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第十五章 绝爱

章节字数:3005  更新时间:11-12-01 22: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闲来无事,安澜便到园里吹吹风,前园歌舞升平,在后园都能听见那些欢声笑语,安澜摇摇头不去理会那些人性的堕落,本想找个地方坐坐,去见不远处的凉庭里一抹白影格外孤独,她知道那人是谁,在楼里一直只着白衣的只一人。

    安澜总能从这个少年身影里看到浓浓的悲伤,轻轻的走过去,见石桌上放着自己设计的那件舞衣,依旧鲜红似血。

    安澜并没有想隐瞒自己的打扰,冷情听到脚步声抬头一看是安澜眼神闪了一下便没了踪影,只是那股浓烈的悲伤淡了许多,安澜知道那是被这个少年藏在心底深处,安澜坐下看着冷情,这个少年才十六岁啊,是什么样的过去将得折磨如斯。

    这几日她也有听到些流言,好像是说冷情是官宦家的公子,八岁一画成名,那时的冷情可是天之娇子,可是不知后来发生了什么,冷情全家满门抄暂,只留他一人被贬为官妓终生不得赎生。

    想来从最高处摔到最低谷是人都会受不了的吧。

    安澜柔柔的看着冷情“冷情可愿意听听我的故事,我还从来没跟人讲过呢?”带着冷漠面具的冷情只是看着安澜,并不说话。

    安澜也不管他想不想听,看着随风摇动的树叶,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我出生在一个很温暖的家庭,有爱我的父母,宠爱我的姐姐,和一堆亲朋好友。家里人都很是疼爱我,那些日子格外的幸福甜蜜。

    可惜那时的我并不珍惜,直到那一天,当我醒来时那一切美好都消失了,包括爱我的父母,亲人,好友,通通从我生命中消失,只留下我一个人时,我才发现那些我曾经拥有的,可是那时已经晚了,我绝望的都想死去。”

    冷情有些不解“他们消失了?难道是死了吗?”说完就后悔了,偷偷的看一眼安澜,发现她并没有为这句话而受伤,这才松了口气。

    安澜摇摇头,转身抬头看着天上那轮明月“他们没有死,我们只是相隔的距离拉长了,而已。”只是长到一辈子都无法现想见,而已。

    那时候的安澜整个人都透着淡淡的忧伤,冷情不知道如何安慰她,正在犹豫时却见安澜转过背来,面带微笑的说道“虽然不在一个天空,可是,我知道他们不管在多远都会希望我活着,好好的活着。所以冷情,你看你的父母也在看着你,祝福你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你知道吗?”指着天上那轮明月,那时安澜的语气是那么坚定和自信,冷情像是被她感染了一般真的抬起头看着那浩瀚的天空,那轮明月就那样柔和的挂在天上,就像以前爹爹,娘亲的微笑那样明亮而温暖。

    那时的爹爹也是微笑着说“馨儿,不管我们在不在你身边,你也要活着,你要记住爹娘会一直祝福你,希望你快乐”。他不知道,为什么明知会死的爹爹仍然能笑的那样温柔,明明应该绝望的母亲却只是满目慈爱的看着,他不懂,他不懂那时为什么只有自己在哭,为什么只有自己绝望。

    看了看安澜的微笑,冷情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心里一阵又酸一阵甜,转身对着明月大喊“爹,娘,馨儿终于明白了,明白那些话的意思,馨儿一定会好好的活着,努力的活着,爹娘,馨儿好想你们,好想大家,馨儿好孤单,馨儿好孤单啊,呜呜呜”

    喊完便滑坐在地大声哭了起来,安澜知道这个少年一直压抑着自己,如今这一次爆发出来的泪水想也不是一会能收住的吧。

    少年就这么一直哭一直哭,安澜在旁边静静的陪着递块手帕过去,那可是她家亲亲夫君帮她准备的,现在只能借这小鬼用用了。

    无忧站在不远处,看着凉亭里放声大哭的冷情,轻轻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露出一个欣慰的笑,便默默的离开,冷情自从家里发生巨变就一直如同行尸走肉,可如今,他相信那孩子一定会站起来的,自己也总算是对那人有个交待了。

    冷情从最开始的大哭,到后来的呜咽,到现的抽泣,想来也是发泄够了,在安澜刚要松口气时,却见冷情那双红肿的双眼顿时后悔莫及,她怎么把明日要比赛的事给忘了,要是顶着这双眼睛去比赛,直接被淘汰还差不多。

    赶紧拉着冷敷热敷,忙到半夜才将双眼的肿消了些,眼睛却还是有些红红的,安澜只得求菩萨保佑了,希望明天能还她一个白白嫩嫩,漂漂亮亮的冷情。

    花后节被选在群芳楼里举行,这让安澜想到那个仅一面之缘却帮助了自己的男子,可惜这次却并未看到他,百般打听才得知映月已经离开,其他的便一无所知。

    安澜也只能叹息,有缘再还所欠他的人情吧。

    看下楼下越来越多的人,安澜好奇的问着旁边的小文“原以为花后节应该无比胜大,怎么才这点人?”听他一问,小文忍不住给他白眼“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要进的人必需买签,五百两银子一支,那签到时候是用来投选花后用的”。

    安澜乍舌,这里的人少说也上千,一算那可是楼里半年的营业额了。“每人五百两那得多少钱啊,这群芳楼不发了。”

    小文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安澜“你连这都不知道,这钱除去所有开支,一成是归群芳,四层归胜利的楼主得,五层是献给城守。”

    安澜默,原来如此啊。

    群芳为每个来参赛的楼都准备了单独的房间,自己为五位公子画好妆便和小文在这楼上观赏楼下的人群,还真是人满为患啊。

    突然安澜注意到对面二楼有一位锦衣女子往她这边打量,隔得太远不怎么看得见她的相貌,但从质上来看这人必是人中龙凤。

    那女子只是深深的往她这边看了一会便进了雅间,安澜指着对面问小文“那边是什么人啊。”

    小文朝着她指的方向看了看“能住对在的雅室想秘都是些有来头的人,是什么身份就不是我们这种小人物知道的了。”

    安澜点点头却实,那人一看必是大有来头,可是没有听到消息说今天会有什么大人物来,想必那人也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吧。

    之后安澜再也没有见过那名女子,安澜无趣便回到房里看到四位公子都准备好了。

    千秋转了转他的舞衣“爹爹,你看我美吗?”

    无忧好笑“美,你最美”千秋立即得意,众人都低低的笑着,这千秋还是这般自信。

    见冷情已经穿好衣着好装在镜子前发呆,安澜轻轻的走过去“冷情,你还好吧”虽然知道他昨天似乎真的放下心结,可是还是有些担心。

    冷情只是转过脸还是那样冷冰冰的表情,可是安澜却从中看到了以往都不曾有的轻松,想来冷情却实已经看开了。

    冷情淡淡的道“昨日多谢安澜,冷情如今心中轻快了不少,现在想来以前如此折磨自己真是对不起父母。”

    安澜放了心,微微一笑道“你现唯一要想的,就是如何才能对得起自己,冷情你知道吗?只要你快乐就是对得起所以爱你的人。”

    冷情听后一楞,慢慢的露出这些年的第一个微笑,美得不似凡人,看的安澜呆在那里,真的好美啊。

    看着安澜呆呆的的傻样,抚夏等人都偷偷的笑,一是笑安澜的样子,还是便是真心的高兴,他们虽然跟冷情非亲非故,可是相处这些日子也却实为冷情的经历心酸,如今见冷情总算好了些,他们心里也自是为他高兴。

    本都是一群苦命的男子,所以更应该相助相惜,不是吗?

    楼中公子一一上台表演,安澜也找了个角落慢慢欣赏,五百两才能看一眼的节目不看白不看。

    原本一直活跃的人在看到冷情上台时都惊呆了,全场静得可怕,安澜看着台上如火般的少年心里生出些许自豪感。

    台上的冷情忘我的舞动着,身上的衣服如跳跃的火花随着少年的动作飞舞像是要把看的人也一起点燃一般。那少年的舞让安澜这个不懂舞的都能从中看出那样决绝的爱,他就像化身为火焰一般炙烈的燃烧着自己,燃烧着曾经的美丽,也燃烧着他的爱情。

    所有人都惊呆了,直到少年何时退场都不知,脑海里只留下那一片鲜红,似血一般。

    今年的花后毫无疑问非冷情莫属,看着朱晓小咬牙切齿的表情,安澜心里总算舒服些了。

    无忧楼再次成为焦点,冷情一举成名,成名的当然还有安澜,可惜安澜对名并不看重,她现在只想着如何挣钱,挣好多钱,就这样而已。

    从那以后那位锦衣女子便天天出现在楼里,次次被冷情拒之门外却仍然坚持,她能看出女子对冷情的爱,也知道冷情对那女子也是有情的,如今只望冷情早日看清自己的心,找到真正的幸福才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