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第七章:拒绝,我只是想要给你幸福

章节字数:4426  更新时间:11-11-27 22: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就这样安澜找到了一份可以算是轻松,工钱还不错的工作,两人达成协议,安澜只能帮无忧楼服务,工钱是每月一百两(相当于现今天的高级白领了)。

    由于楼里公子众多安澜不可能每天帮每人画,便协商只为楼里四大花魁画,安澜可教他们一些画妆技巧,这点安澜并不介意,她没准备靠这个养活家人的。

    安澜每日下午过来,画完便可以离开,原本无忧是想在楼里安排一处单一的别院给安澜让她就住下,不过安澜想回家多陪陪悦儿还有照顾桑蓝便拒绝了,安澜只与无忧签了半年的合约,因为她还有她的打算。

    想到桑蓝单薄的衣服还有见底的米缸便向无忧借了一月的工钱,无忧今天心情很好,很是爽快的答应,无忧很是相信这个总是带着淡淡微笑的女子。

    第二天一大早安澜买了好些东西租了两马车便往村子里赶,心里有些淡淡满足感,因为她可以养活桑蓝父子了。

    一直带着微笑,愉快的跟遇到的每个人打着招呼。

    村民甲“张大娘家这姑娘怎么笑得跟朵花似的?”

    村民乙“哦,你是说安姑娘啊,谁知道呢,看样子是去城里,你看带着这么多东西,莫不是走了什么好运?”

    村民丙“好运,不是说接近那凶星要倒霉的吗?”

    村民乙“这,说不定只是现在走运而以,那凶星肯定会给村里带来不幸的”

    村民甲“其实我倒是不怎么信这,你看他来我们村这些年也没什么事发生啊。”

    众人想想好像还真没什么不幸的事发生。

    村民乙急急道“只是现在而以啊,你没听说吗?那凶星一出生就克死爹,一年内克死娘,成亲第二日就克死妻主,啧啧啧我看这姓安的也快倒霉了。”

    村民丙“真的假的?”

    村民乙自信的道“当然是真的,所以啊你们可得小心些,别接近那凶星,可不会有好事。”

    村民丙“这个,你别说还真有些悬!”

    三人说说看到了分路口便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远远的就见到一个小身影坐在荷塘边的石头上支头脑袋一直盯着她这个方向,安澜又高兴又心疼,这孩子怕是从昨天起就一直在等自己回来了吧。

    安澜老远便在马车上挥着手“悦儿,悦儿。”

    桑悦以为自己幻听,揉揉眼睛那车上向自己挥手的不正是自己盼了许久的安姨吗?顿时爬起来一边跑一边叫“安姨,安姨,悦儿好想你”喊着喊着竟有些哭音。

    安澜看他跑得这么急怕摔倒,连忙停下马从车上跳下来跑过去接住他“不哭,不哭,悦儿不哭。”

    桑悦把脸靠在安澜怀里“悦儿好想安姨,可是安姨这么久没来,以为安姨不要悦儿了。”

    安澜拍拍他的背“怎么会,安姨最喜欢悦儿了,怎么可能不要悦儿,安姨不是跟悦儿说过了安姨去城里找事做隔天就回来吗?”

    桑悦把脸在安澜身上蹭着“悦儿就是好想安姨嘛。”

    安澜心里欣慰,这种被人全心全意依赖的感觉真好。“走悦儿我们先回家。”说着把悦儿放马车上自己也跳上去,赶着马车往自己思念的地方走去。

    悦儿很高兴,拉着安澜的手问东问西“安姨城里什么样子啊?安姨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啊?安姨~!”安澜将手里的绿豆糕放一小块在悦儿叽叽喳喳的嘴里“小东西问这么多安姨怎么回答得上来,先吃吃这个,好吃吗?”

    悦儿嚼着嘴里甜甜软软的糕“好好吃哦,安姨这个是什么啊?悦儿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安澜将绿豆糕递给悦儿“这个啊,叫绿豆糕,以后安姨还会买更多更好吃的东西给悦儿,好吗?”悦儿欢快的拍着手“好,悦儿最喜欢安姨了,最爱安姨了。”

    小人儿高兴的晃来晃去,安澜连忙稳住那不安的小身子“别乱动,一会掉下去了。”马车到了院门一停下小悦儿便跳下去,吓安澜一跳,悦儿稳了稳身子便站直了,手里抱着安澜给他的一小包绿豆糕连忙的打开篱笆冲进去“爹爹,安姨回来了,还给悦儿买了好多好吃的,爹爹,爹爹。”

    安澜看着悦儿欢快的背景突然有些心酸,她发誓一定要让他们过上好日子,永远幸福快乐的生活。

    桑蓝听见悦儿的叫声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在门口接到小悦儿冲进来的身子“悦儿,慢些,小心摔着了。”悦儿只是咯咯的笑着,将手里的绿豆糕递给桑蓝“爹爹,这个安姨说叫绿豆糕,好好吃哦,你尝尝。”

    桑蓝看着悦儿手里的那包东西,其实他也知道这个东西的,小时候有见家里人吃过,大了也有看到别人买,可是真正什么味道他并不知道。桑蓝慈爱的摸摸悦儿的头“那你有没有谢过安姨啊?”

    悦儿突然挣大眼睛“悦儿忘了,悦儿急着给爹爹吃忘了。”说着又要挣脱桑蓝往外跑,这时安澜已经栓好马儿提着东西进来,听到桑蓝的话手“悦儿跟安姨不用说谢谢的哦,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悦儿将一块绿豆糕放在爹爹嘴边“爹爹,安姨说我们是一家人不用谢,呵爹爹也尝尝可好吃了。”桑蓝看安澜一眼,对着悦儿摇摇头“这是安姨买个悦儿的,悦儿吃就好了。”

    安澜放下东西,走到他们身边微笑着对桑蓝道“你也尝尝,如果好吃我下次再买。”桑蓝只是想多给儿子吃一些,可对上安澜那微笑的脸和儿子坚持放在嘴边的手,便微微张开嘴咬一小口。

    真的很好吃,松松软软的,入口既化。安澜看着桑蓝小心翼翼的表情叹了口气“好吃多吃些,我还有买别的吃的,不用都留给悦儿。”悦儿便将一块全步塞进桑蓝嘴里“爹爹你也吃,悦儿喜欢和爹爹一起吃呢。”安澜点一下悦儿的小鼻子“真乖,在这里跟爹爹坐会,安姨去把东西全拿进来。”

    桑蓝一听还有东西便要跟出去“我也帮你拿吧。”安澜轻轻的将桑蓝按到凳子上“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就行了,你休息一下吧,看你昨天晚上肯定又熬夜了吧。”

    转身将悦儿抱过来放到另一条凳子上“得呐,小得马上就好,两位小祖宗就在这乖乖的尝尝这些点心哦,好不好吃一会全都要告诉我。”悦儿看着这么多好吃的立即眉开眼笑连连点头“嗯,嗯。”

    桑蓝看着安澜出门的背影,不知是不是嘴里的糕太甜,居然觉得心里也甜丝丝的。

    悦儿看着桌上这么多东西,一个一个的指着问“爹爹,这个白白的是什么啊?”桑蓝看了下,闻了闻“有桂花的味道应该是桂花糕吧。”

    悦儿又转移阵地“爹爹,爹爹,这个是什么啊?”桑蓝看了看“这个爹爹也不太清楚,好像是什么饼。”

    悦儿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这个悦儿知道,这个是爹爹以前买给悦儿的叫冰糖葫芦。”

    安澜艰难的把东西扛进来,桑蓝吓一跳大包小包都快把安澜压住了,连忙起身将她身的东西拿些下来,安澜不好意思笑笑“这个,懒人一担担果然是要不得的。”

    悦儿见安澜又转移阵地“这个,这个安姨是什么?”“还有,还有,这个呢,这个是给悦儿的吗?”“还有这个~!”桑蓝有些不好意思,抱起儿子“悦儿不可以这样。”

    桑蓝是觉得这些可是安澜的东西,如果悦儿如此乱说怕安澜为难,安澜也知他心里想的,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这个啊当然是给悦儿买的。”说着将东西递给悦儿,悦儿看着安澜递来的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的面人惊喜的大叫“哇,这个我知道,这个就是孙悟空对不对,你看他手里拿着的就是金箍棒。”

    安澜将四个面人递给悦儿“悦儿真聪明,这些可都是送给悦儿的。”悦儿一高兴,连吃的都忘了,拿着面人爱不释手,抓了些吃的就跑到院子里去玩去了。桑蓝有些为难的看着安澜“这怎么好,给小孩子买这些东西太浪费钱了。”

    安澜只是笑笑“我说过的,给你们父子就没有浪费不浪费的。”桑蓝是真的有些过意不去,他知道安澜其实也没钱的,因为救她上来时候她身上衣服怪异,一眼便能看出没有一点钱,想到那时安澜湿衣贴在身上的样子,脸上突然红了起来,那时自己正在河里洗衣服,因为有很多活,所以他通常都是天一亮便去洗,没想到便看到安澜晕倒在小溪边不醒人事。

    那时候哪里会想到他救的不只是一条命,还是自己和悦儿的幸福。

    安澜将手里的衣服递给桑蓝“这里有几件你和悦儿的衣服,都是买的成衣,如果不喜欢我这里还买了些布,到时候可以自己做。”桑蓝做锈活也知道这些的,见衣服虽然不华丽可是摸上去却柔软,价各一定不菲,有些无措不敢收,这太贵重了。

    安澜见他如此,将衣服轻轻的放在他手上“你不必介意这些,我昨日已经找了份差事,工钱还不错的,而且花给你和悦儿我心甘情愿的。”

    桑蓝还是很介怀,从来没有人这样无条件的对他好,对他温柔,他觉得很不真实,安澜看着桑蓝微颤的睫毛,心里突然一动“我喜欢你。”

    原本以为说出这几个字会很艰难,可是如今却如此简单,有了开始后面便很容易,深情的看着桑蓝那震惊的双眼“我喜欢你,喜欢你的坚强,你的温柔,喜欢你的努力,你的一切我都喜欢,给我个机会让我照顾你们父子好吗?”

    桑蓝已经没办法反应了,只能瞪着漂亮的双眼,他现在心里被喜悦,不安,怀疑搞的一团乱麻,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一把推开安澜。

    看到安澜因此而失落的表情,心里却像是被割了一刀,生痛。

    他知道自己想要一个依靠,他也知道安澜对他的好,可是就因为这样,他更不能害了安澜,那些咒骂仿佛还在耳边回响,他是个不幸的人啊,他怎么能因为自己而害了安澜呢。

    他推开她,他要拒绝她。

    想到这里心里的痛更甚,眼泪止不住的便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他不想哭的,他只是想微笑着推开安澜告诉她他不配,可是就那么几个字,如今却重似万斤,压在心上又沉又疼。

    安澜被桑蓝一下推开,一时有些失落,却见桑蓝咬着唇流着泪,安澜了解桑蓝他的不安,安澜知道桑蓝的顾虑,她不想害桑蓝流泪,急急的伸手帮他擦着脸上的泪水“蓝,不要哭,我不该这么突然对你说这种话的,对不起,对不起,不哭了好不好。”

    看着桑蓝快咬出血的唇,安澜都快心痛死了。轻轻的扳开那紧咬的双唇“不哭好吗?就当我没说过,好不好,你不要哭了。”

    安澜是急的语无伦次了,可惜桑蓝一听说当她没说过,心里不知怎么的更痛了,眼泪流得更厉害。他很久没这样哭过了,可是他停不下来,那个刚说喜欢他的人,现在居然叫他当她没说过,他的心好痛。

    安澜见桑蓝眼泪越流越多,跟擦不完似的,一时情急便将唇压上去,轻轻的吻上那双流泪的眼睛,果然桑蓝一下便忘了哭了。桑蓝的眼泪咸咸的微微带着些苦味,舔完泪,便轻轻的吻一吻那双眼睛,脸颊,一下一下,希望能减轻桑蓝心里的疼。

    桑蓝哭是不哭了,可惜人又呆住了,脸止不住的烧起来,他应该给这个轻薄他的女子一巴掌,可是现在他心里甜蜜的紧,身子也软软的轻飘飘的,他突然希望安澜一直这样,不要停下来。

    安澜轻轻的在唇上带齿痕的地方轻轻的吻一下,抬起头看着桑蓝红透的脸,叹息一起将桑蓝轻轻的抱在怀里,桑蓝就这么呆呆的任她抱着。感觉着她的气息,她的心跳,那些不安,伤心,难过全都不见了,只剩下心安。

    桑蓝闭上眼轻轻的靠在安澜的胸前,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就一下,就一下下,让他休息一下,感觉一下这种温暖。

    安澜心里原本还有些坎坷不安,她怕桑蓝再次把他推开,可是感受到桑蓝将头靠在自己怀里,安澜的心突然也加速起来,那里兴奋无以复加。安澜轻轻的拍着桑蓝的背“蓝,你听我说,我知道你的担心,你怕你是凶星的命运给我带来不幸对吗?”

    桑蓝身子一震便要挣开安澜,安澜现已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意哪里还愿意放手,死死的抱着桑蓝挣扎的身子“不急,不急,你听我说,你并没有给我带来不幸,相反,你给我带来了莫大的幸运,如果没有遇到你我早死了,所以你是我的福星,相信我。”

    毕竟对于自己是凶星的心结早已结下,哪能那么容易被安澜几句话而打开,安澜也知道这事不能急,但她有信心会改变桑蓝的不幸,她说过要让桑蓝幸福的。

    桑蓝停止挣扎,静静的停在安澜怀里,听着安澜轻柔的话语,他突然就这么相信了她说的,相信她说的那自己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