余的钱去平安城了,看着母羊的肚子越来越大。夏秋的心情很愉快。面临着桃子快成熟的季节,夏秋心中动了一下。

    夏秋问道:

    “雷声哥,你知道刘大人喜欢什么么?”

    “刘大人?刘文夏大人?不知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想送些新鲜的逃果给刘大人和刘管家送去。”

    到桃子成熟的季节,皇帝允许各个大臣的仆人进园中栽桃子。刘管家今年还为到园子中。这桃子太多了,夏秋也打过这桃子的主意,现在自己就腌制着桃子。

    “不知道,刘大人好像挺忙的。你还是去问问刘管家吧。”

    看来他们都不知道刘文夏喜欢什么。

    夏秋带上篮子挑上新鲜的桃子和带上几个大鹅蛋几把自己种的新鲜蔬菜便去了刘府。刘管家收下了桃子道声谢,无聊之中便与刘管家刘成聊了起来。

    这刘文夏大人确实是真的忙,有的时候连晚膳都来不及用便钻到了书房挑灯继续。

    现在太平盛世,还有那么多的事情么?夏秋没有开口问,这些事情都不是夏秋该问的问题,只当刘文夏忠心为民为国。

    刘文夏确实是个好官,而且还是清官。这刘府的下人也没有几个,更别提看家护卫了。而且在民间的呼声确实是好官。

    夏秋在太阳落山之前回到了桃林,很意外的,鹅都自己回去了。这一点,夏秋一点都不奇怪,那些鹅都已经是熟门熟路的了。闭着眼睛都能回到自己的窝。夏秋从湖边往回走,忽然一抹血腥吸引了他的注意,但是夏秋直接绕了过去。

    自己的心也是三十多岁的成年人,那男人穿着黑衣浑身是血。若想安于现状就不要去管他,不然以后有自己受的。

    夏秋当作没有看到,直接走掉,不是自己冷漠,而是在这个世界保全自己的方式。回到的时候,和雷氏兄弟打了声招呼。那母羊肚子越来越大了。走路都不稳了,每日不得不精心照料。夏秋还是和以往一样早早的整理好自己的一切便早些歇息。

    很静,很安静。这个月的十五,月亮亮得可耻。

    终于,子时,夏秋翻身下床,借着月光出了去。那个男人还在,一直昏迷不醒。

    唉,果真是无法见死不救。命运吧!若日后这个男人在自己人生之中带来什么麻烦那也是自己多管闲事的罪有应得。

    罢了罢了。

    将男人小心的一路拖回自己的屋子,小心翼翼的没有吵醒雷氏兄弟。艰难的将男人放到自己的床上便出去烧水。

    烧水后,夏秋看到那些血全部成淤了,便找来一把剪刀小心的剪开他的衣服,为他做个清理。在看到男人胸口上的伤的时候夏秋还是忍不住的抖手了,从来,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深的伤口。这个男人,能够活下去么?

    当夜,夏秋无法安眠。

    待到平安城北门一开之时便揣上银子去了平安城去抓药,天刚蒙蒙亮,没有几个人的街上显得十分的萧条。夏秋气喘吁吁的到了一药铺子拼命的敲门。在药店小二的怒目之下夏秋才摆低了自己的姿势。

    夏秋不敢将大夫带回去只是向大夫描述了伤口。抓好药并拿上药丸和药膏便回去。一早便看到雷氏兄弟在练拳脚。

    “夏秋,这么早?有事么?”

    “没事,想念我爹了,我爹还在的时候都会每日早上买糕点给我。嘴馋了,便去平安买些点心果腹,来这是给你们拿的!”夏秋睁着眼睛说瞎话。同时将买的糕点交到雷氏兄弟手上,雷氏兄弟不疑有他便愉快的接了。

    进屋喂了那个黑色锦衣男人为他敷药包扎便出去将鹅放了出去。那些鹅愉快的走了。

    熬药是个麻烦。若是雷氏兄弟问起,自己真的不好答。里面的男人现在就靠这些药吊着命,若是这两日不醒,以后可能就没有活下去的机会了。

    夏秋为了熬药的事情,想破了脑袋。最后夏秋选择了里屋子不远的皇家园林。这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没有必要夏秋自己是不会去这片山林。除非自己真的嘴馋了便会上山林做些陷阱给小动物和摘些可以吃得也过和野菜。

    山林不缺柴草。夏秋沿着湖泊的上游一直走,选好了一处优势之地便架起了简单的火灶。同时,夏秋顺便在河边抓到一些鱼烤了解决午餐问题。

    幸好的,夏秋没有碰到什么猛兽来河边喝水,倒是偶尔会看到一些小松鼠或是猴子。夏秋安然的过了一个上午便回去。

    回去之后发现雷氏兄弟不知去哪里了,不在家。这一点正称了夏秋的心。

    不管离得多近,自己的心还是对别人起了一堵不可跨越的墙。何况,对于雷氏兄弟,多少有点抵触,这是心中的感觉。自己的不信任。

    夏秋给男人灌了药,感觉自己有些困倦。昨夜一夜没睡好,折腾了一夜真是有自己受的。将门插上,回另外一个房间抱席子和被子就这样打着地铺睡了。这一睡,很深沉。沉到别人将一把锋利的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才醒来。

    “你是谁?”十分低沉沙哑的声音。

    “嗯?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夏秋不慌忙。

    “恩人?是你救了我?”男人依旧没有移开自己的匕首。眼前这个瘦弱的男孩完全没有任何一点恐惧,那目光根本就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目光。所以,他不得不怀疑!

    “是我救了你!但是你好了之后,请马上离开!”夏秋如是说道。他不喜欢麻烦。

    男人放心的收起自己的匕首便再次往床上倒去。他们彼此没有问对方的姓名。因为没有必要,因为这是一场意外,也是一场过客。

    两人的心里都心知肚明着。

    夏秋起来熬粥随便熬药,熬的是瘦肉粥。夏秋看了一下太阳的方向,估摸着现在是下午的四点多。夏秋打算不去湖边将鹅赶回来,让他们自己回来,将食料喂了母羊,让公羊远离母羊。在去菜地摘点青菜。今晚不奢侈,够吃便好。

    到了晚上,鹅回来了,雷氏兄弟还没有回来。夏秋心中一跳,莫不是他们发现了什么出去报官了?

    不可能的······

    夏秋将粥端到屋中,让男人自己吃。

    “喂我!”男人坚毅而冷酷的脸上冒出这两句话。

    “啊?”

    男人示意自己的不方便。夏秋认命的将粥喂进男人的口中。

    男人默默的吃着夏秋熬的瘦肉粥。

    “你熬的粥?”

    “是。”

    “味道不错。”

    “嗯······”被人夸赞,夏秋心里还是很舒服的。

    “这里是哪里?”

    “桃花林。”

    “皇家的桃花林?”

    “是的。”

    “你是那个在桃花宴中被野猪甩掉的人?”

    听到锦衣男人的话,夏秋轰的脸色烧了起来。夏秋从来不知道自己早已名声在外了,这么丢脸的事情估计是传遍大街小巷了。

    看着眼前的男孩烧红了脸,男人觉得有趣:

    “我叫苍远。”

    “我叫夏秋。”

    就这样,苍远暂时住了下来。天越来越黑的时候夏秋一阵焦急,鹅没有回来,而雷氏兄弟也没有回来。夏秋做好了最坏的想法。他两步作三步的赶往湖边。在湖边,夏秋呆了,湖边上只剩下四只只小鹅,大鹅全部不见了,靠在湖边的几个船只少了两个船。夏秋的预感终于出现了

    雷氏兄弟带走了所有的大鹅,用两只船运走了!

    夏秋感觉五雷轰顶。急忙的将那四只小鹅赶回去,便向苍远打了一声招呼离开去了刘府。

    刘府。

    “发生了什么事情?”刘总管问道。

    “雷氏兄弟将所有的鹅和两船都盗走了!”夏秋急忙道。

    “什么?哎哟,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刘成将夏秋引致刘文夏的书房。向刘文夏说明了事情的始末,刘文夏年轻脸庞一阵疲倦。

    “明日我过去一趟。成叔先把小夏送回去!”

    “是!大人!”

    回去的路上,夏秋心中一阵纠结和深深的愧疚。刘文夏那张疲倦的脸深深的刻在了自己的心中,自桃花开的那时候起,自己似乎又给他添了一个大麻烦。这一年真是不利啊。

    回到屋中,苍远没有多问。从夏秋的脸上他看到了一阵愧疚。

    夏秋说道:“明日大人要到桃园中来,你在屋中切不可发出一点声响。”

    夏秋找来自己那爹的衣服给苍远便累得到左屋去睡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