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第十九章 红骄,幸福要自己争取

章节字数:3214  更新时间:11-12-01 22: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红骄听闻安澜在城里开了个胭脂坊,便一直想来看看,虽然被安澜如此拒绝,可是他却无法叫自己死心,多年所见所闻,他知道幸福是要靠自己去掌握的,而安澜是不是他的幸福只有争取了才知道。

    艳姿坊是个两层的阁楼,门上‘艳姿坊’三个字大而独特,白色的字型像鲜活的花藤一样一个字缠绕着另一个字,边上开出点点小花,即妖娆又典雅,到是跟这三个字相贴切。

    进来门里,屋内出其的明亮宽敞,有好几个独立的柜台,柜台后面便是琳琅满目的胭脂水粉,仔细一看便能看出柜台上的物品都是分类的,每个柜台后面都有一个俏丽的男子笑盈盈的为客人讲解着什么。

    “公子,您是第一次来吧,您需要点什么?”

    是一个笑容满面的男子,自己并不是来买东西的,可对上那热情的笑容到叫红骄有些不自然“我想先看看。”

    男子并没有因为红骄不买而像别的商家那样不愉快,而仍是笑容满面的道“好的,我们这里一楼是卖胭脂水粉的地方,如果要找美容顾问那请上二楼,您看看,奴家就不打扰您了。”

    说完面带微笑,客气有礼的退开了。

    红骄松了口气,真想不到这里的服务尽然如此贴心到家,这安澜果然不一般。

    游走各个柜台间,看着包装精美的各种盒子放置在漂亮的锦布或毛裘上,边上装饰些花或枝叶,让他都生出要想仔细看看的冲动。

    这时见安澜从外面走了进来,红骄顿时觉得有些紧张,盈盈的走去伏了伏身子“安姑娘。”

    安澜这时才注意到红骄,她最近都快忙晕了。

    “不要安姑娘,安姑娘的叫,叫安澜就好,我就叫你红骄,也别什么奴家的听着别扭,别整得这么麻烦。”

    安澜是怕了这些男子老是奴家奴家的了。

    红骄顿时有些惊喜“那我便叫你安澜了。”

    安澜摆摆手“嗯,就这么叫吧,他们都这么叫的。”

    红骄的欢喜顿时变的有些苦涩,原本,他并不是特别的那个。

    安澜看看店里的客人“你也来买胭脂的吗?有没有看中的,我叫小辰拿给你。”

    红骄摇了摇头“刚来,还不曾看中,不如安澜帮我介绍,介绍。”

    安澜到是乐意的,只是……

    “安澜,你上次跟我讲的有些地方我还不懂,能不能再讲一次给我听。”

    “安澜,我适合这个颜色的胭脂吗?”

    “安澜……”

    安澜好不容易才上艳资坊一次,所以一来便被好几个男子围住,安澜歉意的对红骄说道“今日可能不行了,要不改日吧。”

    红骄看着受众多男子追问的安澜,微笑着温柔的点了点头,却只有他知道那微笑何等苦涩。

    每日上午来,安澜基本都不在,下午却又被别的男子霸占着,红骄来了几次都是如此,心里止不住的失落。

    今日又是如此,安澜一来便被一群男子围住到二楼讲解去了,小辰见这几日都来的红骄心里有些不忍“她如今再在忙着胭脂作坊,又要每日来这里当美容顾问,晚上都要很晚才休息人都瘦了不少呢。”

    红骄来过几日也知道这个美容顾问是什么,心里好了不少,却又替安澜心疼“那为什么没人帮帮她呢?”

    小辰皱着眉“原本也是想找个人代做这美容顾问一职,可是信的过的客人不满意,信不过的安澜又不敢请,便一直拖着。”

    红骄心里顿时有什么闪过。

    终于等到安澜下楼来,看着安澜疲惫的揉着肩,红骄立即迎上去“安澜,可不可以耽误你一些时间。”

    安澜也知道红骄来了好几日,可是自己真是抽不开身,到有些觉的对不住他。歉意的道“最近太多事,本来上次答应了帮你介绍胭脂的,却一直失言,真是对不住了。”

    红骄摇摇头“安澜不必介意,小辰已经帮我都介绍过了,而且你如此忙碌我自是不应该再去打扰你的。”

    安澜知道这男子落落大方,自是不会为这点小事介怀的。“那红骄找我还有什么事吗?”

    红骄犹豫了一下,便道“听说你店里要请美容顾问,你看我行么?”

    安澜顿时瞪大眼睛,红骄的妆可是千金难求,如今居然要来当美容顾问?

    “不要勉强自己,我的作坊快要好了,到时候便没关系了。而且你哥哥…”这朱晓小会愿意?

    红骄是真的想来作美容顾问,那样便可以离安澜近些,好更多的了解她。“哥哥那里安澜放心,最近,嗯哥哥有事分不开身顾不上红骄的。红骄并不觉得勉强,而且在安澜这里红骄也学到不少东西,红骄做美容顾问并不会失去什么,反而会得到很多,所以还望安澜成全。”

    其实最近朱晓小遇到大麻烦了,可是有了上次一事,红骄对他彻底失望了,但这些没必讲与安澜听。

    安澜看红骄却实是诚心想做美容顾问的,而且想到这作坊如今还有好些东西没搞好,自己还真有心力不从心,便点了点头“那好吧!但是,如果你不想做了随时记得告诉我。还有,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随时来找我,你也不用天天来,隔天来一次吧,每次来半天,工钱的话。”

    红骄连忙打断“工钱就不必了。”

    安澜不予“这样不成,说了雇你一定要给工钱的,一个月五百两吧。”

    给了工钱是雇佣,没给工钱便是人情债,有些距离保持总是好的。

    “好吧,就依安澜。”见安澜跟自己如此分明,红骄心里有些难过,自己真的走不进这个人心里了吗?

    安澜驾着车飞快的往家里赶,经过二十多天的努力,总算把作坊搞起来,人员也请了不少,生产也正常起来,安澜终于可以回去好好的看看他的宝贝们了。

    直接驾着马车赶往桑蓝的住处,她好想他,当然还有悦儿。

    高兴的推开门叫到“蓝,悦儿,我回来了。”忙的时候虽然也有回来一两次,却都是说一会话便走了,如今终于可以好好的抱抱他们了。

    本来都做好接住悦儿小小身体的准备,可是叫了两声别说悦儿连桑蓝的身影都没见着,又叫了两声,才见桑蓝急急的从屋里出来,眼里满是惊谎“安,安澜,你,你怎么回来了。”

    安澜怎么会现在回来,怎么办,自己屋里还有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到时候安澜看到会发生什么事,他想想都快急出眼泪来。

    看着安澜不善的眼神,桑蓝顿时脑子一片空白,她生气了?难道她知道了什么,她肯定不会要自己了,怎么办,怎么办,桑蓝就这么绝望的站在那里,眼睛里的眼泪一颗接一颗的往下掉。

    安澜急急的冲到桑蓝身边,桑蓝绝望的闭上眼,却不想下一刻便落入一个温柔的怀抱。

    安澜使劲的抱着桑蓝,感受着怀里的体温和桑蓝独物的味道,悬着的心终于落回原位。

    推开门一个人也没有,屋里也静的出奇,安澜吓死了,她以为自己离开时家里出了什么事,当看到桑蓝时那种恐惧瞬间转为惊喜,便急急的冲过来将这个日夜思念的人抱进怀里。

    却不想看到桑蓝衣服上的点点血迹,看着桑蓝闭着眼睛流着泪,安澜一惊,赶紧拉着桑蓝上下左右前前后后到处查看,一边看一边着急的道“蓝儿,怎么了,别哭,哪受伤了,告诉我,哪伤着了,啊。”

    没有如期的那种让他绝望的场景,而是一个紧紧的怀抱,还没反应过来时却又听到安澜着急的声音“你到时说话啊,快告诉我到底哪儿伤着了,这么多血你要吓死我啊。”

    这时桑蓝才发现衣服上占了不少血迹,急急的拉住安澜“这血不是我的。”

    安澜不信“不要骗我,蓝儿,我会担心的,告诉我哪里伤着了。”

    桑蓝看着安澜着急的表情,心里又欣慰又内疚,弱弱的道“这血真不是我的,是,是另一个人的。”

    安澜一听到放下心来,不是蓝儿的,还好,他没受伤。

    轻轻的将桑蓝抱进怀里“看来以后一定要时时刻刻的跟着你,不然早晚得吓死。”

    又想到什么似的,突然瞪大眼睛看着桑蓝“不是你的血怎么会在你衣服上。”

    桑蓝一听脸色瞬间苍白,这要他怎么说!说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倒在他门口,他出于好心便将她扶进了屋,因为那人流血不止,没时间去找张大娘,便自己脱了那女子的衣服为她止血。

    谁信?

    就算安澜信,那自己脱了一个女子的衣服也是不征的事实,如今还被安澜撞见,这见安澜情何以堪。

    安澜见桑蓝苍白的脸愣在那里,到有些不知所措,蓝儿遇到什么事了吗?这时屋里传来低低的呻吟声,安澜一楞便往屋里走去,桑蓝见安澜进了屋去,顿时煞白着脸急急的跟进去。

    见安澜直直的盯着床上衣衫不整的女子,桑蓝紧张的走过去,拉住安澜的一只袖子道“安澜,安澜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相信我好不好,我跟这女子没什么的,她早上浑身是血倒在我门口,我很着急,张大娘不在,她一直一直流血,我有你给我买的药膏……”

    桑蓝一急说话便语无伦次起来,本来想好好解释,可是越说越乱,桑蓝急得眼泪又掉下来。

    见桑蓝流泪,安澜叹了口气,将桑蓝抱进怀里“蓝儿不哭,我信,我信你的,你慢慢说,不着急好么。”

    桑蓝猛的点着头,可眼泪还是一直一直掉个不停,只是如今的泪,却是幸福的泪。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