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第二章:那对父子,如此卑微也要活着

章节字数:5357  更新时间:11-11-22 23: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安澜被张大娘粗鲁的装在一辆牛车上,准备把她拉回自己家去,男人只是送她到门口,孩子站在她身后怯生生的看着她。

    她知道男人叫桑蓝二十二岁,这孩子是她的儿子叫桑悦五岁,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的原因看起来却只有三岁般大小,其它的问张大娘她怎么都不肯告诉自己。

    “张大娘,桑蓝前些日子给你做了双鞋子,希望你不要嫌弃。”

    说着将一双鞋子递给张大娘,安澜看着那男人伸出的双手上满是小伤口,一根根纤细的手指看去只剩骨头,皮肤也很粗造,鞋子是双灰色鞋面白底的布鞋。

    张大娘只是叹了口气便还是将鞋子收下“蓝儿,说了多少次不要给我做了,你以前给我做的都还能穿,你要注意身体,有空多休息休息,悦儿那孩子就只有你这么个依靠了。”

    桑蓝微笑着摇摇头“大娘我没事的,悦儿的事还得您多费心,他,他跟着我受苦了。”

    说着竟有些哽噎,忍了忍吸一口才平静下来“我吃点苦受点累不碍事,如果哪天我去了,只求大娘给悦儿一口饭吃就好。”

    转身揽着悦儿那孩子,可能是真的想到那时的光景,眼泪便流了下来。

    大娘眼睛也有些红“胡说什么,你当然要好好的,可怜的悦儿就你这么个爹爹了,所以就算为了他你也要好好的活着,知道吗?”

    桑蓝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张大娘叹了口气“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唉,我走了。”

    说完一鞭便赶着牛车拉着安澜走了。

    安澜看着篱笆里那双相依的父子,突然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被触碰了一下,却一瞬间没了踪影叫她抓不着。

    安澜躺在咯人的牛车上,望着蔚蓝的天空,居然望掉了自己的烦恼,满脑子全是那对父子的身影。

    张大娘家只是三间普通的房子,屋里有些凌乱,除了些必要的家具就没有别的多余的东西简单的可以。

    被安置在床上,张大娘倒了杯水一边喝一边说道“这里就我老婆子一住,现在你也别给我七想八想的,把病养好再说。”

    安澜知道现在真让自己死自己还没那个胆了呢,自杀可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而且她心里似乎多了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让她并不是那么愿意死了。

    养伤的日子很痛苦,最痛苦的是饭菜,这张大娘做出来的饭给猪吃猪都嫌,安澜第一次端着那黑乎乎似粥又不像粥的东西时,差点没哭出来。

    张大娘只是撇了她一眼“要吃就吃,不吃拉倒,反正饿不死我。而且你胃伤着只能吃粥,我做出来的粥就这样。”

    说完便一口酒一口粥外加点小菜吃起来,就不管安澜的死活了。

    小菜是买的,当然安澜不能吃。

    安澜没办法,闭着眼睛把那黑乎乎的东西放进嘴里,也没有想象那么难吃嘛,除了有些焦味,有点咸,没别的什么怪味或怪东西。

    这一晚安澜睡得很香,她以为她又会梦见爸爸妈妈,可是第二天自己醒来天都大亮时,才发现自己居然一晚无梦的睡了个好觉。

    不知怎么心里却好像落下了块大石头似的,叫了几声张大娘也没听到声音,想是出去了。

    便试着自己起床,身上还是没有什么力气,想来那么几天不吃不喝加劳累也不是一天就能好全的,还好能自己活动不能躺在床上挺尸了。

    在厨房里找了些剩饭剩菜将就着喝了些,还有些温,想是张大娘离开没多久。

    现在想起前些日子饿肚子的感觉,都觉得难受,还是吃饱饭好啊。

    门外阳光还不是很烈,安澜有些无所事事,想着到外面走走,不知不觉就往桑蓝家的方向走去,心里好笑,莫不是自己真的看上别人的美貌了,想着想着都觉着自己好笑,又有些别扭,摇摇头不让自己想这些有的没的。

    快要到的时候却听到小孩子的吵闹声,夹杂着哭声,只听那些小孩子喊着“打他,打他个扫把星,他爹是大扫把星,他是小扫把星,打死他。”

    “呜,呜,呜你们胡说,我爹才不是扫把星,我也不是,我是悦儿,呜呜你们不要打我了,好疼,悦儿好疼,爹呜”

    安澜远远的就看见桑悦蹲在地上抱着头,周围的孩子围着对他拳打脚踢,安澜怒火中烧大吼道“你们干什么,这么多人打他一个,你们大人呢,还有没有家教了。”

    小孩子一听有人骂顿时停下了动作,一个显大一点的孩子不服气,站出来挺着胸口道“我爹说的,他们父子都是扫把星,克死一家人,现在来我们村会给我们带来霉运的。”

    毕竟还是小孩子看到安澜快速的走来还是有些害怕,往后面躲了躲又道“你对他们好你也要倒霉的,哼”

    安澜不管她,径直的走到桑悦身边,轻轻的将他抱在怀里“悦儿,悦儿不哭,哪疼,告诉安姨。”

    桑悦见是昨天那个漂亮的阿姨,也没有了昨日的生分,埋在她怀里便哇的一声哭出来“姨,他们打悦儿,还骂爹爹,呜呜呜,悦儿好疼。”

    安澜心疼这孩子,检查着他身上“哪疼告诉姨,哪儿疼了?”

    桑悦指了指手臂,额头好几个地方,安澜都一一检查有些擦破皮,有的青青紫紫的,想来孩子打人也不会有大伤,但看着这么漂亮的孩子身上又添了这些新伤,安澜说不出的心疼

    “姨吹吹,疼疼飞走,呼呼呼”

    桑悦好奇的看着安澜的动作,挣着大眼睛一眨一眨居然忘了哭,安澜就这么轻轻的吹着那些伤的地方,不厌其烦的说道“姨吹吹,疼疼飞走,疼疼飞走。”

    安澜其实就记是这么个哄孩子的方法,她二十七年里都没有带小孩子的经验,所以只能重复着这个动作。

    远处传来桑蓝焦急的感声“悦儿,悦儿,你在哪里,快出来”

    桑悦也听到爹爹的声音“爹爹,我在这里。”

    说着挣脱安澜的手便往爹爹那边跑去,桑蓝看儿子过来松了一口气,看到儿子脸上的新伤顿时难过的不行“悦儿乖,不是说不要乱跑,就在家里玩吗?”

    桑蓝想来有些气了,口气稍重了些,悦儿顿时眼泪便流了下来。

    桑蓝见状赶紧抱住桑悦“对不起,悦儿,爹爹不该凶你的,爹爹错了悦儿不哭。”

    一说桑悦哭的更厉害,满是委屈的说道“悦儿好想跟他们玩,可是他们说我是扫把星都不跟我玩,还打我,爹爹什么是扫把星啊?”

    安澜看见桑蓝瞬间苍白的脸,咬着唇,那样悲戚的神情叫安澜不忍。

    安澜走过去,轻轻的蹲下来,看着桑悦那天真的眼睛“悦儿别听他们胡说,爹爹和悦儿都不是什么扫把星,是福星,知道吗?”

    悦儿停下哭泣,抽一抽的问“姨,什么是福星?”

    安澜慈爱的摸着桑悦的头发“福星就是会给大家带来好运的人,你和爹爹就是福星。”

    小孩子对此深信不疑“悦儿和爹爹都是福星吗?”

    安澜笑着坚定的告诉桑悦“是的,悦儿和爹爹都是天大的福星。”

    桑悦瞬间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高兴的抱着爹爹说道“爹爹是福星,悦儿也是不福星,悦儿不是扫把星了,他们会跟我玩吗?”

    桑蓝深深的看安澜一眼,看着儿子亮晶晶的眼睛,也微笑的点点头“会的,当然会跟悦儿玩,因为悦儿是福星啊。”

    桑悦顿是高兴的蹦蹦跳跳。桑蓝要回去了,家里还有许多活要做,向安澜盈盈的拜了拜道“今天真是谢谢安姑娘了,要不然悦儿”

    说到这里桑蓝有些说不下去了,想来也是想到悦儿这孩子受的苦吧。

    安澜摇摇头“悦儿是个好孩子,你也不是什么扫把星,你们都不该遭受这些的。”

    桑蓝震惊的抬起头看着安澜,眼神突又暗淡下来,咬了咬唇“安姑娘不需要如此宽慰奴家,这些年奴家已经习惯了。”

    安澜看着他的眼睛道“我没有安慰你,我说的是事实,总有一天你们不会是扫把星而是福星的,相信我。”

    桑蓝看着安澜那坚定的眼神,心里告诉自己也许她只是安慰自己,可却管不住仍然想要相信,相信她说的每一个字。

    红着眼道了句“谢谢”便带着儿子转身就走。

    安澜朝着他的背影喊道说道“悦儿到张大娘家来找我玩吧,我一个人很无聊的。”

    桑悦高兴的转过头对着她大大的点了点头“嗯。”

    安澜看着那人的背影,她知道自己被触碰的那根弦原来是情弦,因为那人的坚强和对希望的不放弃深深的打动着她。

    安澜知道自己又有了目标,那就要给这对父子撑起一片天,她想看到他们幸福的微笑。

    安澜回张大娘家里时,张大娘还没有回为,看着外面的日头大概猜猜也快中午了,没有手表之类的东西也只好学着看天色了,经刚才一闹身上好像又恢复了些力气,便自己动手做起饭来。

    弄得满头大汗外加灰头土脸总算把火起来了,心想着在这古代做顿饭也太不容易了,想现代天燃气,煤气,电兹炉哪个不是简单又方便。

    想归想,手上却不敢空下来,不然中午就没得吃了。

    在傍边小院里采了些青菜,灶上有些腌肉,炒了盘,又摘了根丝瓜煮了点汤,饭在另一个灶上也好像可以吃了。

    刚准备开动,却听外面一声怪叫“哇,什么好香。”

    便见绿眼睛的张大娘冲了进来,手里提着一壶酒,一条鱼和一些别的东西,她也不管了将鱼一甩丢到篮子里,东西往桌上一放,便坐下来抢过安澜手里的筷子端起安澜还没来得急吃的饭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一边吃还一边怪叫“哇,好吃,想不到小姑娘还有这一手,看来老婆子以后有口福了。”

    安澜见张大娘不一会便一去半碗饭,赶紧去剩了饭跟张大娘抢着吃,怕晚了自己菜汤都没有了。

    打着饱嗝的张大娘心满意足“安澜啊,这饭菜烧得可不懒嘛,看来老婆子救你也不全亏,哈哈哈”

    安澜哀怨的瞪她一眼,自己才吃半饱好不好,这人跟几百年没吃过饭似的。

    不过想到她做的那饭,却实不怎么的。

    张大娘把鱼放盆里加些水道“这鱼一会给蓝儿和悦儿他们吧,这两个孩子一直过得苦,老婆子也没本事,不然也不至于让他们受这些苦。”

    安澜一听是关于桑蓝的便打听起来“张大娘,你能跟我说说桑蓝的事吗?”

    张大娘奇怪的看她一眼“你打听这做什么?”

    安澜也不想隐瞒,坚定的说“我想要给他们幸福。”

    张大娘惊的张大嘴看着安澜“你,你,你说什么?”

    安澜坚定不移的道“你没听错,我是说了要给他们幸福。”

    老大娘就这么盯着安澜,过了一会才道“你难道没听说什么?你知不知道桑蓝那孩子,他……”

    安澜见张大娘说不下去,猜想也是早上那事“我知道,我不在意这些的。”

    张大娘摇摇头“你现在这么说,等到你知道全部真相就不会这么说了。”

    安澜知道自己不管如何也不会改变心意“我是不会改变心意的,张大娘就跟我说说桑蓝的事吧。”

    张大娘见安澜如此,便叹了口气道“也罢,如果你听了反悔,也只能说是桑蓝没那福份了。”

    深深的看安澜一眼便将桑蓝的事娓娓到来。

    桑蓝家原是镇里一户小户人家,虽不说大富大贵生活还算安逸。

    桑蓝的娘开着一家布庄,生意还算过得去,桑蓝的娘有一个正夫和一个侧夫,桑蓝的爹便是那正夫,听闻容貌很是不俗,可惜蓝颜薄命,在生桑蓝的时候难产就这么去了。

    桑蓝的娘不到一年也在做生意的路上出了意外,在桑蓝还未生下来的时候有个算命的曾说桑蓝是凶星转世,天生的克亲命,现在想来刚生下来就克死父亲,一年不到克死母亲,让人不得不相信他必定如那算命的所说是个克亲命。

    安澜止不住替桑蓝心疼,那时的他何其无辜,却要那么小就背上这些莫虚有的东西。

    张大娘又接着讲到,他家里人虽然不待见他却还是将他抚养成人,可不想他那二爹爹不堪寂寞在桑蓝四岁多的时候便带着家里的钱跟别的女人跑了,桑蓝的公婆当然把这怪在这个凶星上,对桑蓝越发不好。

    但那时候的桑蓝已经像是知道了自己的命运般,很是听话懂事,虽然老人们对他非打既骂却从来不哭不闹,终于忍受到了十六岁。

    那时候的桑蓝可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名人,稍稍一打听都知道镇里桑家有个漂亮的凶星,只能看的碰不得,不然要倒大霉的。

    十六岁花一样的年纪,虽然被别人说得这些却仍是向往着能有段好姻缘,可惜没人敢娶这凶星,怕短命。

    常言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总有那些爱美不怕死的,那便是桑蓝的妻主,城里首富俞富贵的小女儿。

    此女子生性好色成性,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见到桑蓝便迷上了他的美色,不顾着家人反对硬是把桑蓝娶了做十九侍。

    桑蓝的公婆当然希望早日摆脱桑蓝,便不顾那女子如何的恶名也要将桑蓝嫁了去。

    没有婚礼,没有宾客,就这么一顶小轿贴了张喜字便把桑蓝抬进了俞家后门。

    想那时的桑蓝也是对妻主有些憧憬的,可惜命运却仍在欺凌着这个只有十六岁的少年,俞家小女在与桑蓝成婚第二日与人赛马时摔死了。

    俞家人当既便将桑蓝毒打了一顿丢出了门,如果不是当时城守刚好在那里作客想必桑蓝早给人打死了。

    那时便是张大娘救了奄奄一息的桑蓝,张大娘也是常在城里跑的人,对这桑蓝也是知道的,当时本不想救他,对于他是凶星一说没有人不忌惮,可是就在那时桑蓝抱住张大娘的腿,就这么不松手的一直一直求张大娘救他,他哭着说他不想就这么死,我要活着,我不要这么被当作凶星死去。

    那时的桑蓝肯定心里也是恨着老天如此残忍的吧。张大娘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双渴望活下动的眼睛,张大娘不知道是被少年打动了还是良心上过不去,最终还是救了桑蓝。

    求了好久村长才同意桑蓝留在村里,在村子偏远的地方有个荒废了很久的房子,那便是现在桑蓝父子居住的地方。

    一年后桑蓝生下个男婴取名桑悦,他是希望那孩子能幸福快乐的。

    可惜桑蓝是凶星大家早已经知道,村里人碍着村长都不敢明着赶他们父子走,却也是不待见他们,桑悦便老是被那些小孩子欺负的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桑蓝靠着帮别人做点针线活维持着两个人的生计,生活过得很是辛苦,但他从未放弃过,他是那么那么认真的活着,就像他那时求张大娘说的一样,他要活着,他不要就这么被当作凶星死去,况且他现在还有桑悦。

    安澜听后为桑蓝心疼,心疼他的坚强,更心疼他的遭遇,想到自己前些日子的要死要活,现在跟桑蓝比起来简直就像一个笑话。

    安澜站起来对着张大娘深深的鞠一躬,诚恳的道“谢谢您这些年来对桑蓝的照顾,我知道这些年你嘴上不说心里已经将桑蓝父子当作亲人,所以请你放心的将桑蓝交给我照顾吧,我一定会给他幸福的。”

    张大娘看着如此的安澜不知道是喜是忧,喜的是桑蓝这苦命的孩子终于有个人愿意对他好了,忧的是怕桑蓝的命运会给这个唯一愿意对他好的女人带来不幸。

    安澜像是看出张大娘的担心,给她一个大大的笑脸道“有个算命的说我是天生的灾星,只有凶星转世之人才能扭转两人的命运,你看这不是天意是什么?”

    张大娘知道安澜如此说定是为了桑蓝,心里欣慰了不少,只能在心里祈祷老天别再折磨那苦命的孩子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