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第二十四章 悦儿,我不是爱哭鬼

章节字数:3228  更新时间:11-12-01 22: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安澜见吴华文跑了,也只好由她去。

    她那时在店里见过沈柳析一面,她故意去找他聊了一会,从他的话语中不难听出那名叫析儿的男子,绝不是贪慕虚荣的男子。

    而且在她有意的从别家夫郎那里打听来,沈柳析当年嫁与金宝却有隐情,这才如此愤怒的骂了吴华文一通。

    远远的便看到桑蓝从外面回来,安澜赶紧走过去揽住他“桑蓝这是去哪里了?”

    桑蓝满面笑意指了指那边“刚才吴家夫郎想跟我请教绣花的事,我便过去了。”

    如今的桑蓝就像新生了一般,美丽快乐,让他整个人都漂亮的紧,哪里能找到当初些自卑,胆怯的影子,安澜看得眼睛有些呆了“蓝儿,你好漂亮。”

    桑蓝听她一听似怒还羞的瞪她一眼“竟说些不正经的。”

    说完转身便跑了,安澜跟过去,心想他的蓝儿害羞的时候更美。

    刚要进门,去见悦儿从远处跑回来,一来便扑进她怀里,怎么也不肯抬起头。

    安澜大急“悦儿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悦儿只是在安澜怀里摇了摇头却并不说话。

    悦儿今天不太对劲,将悦儿的头抬起来,原以为会满脸泪水,可如今泪水只在眼睛里打转却被悦儿忍着并没有落下来,安澜心疼的很“悦儿告诉娘,发生了什么事?娘一定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悦儿狠狠的咬着唇就是不让泪水掉下来“悦,悦儿,悦儿再也不做爱哭鬼了。”死死的咬着唇,样子说有多可怜要有多可怜。

    话说的断断续续,强忍着泪水还真没有掉下来。

    可这样看得安澜更心疼。

    桑蓝听到说话的声音从屋里出来,见悦儿如此也甚为心疼,轻轻的摸着悦儿的头发“悦儿不是爱哭鬼,我的悦儿最坚强了。”

    悦儿见爹爹,一头扎进桑蓝怀里抱着他的腰喊道“爹爹。”桑蓝只是抚着他的背不说话。

    安澜一猜定又是那个秦蔷干的好事“蓝儿带悦儿进屋吧。”

    桑蓝满心里都是如今不太对劲的悦儿,所以没有发现安澜的怒火,点了点头,抱着悦儿回屋了。

    安澜怒气冲冲的往秦蔷家走去。

    秦蔷还在为刚才惹悦儿的事心里闷闷的,心里像堵了什么似的,却见安澜怒火冲天的进门,瞪着她咬牙切齿的道“秦蔷,你干了什么好事,惹悦儿那样伤心。”

    秦蔷有些发虚,她没想到平时总是笑盈盈的安澜,发起火来直逼人的心脏,弱弱的道“我,我,对不起。”

    安澜真想给她两拳,不过强忍住了,自己也真是,怎么能让不喜欢悦儿的秦蔷带他玩呢,悦儿以前便没有个快乐的童年,如今看着好些,又被这个秦蔷毁了。

    秦蔷看着安澜瞪着她的眼神,就像要把她吃了一般,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悦儿怎么了?”

    安澜深吸两口气稳定情绪,没好气的道“如今与你无关,以前也是我的不是,不该让悦儿来打扰你的,今后不会了,再见。”

    说完便走了,低气压远离,秦蔷有些腿软的蹲在地上,刚才心里不安不但没有少,如今还多了一阵阵的空虚,她是不是以后再也不让自己见悦儿了,想到这里,秦蔷心里一阵阵发僳。

    秦木从屋内出来,刚才的话她是听到了,冷冷的道“拥有的时候却不知道珍惜,这一个月的功课每天增加三个时辰。”

    秦蔷听了只是楞楞的点了点头,这次的惩罚虽重,可她却甘愿受罚。

    悦儿隔些天后,又好似跟以往一样,却又有些不同了。

    以前的悦儿一有点委屈就会眼睛红红哭鼻子,可是现在眼睛会红就是再也不会流泪了,看到安澜一个劲的叹气,那天真该好好揍秦蔷一顿。

    见悦儿会去找村里其他小朋友玩,安澜总算放心了些,小孩子时间一久总会忘记不愉快的。

    这日安澜在店里准备设计些新的东西,毕竟要生存就得创新嘛。

    这时却听小辰说有人找她,安澜疑惑,谁会来找她啊?

    出来一见来人顿时惊得不行,那便是消失了几个月的映月,安澜自是有些欢喜,自己也去找过他的,可惜群芳楼的人都含糊的说不出他到底去了哪里,自己那时还担心他会出事呢。

    安澜将他请到后院,这时才看到一个青衣女子跟在他的身边,女子二十岁左右,长相清秀,可看他围着映月那架势怎么看怎么像哈巴狗似的。

    安澜眼神寻问“这位姑娘是?”

    映月转头瞪着方园“都说了叫你不要跟着我了。”

    那名叫方园的女子做出可怜的样子“你是我夫郎,我不跟着你跟着谁。”

    映月怒道“谁是你夫郎,你不要乱说话,我们何时成的亲,何人做的媒。”

    方园一脸纠结“是你自己不答应嫁我的啊,而且你的身子我看了看了,摸了摸了,你不嫁我嫁谁。”

    映月又羞又气,自那日这方园将快要死的他从黑屋子里救出来,便一直追着他要娶他,先不说这女子自己跟本对她没有喜爱之情,自己还做过地样肮脏的行当,又怎么配得上她。

    如今她当着安澜的面前这样说,映月想到自己以前的身份,眼睛便红了,泪水直往下掉。

    这可把方园急得不行,想要给他擦眼泪,却被映月躲开,如今手脚都不知道该干嘛“哎,哎,怎么哭了,你说嘛,我哪里说错了还是做错了,你骂我,你打我嘛。别哭了,哭得我心都跟着一颤一颤的。”

    看着方园急得围着映月直打转,安澜心里也是欣慰的,她看得出来这个女子是真心的想要映月好的。

    映月看着安澜了然的微笑,到有些哭不出来了,擦了擦眼泪“让安澜见笑了。”

    安澜摇摇头“这位小姐想必也是至情至性之人,映月心里该是明白才对。”

    方园一见安澜帮自己说好放,连忙坐下来拱手道“别叫什么姑娘,姑娘的,叫我方园就行了,方园的方,方园的园。”

    安澜一楞,哈哈哈的笑起来“那你也叫我安澜吧,安澜的安,安澜的澜。”

    女子一听,呆呆的摸摸头,自己以前都这样介绍自己的啊,怎么今天听起来好像有些别扭了。

    映月好笑,这人如此说谁知道是哪个方哪个园啊。

    瞪她一眼,转头望着安澜“先不说这些了,这些日子想在安澜这里讨口饭吃,不知道安澜愿不愿意收留。”

    映月是真的不知怎么办了,自己如此脏的身子和过去,如何能得方园一心,他心里有些害怕,怕这只是她一时冲动而许下的承诺,必尽翻脸无情的女子他见得多了。

    安澜怎么会在意“映月想住多久都成,不必与我客气。”映月点了点头,他自己是知道安澜的为人,虽然只有一面之缘。

    “嗯,映月是我楼中的名号,我原名叫俞欣。”

    安澜点了点头叫到“好,那便叫你俞欣吧。”

    方园顿时不乐意了,拉着俞欣道“为什么她可以叫,我却不可以,我也要叫你的名字。”

    俞欣对她撒泼耍赖已经免疫了,安澜看着这么个人如此小孩子气有些好笑。

    这时,却听房门一开,一身白衣的上官青云站在那里,皱头微皱,这个人好吵。

    那个吵的人当然是指方园,方园一见上官青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指着她“你,你,你不是上官庄主吗?”

    上官青云一见方园,冷静的脸有些扭曲“方园还是那么‘活泼’啊!”

    活泼两字说的咬牙切齿。

    一个大女子被人夸活泼想想都别扭,可是方园跟没事人一样,可见神经之大条。

    方园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自己行事本就不按常理,以前在她庄里闹过些不愉快,没想到这上官庄主记忆这么好,现在都还记得。

    方园撇撇嘴,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你不是死了吗?你妹妹和你那个表弟可是请了好些江湖人去参加你的葬理呢,怎么现在你又活了?啧啧啧,你那个妹妹可不得了,将你的那些部下赶的赶捉的捉,现在你庄里可是热闹的很呢。”

    听方园说起她的妹妹和表弟,上官青云的脸总算有了些情绪,不过一闪又被她藏了起来“多谢方大侠相告,青云自当为自己和姐妹们讨回公道。”

    安澜听她们的对话也猜了个七七八八,但江湖情仇自己还是少插手为妙。

    方园虽然神经大条,却不傻,上官青云没死,可是上官青鸿却迫不及待的为她大办葬礼,如今还想尽办法清除她的势力,白痴都应该知道是家族权势争斗,还是自己好,一人一刀闯天下,看了看旁边的俞欣,要是能再有个夫郎添几双儿女就更完美了,俞欣被方园看是浑身不自在,连忙道“安澜,我还有东西要买,先出去下。”

    安澜点点头,方园见俞欣走了自是跟了出去“小欣欣等等我啊。”

    小猩猩?安澜差点笑出来,这个方园到是好玩。

    上官青云在旁边用深沉的眼睛看着她,安澜上下左右看看自己,没什么不对啊。

    “上官为何这样看我?”

    上官青云盯着安澜的眼睛道“没想到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快三刀方园跟安澜关系到是菲浅,到是上官孤陋寡闻了,原本还以为安姑娘只是一介平民。”

    安澜瞪大眼睛指着自己鼻子“我就是平民啊!,那个方园今天才刚见面的啊”

    可惜人家上官青云只露出个不信的眼神便进屋去了,留下安澜在外面跳脚直叫到“我跟她真的是才认识的啊。”

    安澜一直想陈请自己是平民的身份,可惜现实却总是不买梦想的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