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天上掉下来的工作

章节字数:4167  更新时间:11-11-25 22: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结果安澜找了一天的事都没能如愿,工资太低的,时间太长的,活太重的(虽然说不怕苦,但能力有现啊),太没自由的通通排除,所以到现在黄昏了自己还在徘徊,张大娘早先就回去了,留了一点银子给她,随便买了点吃的,接着在街上晃荡。

    小贩们开始收拾东西回家,也有一些再在才挑出来,古代居然也有夜市,安澜到有些稀奇,以前那个世界的古代不是说有宵禁吗?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夜市如何。

    华灯初上,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人也越来越多,女子们成群结众,少数男子也是蒙着面由家人陪着。

    安澜东看看西看看到是把要找工作这事给忘了,看到一个捏面人的,捏出的面人惟妙惟肖很是让安澜喜欢,拿出张大娘给她的钱袋,里面有十几文铜钱和一点碎银子,五个铜钱一个,让老板按自己说的捏了个唐僧,孙悟空,猪八戒和沙和尚,老板只是听她说的和比划的也捏出九成相似,让安澜连连称奇。将面人放进怀里,想着送给悦儿他应该会高兴,找了一天工作的劳累也消散了不少。

    什么事情最让安澜措手不及,以前安澜还没想到,可是现在她知道了。

    因为她现在正尴尬的被两个人拉拉,不应该说是两个男人,更准备的说是两个花枝招展的男人,他们正一人一边的拉着安澜“这位大人可是奴家先叫招呼的,你快快放手。”

    右手的边的男人不愿意了“啧啧啧,也不看看你那德行,也不怕吓到这位大人。”

    男子说完厌恶的看另一男子一眼便转头讨好的抱着安澜的手臂“大人,你看奴家都奋好酒菜了,就让奴家好好服侍您吧。”

    那声音,和那脸上扑扑往下掉的粉,安澜鸡皮掉了一地,却奈何怎么也掰开那只抱着自己的手臂。

    左手边男子被说成丑八怪当既跳了起来“你这只绿毛青蛙,晚上你怕是不敢照镜子吧,说不定能把自己吓死。”

    右手边的男子顿时火了,想来也跟现代的女人一样谁愿意被说的丑了“敢说我能吓死自己,我告诉你,我这可是今年最新的妆,我可是花了大笔银子找红骄给画的”。红骄两个字故意说的很大声,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说完满脸得意,左手边男子一听是红骄画的妆当既气的说不出话来,看来这个叫红骄的还是个人物。

    安澜被那句一大把银子吸引住了,虽然没听懂他们说什么,但好似说画这状花了一大把钱,钱啊。

    安澜停下掰那男子的手头道“哦?这红骄是谁啊?”男子一见安澜那俊俏的样貌便笑的跟朵花似的,双手抓的更紧了,虽然安澜穿着普通,可就凭那气质那脸蛋也值得自己跟他春风一度了。

    “这红骄啊可是城里最有名的画妆郎了,他可是能把乌鸦画成凤凰呢,你看我这妆就是他给画的,美吗?”说完还眨巴着眼睛跟安澜抛几个眉眼,安澜的胃顿时抽了抽差点没吐出来,自己来这里才没几天,看到的男子更没几个,桑蓝一直素面,所以乍一下让自己见到一个男人浓妆艳摸还是很不习惯啊。

    其实这男子的妆并没有安澜那么夸张的让人想吐,只是古代哪能跟现代的现妆技术比,那才是真的能将乌鸦画成凤凰。

    安澜有些动心了,现代女人哪个不会点画妆,更好巧不巧自己以前专门去学过化妆课,毕竟那时的女人哪个不爱美,对这一点自己还是有些自信的。

    他们的说话声引来无数人围观,右手这个男子更是得意,有些好事的女子便出声调笑起来“哟这不是青柳吗(右手边说是红骄为他画的妆的那男人),我还差点没认出来,原来是出钱请红骄帮你画了妆啊,差点没认出来。”

    这叫青柳的男人一扬手帕“讨厌,没见人家现在正忙吗”说完有意的看了看安澜,安澜是被他的暗示弄的汗毛直立。

    “傍边那个不是无忧楼的风露吗?果然跟青柳没得比,看来这无忧楼要过气了,比不上群芳楼了。”

    “就是,就是,你看他那样就不怕吓到客人”。

    围观的女子越来越多,说起话越来越难听,那个叫风露的气的手都在抖,一跺脚哭着便跑回去了。

    “哟,是不是要回去躲起来了啊,别忘了以后少出来吓人了哦”青柳很高兴,因为现在没有人跟他挣安澜了,拉着安澜直往楼里走“大人,您看都是我怠慢了,我这就给您陪不是,晚上我一定会好好补偿您的。”

    说完就往安澜怀里钻,安澜是推都推不动,只能心里暗暗叫苦,不知道打人犯不犯法。

    正在努力脱身的安澜却听得后面一阵怒骂“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欺负到我无忧头上来了,给老子站出来,看老子不扒了他的皮。”

    一大群男子风风火火的从对面走来,想都是无忧楼里的小倌,为首的男子四十岁左右,身体修长,长相还不错,就是身上那大红大绿,加上叮当响的金银珠宝硬是把这人丑化了不少。看到安澜时一楞便又将目光转向一旁的青柳“原来是你这个小蹄子,怎么红骄给你画个妆连胆子也给你画大了不成,敢欺负我无忧的人了。”

    风露低低的哭泣着,走出来拉着无忧的袖子道“爹爹,就是他,他欺负我就算了,可是他还说,他还说我们无忧楼不如他们群芳楼,这叫我怎么忍得住。”

    安澜虽然不喜欢凑热闹,可是自己的饭碗想必快要有着落了,便忍着停留下来。

    果然无忧一听眼睛红的可以喷出火来,谁人不知这无忧楼跟群芳楼已经水火不容了。

    无忧楼本是老字号,可是群芳楼新开,很多人或事都新奇,由其是那群芳楼里红骄,化妆技术远近闻名,所以现在的无忧楼生意远不如从前,无忧老早心里就窝了一把火,如今无忧终于爆发了。

    “朱晓小,你给老子滚出来。”吼完愤怒的瞪着青柳,青柳被吓的手一缩,安澜便剩机便挣脱青柳站到一边,青柳现在哪有心思管安澜,必尽无忧是一楼之主,发起怒来那气势,青柳被吓的诺诺的开不了口。

    楼里的客人好奇的将头伸出,看热闹的越来越多,只听楼听一个好听的声音道“谁啊,在别人门前嚷嚷,还有没有礼貌啊?”

    安澜伸长脖子,无限好奇不知何等姿色才能配上如此好听的声音。

    只是当安澜看到来人差点没把眼珠子掉出来,总算知道原来不可以貌取人,更不要听声取人啊。

    来人如果用一种形状形容那就是正方形,如果用工具形容那就非饭桶了莫属了,如果用一种动物形容,咳,安澜绝对不是对肥胖有所歧视,只是现实和幻想反差太大所以一时的感悟太深罢了。

    群芳楼老板朱晓小摇摇摆摆的来到众人面前,真丝的手帕半遮面娇羞的扫了圈看热闹众女子“哟,那不是刘姐吗?怎么不进去坐坐啊,我们云儿可想死你了。哎呀呀佟掌柜也在啊,佟掌柜快里面请,里面请,让您在这受累真是晓小的不是啊。”

    看到安澜眼睛一亮,安澜暗叫不好刚要闪人就被一只蹄子按住“哎哟,这姑娘好生俊俏啊,第一次来我们群芳楼吧,我跟您说,我们楼里流云,飘雾那可是一等一的大美人,您今天可要给他们个机会让他们好好的服侍服侍您”。

    一边说一边将安澜往楼里带,安澜真是哭笑不得,刚出狼窝又入虎穴,她这招谁惹谁了,最主要的是您老这身手跟身材怎么就不统一呢。

    无忧被无视了个彻底,见着朱晓小只顾着打招呼拉客就跟没见到自己似的,气不打一处来“以前听人说群芳楼老板人如其名我还有所怀疑,现在看来还真是名不需传啊。”

    这时朱晓小才转过肥胖的身子打量了无忧一眼“哟,这不是曾经名动全城的无忧楼老板吗?”

    故意加重曾经二字果然看到无忧脸色瞬间黑了一大半,看了看无忧身后的众男子“怎么?集体到我这里投靠吗?我可先说明白年龄太大的客人可不会要的。”

    说完扫无忧一眼,围观的众人一阵狂笑“晓小,你这嘴真毒”“朱爹爹,你可别这么说,要是无忧老板亲自出场我一定来捧场。”

    “我也来,哈哈,这无忧可还风韵尤存呢”。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无忧身后的男子顿时沉不住气刚要出声却被无忧制止了,深吸两口气,无忧笑的妩媚,必尽风尘里打滚这些年这点技量还是有的,无限风情的扫了扫众女子“想来要让各位失望了真是无忧的不事啊,我这老店想倒闭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到是群芳楼”看了眼朱晓小身后的公子哥“如果群芳楼真有那么一天,我到是不介意收留收留那些可怜之人”扫了眼朱晓小“唉,只是可惜我们楼里的客人可没人想抱着猪睡,所以朱老板日后千万别来投靠我哟,我怕吓着我的客人。”

    这下轮到无忧楼里偷笑,群芳楼怒火朝天了。

    朱晓小被如此羞辱,一副悲戚的样子,丝帕假意的擦着眼泪“各们大人说说,我们群芳楼哪个不是如花似玉,可不像有些楼里都是残羹剩饭。”

    说完看一眼风露连连摇头叹息,风露刚才落了下风现在又被羞辱哪里忍得,当即跳出来“你说谁残羹剩饭呢,谁残羹剩饭呢?”

    青柳得意的站出来娇羞的挽上边上一女子的手壁“陈老板,您刚才是不是说我比他漂亮,是不是嘛,嗯?”娇滴滴的声音听得安澜鸡皮掉了一地,那陈老板色咪咪的摸了把青柳的脸蛋“宝贝当然你漂亮,这红骄就是厉害,你现在看起来跟刚抽芽似的,看我的心啊猫抓似的呢。”

    青柳得意的一扬下巴看着风露,便又柔若无骨般的靠在陈老板身上“那陈老板今晚可要留下来好好的让青柳服侍您,不然可就要浪费青柳一翻心意了。”

    陈老板连连点头“那是,那是,宝贝放心今晚我一定如你所愿。”说完阵老板半抱着青柳往群芳楼里走去,青柳快要进门时转过头看安澜一眼,那眼神无限惋惜和哀怨吓安澜一跳,连忙脱了猪蹄跳到无忧那边去了。

    群芳楼顿时士气高涨,都用鼻吼看着无忧楼的人,无忧楼的人怒火中烧却并没有人了来反驳,周围的人议论芬芬,安澜不解,拉了拉傍边的一个女人轻声的问道“这红骄是谁啊?有这么厉害吗?”

    那人鄙视安澜一眼“你连红骄都不知道,刚来的吧”安澜点点头,那人便止不住的得意道“这红骄啊不但人长的漂亮,而且经他的手画了妆的男子能让你三十岁变十五岁,求他画妆的人无数可红骄确只帮群芳楼的人画,别人任你出再多的钱也别想。”

    安澜更是不解“为什么?”那人白安澜一眼“你不知道红骄是群芳楼朱老板的弟弟吗?”一副你无药可救的样子。

    安澜瞬间石化,偷偷打量朱晓小的身材,真的很难想象他的弟弟能美成什么样子。

    安澜扫一眼无忧楼的公子,再看一眼群芳楼的小倌,从外表上来讲那群芳楼总体上来讲还真是比无忧更胜一筹。

    无忧怎么肯就这么承认自己楼的公子不如人“想我楼中,雅春,抚夏,千秋,柔冬,四大花魁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哪知朱晓小轻视的一笑“今年可不一定哦。”

    看着周围看热闹的女子“你们说说看,我楼里流云,飘雾,轻风,白雪美吗?”

    众人大呼“美!”

    朱晓小用手帕捂着嘴轻笑一声说道“那跟无忧楼里春夏秋冬四季比,我这云,雾,风,雪四景如何?”

    有好事的道“当然云雾风雪更美罗。”

    得到满意的答案,朱晓小得意的看向无忧,那眼神就像是在说“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你啊落后了。”

    这下无忧气的不轻,一甩袖子道“哼,现在还言之过早,五日花后节再做定夺,走。”

    风露急忙追着无忧道“爹爹,就这么饶了他们?…爹爹”无忧瞪他一眼“现在留在这里只能自取其辱,你放心,这笔债我会讨回来的。”

    风露恨恨的瞪朱晓小这边一眼,便跟着无忧进楼去了,留下一脸得意的朱晓小众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