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第九章爹爹我想要个娘

章节字数:5588  更新时间:11-11-28 23: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抱着悦儿回桑蓝家,果然桑蓝又在忙活了,唉了口气,知道现在叫桑蓝真的什么都不做是不可能的,也只有慢慢来了,把悦儿放在床上,床上是自己新买的被子,下面也垫的软软的不像以前硬的咯人。

    轻轻的把悦儿放在床上盖上被子“悦儿睡会午觉哦,安姨一会还得去城里,所以不能陪悦儿了。”悦儿也有些困了,揉了揉眼睛“那安姨什么时候来陪悦儿。”安澜拿下他揉眼睛的手“可能要明天了,安姨从城里回来的话都晚上了,不过明天白天一定来找悦儿,好吗?”悦儿点点头“哦,悦儿听安姨的。”

    安澜微笑的拍着悦儿轻声说道“睡会吧,安姨在这里陪着你睡着。”悦儿甜甜的笑了一下,便闭上眼睛。安澜哼着轻柔的曲子,直到悦儿传来平衡的呼吸,才轻轻的走出隔间。

    桑蓝这个房子不但破旧,还很简陋,房间和大厅原是一间,房间是用布隔起来的小小一角,大厅里就一张桌子,和几条凳子,和一些杂物。

    桑蓝正坐在凳子上拿着手里的东西绣着,安澜轻轻的走过去,桑蓝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悦儿睡了吗?”安澜点点头,看着他青瘦的脸,走到他身边蹲下来望着他憔悴的脸“你也休息一下吧,这样拼命的锈人早晚吃不消的。”

    桑蓝只是温柔的一笑“不累的,习惯了。”一听安澜到是有些怒了,拿过他手里的锈,把呆呆的桑蓝托进房里轻声说道“陪悦儿一起睡,我在这守着,等你睡着我再走。”

    桑蓝脸红红的,有些为难“可是我的锈”安澜叹了口气“不用急,慢慢锈,如果你再这样不顾身体没日没夜的锈,我就不让你再锈东西了,知道吗”安澜是说真的,桑蓝心里清楚,这个女人看似柔弱好说话,可是骨子里去并不是这样,她对一切如此淡然只是没有碰到她的底线而以,虽然他不知道安澜的底线在哪里。

    桑蓝想想了,便还是妥协,红着脸“那我休息一会,你,你”你在这看着,让我怎么睡啊。

    后面这句他没好意思说出来,安澜看着他红红的脸知道他想什么,想了想还是不要难为他了,必尽能像现在这样自由自在的跟他说话都花了好长时间,要让他在自己面前脱鞋子上床睡觉怎么可能,除非两人成亲。

    安澜看着他道“我就在外面,等你睡熟了我再走,哦对了,晚上你把那只鸡炖了吧,你和悦儿都应该好好补一补,一会我去杀起来。”现在桑蓝知道反驳也没用,只是点了点头。安澜见他如此便不再说什么,轻手轻脚的用门,突然又像想起什么来“家里还缺什么吗?跟我讲我进城买回来。”桑蓝摇摇头,她今天买了好多东西了,没想到世上居然还有这么细心的女子,家里现在这样很好了。安澜也想了想便道“嗯,那你睡吧,我一会杀好鸡就走,门我会关好的,一定要睡够了才起来,我会问悦儿的,如果让我发现你等我一走就起来干活,下次我就守着你睡,知道吗?”桑蓝脸上烫烫的点了点头,心里却甜丝丝的。

    安澜出门把布帘拉好,便杀鸡去了,以前虽没杀过,不过看到是看着别人杀过应该不难吧,没办法人总是给逼出来的。

    敲响后院的门,小文打开门一脸兴奋“安小姐,你总算来了。”安澜笑笑“不好意思,来晚了些,还有以后不要小姐了,我长你几岁要不你就叫我声安姐姐吧。”小文现在可崇拜安澜了甜甜的叫了声“安姐姐”,安澜点点头“四位公子呢?”小文想到什么似的“哦,都在准备呢,就等着安姐姐了。”安澜点点头“嗯,我这就去。”

    安澜没别的事,就是在楼里营业前将四位花魁的妆画好就行了。

    抚夏是昨日见过的,所以跟自己熟识些,看着镜子中今日的妆容“安姐姐果然厉害,比往日我自己画的好看多了。”安澜不置可否,真要说她画妆怎么厉害其实不然,四大花魁都很美,之所以如此只是他们不能好好的抓住自己的特点,所以让妆容不增反减了自己的美丽,她就是能根据他们各自的特色选择适合他们的装扮,而且她的画妆手法跟他们的大有不同,所以一个适合,一个奇特才会出现这般眩目的效果。

    安澜还是那温和的笑“安澜不才,各位公子天生丽质,本就美的很,安澜只是锦上添花而已。”赞美的话是人都喜欢,更别说赞美的这人长相如此不俗。雅春,抚夏,千秋,柔冬都盈盈的娇笑起来,千秋是几人中年龄最小的,才十四五岁的样子“安姐姐太谦虚了,如今临县里谁不知道我们楼有个俊俏的女画妆师,下面一开门便人满为患有一大半可都是冲着安姐姐来的呢。”

    安澜郁闷,她也隐隐有听到些传闻,却是夸张得不行,什么把一个丑得不行的一挥手变成美若天仙的,果然流言不可信啊。

    无忧在旁边喝美茶,心里可是乐开了花,看到今日的大堂,谁能想象昨日的冷清,真是一朝河东一朝河西啊,看来这个画妆师自已算是请对了。无忧笑咪咪的对安澜道“安澜,我也不跟你生分了,就叫你安澜吧,看如今这形势,五日后的花后节桂冠必是我们了。”

    安澜疑惑,上次好像却实听群芳楼朱老板提过,却不是很了解“花后节?”小文连忙道“就是五日后全临县所有楼里挑出五名最优秀的公子进行美貌才艺比式,然后选出花后,我们楼可是连着四年都夺冠呢。。”

    “哦?莫非就是四位公子。”

    小文骄傲的抬起下巴“正是,原本以为今年没有希望了,现在有了安姐姐,今年的花后非我们莫属。”看小文的表情还真有点那么荣辱与共的感觉,可惜安澜没有。现代商场混了这些年,哪还有那些年轻时的天真,十五岁还是孩子啊。

    安澜想了想“那还有一位公子呢?”

    无忧放下茶“小文去把冷情请来。”

    “冷情?为什么取个这样的名字。”像这样的欢场,公子的艺名不都应该是柔媚,漂亮的吗怎么这位公子取个冷冰冰的名字。

    无忧摇摇头“这名字是他自己取的,唉,这孩子也是苦。”说完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叹了口气。

    不一会小文敲响门“爹爹,冷情公子来了。”只见小文后面跟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白衣似雪,精致的五官也是一层冰霜,果然人如其名。无忧招了招手“冷情过来见过安小姐。”只见冷情缓缓而来轻轻的俯下身子“冷情见过安小姐。”好冷的声音,这个孩子让他感觉不到一丝人类的气味,他似乎受了很重的伤,心伤。

    安澜连忙道“起来吧,不用跟我这样,而且以后你也同他们一样叫我安姐姐好了。”冷情任面无表情“是。”真是冷的可以,安澜疑惑这样的公子能在这种地方生存吗?。无忧对冷情道“你也过来坐下吧,安澜,冷情可是我这一年的筹码哦,我可是一直秘密训练就等着花后节那一日。”

    安澜点点头表示了解,这叫出其不意。

    安澜想了想道“即然五日后就是花后节,那我今日就画些衣服饰品的图,不知道这么短时间能不能赶制出来。”无忧眼前一亮“行,只要安澜画出来我一定叫人加工赶出来。”

    安澜想想有钱好办事,便点点头“那各位公子告诉我当日表演的节目,我好因人而定。”

    三位公子是演奏,两位公子舞蹈。雅春是抚琴加歌唱,抚夏是弹奏琵琶,千秋是表演舞蹈,柔冬是笛子,反正各有秋千“冷情也是舞蹈那不就和千秋一样了?”无忧满脸得意“我们家冷情的舞那可是一绝。”

    千秋不乐意了,挨着无忧假作生气的道“爹爹的意思千秋肯定比不过冷情哥哥了,爹爹怎么可是如此说,千秋要生气了。”

    无忧立即安抚“怎么会,千秋可别忘了去年一支醉春风可是名震四方啊。”千秋立即眉开眼笑“呵,就知道爹爹不会偏心的。”

    安澜见无忧自信满满也就不在多说,找了个碳打磨下,便在纸上写写画画起来,想着今天得晚些回去了,走夜路自己可最是不喜欢了呢。

    可惜安澜高估了自己的实力,这一画便画了一夜,中间无忧也来看过她,叫她休息明天再画,可惜如今她刚好有灵感怕睡一觉便忘了,所以花了一整夜总算将所有人的服饰画完整,看了看这一叠的图,伸伸懒腰,并不觉得有多累,叫来无忧跟他讲明详细和该注意的地方,拒绝他让自己先休息的好意,趁天还早排队买了些糕点便回去了。

    回去时并未去桑蓝那里,先回了张大娘那里,老远就看到张大娘端着个碗坐在门前唉声叹气。安澜好笑,有两天没看到张大娘了,怎么这副德性。

    “张大娘,在吃早饭啊?”谁知张大娘一见她便一下跳起来,恶狠狠的看着她,搞得安澜莫名其妙,她好像没有哪里得罪她啊。

    “知道回来啦,老婆子真是悔不当初啊,怎么就把你这白眼狼检了回来。”说完便拉着安澜往屋里走,安澜心里有些慌,连忙回忆自己到底哪得罪她,却并没有啊“张大娘,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老直说,你这样说都把我搞糊涂了。”

    张大娘转过脸凶狠狠的“老娘两天没吃饱饭了,没捡你回来我自己做的饭我都吃了这些年都没出问题,好家伙,只不过吃了你做的两次饭,我现在哪还咽得下去这些。”说着将自己手里的饭递给安澜看,安澜一看却实不是人吃的样,上次自己吃那是饿慌了,如今看这碗里的东西都有些不堪入目。

    安澜好笑“得,是我的不是,你老等会,我这就去给您做。”张大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快点,饿死老婆子了,我这两天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看着张大娘狼吞虎咽安澜还真有些不忍“你慢些吃啊。”老婆子不理只管往嘴里倒,一会就吃了个底朝天。呼出口气“还是丫头的手艺好,外面酒楼都不如呢。”安澜也不否认,自己当年烧菜那可是一绝呢。张大娘斜安澜一眼“听说你在城里找到事了。”

    安澜点点头,想了下道“在青楼里,做画妆师”张大娘一听便跳了起来“什么,大女子当成大事,怎么去做如此不堪的行当,而且还是帮下贱之人。”

    安澜知道这些国家比自己那时的古代更盛,大女子主义,可是这并不能改变自己二十七年的思想,就像她也无法改变张大娘五十三年的想法一样。

    “大娘莫急,选择这个职业一是因为工作时间较少,而且工钱不错,我可以更好的照顾桑蓝父子。而且在我眼里大家都是为了生存,我们只是出卖的东西不一样而以,可是本质却也相同,而且想来楼里的公子都是苦命的人,谁能甘愿如此低贱,您说是吧。”

    张大娘被她说的合不拢嘴,明知她说的也并无道理,心里却又觉得矛盾。张大娘第一次对自己五十几年的观点产生的怀疑。

    安澜拍拍张大娘,看她一把年纪还为这种有的没的纠结就好笑“大娘不必如此,我们那里的人是没有尊卑之分的,所以我才会有这样的看法。”张大娘看着安澜“常听你说你们那里,到底是哪里啊。”

    安澜呼吸一窒,有些苦涩的说道“很远的地方,远到就如同消失了一般,永远没有回家的路。”

    张大娘知道有些东西还是埋在心里好,自己就不去挖掘了,拍拍安澜表示安慰,便自己提着工具出去了。

    安澜自己一个人沉思了会,便拍拍屁股爬了起来,过去就过去了,自己何必纠结这些,那些亲人又不是真的不见了,他们只是在一个遥远的地方生活而已,只要是活着,不就是最好的了吗?

    洗漱好,换了些衣服便准备去找悦儿,想着悦儿可能这会又托着脑袋在荷塘边等她便露出一个微笑,她还真有点想他们父子了。

    果然,荷塘边悦儿小小的身影格外醒目,只是低着头不蹲在地上,安澜好奇悄悄的走过去,“我是齐天大圣孙悟空,你们都要跟老孙玩不然我就用金箍棒打你们,哈哈哈”悦儿稚嫩的声音传来,学着自己平时讲故事的语气大声说着,在一看手里的孙悟空追着八戒他们要他们跟他玩呢,这样的悦儿真是可爱的紧。

    假装咳一声道“这里哪有老孙,明明只有老猪嘛。”悦儿一惊抬头看是安澜便高兴的扑过来“安姨,悦儿好想你。”安澜刮刮他的小鼻子“小嘴越来越甜了,看安姨给你买了新的点心哦。”

    “哇,悦儿最爱安姨了。”

    说着便要来抢糕,安澜急急道“面人我先给你拿着,小贪猫哪能拿那么多东西啊”“嗯,安姨帮悦儿拿一会哦,悦儿吃完就自己拿。”这样的悦儿安澜真是拿他没办法。

    带着悦儿推开篱笆,悦儿含着嘴里的东西喊着桑蓝“爹爹,爹爹,悦儿回来了”。桑蓝听见悦儿的声音放下手里的针线出门,看见安澜抱着悦儿,悦儿手里抱着一大堆东西,嘴里一边吃一边说“爹爹,你也吃,安姨买的可好吃了。”

    说完便把东西伸过去,桑蓝走过去并没接,皱着眉道“悦儿吃东西不可以说话,知道吗?这样没礼貌的。”桑蓝一直忙于生计,跟本没办法教悦儿男戒之类的东西,以前并没有觉得怎么样,可是现在看见悦儿胆子越来越来,人也越来越活泼便发现男戒里的好些东西悦儿都没能遵守,是不是自己疏忽了。

    其实桑蓝现在会如此在意悦儿的行为动作,还有一大部份原因是怕这样的悦儿会被安澜讨厌。

    安澜见他皱眉便问“怎么了?”桑蓝绞着衣服,犹豫了一下“悦儿年纪也大了,男戒之类的礼仪却一样都没学,到是我疏忽了。”

    桑蓝说的小心翼翼,安澜一听还以为什么事,轻轻的将他的手从衣服上松开,微微笑着道“悦儿这样挺好,爱他的人是不会在意些的,只会在意他高兴不高兴,不过学些知识到是要的,什么时候我教他识识字吧,那些什么男戒不必理会,没有那些悦儿会更快乐的,相信我,悦儿是个有福之人,将来必定会遇到一个尊重他珍惜他的女子,会全心全意包容悦儿的小脾气,小任性,就像”深深的看着桑蓝的眼睛“就像我想要珍惜你的一切一样,纵容你,守护你,爱惜你,所以蓝,在我面前不必小心翼翼,知道吗?”

    桑蓝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遇到她是他和悦儿天大的福啊。

    悦儿偷偷的看着脸红的爹爹和微笑着看着爹爹的安姨,虽然他听不懂安姨刚才说的,但他知道爹爹现在很高兴,他就是知道。

    在安澜耳边用大家都听得到的声音悄悄的说“安姨,我爹爹好像很高兴呢。”

    桑蓝一听耳朵和脖子都红透了,低着头急急道“我,我去忙去了”便急忙进屋去了,安澜心情也愉悦不少,在悦儿脸上亲一口“悦儿这么懂事,安姨要怎么奖励悦儿呢?”

    悦儿歪着脑袋“安姨什么是奖励?”安澜一点他的小鼻子“奖励就是悦儿想要什么安姨都给你哦。”悦儿拍高兴的道“悦儿要安姨做我的娘亲。”

    桑蓝原本红着脸急急拿起针线想掩饰什么,却听悦儿这么一说差点把针扎到手里,原本就不平静的心这下更乱了。

    安澜心情好得不得了,抱起悦儿便在村里乱晃,笑容甜得见了谁的脆生生的打招呼“王阿婆这么早啊。”“李大叔,洗衣服啊”“二妞你爹叫你了呢。”

    路人甲“喂,你看到没,跟那凶星走很近的那女人,今天高兴的跟什么似的。”

    路人乙“看到了,看到了,今天还老远冲我打招呼呢,那脸上甜的跟我那时候娶夫郎似的。”

    路人丙“莫不是又走好运了?”

    众人默……

    路人丙“为什么这女子接近那凶星老走好运呢?”

    路人甲鄙视的看着路人乙“上次你不是说她很快就要倒霉了吗?尽瞎说。”

    路人乙脸涨得通红“谁瞎说了,我可是听我二伯的娘家的表弟的舅舅说的,肯定不会错的”说着还一脸认真的点头,就怕别人怀疑她。

    路人甲,路人丙“切”了一声,便到各自地里去了,留下无语问苍天的路人乙。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