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第二十一章 婚礼,终于在一起

章节字数:3825  更新时间:11-12-01 22: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婚期很快便到了,在村子里举行。

    准备安澜从张大娘家出发,再接出桑蓝在村里绕一圈后到村里大树举行婚礼。

    那里宽敞,酒席也摆在那里。

    张大娘最初不怎么同意,哪有女子娶夫反到住进了男子家,这不是入赘吗?安澜不置可否。

    她也可以在城里买房子将桑蓝娶去,可是她在这村里还有未了节的事,她既然说过要帮桑蓝摆脱凶星的骂名,那自己就一定要做到,而且离那一天不远了,她深信。

    成亲当日无忧楼里店里的人全来了,还有村里的小孩子,最让自己吃惊的秦木和吴秀才也来了,原本交情并不怎么深,没想到会来参加自己的婚礼,这到是让安澜惊喜不已。

    村里新人所要经过的地方都用红玫瑰装饰着,到处都在明明白白的告诉别人一对有情人的终成眷属。

    一切准备妥当,准备去迎亲了。

    高头大马,咳在前面走着。你问我为什么是走着不是骑着,她到是想骑上大马英姿飒爽的去迎娶心爱之人,可咱安澜不会啊,所以只好让马儿拉着马车去迎亲了。

    前面有车夫赶车,后面是两人坐的车身,这样便将新人全暴露在外,安澜要的便是这种效果,她要全村的人见证他们的幸福。

    鞭炮震天,桑蓝满面羞红的被喜公扶了出来,今日的桑蓝美的不似凡人,大红的喜服,骄羞的脸,若隐若现的被半张薄沙遮住,这也是安澜不顾众人说的与理不合坚持要这么做的,她当然有他的理由。

    安澜下车,接过喜公手里的桑蓝的手,紧紧的握住,她再也不会放开了。

    在村里绕了一圈,一路酒着糖果和红包,乐得后面跟着的小孩子一直合不拢嘴,大人也跟了一群凑热闹的。

    来到村中大树,安澜将桑蓝抱下车牵着他的手踩着红地毯缓缓的走向大树下,张大娘和无忧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们两个了。

    张大娘大咳了一声,她原本是想让说话的人停下来,却不想引来一阵轰笑,张大娘的老脸顿时找不到地方放。

    瞪安澜一睛,她就说这个婚礼也太过另类了,早知道就不答应安澜来当这个主持,反正旁边不是还有个吗?

    无忧见张大娘有些不自在,凤眼一扫,用手压了压大声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

    顿时所有人都静了下来,张大娘欲哭无泪啊,自己撞死在后面这颗树上可以不,居然还不如一个男从,她也不想想,无忧可是做了几十年的老板,发号施令那可是有板有眼。

    无忧微笑道“今天是安澜和桑蓝的大好日,两个有情的人终于苦尽甘来,在这里祝他们永结连理,白头到老。”

    众人皆是鼓掌,表示祝福。

    无忧又道“得安澜的邀请,如今来这与两位新人做个见证,也希望大家做个见证,安丫头说了,如果以后你们有谁看到她欺负桑蓝,就可以用今天的所见所闻做证,随便揍她。”

    众人皆好笑,哪有在成亲的时候这么说的,好些男子到是很是感动,也很羡慕,女子如此做足以证明她的真心。

    张大娘不忍一生就这么一回的机会结果差点半个字都没说,便插嘴到“安澜,你可愿意娶桑蓝为夫,一辈宠他,爱他,包容他,不管贫穷或富贵,疾病或健康,永远相互扶持,不离不弃?”

    安澜看着呆呆的桑蓝温柔的道“我愿意。”

    无忧看着桑蓝道“桑蓝,你可愿意嫁安澜为夫,一辈子信任她,爱她,依靠她,不管贫穷或富贵,疾病或健康,永远相互扶持,不离不弃?”

    桑蓝呆呆的看着安澜,眼睛里满是泪水,轻咬的唇微颤,众人的心皆悬了起来,怎么这么久没听到回答。

    安澜却始终温柔的看着桑蓝,等着他。

    桑蓝低下头轻轻的抽泣起来,看得张大娘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轻轻的喊着桑蓝“你到是说话啊,说我愿意啊,这孩子怎么在这节骨眼上哭起来了。”

    无忧看着张大娘着急的样子捅了捅她,示意她看安澜,只见安澜仍是万般温柔的看着桑蓝,就这么满目柔情的看着他,张大娘突然觉得自己的着急在安澜那里根本不算回事,这安澜有时候还真是冷静过头。

    安澜并不是冷静,她知道这样会对桑蓝造成太大的震撼,但她相信他,相信他们的爱情。

    悦儿在下面也是急得不行,虽然他不怎么懂,可是他却感觉的到大家都为着爹爹提着一口气,可是爹爹只是低着头哭,搞得悦儿都想哭了,悦儿刚要冲上去却被旁边的秦蔷抱住“不要去打扰你爹爹,他马上就好了。”

    悦儿不怎么信的转过头,只见爹爹轻轻的拭了一下眼泪,抬起头幸福的一笑大声的说道“我,愿意。”

    众人提着的心终于落了回来,还有好些男子轻轻的擦着眼角的泪花,这么震撼的婚礼太让人感动了。

    安澜露一个大大的笑容,轻轻的拿起桑蓝的手放在唇边一吻,将一个戒指带到那人手上“这是我的承诺,一生一世一双人。”

    众人惊的说不出话来,世上尽有如此女子,桑蓝是何等好运,女人感叹这女人放着三夫四侍不要不知是傻还是痴情,男人则羡慕为什么自己没有遇到此女子。

    自己店里和楼里的公子们何等厉害,看热闹的村民本不好意思留下,可被他们一游说,现在是不好意思走了,居然全都留了下来。

    还好安澜有了万全准备,不然还真坐不下这么些人。

    拉着桑蓝一桌一桌的敬酒,桑蓝的酒当然全由安澜代喝,她喝酒虽不厉害,但也不能苦了夫郎不是。

    还好傍边有个厉害的张大娘帮衬着,不然一半不到安澜就得倒了,终于还是坚持到最后。

    安澜先将桑蓝送回去,交侍桑蓝自己吃些东西累了先睡会,叫小文小辰他们几个留下来陪着桑蓝,自己便又去应付那些人去了。

    男人女人隔开,中间用锦布屏风遮着,主位是安澜,张大娘,秦木,吴秀才,秦蔷,几个熟一点的人在。

    如此热闹的场面,原本应该热闹无比,却只见吴秀才满脸悲伤不停的喝着酒,张大娘很是无奈,按住吴秀才还想倒酒的手,张大娘关心道“够了,华文,你醉了。”

    吴秀才摇摇头“我到想醉呢,可惜如今清醒的很。”

    说完扬起一个苦涩的笑容挣脱张大娘的手,又开始倒起酒喝了起来,想来这吴秀才看到安澜成亲处景生情,想到自己另嫁她人的未婚夫了吧。

    张大娘看看沉默的秦木,使劲吃着东西的秦蔷,和远处无法脱身的安澜,只好认命的再次按住吴华文的手。

    厉声道“够了,你这是何苦嘛。”

    吴华文本就是书生,猛灌了几杯酒还真是有些醉了,有些带着哭音道“何苦,我这是何苦,对啊我这是何苦啊,析儿已经嫁她人做夫了,我又是何苦让自己如此难堪。”

    说罢又要往嘴里倒酒,张大娘怎么拉都拉不住,刚好安澜晕乎乎的回来,拉着张大娘“不行了,不行了,大娘帮我顶一顶,我歇一下,这些女人疯了不成,那又不是水,天啊,我今晚还要洞房呢。”

    张大娘见安澜如此,好笑的扶她坐下道“我们这里的习俗便是要将新娘子灌醉了才成,得我去应付她们,你歇息一下吧。”

    说完看了吴华文一眼,唉叹了一声便去招呼客人去了。

    安澜并没有她说得好么醉,以前在职场也练了些酒量。喝了几口茶清醒了不少,见吴华文满脸悲伤的猛灌酒,安澜奇怪了,这吴华文受什么刺激了。

    安澜看了看秦木,问道“她这是怎么了?”

    秦木还是那副冷冷的表情,轻轻的说“情伤”便又自顾自的去了。

    安澜郁闷,这人也不必这么惜字如金吧。

    安澜看着海吃猛塞的秦蔷“秦蔷告诉安姨,这吴姨怎么了?”

    秦蔷白她一眼,仍是不停的吃,嘴里含糊的道“才不要告诉你。”

    安澜心里直骂这吃人却不嘴软的黑心丫头。

    看着已经喝高了扒桌上嘴里一直叫个析儿,析儿的吴秀才,只好等大娘回来再问了。

    安澜并不是喜欢打听别人私事的人,只是如今喝了些酒人又太高兴所以才有使好奇心成陪增长。

    张大娘一回来安澜便指着吴华文道“析儿是谁啊?”

    张大娘看桌上不醒人世的吴华文唉声道“析儿是吴华文的青梅竹马,两个也是自小定下了婚事,可惜华文家道中落,析儿父母便不愿意让儿子嫁与她,华文千求万求才见析儿父母答应等她高中后去迎娶析儿,吴华文也很是用功,可不想三年前刚要准备去参加科考时便听到析儿已经嫁人的消息,对方是城里有钱有势的金家,析儿嫁去做了侧夫,晴天霹雳啊,唉,可惜了一对有情人,就这么生生的给拆散了。”

    安澜想了想“金家,金家,不知道是金家哪位女子,金家的男子到是有好几店我认得”

    张大娘唉了声气“就是金家四女。”

    安澜瞪大眼睛“那女子不是四十几了吗?”

    张大娘点点头,安澜以前店里男子居多,八卦听了不少,听闻金家四女金宝脾气不好,经常打夫郎,她的夫郎常常都是带着伤的,而且有了正夫侧夫小侍好几个还常常去花街柳巷,不管是以前男人打女人还是现在的女人打男人,这种人是安澜最厌恶的人。

    安澜有些愤怒,看了看吴华文“那吴华文就这么算了?”

    张大娘摇摇头“吴华文也去找去他父母,可惜被打了出来,后来听说去找过析儿,可是不知道他跟吴华文说了什么,吴华文回来大病一场,醒来后便跟没事人一样了,科举也不去考了,只是大家都知道她没有表面那样放得开,哎”。

    情之一字最伤人啊。

    安澜摇了摇头,今日是自己大喜,这吴华文的事就留着改日再处理吧,端起酒“来,今日多谢你们来参加我的婚礼,这杯敬你们,先干为敬。”

    秦蔷这小鬼,张大娘,还有一向冷冷的秦木皆端起杯一饮而尽。

    屋里几个男子有说有笑,安澜站在门外幸福的有些恍惚,那个心尖上的人儿就在屋内等自己呢。

    喜公见安澜如此推了推她调笑到“这新娘在这就乐成这样,一会洞房还不得出事?春宵一刻值千金,别浪费在门口啊。”

    想到悦儿在张大娘那里,今天没人打扰他们,桑蓝如今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夫郎了,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安澜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深吸口气便“嘎”的一声推开门。

    几个男子见安澜来了都站起身道恭喜之类的吉祥话。

    用称挑了半张盖头,喝了交杯酒,喜公和小文小辰他们便笑嘻嘻的出门去了,小文在走的时候还贼兮兮的道“安澜,门我会帮你锁好的,院子我也会帮你关好的哦,你就放心的洞房吧。”

    接收到安澜一个白眼,众人一阵调笑,笑嘻嘻的走了。

    安澜坐在桑蓝旁边,轻轻的抱着他“蓝儿,我们过段时间再般到城里去怎么样。”

    桑蓝只是点了点头,只要在她身边,哪里都是家。安澜吻了吻桑蓝的头发,额头,脸颊,慢慢的移到唇边“蓝儿今天真美。”

    桑蓝羞红了脸仰起头回应着她,觉得春宵苦短的人,可不只安澜一个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