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第二十五章 武林盟主,秦木

章节字数:4123  更新时间:11-12-01 22: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安澜在城里看中了个院子,不大,却很舒服院里有颗葡萄架,她想这里可以给悦儿搭个秋千,阳光能从葡萄叶子中泄下来,说不出的舒心。

    葡萄架旁是一颗很大的树,安澜叫不出名字,可是看他翠绿的叶子铺散开了,半个院子都在阴凉中,在下面放点桌椅,桑蓝在这里剩凉绣花什么的肯定也很舒服。这里离市里还有一段距离,买东西不算远,却宁静,屋后一条溪,经常会有小鱼在水里跳上跳下,自己有空了还可以来钓钓鱼什么,多好啊。

    搬家那天村里的人大多数都来送行,由其是秦蔷那小妮子,躲在人群里还以为自己没看到,安澜恶劣的想着,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可恶的臭丫头了,看着她又想过来跟悦儿说话,又害怕自己那表情,安澜别提多得意了。

    可惜得意没多久就郁闷起来。

    看着屋里的几个人,安澜满头黑线,坐在院里的俞欣一见安澜回来,从骑子上起来“安澜回来了,我们没经过你同意先搬过来了,不介意吧。”

    果然看到方园正忙里忙外的布置她和俞欣的小屋呢,安澜摇摇头,人都来了还能赶走不成,可是看到那个冷冰冰的上官坐在她家悦儿的秋千上晃荡着看书时,安澜爆发了“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上官仍是低着头看她的书,不冷不淡的说句“人多热闹。”

    什么,热闹,居然说人多热闹,你没见你平时都冷冰冰的样子,你要热闹谁信啊。

    悦儿好奇的伸着头往屋里看,好大啊,这里就是他以后的家了呢。

    俞欣看到悦儿,惊喜道“你就是安澜那宝贝儿子吧,长得真漂亮,来,俞叔抱抱。”

    悦儿有些怕生朝安澜身后躲了躲,安澜指着俞欣道“悦儿不怕,这个是俞欣叔叔。”

    悦儿脆生生的叫了声“俞叔叔好。”

    “那个是上官姨,屋子里还有个方姨。”

    悦儿瞪着漂亮的眼睛看着上官青云叫到“上官姨好。”

    方园像是听到外面的对话,从屋里跳了出来“哇,好漂亮的娃啊,来来来,叫声方姨听听。”

    这个方园总是笑嘻嘻的,人又好动,悦儿到不是很怕她,也缅甸的笑着叫了声“方姨。”

    乐得方园当场就把悦儿抱起来直转了好几个圈才停下来“安澜,这个是你那宝贝儿子吧,给我当干儿子怎么样?”

    安澜还未说话,那边冷冰冰的上官青云居然也来插一脚,连理都不理安澜直接走到悦儿旁边逗着他道“来叫干娘。”

    安澜怒,自己儿子还没叫自己几天娘呢,凭什么又要多两个娘啊?

    桑蓝在旁边好笑的看着安澜扭来扭去的脸,推了推她,安澜这才想起桑蓝来,有些抱歉的拉过桑蓝的手走到院子里“这是我夫郎桑蓝。”

    “蓝儿,这个是上官青云,方园,这个是俞欣,我想你应该有印象,在群芳楼里便是他救了我们。”

    桑蓝一惊,面前的这位公子素面朝天,自己一时还真没认出来,如今仔细一看还真是当时那位公子,连忙就要行礼“多谢公子当日相救。”

    俞欣连忙扶住桑蓝“如今我也有事要安澜帮忙呢,大家都谢来谢去多麻烦。”

    方园抱着悦儿跳过来“你就是安澜的夫郎,嗯,长得还真不赖。”

    方园本是江湖中人,做人自是洒脱,不在意这些虚理,夸别人漂亮也是随性致而为,桑蓝却是不同,被她如此一说,顿时羞红了脸,俞欣在旁面色不善,方园自是不知她已经祸从口出。

    上官青云只是点了点头,回秋千时趁方园不注意将悦儿抢走,带着小悦儿接着看书去了,安澜看的牙痒痒,他那冷冰冰的样子别把悦儿冻坏了。

    至此原本温馨的三口之家成了奇怪的六口之家,在安澜还没来得急从新恢复她的三口之家时,店里又来了不速之客,从此安澜三口之家的愿望算是彻底打消了。

    安澜的店也开了好几家分店,全是无忧一手操办,气得无忧大呼当初怎么就上了这白眼狼的当,来当了免费劳力不说,还只占三层的利。

    却被安澜一句就打发了“那天谁数钱数到抽筋的,还直说当初自己多有眼光,嗯?”

    至此安澜的甩手掌柜越做越顺手,无忧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今日安澜一早起床便左眼跳个不停,左眼灾,安澜便劲拍着在眼“是个灾都给你拍回去,我拍拍拍。”

    当然她是没有把那灾拍走的,看着一下跳进门的秦蔷,安澜真是那个怨啊,原本怕有灾所以才一天都待在店里,啊都没敢去,没想到啊没想到,唉人算总是不如天算。

    直接无视瞪着眼上下左右大大打量她和她的店的秦蔷,直接从她身边走过,气得秦蔷直跳脚,可是碍于师傅又不也发作。

    安澜走到秦木面前微笑道“秦师傅好难得你能来我店里啊。”

    却见秦木脸有异色,安澜便知她此次找自己肯定有什么事,安澜对小辰说道“小辰,你与张大娘说声我先回去了,中午饭就过来吃吧。”

    得一小辰的回应,便对秦木师徒道“走,回我家,这里人多嘴杂。”

    秦木眼睛里透出淡淡的感激和欣慰,这可真是难得她也会有如此表情啊。

    到家里时大家都在,悦儿和上官在秋千上说着什么,悦儿这几日跟上官居然打得火热,时不时的就去找上官姨玩,这让安澜郁闷得不行。

    俞欣和桑蓝正在讨论绣花的事,方园在旁边端茶递水好不忙碌。

    看到安澜推门进门刚要打招呼,却是瞪着又眼惊恐无比,上官听到声响看这边看来也是眼神一沉盯着安澜。

    安澜不解她二人为何如此,转身看了看自己,哪里不对了吗?刚要开口寻问,只见方园瞬间跳了起来,指着她结结巴巴的喊道“秦,秦,秦…”安澜这下知道吓人的不是自己了,而是后面的某人,这时她还真是有些好奇秦木的身份。

    还是上官青云冷静,上前恭恭敬敬的拱手道“秦盟主,久仰。”

    悦儿正瞪着疑惑的眼睛这看看那看看,当看到秦蔷时漂亮的眼睛一楞,绞着手指便低下头,不再去看她。

    安澜没反应过来“盟主?什么盟主?哪个盟的盟主?”

    众人皆你是白痴的表情。

    方园怎么能受得了无人不知无不人晓的秦木秦盟主被人如此忽视,跳到安澜旁边就差用手撮着她的额头吼了,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居然不知道秦盟主,那可是江湖上有始以来最年轻的盟主,武功高强,为人正直…”

    后面一大堆所作所为,安澜一句没听进去,就只听到江湖两字。

    摆摆手,安澜很是无奈,她本就是对江湖之事所知甚少。

    秦木没想到会在安澜这里遇到武林中人,到有些让她吃惊,随后又恢复那样面无表情的脸说道“在下十年前就不再是什么盟主,请二位也莫要再提了。”

    方园也识趣,那年她还小却是听到过不少这位盟主的事迹,她可是她从小的偶像,可惜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放弃盟主位置从此消失了,世人大叹可惜啊。

    也有许多人前来寻过,却都没能找到这位秦盟主,谁会想到鼎鼎大名的秦盟主居然会跑到这种小地方做起默默无名的平民来。

    安澜不理那些震惊的人,对秦木道“秦师傅我们屋里说话吧。”

    秦木看了上官青云和方园一眼,便跟着安澜进到屋内。

    进屋时对上上官青云似笑非笑的眼睛,那眼神分明说“还说自己只是平民,武林盟主都认识。”

    安澜心里大呼我真是大大的平民啊平民,可惜明显的人家不信。

    秦蔷一进门便看到小悦儿了,悦儿又漂亮了呢,碍着师傅和安澜在,现在她们去屋里说话去了,马上兴奋的跑到悦儿面前“悦,悦儿。”

    许过是太高兴,说话都有些结巴,悦儿只是低着头扯着手里的袖子低低的叫了声“秦蔷姐姐。”

    见悦儿不看她,秦蔷有些失望“悦儿还在生秦蔷姐姐的气啊?”

    小悦儿咬着唇摇摇头,自己从来没生过秦蔷姐姐的气,只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敢看姐姐。

    上官青云走过来将悦儿抱进怀里,斜了秦蔷一眼,将悦儿饱受虐待的袖子拉出来“袖子要破了哦。”

    说完万年冰山脸露出个小小的微笑,刮了刮悦儿可爱的鼻子,这把秦蔷气得半死,这个人,居然抱着她的悦儿,还做出这么猥琐的动作,立即跳起来“谁让你抱着他的,不知道男女受受不清吗?悦儿过来,离开那个坏女人。”

    小悦儿有些怕怕的看着秦蔷的愤怒,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懂秦蔷姐姐了,以前是她说自己讨厌,叫自己不要跟着她的,可是后来自己不去找她了,她又老是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现在还这么凶,小悦儿越想越委屈,眼睛红红的却是没有流上下眼泪来。

    秦蔷看着悦儿如此心痛死了,如果是以前的悦儿,眼泪肯定一颗一颗往下掉楚楚可怜,一想到就让人想要好好怜惜,可如今红着眼,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却就是掉不下来,看得她心直抽,痛得不行。

    秦蔷知道都是自己的错,不知道现在弥补还来不来得急。

    急急的上前想要将悦儿小身体抱过来,却不想手在半空被人打住,秦蔷瞪着上官青云,上官青云也瞪着秦蔷,火花四溅。

    这时方园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将悦儿抢进怀里,佯装责备的道“看你们把悦儿都弄哭了,来悦儿不理她们,干娘带你去买好吃的。”

    说完还向上官青云抛去得意的一眼,当然又被彻底无视的秦蔷终于爆发了“不许你抱着我的悦儿,把他还给我。”

    方园懒得理这个小屁孩,将悦儿抱进怀里几个轻跳便跳得远远的,对着一旁的俞欣道“欣欣,我带悦儿出去玩会,一会给你带你最好吃的五香鸭回来。”

    俞欣还在为刚才的事心里有些不高兴并未理她,方园终于从上官青云手里抢到了悦儿,心里得意的很,神经大条的她并未发现俞欣的不快,高高兴兴的带着小悦儿出门去了,秦蔷哪里能放过,也几个轻跳追了出去,上官青云看着连继离开的二人,眼神闪了闪也跟着追了上去,当然她的目的并不是去追悦儿。

    屋内秦木坐下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安澜,安澜知道秦木来找自己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如今在自己这里发现两个她没想到的人,想必心里有些不放心吧。

    安澜也就随她自己打量思考,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喝着茶,谁也不说话。

    终于秦木叹了口气“秦木是否可以相信安澜。”秦木这辈子怕就这么一次犹豫了,当初帮助那人时不曾犹豫,放弃盟主之位也不曾犹豫,可是对上面前这个总是带着淡淡微笑的女子,她到有些不敢却定起来,自己是否可以信得过她。

    安澜像是看出了秦木的挣扎,她知道秦木有事必定麻烦,她向来是个讨厌麻烦的人,可是看着面前这个女子,突然觉得人生为着这样的人有些麻烦也不是什么坏事。

    安澜定定的看着她“你愿意相信我吗?”

    秦木一楞,随即笑了开了,她真是败给这个安澜了。

    秦木想了想“也罢,谁叫秦某愿意相信你呢。”

    笑了笑随即又恢复到那面无表情的脸说道“我有事要离开,我想让你帮我,照顾秦蔷这孩子。”

    虽然她说话的语气与平日无常,可安澜知道她说的事必定凶险,不然不会如此慎重的将秦蔷找个信任的人照顾。

    安澜点了点头,她不说,那自己也不问,秦木相信她,她又何尝不懂秦木。秦木见安澜点头后露出欣慰的一笑“谢谢。”

    安澜严肃的道“对朋友,这两个字便是的多余的。”

    谁知秦木听后一楞便大笑起来“朋友,安澜你总是让我意外啊,好,朋友之间就不说这些多余的话了。”

    安澜到是被他笑的不好意思,喝了口茶道“嗯,如今我可是高攀了呢。”

    哪知放下茶,面前已经空空如也。

    远处传来秦木的声音“朋友,再会了。”

    安澜瞪着前面空空如也的位置惊的说不出话,果然是盟主,高手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