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第二十七章 安澜,你把悦儿许给我吧

章节字数:3430  更新时间:11-12-01 22: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桑蓝早上去买菜,却被两个女子挡住了去路。

    桑蓝有些害怕,颤颤的道“你,你们要干什么?”

    女子只道“我家公子请公子去一趟。”

    桑蓝哪里肯立即摇头道“不,我不知道你家公子是谁,我不会去的。”

    两女子也不跟桑蓝多话,一人一边便将桑蓝托走,桑蓝被一人捂着嘴,顿是惊的手中菜蓝子掉落,菜洒了一地。

    任玉打量着眼前这个‘老男人’,哼长相也没他好,年龄又比他大,看他畏畏缩缩的样子,猜他是恶夫的想法也打消了,不过这样一个胆小怕事的男人又如何能挣得过我任玉。

    任玉的信心一下子就恢复过来,“喂,你就是那个寡夫?叫桑蓝是吧。”

    桑蓝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看前面前这位高傲又漂亮的公子不知该作何反应,金儿看桑蓝呆呆的样子也忍不住翻白眼,这男人怎么蠢成这样,口气自是凶了不少“喂,你聋了,这可是我们城守公子,问你话还不怕答。”

    桑蓝一听,顿时吸了口气,半辈子安安分分,根本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个来者不善的小公子,说话更是结结巴巴“民,民,民夫,正。”

    任玉不耐烦的打断他“行了,知道了。”

    说完又开始打量起桑蓝,越看这男人越不如自己,眼睛一转便计从中来“咳,今天找你来其实是为了安澜的事。”

    一听关于安澜桑蓝也顾不得害怕了,顿时睁大眼睛看着任玉“澜怎么了?”

    澜?叫得可真亲热,任玉稳下心中的不满“你知道我娘是城守,而且很欣赏安安。”

    安安?桑蓝心里一缩,有种不好的预感。

    咬着唇点了点头,任玉很满意桑蓝的反应接着道“这次请你来其实是想让你帮安安一个忙。”

    桑蓝越发不解了,怎么又扯到安澜那里去了,但一想到能帮安澜的忙就算上刀山下油锅他也是愿意的,随既点了点头。

    任玉见桑蓝上钩心里得意,面上却似为难“其实这件事安安不让我跟你讲的,安安就是重情义的人,她……哎就是心太软。”

    看桑蓝认真的听着,任玉叹了口气“其实我娘有心帮衬着安安,我与安安也是情投意合”见桑蓝苍白的脸,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安安说当初没慎重考虑,答应只娶你一人,可如今我俩相见恨晚,所以现在安安正左右为难,不知如何跟你开口,我们已经私定终身,看她日渐憔悴,我心痛难当,所以今日才找桑蓝说清一切。”

    桑蓝和安澜的事这任玉早叫人查清了,如今这任玉可是有备而来,桑蓝想到最近安澜却实满脸愁容,却不知道那是因为这任小公子的纠缠,如今听这任小公子一说,似真似假,桑蓝本就不是个自信的人,便真的信了七八分。

    见桑蓝满脸刹白,悲伤的说不出话来,任玉知道这桑蓝信了,便加重药量“我想你也是爱安安的,你也希望安安好对不对,你看我娘是城守,而且我外婆和姨娘可都是朝上重臣,有我家帮衬安安肯定前途无量,可如今,为着你,唉,这可如何是好。”

    说完都快急得掉眼泪了。

    桑蓝心痛难当,他知道以安澜的才华,不应该只在这个小小的临县,却从未想过自己才是安澜最大的绊脚石,桑蓝咬着唇,血丝弥漫整个口腔,那点痛如何能与心痛相比。

    任玉见桑蓝悲切,心里有那么一丝不忍,可想到事以至止,哪容自己退缩,咬咬牙接着说“其实我要求不高的,我没想过叫你离开安安,我们做平夫吧,这样安安也不用为难,而且前途更是无量,你也不必离开安安,你看怎么样?”

    不离开澜,却要将澜分一半出去,桑蓝心里已经说不出什么感觉了,只是麻木的点了点头,任玉见桑蓝点头顿时松了口气“那好,就这样说定了,嗯,还有就是最近我跟安安为了桑蓝哥哥的事有些矛盾,希望哥哥以后帮衬弟弟点,好叫弟弟与安安早日从修旧好,这样对安安前途也大有帮助,万望哥哥成全才是。”

    桑蓝只是麻木的点了点头。

    任玉见桑蓝答应了,这才高兴的叫到“那先谢过哥哥了,你看都这么晚了,安安没见你怕是要着急了,唉,安安就是这样的人,不说了,不说了,来人啊,帮我送哥哥回去吧。”

    如今到是比来时客气多了,可惜桑蓝已经没心却体会了,他只有满心的伤痛,他亲手将他的安澜让出去了呢。

    见桑蓝离去,金儿有些不满“公子不是说要将他赶走吗?怎么说做起平夫来了?”

    他家公子天之骄子,哪能跟那些下等人平起平坐。

    任玉也不明白,依自己平日高傲的性格哪能容别人和自己做平夫,可是当看到桑蓝那双眼睛时他就是忍不下心,那里的情太深了,痛也太重了。

    叹了口气“无防,只要能与那人在一起,这些都值的。”

    看来他不可一世的任玉是真的动心了。

    安澜听人说桑蓝被任玉劫走,大为光火,风风火火的冲到任府却被告知桑蓝早回去了,又连忙回家,看到桑蓝的睡颜,那颗心才算落回肚子里,抚平桑蓝眉间的忧愁。

    看到桑蓝唇上的伤痕,安澜眼神瞬间沉了下来,这个任玉找桑蓝何事,他要是为难了桑蓝自己定不饶他。

    桑蓝睡得并不好,不一会就被恶梦吓醒,听到声响的安澜推门进来,帮他擦了擦汗“怎么了,作恶梦了?”

    桑蓝扑到安澜怀里,咬着唇阻止要流出的泪水,这个怀抱是不是在不久的将来便不在属于自己一个人了。

    安澜就觉得这桑蓝有什么事发生才一直守在外面,这时又见桑蓝如此,更是坚信自己的想法,顿时有些怒气“桑儿,你告诉我是不是任玉为难你了?”

    桑蓝一楞,摇了摇头,安澜心里还有他,真好。

    安澜根本不信,拉出桑蓝的头,看着眼睛红红的桑蓝顿时心痛万分,认真的问道“蓝儿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任玉欺负你了。”

    桑蓝只是垂着眼摇了摇头,他不想这样的,为了澜,他应该大方的,深吸一口气,故作轻松的道“任公子真没把我怎么样,只是想到一些以前不高兴的事了而以,让澜担心了。”

    安澜估疑的看着桑蓝,那眼神就像在说真的吗?

    桑蓝本不善于撒谎,掀开被子就要下床,随便找着话题说道“你怎么在是,店里没事了吗?”

    安澜见桑蓝要下床,还真的转移了些注意力“嗯,最近店里又没什么事,而且听说你被任玉强行带走了,所以我不放心,蓝儿,看着我,你告诉我真的没事吗?那任玉找你去做什么,嘴上的伤怎么来的?”

    桑蓝抬起头看着安澜满眼关切的眼神,顿时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这人还是爱自己的不是吗?

    自己早就学会知足了,想到这便给了安澜一个大大的微笑“真没事。任公子就是说很好奇澜的夫君,嘴上的伤是因为我太紧张了所以自己咬的。”

    显然半真半假的谎言可信度最高,安澜却实放心了不少,虽然心里还有些些疑惑,却被外面的打闹声转移了去。

    “不可能,你胡说。”

    “哼,我从不骗小孩子”

    “我要找安澜问清楚”一听就知道是秦蔷又和某冷面上官掐起来了,安澜好笑的帮桑蓝穿好鞋扶着他走了出去。

    “找我问什么问吧。”

    秦蔷红着眼狠狠的瞪着上官青云,又转过脸来狠狠的瞪着安澜,旁边是看好戏的方园,悦儿躲在俞欣怀里,一看就知道是始作佣者。

    不过……

    嗨嗨,你瞪我作什么,我这招你了,安澜郁闷。

    秦蔷瞪也瞪够了,瞬间从怒火转成哀怨“安澜,你把悦儿许给我吧。”

    正在下台阶的安澜差点一个歪咧摔下来,嘴角抽了抽“凭什么?”

    现在想娶我儿子了,以前干嘛去了,以前你可没少害我家悦儿流眼泪,而且,看了看躲在俞欣怀里懵懵懂懂的悦儿,我儿子才多大啊你就想拐去,还是不是人啊。

    秦蔷很不满安澜的答案,一下就炸了毛“凭什么,凭什么不许给我,就许给上官那老贼?”

    啊?

    满院子的人都惊。

    “那老贼的女儿”秦蔷补充道。

    倒,麻烦你说话一句说完好不,差点害他们都误会了。

    安澜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谁说的?我家宝贝不许人,我自个养一辈子,宠一辈子不成啊。”

    秦蔷一听,顿时转过头恶狠狠的看着上官青去,“好啊,你个上官老贼,你骗我,安澜根本没说把悦儿许给你女儿的。”

    这下全院子又看向上官青云,上官青云并无被拆除谎言的尴尬,满是平静的说道“上次不是说了给我当干儿子了吗?既然都是子,嫁给我女儿也算是子啊,一样的。”

    “呗,说得好听,原来安澜根本没答应你,哼,说不定你这辈子都没有女儿呢。”

    这秦蔷还是改不了嘴臭的毛病,上官青云也不跟她计较,好似自言自语的道“那我还就得多生几个,到时候都来娶悦儿。”

    气得秦蔷差点就冲上去了,这时旁边看热闹的方园还不忘插上一脚“哎呀,这样说那天我也说要悦儿做我干儿子啊,那安澜还是将悦儿许我女儿吧,你看我家欣欣多喜欢悦儿。”

    说完还不忘讨好似的看着俞欣,却见俞欣半张脸都红了,谁,谁要跟你生女儿,这个不要脸的方园,似羞似怒的瞪方园一眼,不理她。

    方园又想起俞欣好些日子没理他了,却又不敢接近,只能咬着衣角用哀怨的眼神看着俞欣。

    秦蔷一听可气坏了,有一个上官老贼,现在还来个脱线方园,悦儿是她的谁都抢不走。

    安澜抚了抚额,对着桑蓝道“走我带你去上次那家酒楼,那里听说新出了糕点,来悦儿,俞欣我们一起去,跟这些神经不正常的人待久了我怕会传染,走走走。”

    方园一听有吃的,戏也不看了,一下就粘到俞欣身边讨好似的说道“我也去。”

    露出可怜的表情“欣欣,你不要再生我气了嘛……”

    后面一堆念经的叽里呱啦安澜自动屏蔽。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