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第十章 阴谋,利益小人

章节字数:4988  更新时间:11-11-28 23: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村里的小孩子听到她的声音三三两两的从家里跑出来,看见桑悦手里的面人无不露出好奇和嫉妒的神色。

    安澜看晃得差不多了便带着悦儿又来到村子里的大树下,悦儿刚坐下便兴奋的问“安姨是不是又要开始讲故事了”安澜老神在在的看看慢慢聚拢来的小孩子“是的”悦儿兴奋“安姨,安姨,那今天讲什么呢?”安澜假正经的说道“我们今天讲孙悟空大战二狼神。”

    悦儿瞪时大叫“二狼神,悦儿要听。”

    安澜好笑,现在的悦儿开朗了许多,都知道一惊一乍了。还有几个大人在那边对他们指指点点说着什么,安澜才不管这些。

    今天悦儿坐自己旁边,其他小孩子也不像以前一样离的老远,而是跑到自己面前坐在地上,最开始还只有一两个小孩子,渐渐的别的小孩子犹豫一会也都坐了过来,因为小悦儿手里有他们都很好奇的东西,那就是孙悟空四人的面人。

    远远的见一个绑个辩子的女孩子急急往这边跑来“你说话不算数~!”安澜看着这个对她怒目的秦蔷无辜的道“说什么不算数了?”

    秦蔷恨恨的看着安澜那习惯的微笑“你答应要讲给我听的。”安澜更无辜了“你这不是在这里吗?”

    秦蔷气结,这个女人就是个无赖,要不是自己听到小花他们说安澜又要来讲故事,才急急忙忙的偷溜出来,不然就错过了。

    生气的往小朋友前面一坐,后面的敢怒不敢言。

    安澜把二十七年的记忆发挥到极致,都差点没能应付这些小祖宗……

    “打不过就搬救兵,还讲不讲江湖道义了。”这个愤怒的声音是秦蔷。

    “就是,就是”这是平是跟秦蔷混的小女孩。

    “齐天大圣被压在五指山下好可怜,没有饭吃会饿的?在那里没有床和被子会冷吗?”这是一个小男孩子小声的说道。

    “那个孙悟空这么厉害,怎么可能输给如来佛,喂你是不是讲错了”这是另一个不知道名的小女孩……

    安澜讲得满头黑线,她现在很想打人了,却听得旁边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合乎情理。”安澜看向来人,二十左右的一个年轻女子,书生打扮,文文弱弱的,想是村头吴家秀才吧,村里就出了这么一个秀才,听说考上秀才好几年了,却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未去京都参加科举。

    有人帮自己说话,安澜觉得好受多了,那吴秀才供手像安澜打招呼“安姑娘有礼,再下吴人举,听闻姑娘故事奇特,特来此还望姑娘原谅。”安澜没有她那套文绉绉的,随意摆摆手“你叫我安澜好了,我不是那么计较的人,而且讲来就是想给大家听的嘛。”

    这句话是故意说给那些远远的人,果然一会做完活的女子,男子慢慢的也靠近过来,听安澜的故事。

    悦儿一直在自己身边做着小帮手,看着那些人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对悦儿避恐不及,安澜知道自己的付出终于有了收获。

    安澜就这样晚上去无忧楼上工,白天带悦儿满村乱晃,然后在老地方讲故事。一回生二回熟,现在安澜可是有一大群忠实的听众呢,带着悦儿在村里也有人会主动来跟自己打招呼了,甚至有次一个孕夫还给过悦儿一个馍馍,乐得安澜傻笑了半天。

    小孩子们也会跟悦儿说话了,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别人说悦儿在听,不过这么几天有这样的效果也很不错了。

    三天后那些衣服做了出来,感觉上跟自己想象的差不多,安澜微笑的点点头。五件衣服只是在古代服饰的基础上加入现代衣服的一些元素,像百折裙,蕾丝边,若隐若现的薄沙之类的,她对服装设计这一行并不是太懂,不过模仿还是会的。

    春,夏,秋,冬四位公子拿到衣服都很兴奋,衣服实在太美了,只有冷情却皱着眉,安澜看着冷情盯着手上的衣服,火红一片。

    冷情淡淡的到“我只穿白色的。”安澜看着这个只有十六岁的少年忍不住心里叹气。他的过去似乎也和这件衣服一样鲜血淋漓。

    安澜温和的道“这件衣服很适合你。”

    冷情却不然“可并不适合我的那支舞,你根本不了解我要跳的舞。”

    安澜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漂亮而悲伤的少年“不,正因为我了解,了解那支充满绝别和悔恨的舞。”

    冷情所跳之舞名叫绝爱,相传从前有一名惊才绝决的男子,文才,舞姿和美貌绝世被称为三绝公子,可惜在这名男子却被心爱之人伤害,背叛,抛弃。

    男子后来终于报复了这名女子,在女子临死前跳了一支舞,跳完后男人也毒发身亡。

    生亦绝,死亦别,情仇断,爱恨难,那便是绝爱。

    安澜将那件衣服拿在手中,轻如蝉翼,鲜红似血“世人都说绝爱之舞,舞姿绝决,恨亦绝决,可是却不知道,爱之深才会责之切。”

    冷情听罢,如被雷击,冰冷的面具瞬间破裂,嘴里重复到“爱之深,责之切,爱之深,责之切。”

    念完这句话,却又突然便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便流了出来,已经没有了初见时的冷漠,满眼全是浓浓的绝望,后悔,悲伤,让旁边的几人看后都不自觉的流下泪了,安澜觉得自己是不是错了,她不应该擅自去碰触别人的伤疤,因为自己跟本不了解那伤下的痛。

    无忧进门见个个都是悲伤的表情,冷情更是泣不成声,安澜则是一脸的后悔。无忧瞪安澜一眼,轻轻的走过去抱着冷情,安澜以为无忧会安慰冷情,却见无忧拍拍冷情的背“不哭了,这过两天就得比赛了,可不能出这些状况。”

    众人都一楞,还真有些哭笑不得,冷情也停下了哭泣,却满脸仍带着悲伤,无忧叫到“小文,来扶冷情公子去休息。”小文过来扶着冷情,刚准备走,无忧淡淡的说道“还有,把这衣服拿上,冷情,你现在只要想一件事就行,那就是把舞跳好赢得比赛,知道吗?”

    冷情身体一颤,并没有作答便离开了,小文拿起衣服也急急的跟上去。

    无忧转身看向各位“衣服都没有什么疑问了吧,那就回去好好练,这几天你们都不用接客了。”

    四位公子默默的拿起衣服离开,一下子房间里便空空的只剩下无忧和安澜,安澜有些自责“刚才,我…”

    无忧抚了抚客头摆摆手“与你无关,冷情这孩子是个坚强的孩子,无防。”

    安澜见他如此说也只好作罢。

    借着淡淡的月光安澜往村里走去,走快些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就当锻炼身体吧(纯属自我安慰),她只是怕桑蓝在家遇到点什么事自己好照应。

    可是今天的路边多了个人影“安姑娘有礼,我家公子想请安姑娘一聚。”安澜打量着眼前的人,十六岁左右的少年,自己并未见过“你家公子是谁?”

    少年一楞,居然还有人不认识他,定了定神说道“群芳楼的红骄就是我家公子。”

    安澜想了想点了点头。

    可是到了群芳楼并未见到所谓的红骄,只有朱晓小坐在那里喝着嘴里的茶,面前的桌上到是好酒好菜。

    见安澜到了,立即起身一摇一摆的走来上下打量着安澜。“哟,这就是传闻中的安大妙手啊,啧啧啧没想到本人比传闻中还俊俏几分呢”说着用手帕捂着嘴骄笑不已。

    安澜每次见这个朱晓小就忍不住满身的鸡皮,“不是说红骄公子打安澜一叙吗?”

    朱晓小一听,将安澜引进房倒了杯茶陪笑道“这,红骄刚好有事,真是对不住,不过晓小找姑娘也有一事。”安澜抿了口茶心想可能红骄找自己只是晃子,这朱老板找自己才有正事呢“即然是朱老板找在下,可是为了两日的花后节。”

    朱晓小一愣,见安澜面色无异想了想也不拐弯直说道“想你也知道无忧楼气数已尽,如今是我群芳楼风华正盛时,所谓良禽择木而栖,我想安姑娘定是聪明之人。只要姑娘愿意转投我群芳楼,条件自是好过无忧百倍。”

    明白,这是光明正大的挖墙角。

    安澜摇摇头“要叫朱老板失望了,安澜一直都挺愚钝的。”我可不要做什么良禽。

    朱晓小没想到安澜想都不想便一口拒绝,不禁眯起小眼睛打量起眼前的女人,俊俏的容颜,普通的衣着,可是却透着别样的气质,他似乎小瞧了眼前这名女子。

    朱晓小欢场混了这些年,谈生意嘛总是要谈的,不可能客人一说不行就放弃,立即堆起笑脸又给安澜续上茶“来来来,安澜尝尝这上好的清风露,这可是千金难求呢。”

    仿佛刚才被拒绝的尴尬不存在一般,说起不相干的事情来了“安澜可是面生的很,不是本地人吧。”

    安澜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就静观其变“嗯,才来这里没几天。”朱晓小热情的帮安澜招呼着菜“你看我,只顾着跟姑娘说话,来来来,尝尝我们楼里的菜式,可不输给香万里呢”香万里是这里最出名的酒楼,安澜也不急,她到是想看看这朱晓小有什么花样,夹起碗里的鱼“嗯,味道却实不错。”

    朱晓小一听立即眉开眼笑“那再尝尝这酒,喝过的人可都说好呢。”安澜以前也常喝些酒,毕竟在职场上混怎么可能滴酒不沾,浅尝一口“嗯,果真不错,初始有些辣,过后却透着甘甜,好酒。”

    杯子本不大,便一口将杯里的酒全喝光,朱晓小见状连忙将酒满“难得安澜喜欢,那多喝点,多喝点。”端起酒杯的安澜并未注意到朱晓小眼底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朱晓小东拉西扯,一会问安澜有没有夫郎,一会说楼里哪位公子不错,反正一句不谈正事,几杯酒后安澜头便有些晕,却也不至于糊涂,朱晓小如此或许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阴谋,自己还是先走为妙便起身供手道“多谢朱老板的款待,时候也不早了,在下便先告辞了。”

    朱晓小哪里肯“安澜不急,既然安澜有事,那我们便把正事再谈一谈吧。”

    安澜怀疑的看着朱晓小,却从他神情看不出什么便又坐下来“那好吧。”其实安澜很不想呆在这里,因为她感觉到身体似乎有什么异样,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朱晓小见安澜坐了回来,便对旁边的小侍道“把东西撤了,上壶好茶来。”

    “是”几个利索小侍一会便将酒菜撤了,端上茶。

    朱晓小对着快要离开的小侍道“去,将红骄公子请来。”小侍一楞伏了伏身子“是。”

    安澜疑惑,却被身上的异样搞得没法深思这朱晓小到底想做什么,她现在觉得混身开始发热,隐隐有汗出来。

    朱晓小见安澜的异样眼底闪过一丝得意,顾作关心的道“安澜怎么这么多汗,莫不是太热了?是不是衣服穿太多了?”

    安澜听他这么一说,顿时便真的感觉身上的衣服厚重了些,朱晓小体贴的道“安澜把外套先行脱下吧,不必如此忌讳。”

    生为现代人,安澜本就没有那些个忌讳,在说里面又不是没穿,还有一件呢。便点了点头快速的将外套脱了下来,是觉得好不少,这时听得小侍道“红骄公子到。”

    安澜转身,便见一身红衣的男子轻盈盈的走来,男子身体修长,乌黑的头发用一根白玉簪子固定住,随着那人的步伐轻轻摇坠,来人的五官很精致,配合着得体的妆容,美而不艳,热情中带着淡淡的梳离。

    安澜看得有些呆,朱晓小见安澜如此嘴角不自觉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就说女人嘛,金钱,权势,美人,总有一个是她逃不掉的魔杖。

    红骄原本还在疑惑,还有哥哥搞不定的事,进门见哥哥和一个俊俏的女子在一起,而那名女子只着中衣,就这么痴痴的望着自己,红骄一楞心里便一阵阵的发凉,哥哥终是为了利益要将自己舍去,虽然很早以前就有这样的觉悟,可是真到了这个时刻,心底还是止不住的疼痛,那是他的亲哥哥啊。

    朱晓小见红骄呆在那里满脸悲伤,心里虽有不忍却还是一咬牙“叶儿,快过来见过安小姐。”

    “叶儿?”安澜疑惑不是红骄吗?

    红骄把脸上的悲伤深埋,转为淡淡的微笑,柔而媚“我原名朱晓叶,红骄只是艺名而以。”

    安澜认可的点点头,红骄盈盈的来到安澜身边,端起桌上的茶“红骄来迟,以茶代酒敬安小姐一杯,算是陪个不是。”

    美人当前哪好意思拒绝,而且红骄过来身上带着若有若无香味,叫她身起刚淡下去的燥热一瞬间苏醒,只觉得口渴难耐“这,那我就接受你的道歉,朱公子不必放在心上。”

    红骄见安澜一口气便喝光了一杯水寻问似的看了眼朱晓小,朱晓小对红骄点了点头,红骄眼底瞬间闪过一丝绝望,却立即又恢复过来。

    朱晓小见状,便笑着说道“看我这记性,我还有个急事居然给忘了,叶儿好好陪安澜,我去去就来。”红娇点点头,知道哥哥这句去去就来只是说给安澜听听而已。

    红骄把安澜的茶水满上“安小姐怎么了,不舒服么?”安澜现在浑身炽热难耐,身体里某种欲望在叫嚣,脑子里翁翁作响,眼前也有些看不清了,使劲的甩了甩头,去看到红骄难掩的悲伤,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愤怒将桌上的茶一撑扫到地上发出青脆的响声“你们在茶里下了药。”

    红骄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双眼亦红的女子,他想应该是合欢的药效发挥出来了“不是茶里,是酒里。”

    安澜退后几步看着眼前面色无波的男子,如今看他一身红衣尤如蛇蝎一般“卑鄙,为了自己的利益,居然用如此下流的手段。”

    红骄咬着唇,轻轻的站了起来慢慢的伸手将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安澜不必在意,红骄如今仍是清白身子,而且以后也不会对安澜痴缠不休,安澜大可放心。”

    安澜强忍着欲望,嘲讽的笑道“哦?放心,放心你们对我下药,让鼎鼎大名的红骄公子失身于我的目的。”

    红骄不能否认哥哥这样做的目的,牵制,要挟,不管哪样都不是光明正大的手段,也就不再说什么,只是纤细的手并未停下来,不一会便将身上外衣裤全都除去,在除底衣里楞了一下,一咬牙伸手将最后的保障除去,露出洁白的肌肤,光滑的身子美的不成样子,安澜看着那美丽的身子,身上像是快要烧起来似的,她知道如今药效发挥到极至,她觉得自己快要无法思考了,她已经不能保持清醒,不能压制住心底的欲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