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第二十二章 秀才,吴华文

章节字数:4242  更新时间:11-12-01 22: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窗外的月光洒进屋里,洒在两人的幸福上,可同样的洒在了红骄的眼泪里。

    红骄今日并没有去参加安澜的婚礼,他用生病做借口逃避了那些撕心的画面。

    一杯接一杯的喝酒,红骄觉得自己醉了,不然怎么会有东西从眼睛里流出来,自己却停不了。

    看着旁边的上官青云,红骄更觉得自己醉得厉害,不然怎么会从她眼里看到深情和心疼呢。

    红骄倒了杯酒递过去,苦笑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红骄,伤心时只有一个陌生女子陪伴,多么可笑,多么可怜。”

    上官青云听到那个陌生女子时皱了皱眉,按住他又要往嘴里送酒的手“你醉了。”

    红骄拿开她的手“醉了不是更好,一醉解千愁,醉了就不必想着自己不该有的妄念。”上官青云握住他伸来的手“既然知道是妄念,那就忘掉,找个值得自己爱的人,不就行了。”

    红骄缩了缩手却并不能挣脱有些微怒“值得爱的人,谁啊?你啊?”话里满是刺,红骄说这话是本就是没有意识,随口一说的,没想到上官青云使劲抬青红骄的头逼他看着自己,无比认真的道“对,就是我。”

    红骄惊得酒醒了一大半,瞪大难以置信眼睛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你开玩笑的吧。”

    上官青云知道自己有多认真“不,我是认真的,红骄,我喜欢你,从第一天看到你时便喜欢你了。”

    说完含情默默的看着红骄,红骄被那双桃花眼如此看着,羞的满面通红,急急的道“我,我楼里有事,那个,我要先走了,再,再见。”说完便急急的走了,只有他知道自己的心跳得有多快。

    上官青云看着红骄仓促的背景勾起一抹微笑,他没有拒绝自己不是吗?

    安澜一大早起来,神清气爽啊。

    将衣服洗掉,烧好早饭,见蓝儿还未醒,帮他拉了拉薄被,昨晚自己没克制住,累着他了。

    刚出门便见张大娘和悦儿的身影,小悦儿冲过来抱着安澜“安姨早。”

    安澜抱住悦儿小小的身影,点了点他的鼻子“还叫安姨,该叫娘的,还有爹爹还没醒,悦儿小声些哦。”

    悦儿往屋里看了看,隔间的帘子拉下来的并没有看到爹爹,悦儿吐了吐舌头,有些扭捏,半天才轻轻的喊了声“娘”。

    安澜吻了吻悦儿的额头“哎,悦儿真乖,以后悦儿就是娘的宝贝儿子了。”

    这样一说引的悦儿咯咯咯的直笑,有娘的感觉真好。

    可能是听到悦儿的声音,桑蓝在屋里迷迷糊糊的道“是悦儿吗?”

    悦儿挣脱安澜的手直往屋里跑“爹爹,爹爹,悦儿回来了,悦儿现在有娘了。”

    张大娘看着悦我的身影“得,这小子越来越野了,哪有像个男子该有的样子。”

    安澜宠溺的道“不管他像不像男孩子,只要他快乐就行。”

    张大娘啧啧“刚做人家娘,就准备把他宠得无法无天了。”

    安澜一副有儿万事足的样子得意道“我儿子,我乐意。”

    张大娘受不了她那显摆劲“得,你儿子,你了不起,我孤家寡人还是去吃饭去了,懒得在这里找刺激。”

    安澜才懒得管她,进屋准备给他亲亲夫君穿衣梳洗去了。安澜现在甩手掌柜当得心安理得,吃过饭便带着桑蓝准备到处走走,悦儿小子吃完饭便跑去找秦蔷那去了,说是要告诉秦蔷姐姐自己终于有娘了,拉都拉不住,安澜便由他去了。

    桑蓝最初还有些退缩,紧紧的拉着安澜的袖子低着头,生怕看到那些人又像以前一样对自己指指点点,有的甚至破口大骂。

    安澜拍拍桑蓝握着自己的手叫他安心,村里的女人都起来陆续的到地里去了,遇到安澜老远便打起招呼,安澜都是微笑着回应。

    将桑蓝拉向前些道“蓝儿,来这全是村里田大姐。”

    桑蓝低垂着头,有些害怕结结巴巴的伏了伏身“田大姐好。”

    那位姓田的大姐是个豪爽人,连忙说道“好,好,桑蓝在村里这些年,我老田还没怎么见到过你呢,要是没事,可以来找我家夫郎说说话什么的,这安丫头可教了我家女儿好些道理呢,以前从来不帮家里干活,有天听了你的故事居然跑来帮忙干起活来,把她爹乐的。”

    安澜忙道“哪里,本来就是你家田成孝顺。”

    这句话把田大姐乐得合不拢嘴,桑蓝看见安澜微笑着与田大姐攀谈的侧脸,心里幸福的有些发胀,这个女子为他做的太多太多了。

    路上的村民一一与他们打了招呼,桑蓝都一一见礼,并没有遇到自己想象中的事情,更有一个大叔将刚采的一蓝子青菜塞到桑蓝手里,直说他家闺女如今如何孝顺,如何听话多亏了安澜,家里没啥东西,自家种的青菜不要嫌弃,喜得桑蓝说话都有些哽咽。

    安澜很有耐心的带着桑蓝把村子逛了个遍,最终还是桑蓝说有些累了才回家的。

    路人甲神经兮兮的跟旁边的路人乙说到“刚才你看见没,那安丫头的夫郎,真是好看得紧啊。”

    路人丙鄙视的看着路人甲“小心安澜把你打成猪八戒。”(一听就知道是安澜的忠实听众之一。)

    路人甲挺了挺胸“我夸她夫郎,她打我作甚?”

    路人丙摸了摸下巴“你别说,如今看这凶星到还真是美得跟什么似的。”

    路人乙终于插上嘴“小心那凶星把霉运带给你。”

    两人皆露出鄙视的眼神,路人甲拍了拍路人乙的肩“啧啧啧,见不得别人好,总是可恶的。”

    说完摇着头便干自己活去了。

    路人丙上下扫了两眼路人乙“你不知道那安丫头可火了,她开的那店可以说是日进斗金啊,凶星?扫把星?如果能让我像姓安的那丫头一样,凶星我都巴不得多遇几个。”

    说完也是摇着头干自己的去了。

    留下路人乙在那里念念道“好像也是哦,要是我能娶这个么美貌的夫郎,财运滚滚,MD在凶我也愿意呢。”可惜自己没那命哦,想罢也摇摇头干活去了。

    这一天的村庄跟往常一样,但有些东西又不一样了。

    甜蜜的蜜月终是过去,安澜不得不回到艳姿坊。

    一回来这才想起自己好像还有个大麻烦,自己忙着婚事蜜月怎么就把这人给忘了。来到铺子后院,女子经过将近一个月的休养已经好了七层,如今正在院子里比划着拳脚,前些日子自己还担心她的仇家找来,可如今已过一月却没有什么情况,安澜便放心下来,由着她住着。

    这女子也怪,伤好了也不离开心安理得的住了下来。

    “上官姑娘,前些日子我忙于婚事到怠慢了你,还忘不要怪罪。”

    这原本只是客气话,没想到这上官青云理所当然的“嗯”了一声,算是接受了安澜的道歉,安澜黑线。

    “想来姑娘的伤还需要养些日子,安澜就不打扰了,告辞。”

    却不想被上官青云叫住,安澜不解,疑惑的看着上官青云,上官青云收了拳对着安澜道“谢谢,还有你不懂得珍惜的人我会好好珍惜的。”

    那句谢谢安澜知道,后面的就不怎么懂了,本来想要问问什么意思,没想到上官青云面无表情的回屋去了,安澜也只好作罢。

    红骄见安澜从后院出来,一脸疑惑的样子,便问道“安澜怎么了?”

    安澜见是红骄,突然想到这些日子不是红骄一直在照顾上官青云的吗?便问道“这上官青云刚说了句奇怪的话,我一直想都没想明白。”

    红骄一楞,想起那日上官青云对自己的表白脸上又有些发热,自己这些日子一直躲着她,有事都叫小青去,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怎么一听到她的名字又飞快的跳动起来,顾作镇定的问道“哦?她说什么了?”

    “她说什么我不懂珍惜的人,她会好好珍惜。什么人我不懂珍惜了?我还真想不出来。”

    红骄听后一楞,脸上红得更厉害了,匆忙的道“我,我也不甚清楚,我,我到楼上去了。”

    看着像逃似的红骄,安澜好像明白了什么,满是惊讶,然后了然,嘴里念念道“这样也好。”

    日子就这么幸福的过着,桑蓝在村里过得越来越顺心,也时不时的跟别家夫郎聊聊天什么的,到也自在,这时冷情不知为何突然离开,好像是为着以前一直来楼里的那个英俊女子,那人的气质和言行安澜对她可是印象深刻得很呢。

    看无忧并无表情的脸,打消了好奇和担心的念头,有些事自己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自己原本只是想挣些钱让桑蓝父子有些好的生活便罢了,所以生意走上正轨也就没怎么去管着,叫张大娘帮自己看着便准备在城是购一套房子将他们接来。

    路过吴华文屋子时,看见她坐在院子里看着远方不知在想什么,吴华文至从那日参加了自己的婚礼后就一直不对劲。安澜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

    吴华文回过神来“安澜有事?”安澜坐在吴华文旁边,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有事,而是华文有事。”

    吴华文一楞“不知安澜在说什么?”眼神有些闪躲。

    安澜叹了口气“沈柳析在金府过得很不好,你知道吗?”

    吴华文一楞,随即又摇摇头“不会的,在金府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怎么会不好?”

    安澜有些怒道“你若如此想,那他真的是看错你了。”

    吴华文一惊“什么意思?”

    安澜想了想还是说道“我见过沈柳析,他到我店里来买过东西。”回忆起那时,安澜缓缓的说道“他瘦的很,脸色跟没有血色一般,一双眼睛像一潭死水,衣袖下我看到好些新的旧的伤。”

    看着吴华文睁大着双眼不甚相信的表情,安澜有些愤怒道“难道你不知道金家四女有虐待夫郎的嗜好吗?”

    吴华文却实不知,当初知道析儿嫁了城中有钱有势的金家四小姐后,自己就有意的回避着有关那人的一切消息。

    吴华文心里翻江倒海,却又回到一汪死水,喃喃道“这是他自己挑的路,当初我叫他与我私奔,是他自己拒绝了,他说他是自愿嫁给金宝的,为了荣华富贵,我能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

    吴华文想到那时析儿绝决的松开她的手,声音里都有些癫狂。

    析儿那时那么绝情的告诉她,她是自愿嫁给金家四小姐的,金家有钱有势,自己嫁过去定是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时,她心里的那种绝望和好笑,笑自己自做多情。

    奋力的将书桌上的书挥倒在地“为了他我没日没夜的读书,为的就是考取功名,那时他父母便会将他嫁与我,没想到啊,没想到,他如此等不急,他那么的爱慕虚荣,如今这般都是他咎由自取。我还参加什么科举,考什么功名。”

    刚说完脸上便挨了安澜狠狠的一巴掌,安澜摸着有些发烫的手,愤怒的道“你跟本配不上他,你知道吗?跟他比起来,你的爱太渺小了,算我看错人了,原本想你对他的情意定不愿看他如此这痛苦的活着,原本我还指望你能将他拯救出来,看来我还真是高看你了,不过这样也好,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想来他也过不了多久了。”

    说完头也不回便要离开,吴华文从刚才那一巴掌中清醒过来,见安澜要走立刻道“什么意思?什么叫过不了多久了?”

    安澜讽刺的看着吴华文“过不了多久就是可以解脱了的意思。”

    吴华文连连后退“不可以,不可以,析儿,析儿。”

    安澜转过身愤恨的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你就知道窝在这个院子里读书,你可有去了解过为什么你的析儿会突然要嫁给那个好色残暴的金宝,为什么会拒绝跟你私奔,你有没有想过,你就只知道在这里怨天尤人,你总想着他背弃了你,我看你才是那个背弃了你们爱情的人,你从没想去去争取什么,还枉他为你付出了这么多。”

    吴华文像是听懂了什么,连滚带爬的过来抓住安澜的裤腿,带着颤音道“安澜,你肯定知道什么对不对,你告诉我,告诉我好不好。”

    安澜深吸一口气平稳了心里的愤怒,唉叹一声,扶起吴华文,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些应该你自己去了解,看看你的析儿为了你都做了些什么,了解你心爱的析儿如今过的是怎样的生活,这些不该别人告诉你,你知道吗?”

    吴华文一听跌跌撞撞的便往外跑,安澜想到那个名叫析儿的男子,眼底那抹深深的哀伤,只能希望吴华文真的是能救赎他的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