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第八章:有个小鬼叫秦蔷

章节字数:4158  更新时间:11-11-27 22: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着那个在屋子里忙前忙的后的身影,桑蓝的心里复杂又幸福,这个女人会温柔的对他笑,会关心的叫他多休息多吃饭,会认真说告诉他她会照顾他爱护他,这些是自己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也是不敢想的。

    悦儿从屋里拿了个苹果跑出来“爹爹,爹爹,你看这个苹果好大啊。”桑蓝现在被安澜下令只能休息不能动,所以便清闲的将儿子抱到腿上“悦儿喜欢就好。”悦儿今天一天都笑的合不拢嘴“悦儿很高兴,从来没这么开心过,爹爹,安姨会一直对悦儿这么好吗?”

    桑蓝想起安澜的表白和承诺脸上微微有些发热“安姨会对悦儿一直好的,你的安姨从来不骗你。”悦儿想了想道“那安姨娶了夫朗也会对悦儿这么好?”

    桑蓝一楞心里说不出的滋味酸酸涩涩的,看着女人满头大汗的修补着破旧的房顶,那严肃的神情好似在做一件天大的事样“应该会吧,就算,就算她有夫郎。”说到这句话时,他的心止不住的疼了起来,他今天最后还是拒绝了安澜,他以为安澜会离开,可是安澜只是笑着说她会等他,等他相信她的爱,等他愿意接受她。

    他怎么可能不相信她的承诺,可是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命运,上苍对他所有的惩罚他都认了,只愿不要前牵连到这个好心的人和悦儿,自己无所谓的。

    悦儿苦恼的皱着眉“那叫安姨不要娶别的夫郎好不好,让安姨娶爹爹好不好?我想要安姨一直对悦儿这么好。”悦儿是真的喜欢安澜,在他小小的生命里如果说桑蓝是孕育他的土壤,那么安澜便那一片温暖他的阳光。

    桑蓝垂下眼,轻轻的摸着桑悦的头发“悦儿还小,有些事还不懂,以后不可以再说这样的话了知道吗?”悦儿觉得嘴里的苹果不甜了,为着爹爹这句他似懂非懂的话,桑蓝看着情绪一下低落的儿子,心里也不好过,可是他不能那么自私,为了自己害了安澜。

    看着安澜的侧脸,她是如此的美好,生的好看,人又温柔,能干,最重要的是对他们父子好的没话说,相信他以后的夫朗一定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安澜努力的将房顶上的瓦片修整好,她以前哪会这个啊,可是又没人愿意来帮蓝他们修,最好只得去请教了村里的秦大娘怎么修理房子,最后自已动手,看看这天色,她怕今晚会下起雨来,到时候屋里只不定湿成什么样子了。

    终于好了,擦了把汗,小心翼翼的下来,眼前立刻出现一杯水,安澜突然觉得一切的辛苦都是值的得,为了这个男子。接过水温柔的一笑说声“谢谢”如愿的看着桑蓝微红的脸颊,桑蓝现在放不下心结没关系,她会用她的温柔慢慢的把那千疮百孔的心补会来。

    进到屋里看了看,还好比以前好多了,不好意思摸摸头“这屋顶算是补了,等会我再房子里的墙什么的补补,这样下雨的时候没这么冷。”桑蓝不愿如此劳累她“不碍事的,反正都过了这些年了。”

    安澜认真的道“我说过喜欢你,我是认真的,所以我想要给你们更好的生活,再说悦儿那孩子可不能冻着啊。”桑蓝一听悦儿便不再拒绝“那你也休息一下吧,快中午了我去把饭做起来,吃了再做吧。”

    安澜也却有些累,以前哪干过这些啊,点了点头“嗯,我买了些鸡还有鱼,都放在厨房里的,你看着做吧”见桑蓝习惯的想要拒绝便认真的道“悦儿正长身体,要吃好些的。”

    果然用这个理由最好了,桑蓝一听便不再推辞去做饭去了。

    安澜正观看着屋里,想着一会应该怎么补,哪里该补时见悦儿无精打彩的进门,刚才还高兴的跟什么似的现在怎么不开心了,招招手“悦儿过来。”

    悦儿见安澜心里更难过,低低的叫了声“安姨”便依偎在安澜怀里,安澜发现悦儿越来越喜欢往她怀里钻了,这种感觉也不赖。

    轻笑的问道“谁惹我们悦儿宝贝了,刚才还开开心的啊!跟安姨讲。”悦儿很纠结,漂亮的小脸变来变去,安澜一猜便是桑蓝跟他说了什么,只有桑蓝才能让悦儿如此犹豫。

    安澜轻轻的抱着桑悦“悦儿告诉安姨好吗?难道悦儿有什么不想安姨知道”悦儿摇摇头连连说道“不是的,悦儿什么都会跟安姨说的,只是,只是…”想了想悦儿抬起头看着安澜“只是想到安姨以后有了夫郎,有疼的宝贝,悦儿就难受。安姨你不要娶夫郎好不好,你娶我爹爹好不好,虽然爹爹叫我不要这样说,可是悦儿真的很想安姨做我的娘。”

    拉拉杂杂说了一大堆,安澜猜想可能是桑蓝跟悦儿说了什么,悦儿以为自己以后娶了别的夫郎生了小孩子便不再像现在这样疼他了吧,心里真是无奈,这个桑蓝怎么就是一跟经呢。

    看着悦儿认真的道“安姨以后不会娶别的夫郎,悦儿永远是安姨的宝贝。”悦儿瞬间摆脱低落的情绪“真的吗?安姨可要说话算数。”安澜将手伸出来“当然,你安姨什么时候骗过你,不信我们拉勾。”悦儿伸出小小的手指“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得到承诺的悦儿高兴极了,安澜悄悄的对悦儿道“悦儿帮安姨好不好,安姨想要娶爹爹,可是你爹爹不同意。”悦儿不懂大人们那些复杂的想法,他只知道安姨说要娶爹爹,自己是安姨永远的宝贝,他当然要帮安姨“狠狠的点了点头,嗯,悦儿一定帮安姨。”

    小小同盟成立,安澜的追夫计划正式开始。

    抱着悦儿小小的身子,那圆鼓鼓的肚子让安澜皱眉,悦儿中午好像吃得有些多了,不知道会不会撑着。把悦儿放下来手拉着手,对上悦儿不解的目光“悦儿中午吃太饱了,要走走路不然会难受的。”

    悦儿也摸了摸小肚皮扁着嘴“是有些难受,可是太好吃了啊悦儿就忍不住多吃了些。”

    看着悦儿闪亮的眼睛和认真的神情,忍不住刮下小鼻子“贪吃猫。”悦儿吐吐小舌头,真的很好吃嘛,自己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肉了。

    来到以往的那棵大树下,中午的的太阳有些晒,大树的树阴下却己截然不同,微风轻轻吹来凉爽而舒服。

    中午大家都在家里休息,安澜便将悦儿抱在怀里轻轻的哼着自己都不记得名字的小调,宁静的午后,轻柔的微风吹散了一切烦躁,现在这个感觉很舒服。

    可惜有人总是喜欢破坏“喂,你昨天怎么没来讲故事啊。”

    悦儿吓一跳,看见从树上跳下来的女孩有些害怕的往安澜怀里缩了缩,他记得这个小女孩很厉害的,虽然她没有打过他,可是每次他挨打时她在旁边看着不插手也不帮忙,小悦儿心里对她有种意外的惧怕。

    安澜挑挑眉,眼前这女孩八九岁的样子,一条辫子扎在脑后有些凌乱想是刚才爬树的结果,好看的小脸正横眉竖眼的瞪着她,安澜好笑“哦,那我为什么昨天一定要来讲故事呢?”

    小女孩没想到安澜会这么说一时想不到话来反驳,纠结一会突然双手叉腰抬起头高傲的道“因为我昨天好不容易才溜出来的。”

    这个女孩道是有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哦,溜出来?”女孩似乎发现自己说错了话,立即凶狠的瞪“要你管,喂,你上次讲的故事挺好听的,我还要听。”

    安澜摇摇头,这孩子也忒自大了些,看她从树上跳下来的动作和身上隐隐的伤一猜便猜到她是村里秦木的徒弟,秦木是村里唯一一个懂武的女人而且听说对她那徒弟比较严厉,她也见过一两次,好像身体有些不好老是咳嗽着不停,听张大娘说好像是好几年前突然来到这里的,当时便带着一个女婴,也就是现在这个女孩子。

    那位秦木深居简出,到是这人徒弟皮得很,有点功夫便成了村里面的孩子王,为了这么皮的性格没少被她师傅罚,安澜深知这个秦木肯定有故事,却也不想去探究,必尽那与自己无关,现在最主要的是桑蓝父子。

    安澜想到什么,笑着对那孩子说道“喂~!”却不想,女孩子斜她一眼“什么喂,喂,喂的,我有名字,我叫秦蔷。”“哦,秦蔷。”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真没礼貌。”

    安澜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对着这孩子真是无语,一开始来就喂喂的叫她,而且她又没问怎么能怪她没说呢。

    也不等安澜说话便自顾自的走到她旁边,看了眼怀里正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桑悦,面无表情的盘腿坐下来“讲故事吧。”

    安澜眼睛缩了缩,这个叫秦蔷的似乎对悦儿并没有忌讳,心里不期然的有了些打算,秦蔷见安澜深思的表情,立即道“喂,看你的表情好像在算计什么,我可告诉你,我可是会武的。”说完还凶狠狠的扬扬拳头。

    还不笨嘛,安澜心想,不过被一个孩子看出自己的心思,看来自己还真逊呢“我叫安澜,你也别喂喂喂的叫,没礼貌。”

    用她的话反骂她,果然小妮子气的不行“我没礼貌,是你自己没告诉我的好不好。”

    安澜无奈,她大人不计小人过,才不跟她计较“好,好,好是我没告诉你,我的错成了吧。”看着秦蔷一副当然是你的错的表情,安澜就郁闷,这孩子天生与她相冲。

    似笑非笑看着秦蔷“听故事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秦蔷顿时瞪大眼睛,这人居然还敢跟她谈条件,自己可是会武功的,好吧,她却实不敢用武功把这女人怎么样,不然师傅非扒了她的皮不可,师傅曾经说过不可以招惹这个女人的,虽然她不懂为什么师傅才见这个女人两面便如此嘱咐她,但她知道师傅说这话和肯定是有道理的。

    心里虽然不服气,却又忍不住想听故事的诱惑,才听到齐天大圣大闹天宫,都不知道怎么样了。纠结半天,最终咬咬牙“我要先知道是什么条件。”

    现在的小孩子真不可爱,一点都不好哄,安澜撇撇嘴。将悦儿轻轻的从怀里拉出来“第一条就要带悦儿玩,而且要保护他不受伤害。”

    “啊!”

    秦蔷更纠结了,她可是最讨厌动不动就哭的男孩子啊,哭啊哭就没个完,苦着脸“那第二个呢?”

    “第二个简单,每天把所有小孩子都带来听故事。”

    第二个条件其实不用她也没关系,因为昨天全村的小朋友都在这等她听故事,还有些没事做的大人也来了呐,可惜她昨天没来。看着安澜面前怯生生站着的男孩子,想到以前他动不动就哭鼻子,而且还笨得要死,明知道别的小孩子要打他,他还老是找他们玩,真笨。

    思量来思量去,一咬牙答应下来,反正自己平时要练功,能陪他的时候也不多。

    安澜松了一口气,有这个小孩子就可以保证悦儿不在被欺负了,她信得过这孩子的承诺。看着安澜高兴的脸,秦蔷觉得自己是不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她哪里知道她和悦儿的纠缠才刚开始。

    安澜微笑着拍拍悦儿的手“去跟秦蔷姐姐打声招呼。”悦儿哪敢,这么多年都没能跟小朋友正式说过话呢,小腿怎么也迈不开步子,双手紧紧的拉着安澜的衣袖不撒手,秦蔷看了直皱眉,她果然讨厌男孩子,这么懦弱胆小,轻轻的哼一声,悦儿吓得当既就红了眼。

    安澜瞪她一眼,轻轻的将悦儿抱进怀里哄道“悦儿不怕,不想说就不说了,好不好。”

    悦儿把头埋在安澜怀里,这里的感觉让他很心安,可是心里去有些小小的失落,明明可以和别的小朋友说话,可自己却胆小坏了事,好伤心,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人愿意跟他说话了。

    安澜心里生气,这小妮子存心吓我的宝贝呐,秦蔷懒得理那个爱哭鬼“条件我也答应了,你现在讲故事吧。”

    安澜哪能如她愿“今天不行,我一会还要进城,明天等你把小朋友都找来才行。”

    不理会秦蔷咬牙切齿的表情,抱着怀里的悦儿往回去。气死你,谁让你吓我的宝贝,心里总算好受些了,安澜恶趣味的想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