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第十四章 再遇红骄

章节字数:4569  更新时间:11-12-01 22: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安澜租着一辆马车往村里赶,问着身旁的桑蓝“你到城里,那悦儿呢?”

    桑蓝也有些自责“我昨日叫他去张奶奶家了,本来以为晚点就回来接他,没想到,没想到~。”

    没想到遇到我,还被吃干抹尽。

    安澜拍拍桑蓝叫他不要担心,一挥鞭催着马儿快些跑。

    老远便看到悦儿小小的身影,旁边是张大娘来来回回的走来走去。

    桑蓝看到悦儿高兴的隔了老远便叫到“悦儿,悦儿”悦儿也听到了爹爹叫他,高兴的朝他们跑来,一边跑还一边挥动着小手“爹爹,爹爹悦儿好想你,爹爹大骗子说好昨天晚上就回来的,呜呜呜悦儿以为爹爹不要悦儿了,爹爹坏呜呜。”

    张大娘见悦儿小小的身体努力的奔跑,连忙抱起悦儿“跑这么急,要是摔了怎么办?”

    安澜也是急急的将站起身子的桑蓝按回去坐好“小心坐好,身子还不舒服这万一要是再摔去怎么办?”真是怕了这两个宝贝了。

    到了面前,悦儿小小的身子一下便扎进桑蓝怀里,一边哭一边悲伤的指责爹爹的欺骗

    “爹爹大骗子,说好晚上来接悦儿的,悦儿等啊等,等啊等,等得悦儿都睡着爹爹都没来,爹爹是个大骗子。”

    桑蓝自责的不行,自己和悦儿还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久,轻轻的拍着悦儿不停颤抖的背“悦儿乖,是爹爹的不是,爹爹错了,悦儿不哭好吗?爹爹下次再也不离开悦儿了。”

    悦儿也不起身就这样埋在爹爹怀里嘴里不停的念着爹爹大骗子,居然不一会就睡着了。

    张大娘看着悦儿小小的身子也是满眼心疼“悦儿这孩子昨晚等了你一宿,硬是说要等爹爹回来,说是爹爹跟他说好了的会来接他,怎么劝也不听,哎,你也真是的要交什么东西不能等明天交,再不行让我帮你送也行啊,你一男人家,大半夜的走这么远的山路万一有个什么歹人如何了得,你就这么叫悦儿一个人来我家自己去城里,我想来找你都不行。”

    张大娘也是担心坏了,说话有些重,桑蓝红着眼一直不停的说对不起,安澜见状抱着桑蓝朝张大娘抱歉的说道“都是我不好,昨晚害得桑蓝没法回来,让大娘担心的,是我们的不是。”

    张大娘见安澜也在总算安心了些“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安澜从桑蓝怀里抱过悦儿对张大娘道“回去再说吧,桑蓝也累坏了,我们先回去。”

    将悦儿放到床上,安澜拉住要去忙的桑蓝“你也休息一会,昨夜都没怎么睡,再躺下睡会吧。”

    桑蓝摇摇头“我休息的差不多了,这会儿都快中午了我去给你们烧些饭菜。”

    安澜一听他要去烧饭更是不肯了,硬将他按到床上“饭我来烧,听话,再睡会,就当陪陪悦儿好了。”

    桑蓝看看悦儿憔悴的小脸满眼心疼,敌不过安澜的坚持终是点了点头,安澜轻轻的将悦儿往里放了放,再将桑蓝扶到床上,帮他脱下鞋子,盖好被子轻声说道“好好休息,你只管睡,别的什么都不用想,知道吗?”

    桑蓝却也是有些累了,闭上眼点了点头,迷迷糊糊的感觉什么柔软的东西在自己额头上碰了一下,便带着微笑进入梦乡。

    张大娘在外间看着安澜一脸幸福的走出来好奇的问道“笑的这么甜蜜,莫不是蓝儿同意嫁你了?”

    安澜对于自己和桑蓝之间的事一直都没有瞒张大娘,被桑蓝拒绝后还特意找张大娘请教过,所以张大娘才会有此一说。

    安澜咧着嘴一笑“是啦,蓝儿答应嫁给我了,您就等着喝喜酒吧?”

    张大娘也是会心的一笑“难怪丫头笑得这么甜,莫不是昨晚发生了什么?”

    听张大娘一问,安澜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她可没忘记昨日朱晓小红骄二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看安澜黑着个脸,张大娘担心的问“怎么了?”

    安澜甩了甩头,恢复原有的微笑,只是那笑里透着一丝危险,“没什么,只是昨晚被人捉弄了一翻,可是却促成了我和蓝儿的好事,所以也就没那么在意了。”安澜不想叫张大娘担心,所以并不打算告诉她。

    张大娘看着安澜淡淡的微笑里的阴霾知道事情并没有她说的那么简单,但安澜不说也肯定有她的理由,自己也就不多问。

    张大娘转移话题道“那日子定在什么时候?”

    安澜一楞,这些自己还没来得急想呢。

    “这些安澜不是很懂,要不张大娘帮忙看看日子怎么样?”

    张大娘点点头“小事,包准给你们选个黄道吉日。”

    安澜起身看看天色“中午就在这里吃吧,我去烧饭。”

    张大娘一听安澜要去做吃的便立即来了精神,连连点头,好怀念丫头的饭啊。

    安澜一个人走在村里,本来要带悦儿一起出来的,可是那孩子第一次离开桑蓝一整个晚上,醒了后就躲在爹爹怀里一个劲的说爹爹大骗子,连说带他出来讲故事都不肯,就只要爹爹。

    安澜摇摇头,悦儿这孩子太没安全感了。

    见一个青衣女子从山坳里出来,安澜定眼一看这不是秦蔷的师傅秦木吗?安澜礼貌的微笑道“秦师傅也懂药理,真是难得。”

    秦木其实年纪并不大,只比安澜年长三四岁,可惜一直冷冰冰的,而且因为身体不好看上到到显得老了些。

    秦木见是安澜,只是礼貌的点点头脸上仍是没有什么表情。

    安澜见秦木的身影渐行渐远,也只能作罢,往村子里走去。

    路过吴秀才家时看到她正在晒书“吴秀才,你这书怎么了?”

    吴秀才转过身见是安澜,拱手行礼“原来是安姑娘,小生在此有礼了。”

    安澜最受不了她文绉绉的“你也别安姑娘,安姑娘的叫你就叫我安澜吧,文绉绉的怪别扭的。”吴秀才一楞,她本不是死读书之人便大方的道“那我就叫你一声安澜吧,你也别吴秀才,吴秀才的叫我了,我姓吴名华文字仲议,你叫我华文或仲议都行。”

    安澜原本还以为这里读书的人都应该死板得很,说一就是一,现在看来也尽是如此嘛。“华文,你这书怎么要晒啊?”

    吴华文看看手里的书“这些书都好些年了,晒晒免得长虫,要是柱了挺可惜的。”说着用手轻轻的扶了扶书上的折皱,极其宝贝的样子。

    安澜有时其实挺喜欢这类人的,对一件事或物由衷的喜欢追求,她就从来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或事,所以无法体会那种为某件事或物不懈努力追求喜悦,这算不算人生的遗憾呢?

    看着吴华文仔仔细细的将书平坦开来,再抚平上面的折皱,这吴华文看去都二十四五了吧?“华文如此有才,想必来年一定高中。”

    安澜其实只是想来称赞她一下,没想到那吴华文像是被你触了死穴般脸色苍白立在那里。

    安澜情知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不是说了不该说的话,那你不要往心里去,当我没说。”

    吴华文只是楞了一会便回过神了,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可是那仍然苍白的脸色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没事的样子。吴秀才勉强的笑了下,却是比哭还难看“抱歉,我屋内还有事,还望安澜不要介意。”

    安澜连连摇手“你忙,你忙,我还有事也得先离开了。”知道吴华文是在逃避,自己也就不让她为难了,便向吴华文告辞往村里走去。

    安澜坐在以往坐的大树下,唉了口气,心里仍有些过意不去,自己虽然不是好人,但对于自己不小心揭了别人伤疤还是挺内疚的。这时一个人影从树上跳了下来,不用看也知道是秦蔷那小丫头。

    还是那么没有礼貌的声音“喂,我都等你老半天了,今天故事讲什么。”

    安澜翻翻白眼,自己心情不佳这小丫头还老来惹自己,没好气的道“要听明天请早,今天没那心情。”

    秦蔷怒“什么叫没心情,我叫你讲你就得讲,难得今天师傅不在。”

    安澜一听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哦,你师傅不在?你又偷溜出来的吧。”

    秦蔷瞪她一眼“哼,要你管。”

    安澜发出啧啧的声音“除了偷溜你还会什么?”

    秦蔷有些不自在,师傅给自己的任务自己还没完成呢,知道师傅去采药便溜了出来。但怎么可以让眼前这个坏女人嘲笑自己,红着脸瞪着安澜“才,才不是呢,师傅同意我出来了的。”

    安澜作恍然大悟状“这秦师傅真厉害,知道自己采药管不了她那猴徒弟便放她出来,嗯还真有先见之明。”

    秦蔷咬牙切齿“谁是猴徒弟。”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我师傅去采药去了?难道,啊!”的怪叫一声连忙往家跑,甚至连轻功都用上了,一边跑一边大叫“惨了惨了,师傅肯定回来了,我死定了,你个臭安澜知道不早告诉我,果然没安好心啊~!”

    安澜心里恶劣的想早告诉你你也死定了,哈哈哈。

    心里止不住的开心,刚才的不愉快到是淡了不少,只是她不知道在秦蔷心里这仇算是结下了,从此以后跟她就没对盘过。

    听说今天不讲故事了,许多小朋友难免失望,安澜对这些忠实的粉丝保证明天多讲一会,才高高兴兴的去玩自己的。

    回去看了看悦儿,发现悦儿已经又开始有说有笑的了,心里也放心了不少,小孩子嘛什么都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跟悦儿玩了会便准备去无忧楼了,临走时桑蓝满脸担心的道“昨夜对付你那些人今天会不会还来对付你,你自己千万要小心啊。”

    安澜知道桑蓝担心自己“放心,昨晚是我大意了才让他们有机可趁,以后不会了,相信我。”桑蓝点了点头,心里却还是忧心,那个群芳楼他也听说过,那个朱晓小不是好相与的人。

    安澜见他如此便转移话题的说道“我叫张大娘帮我们选好日子,我要八抬大骄娶你过门。”

    果然桑蓝便脸烧起来,哪还有心思想别的。

    安澜吻了吻他的额头“我走了,你和悦儿在家里也要小心些,知道吗?”

    桑蓝红着脸点了点头。

    看着安澜远走的背影,悦儿圆圆的眼睛转来转去,他刚才没听错,安姨说要娶爹爹,而爹爹同意了,他终于要有娘了,高兴的小悦儿抱着爹爹的腿不停的蹦蹦跳跳“悦儿要有娘了,悦儿终于要有娘了。”闹得桑蓝又是一个大红脸。

    安澜一般是下午三点左右到城里,走一个小时左右的路到那时四点多,快要到无忧楼时,一个男孩挡住了自己,她认得是红骄的贴身小侍,安澜眼睛缩了缩,她以为大白天应该是安全的,没想到这群芳楼如此胆大。

    看着安澜满是戒备小侍连忙道“安姑娘误会了,我家公子并无恶意,只是有话要对安姑娘说。”

    安澜这才看到小巷子里一身素衣的红骄站在那里,安澜皱着眉不为所动,昨天吃了次亏可不敢贸然行动,红骄像是知道她的担心,慢慢的从巷子里走了出来,脚步轻缓像是在忍受什么。

    小侍见他家公子走过来便急急去扶他道“公子身体还伤着呢,”

    原本小侍还想说什么却被红骄打断了“青儿莫多话扶我过去吧。”

    安澜看着红骄额上隐隐有汗渗出,脸上的表情也是极力的忍耐还真不像是装的。

    安澜皱了皱眉,叹了口气自己走了过去“既然不舒服有话就快说罢,早些回去休息。”

    红骄一震,眼里隐隐闪着泪花“多谢姑娘关心,红骄昨日如此侍姑娘,红骄万分抱歉。”说完便要行礼,安澜连忙扶住他“算了,昨日不是你也会有别人,问题不在你而在朱晓小。”

    她看得出来这个红骄本性纯善,比他那哥哥好了不知多少陪。

    红骄本是下了被安澜辱骂的绝心,却不想安澜并未怪他,心里一阵阵温暖,擦了擦眼泪稳定情绪后才慢慢道“奴家这次是来告诉姑娘,小心我哥哥,他,可能会对姑娘不利。”

    安澜看着红骄的眼睛,他并未说谎。

    安澜感激的道“多谢,我一定会小心的。”

    红骄点了点头“那奴家这就告辞了。”说完便上了一顶小轿偏偏而去,留下眉头紧皱的安澜。

    “什么,他朱晓小太过分了。”

    这是无忧的怒吼声,安澜叹了口气,早知道他反应这么大就不跟他讲了。

    “无忧不要激动,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腿上的伤她上过药了,本来没多少严重就没说。

    谁知道无忧听后瞪安澜一眼“你现在没事你早该烧高香了,当时刚好是没什么心机的红骄,换了别的公子你哪里跑得掉,哎有些东西你不了解,反正以后你多长个心眼,不要在这么单纯。”

    安澜嘴角抽抽,这算是夸奖吧。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被人说单纯,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生气。

    无忧叹了口气,安澜不知这群芳楼没表面那么简单,这些还是不要把安澜牵扯进去的好,喝了口茶火气总算消下去了“看来这朱晓小对这次的花后节势在必得,明日便是花后节,安澜今日便留在楼里了吧,我这无忧楼保你一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安澜想了想也点了点头,这无忧楼这些年过去仍然迄立不倒,而群芳楼在短短几个月迅速发展,都说明无忧楼和群芳楼背景都不简单,她不想牵扯进任何权势财富的漩涡中,她只想今生跟桑蓝悦儿安安稳稳,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