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第二十章 上官青云

章节字数:3806  更新时间:11-12-01 22: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着床上重伤着,嘴里还不断说着梦话的女子,安澜皱了皱眉,随即又舒展开来,虽然知道是个麻烦,但叫自己见死不救那也是万万不能的,既然蓝儿都救回来了,那就随欲而安吧。

    叫桑蓝去看看张大娘回来没,自己帮女子用酒擦伤口,敷药,没办法自己对这种刀剑伤,她就只知道消毒抹药这些,而村里懂药的也只有张大娘了。

    张大娘急急的进门,路上听桑蓝说自己救了个人,伤得很重要她来看看,只是没想到是个年轻的女子,张大娘一边查看女子的伤一边道“桑蓝这捡人的毛病一点都没变,可自己都快要嫁人了,这些来路不明的女子怎好乱救。”

    桑蓝知道张大娘如此说是为了自己好,怕自己乱接触女子被安澜讨厌了,可是,看了看身边握住自己手的安澜,他心里却对自己捡人的行为并不后悔,第一次捡人得到全天下最疼他的人,第二次捡人让他看到了全天下最无私的信任。

    轻轻的回握住安澜的手,与安澜视线相接的一瞬间微微一笑,他捡回来的是幸福呢。

    张大娘余光看到两人的幸福,心里也为桑蓝感到高兴,能得安澜一人,却是天大的福气了。

    查看着女子,年纪二十岁左右,长相俊秀,看身材和手上的茧应该是习武之人,身上有许多伤口,有两处刀伤,伤口格外深,看这女子如今还活着,可算是奇迹了。

    因为经常与药店打交道,而且村里只有她一个懂药的,所以对这些外伤到还能看出些门道,至于有没有内伤,张大娘便查不出来。

    给安澜使了个眼色便出门去了,安澜知道张大娘有话要对自己说,便对桑蓝道“这女子想必一时半会不会醒,蓝儿也不必在这里守着了,我去大娘那边收拾收拾,待她情况稳定些我再将她移到大娘那边去。”必尽一个女子放在桑蓝这里也却实不好。

    桑蓝点了点头,安澜便出门转角处看见满面心事的张大娘。

    张大娘见安澜立即将她拉过去“安丫头,我看这人可能是个大麻烦啊。”

    安澜点点头,她是看出来了的。

    此人衣着华丽,定不是寻常人家,身上受着如此重的伤逃至这偏远地方,想必仇家甚为厉害,可是人都救回来了只能兵来将挡了。

    张大娘见安澜点头有些急“你知道,你还跟没事人一样,你不知道也许她的仇家会找来,也许会牵连桑蓝父子,你想过没有。”安澜皱了皱眉,她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唉了口气“人已经救回来说什么都没用了,难道还真能把她丢出去,待明日她伤好些我再想办法将她弄走吧。”将张大娘的牛车拉过来,准备等那女子醒后先拉到张大娘家去,

    快中午的时候小悦儿回来了,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小脸也跟花猫似的“悦儿小花猫去哪里玩过了,你看衣服都有些破了。”

    小悦儿低头果然漂亮的衣服上划了一条小口子,悦儿有些急了,这可是安姨才买的新衣服,眼睛有些红红的。

    安澜最怕悦儿哭,咬着唇,红着漂亮的眼睛,可怜兮兮掉着眼泪,轻轻的抽噎,看上去甚是可怜。

    安澜立即将悦儿抱进怀里哄着“不哭,不哭,衣服破了没事,到时候安姨再买新的更漂亮的,小悦儿不哭了好不好。”

    悦儿一抽一抽的道“这件衣服安姨才买的,可是被悦儿弄破了。”说完小小的手轻轻抚着口子的地方,又要哭出来。

    “没关系,你看安姨这么大的人还经常把衣服弄破呢,所以悦儿没有错,知道吗?”

    悦儿仍是看着衣服,轻轻的点了下头。

    安澜见悦儿不高兴赶紧转移话题“悦儿今天去哪里玩了啊?能告诉安姨吗?”

    悦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立即高兴的道“今天秦蔷姐姐带我去爬树,捉鱼哦,可好玩了。”

    得,终于知道这衣服怎么破的了,秦蔷这丫头,这些是能带悦儿玩的吗?

    悦儿皱了皱眉“可是秦蔷姐姐走得好快,悦儿都跟不上,老是要秦蔷姐姐停下来等我。”

    安澜摸摸悦儿的头“没关系,悦儿是男孩子,而且还比秦蔷姐姐小,她等你是应该的。”悦儿歪着脑袋,高兴的点了点头“嗯。”

    后来悦儿才知道,原来应该和愿意相差这么大。

    女子天黑的时候便醒了,淡淡的看着安澜问了句是你救了我,得到回答便不在说话。

    张大娘到是气愤“这人救了她连句谢谢都没有,要是救的是只白眼狼还不如现在就丢出去。”说完还真的就要去拉人。

    安澜微笑着拉住张大娘“不碍事,救她又不是为了叫她感谢,何必为着这些小事生气。”这安澜就是太善良了,张大娘直摇头。

    女子醒了一下便又睡过去了,安澜摸了摸她的额头,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晚上不用睡了,这女子在发烧呢。

    给女子服了些药,安澜便坐在旁边认命的为她用酒和水降温。

    一阵鸡鸣将桌上撑着头睡觉的安澜吵醒,摸了摸女子的额头,烧总算退了,本来胭脂店和作坊都忙完了,原以为可以休息一下,没想到这下更累了。

    用冷水拍了拍脸,可是自己现在还不能睡呢,她想了一夜准备将这女子拉到城了找个院子将她安顿下来,一是找大夫方便,二是她觉得大隐,隐于世,她的仇家应该不会想到她敢明目张胆的将人带到城里吧。

    简单的喂那女子喝了些粥自己也吃了些,叫张大娘跟桑蓝说声自己进城了,便赶着车将女子慢慢的拉进城里。

    自己胭脂坊后院原本有两间屋子,可惜一直空着没住人,不过东西还算齐全,如今到可以安顿这个女子,安澜转头看着昏迷中仍皱着眉一脸痛苦的女子,安澜叹息,希望好有人好报,你不要带来太大的麻烦才好。

    拉到后院本不想经动他人,却正好被来找自己的红骄和小青看道,安澜也不多说忙吩咐到“既然看来了,便过来吧,帮我个忙。”红骄一楞后便恢复过来,神色如常的点了点头。

    安澜对小青说道“去城里请个大夫,要嘴严一点的那种。”小青见公子对自己点了点头,也只好听命的去请大夫去了。

    安澜看着红骄道“要麻烦红骄帮我照看她一会,我去准备将床整理一下。”毕竟没人住,灰尘什么的还是有的,红骄点了点头。

    红骄打量着车上的女子,脸色有些苍白,不过五官深刻到也精致,身体上到处都缠着布,可能因为路上的颠簸有些血渗了出来,看去有些恐怖。

    女子二十左右,额上隐隐有许多汗渗出,看着女子皱着的眉好似很不舒服的样子,红骄有些不忍,拿起丝巾准备帮她擦擦额上的汗,手刚伸去时便被一只手狠狠的握住,红骄惊呼一声瞬间对上一个凶狠的眼神,吓得脸色苍白。

    女子干哑的声音问道“你是何人,要做什么?”

    红骄吓的不轻,这女子的眼神甚是凶恶像是要将他吃了一般,那人握住的地方痛得不行,疼得红骄差点掉下泪来。

    女子见红骄毫无武功,漂亮的脸因为疼痛露出痛苦的表情,一双漂亮的眼睛里闪着泪花,见他并无恶意的样子,才缓缓的放开手,被她刚才握住的纤纤玉手如今一片青紫。看见眼前的男子揉着手碗,精美的五官皱成一团,红红的眼睛真是楚楚可怜,上官青云心里一动有些过不去“对不住公子,我刚才以为是敌人,所以下手有些重了。”

    看来身体真是差到极点,就这么一句话都好似要了她的命一般,上官青云使命的喘息着。

    她刚遇大祸,如此防范也是应该的。

    红骄见女子道歉态度真诚,咬着唇轻轻的摇摇头,自己本就不是如此不通情理之人。

    安澜整理好东西,见那女子醒了便微笑道“你醒了,对了,这位是红骄他是可以信得过的人,姑娘大可放心。”

    上官青云只是淡淡的看了安澜一眼点了点头,便闭上眼睛休息,她得快快养好身体,自己还有恩怨未了呢。

    安澜见红骄脸色有些不对,关心的道“红骄,你怎么了?脸色有些不好。”

    红骄下意识的将受伤的手用袖子遮了遮,笑着道“没什么,我想可能是昨夜没睡好的原因。”

    安澜听他如此一说也就没在意,便准备将那名女了搬进屋。红骄见安澜不再过问心里到有些些委屈,我说没事你就信,你都不知道再多问几句吗?

    安澜当然猜不到红骄所想,可是一直偷偷的注意着红骄的上官青云却看到红骄委屈又伤心的表情,眼神一沉心中不知怎么有些难受,她不明白。

    安澜有些犯难了,自己婚期将近如今又来了这么个大麻烦,又不能叫别人看着,这到如何是好。

    红骄知道安澜的为难,他怎么会忘记她九月初一的大婚。咬了咬唇道“安澜想必还有事要忙吧,屋里那个女子我会帮你照看一下的,你放心去忙你自己的…事吧。”那个婚字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好似一出口便扯得心口疼一般。

    安澜一听马上拒绝道“这怎么行,本来叫你做美容顾问已经够委屈你了,如今怎么能要你再去照看一个病人,这个万万不行。”为了这么一点小小的关怀,刚才的伤心便一扫而空,红骄温柔的道“不碍事的,虽说是照看也不过是送送药,送送饭就是了,又花不了多少时间,况且还有小青帮我。而且你的婚事将近,再不准备怕是来不急了。”

    这次说出婚事仿佛也不那么难受了,原来自己只要她一点点小小的关怀便知足了。

    安澜其实不想欠别人人情的,可是命运却一再叫她欠着这个男人,安澜唉了口气,也罢以后有自己力所能及的地方一定尽力帮他。

    安澜点了点头“如此就再次麻烦红骄了,而且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通知我知道吗?却不可让自己有什么危险。”她在关心我,红骄顿是笑容满脸点了点头“多谢安澜关心,红骄记住了。”

    安澜见事已至此便不再多说什么,起身便准备去城里准备婚事用的东西了。

    安澜走后,红骄好一段时间都处于幸福状态,准备进屋看看那女子怎样,敲了敲门里面并无人应。

    红骄想了想便推门进去,却没想到原本以为睡着的女子,如果正睁着一双复杂的眼睛看着自己,红骄身体一缩,他还没有忘记刚才这个女人那凶狠的眼神。上

    官青云其实很想睡的,可是屋外两人悄悄的说话声老是让有种想听听的冲动,她也真的这么做了,本就习武,运功后屋外的对话便听得清清楚楚,由其是红骄那悦儿的声音老往耳朵里钻,听见红骄为了帮那女子便要照顾自己时,她心里没来由的高兴,却又有些酸涩,如果这样还听不出红骄对那名女子的爱意,自己算是白活了。

    看到进门时红骄脸上幸福的笑,那股子酸味居然变成了怒火,上官青云沉着声音道“上官青云。”

    红骄一楞有些反应不过来“啊?”

    “上官青云,我的名字,记住了。”

    说完便团上眼装作要睡觉了,留下满脸问号的红骄。

    红骄不知他们的牵拌才正式开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