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第三章:心动瞬间,原来命运的玩笑有点甜

章节字数:4596  更新时间:11-11-23 21: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张大娘不一会便出门去了,留下安澜在院子里想着以后的打算,却不小心看到门后面

    有个小脑袋一缩便回去了。

    安澜知道是悦儿来了,可不知道怎么就站在门外不进来。

    轻轻的走过去,果然悦儿双手抓着院门怯生生的不敢进来,见到安澜快速的将手放开,背在身后面有些不知所措。

    安澜轻轻的摸摸他的头了问道“怎么不进来呢?站在这里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桑悦低着头两双小手扯着衣角不说话。

    安澜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将他抱起来“悦儿来告诉安姨什么时候来的啊?”

    桑悦抬起头那双漂亮的眼睛怯怯的看着安澜“悦儿刚来。”

    有进步,肯跟自己说话了。

    安澜接着柔声头道“那悦儿为什么站在门外呢,害得安姨都没看到悦儿。”

    只见桑悦又低下头,好半天才弱弱的说“他们都不让我去他们家,连碰都不行,如果碰了都要打悦儿,悦儿怕。”

    安澜知道这孩子受了太多的苦,收紧抱着他的双手“不会了,安姨保证,以后他们肯定会要你去他们家玩的,以后来找安姨也不用在门外,直接进来就行了,知道吗?”

    桑悦挣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安澜,掩不住兴奋的点了点头“嗯,悦儿知道了。”

    安澜看着悦儿如此高兴,心里的那些不愉快也淡了些“走安姨带你出去玩。”

    桑悦有点害怕“悦儿怕。”

    安澜给他一个安抚的笑“悦儿不怕,有安姨在,以后他们不敢在欺负你了。”

    桑悦很信安澜的话,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安姨他打心眼里的信任着。

    抱着桑悦往村子里走去,原本想着现在自己的身体抱着这孩子多少会有些吃力,却不想这孩子轻的可怕,安澜想着以后一定要将这对父子养的白白胖胖的。

    不一会便来到村子里的一树大槐树下,她昨日看到有不少孩子在这里玩耍,桑悦将头埋在安澜胸前,他没忘记在不久前自己被那些孩子打骂丢石子的经历。

    安澜感受到桑悦的害怕,轻轻的拍着他的背“悦儿不怕,相信安姨他们不会再欺负悦儿了。”

    将悦儿轻轻的放下来,自己也找了个地方坐下,找了根棒子(便于模仿)便开始跟悦儿讲起故事来,她现在身体还没恢复不然可以跟悦儿做些小游戏什么的,现在这样只能讲讲故事了。

    今天讲的石猴出世还有拜师学艺,安澜以前有跟小侄子讲过几回,道是讲得有模有样,声情并貌。

    悦儿是个很好的听众,一会更被故事吸引了过去,一会是惊奇的啊,一会又是好奇的问东问西,不一会便吸引了附近玩耍的那些孩子。

    原先还只是在很远的地方听,可是安澜就像跟那些个孩子作对似的声音越讲越小,小孩子经不住绣惑慢慢的靠近,最后都在离安澜他们一步的距离,其实他们还想再靠近的,可惜对于桑悦又有些忌惮,因为爹娘说靠近他会倒霉的。

    看看旁边小朋友都听得津津有味时,安澜却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唉呀,今天都这么晚了啊,那就到这里吧,悦儿明天安姨再到这里跟你接着讲这个故事好不好?”

    桑悦虽然有些失望却也很高兴,因为安姨明天还要跟他讲故事,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嗯,安姨不要骗我哦”

    安澜刮一下桑悦的小鼻子“安姨当然不会骗你。”

    安澜斜眼看见有几个小孩子本想来跟自己说话却被另外的孩子阻止,心想看你们能坚持多久。

    在那些小孩子依依不舍的眼光下抱起桑悦准备送他回家。

    走在路上,安澜轻轻的问“悦儿,今天安姨说的好听吗?”

    桑悦对安澜现在是无比崇拜“嗯,嗯,很好听,悦儿从来没听过这么好听的故事。”

    安澜看他那认真的样子很是欣慰,想着今天的辛苦也不是白费的。

    “悦儿,爹爹在家吗?”

    安澜其实觉得挺紧张的,这可是她第一次追求别人,以前虽有几次恋爱,可都是别人追求她的,现在该自己主动到是有些别扭起来了。

    桑悦睁着漂亮的眼睛看着安澜“在的,爹爹这几天都忙的好晚好晚。”

    安澜想到桑蓝憔悴的样子不禁皱皱眉“悦儿知道为什么爹爹要这忙这么晚吗?”

    桑悦歪着小脑袋想了会“听爹爹说有个小少爷很着急,叫我乖乖的,爹爹最近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悦儿很担心。”

    说完还小大人似的皱起眉头作担心样,小孩子传话都传不全,不过安澜看他的样子有些好笑,也有些替桑蓝高兴,他有一个好儿子。

    “那以后悦儿一定要记得叫爹爹多吃些饭好吗?”

    想着桑蓝如果再瘦下去非得给风吹跑了不可,现在找这个小东西帮忙监视着也好。

    桑悦猛点头“好,好,悦儿什么都听安姨的。”

    安澜摸摸悦儿的头“真乖”

    前面便看到那个小房子,屋里徐徐的冒着烟,想是桑蓝在做饭吧,看看天色,太阳西斜是该吃饭了。

    轻轻的推开篱笆叫了声桑蓝却得不到回应,便自己走了进去,将桑悦放到地上,桑悦便迫不及待的往厨房冲去一跑一边叫“爹爹,爹爹,安姨来了,爹爹,安姨来了。”

    安澜跟着走进厨房,却见桑蓝连忙将手藏在背后看到安澜轻轻的行礼“安姑娘。”

    安澜皱了皱眉“不用姑娘姑娘的叫,我叫安澜,你就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桑蓝连忙遥头“这怎么使得”

    安澜不等他说完“叫名字吧,不要那么生分。”

    桑蓝有些惊喜,毕竟每人见他都跟见了瘟神一般躲都来不急,哪会有人跟他亲近,眼睛有些红红的道“那奴家……”

    又被安澜打断“你也不要奴家奴家的说,就说我,一是我听着不自在,二是不是说了不要那么生分吗?”

    桑蓝却不依,他从小便规规矩矩,哪敢有半点违逆连连摇头“这万万使不得,女子为尊,哪有男子在女子面前自称我的,这可使不得。”

    安澜知道他过得苦,安安分分也不能得人半分爱怜,更别提如果不守规矩了,但自己怎么舍得他如此。

    轻声的说“桑蓝不用如此,我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是真的不想你这样说自己,在我们那里男子是可以说我的,所以你在我面前也用我好吗?”

    安澜的声音很温柔,那双眼睛就像能安抚你的心灵一般,桑蓝看了一眼便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放下了他从来不敢违逆的男戒。

    “我,我……”桑蓝还是有些别扭。

    旁边桑悦却不愿意被人忽略,拉着爹爹的衣角“爹爹,爹爹,安姨送悦儿回来的。”

    桑蓝微笑说刚要说什么,安澜便说道“是,是,是悦儿最棒了,悦儿也是最乖了,所以却外面先玩好吗,一会安姨来陪你玩。”

    桑悦对安澜是言的计从“好,安姨要快点来跟悦儿玩。”

    得到安澜的点头肯定,桑悦蹦蹦跳跳的出门去了。

    桑蓝看着儿子出去,眼睛有些红红的道“这是奴,我第一次看到悦儿笑得这么开心,谢谢你,安,安澜。”

    听到桑蓝不再用那些别扭的词称呼总算松了一口气“我向你保证,从今天起悦儿每天都会很开心。”

    看着安澜那双认真的眼睛,桑蓝便相信她说的话,没有任何理由,这个陌生的女人给了他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温暖和爱护。

    桑蓝擦了擦眼泪“安澜不嫌弃就在这里用完晚饭再走吧,我这就烧几个小菜,到是希望你不要嫌弃才好。”

    安澜轻轻的将他的手拿起来,十个手指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粗糙的双手上满是艰辛留下的痕迹,刚才藏起来的那只手指上有大大小小的水泡和新伤,想是赶着做针线活留下来的吧。

    安澜突然很想将这个坚强又辛苦的男人抱进怀里,却硬生生的忍住了,她不想吓到他。

    桑蓝有些不知所措的任安澜握着他的双手,他知道这样是不应该的,可是安澜的手好温暖,那温暖是他从没有体验过的,他有些舍不得。

    安澜叹了口气“家里有药吗?”

    桑蓝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娇羞的把手抽回来“没,没事的,忍忍就好了。”

    安澜忍不住瞪他一眼“十指连心,怎么忍的,你等我一会。”

    刚要出门,却又道“菜等我来了再烧,你就在外面陪下悦儿好了。”

    出门看见桑悦乖巧的坐在凳子上看着她,安澜认真的道“悦儿,不要让爹爹做饭哦,等安姨回来,知道吗?”

    桑悦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认真的点点头“悦儿知道了,安姨快点回来。”

    安澜有这人小间谍很是放心,便快步的往张大娘家走去,心想着张大娘家应该有药才是,想那桑蓝父子过得如此清苦怎么会为这些小伤买药呢。

    张大娘狐身一人,有时候采采药来卖,有时候又去帮别人做些事,反正也没什么固定的事情,典型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回去时张大娘还没回来,只好自己到处翻找,找出好几个瓶瓶灌灌才发现自己跟本不知道怎么识别。

    正在懊恼时听得张大娘的喊叫“我的那个娘哎,这是乍回事,家里遭贼了?”

    安澜回头也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好像翻的是有些乱,但现在她哪里能管这些“张大娘有什么伤药没有,治刀伤,刮伤什么的都行。”

    张大娘翻翻白眼“咱们穷人哪会为这点小伤买药啊,不过刚好我今天采回来的药有一种可是治这伤的,谁受伤了啊?”

    安澜连忙去接药“桑蓝,他手为赶工受伤了。

    ”张大娘这才想起面前这人说过要给桑蓝幸福的话,沉思的看她一眼,见她那焦急的样心里宽慰许多,看来这个小姑娘是认真的。

    把药交给安澜“捣碎了敷在伤处就行了。”

    安澜拿着药就往外冲,头也不回的道“好咧,谢谢啦。”

    张大娘在后面跳脚“臭丫头,什么时候烧晚饭啊,我饿啦”

    安澜才不理会,一边冲出去一边回她“这鱼正好给桑蓝父子补补,我晚点回来,你老太婆饿会没事。”

    张大娘在后面又好气又欣慰。

    冲进门,果然看到两个宝贝都坐在凳子上,只见桑悦眉飞色舞的跟桑蓝说着什么,桑蓝在傍边微笑的听着。

    听见声音便轻轻的转过头来,那一瞬间安澜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美的景色,桑蓝的微笑居然美的耀眼,安澜就定在那里呆呆的看着桑蓝,桑蓝见她如此盯着自己,害羞的低下头,心里却是喜忧参半,他也说不出为什么。

    桑悦见安澜便飞奔过来“安姨,安姨,悦儿有乖乖的哦,爹爹也很乖的。”

    安澜摸摸悦儿的头发“就知道悦儿最乖了,看安姨给你带了条鱼。”

    悦儿毕竟只是个孩子,看见有鱼两眼就放光了,桑蓝走来“这怎么行。”

    安澜无所谓的笑笑“张大娘说是给你们捉的。”

    桑蓝急急道“张大娘平时也挺辛苦的,这鱼还是还给安大娘吧。”

    安澜并不作答,将草药递给桑蓝“这药你咬碎了敷在手上,再找些什么包一下,应该会好些的。”

    桑蓝接过药,心里感动,从小到大哪会为这点小伤擦药啊“不碍事的,别浪费了这药。”

    安澜严肃的看着桑蓝“说什么浪费不浪费,用在你身上就没有浪费的,赶紧敷上,我去烧菜。”

    桑蓝一惊,哪有让女子下厨房的,这可真是“女子远疱房,这要是让人知道会笑话你的”

    安澜拿着鱼便进了厨房,将桑蓝挡在外面笑笑道“管别人做什么,你还是先去敷你的手吧,这里有我就是了,你们等着吃就行了。”

    桑悦在旁边直看着桑蓝“爹爹,悦儿也要帮你上药”

    桑蓝无奈只好由着安澜去,自己和桑悦去外面上药去了。

    桑悦频频的将头伸的老长往厨房的方向看,桑蓝觉得好笑,又觉得对不起儿子,跟着自己从来没吃过一顿好的,有时候连吃饱都成问题,想着以后自己一定要多做些工,能让儿子过的好一些也好啊。

    安澜端着鱼“鱼来咧,让两位久等啦”

    标准小二上菜的调调让桑悦咯咯咯的直笑,安澜看着这么可爱的儿子,美的心里都开花了,看看我这儿子可爱又漂亮,现在的安澜还真找着些做母亲的感觉来。

    桑蓝连忙站起来“我来吧,怎么能还让你做这些呢。”

    安澜将他按回去坐好“坐好,坐好,今天你们就等着吃就行了。”

    说完又进厨房端出一个素菜和两碗米饭,是那种最差的老米,黑黑的根本没有香味,安澜叹了口气,告诉自己一定要让他们过上好日。

    看了看天色“你们吃吧,我得回去了”

    没办法现在天色已经暗下来,在这里侍了这么久别人会说嫌话的,她不想给桑蓝父子带来新的烦恼,至少在自己还没有能力保护他们之前。

    桑蓝见她只端了两碗米饭顿了顿便道“安澜不在这里吃了再回去?”

    安澜摇摇头“不了,我还得回去帮张大娘烧些吃的,你们两个吃吧,我明天再来接悦儿去玩。”

    桑悦一听安澜要走了顿时不舍得,听安澜说明天来接自己玩总算好了些,嘟着嘴小声的道“那安姨别忘了明天来接悦儿哦。”

    安澜认真的点点头,伸出小手指,桑悦不懂,安澜教他将小手指伸出与自己的勾在一起,“我们拉勾勾,这样就代带我们说好了的,不能反悔哦。”

    桑悦一听便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嗯”

    安澜教着他道“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桑蓝看着那天的黄昏照在两个笑脸上,竟然有总仿佛永远都会幸福的错觉。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