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第二十八章 安澜是我的,请你退出

章节字数:3771  更新时间:11-12-01 22: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被遗下的两人对视一眼哼了声也赶紧追了出去,秦蔷是想,悦儿自己以后一定要看牢一点,而上官则是想着生女儿嘛当然要先把她爹娶回来。

    安澜好不容易清静了几天又开始烦恼了,谁能告诉我这个任小公子为什么又开始天天出现在自己面前,得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带着桑蓝逛街去也,话说最近桑蓝越来越嗜睡了,好不容易才将他拉出来逛逛街的,可是,安澜满头黑线的看着旁边的二人“任公子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任玉面上骄羞“安安与我当真有缘呢。”

    桑蓝垂下眼,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安安,你来尝尝,这家的云蓉糕可是一绝啊。”

    说着便夹了一块糕放安澜碟子里,安澜挡都挡不了,可现在退回去又是不行,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桑蓝并不知道安澜不乐意,心下想到那日任玉与自己讲的,咬了咬牙抬头看着安澜“澜,我,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吧。”

    安澜见桑蓝脸色确实不行,连忙起身要扶他“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紧,我这就送你回去再找大夫看看。”

    桑蓝对于安澜的紧张心里好受了不少,安抚的拍了拍安澜抚着自己的手“不碍事的,我自已回去就成了,既然都遇到了,你,你陪陪任公子吧”

    安澜见桑蓝却实无碍,而且想着也应该跟任玉说清楚了,便点了点头。

    见桑蓝转身要走,关切道“叫顶小轿回去吧,别自已走,还有回去先休息一下,等我回来,嗯。”

    说完吻了吻桑蓝的额头,顿时羞的桑蓝扭头就走,看得任心醋意顿生。

    于是便软棉棉的叫了声“安安,人家好想你。”

    桑蓝脚下一顿,咬着牙快速的走了出去,刚才的幸福被这一句冲淡了不少,心里闷闷的不舒服了起来。

    安澜正色的跟任玉讲自己不可能接受他,叫他死心,却得到任玉一句他不会放弃,安澜拂袖离去。

    对于那日的事安澜本没放在心上,可是这些日子桑蓝的反常让安澜不得不反思。

    比如只要是遇到任玉桑蓝一定会找借口先离开,让他跟自己去店里他也不愿意,而且还常常帮任玉把东西送给他,什么任玉绣的荷包。

    说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安澜总算看出来了这桑蓝正在把自己往外推呢,推给另一个她不爱的男人。

    找桑蓝说,桑蓝却又什么都不说,看着桑蓝一日憔悴过一日安澜终是舍不得跟他发火,可是心里又却实难受。

    好几天未见桑蓝了,最近跟桑蓝在一起总会听他说任玉如何如何,任玉怎么样怎么样,安澜也会吃醋的,为何自己心爱的人要将自己推向别人,安澜心里也是有不平的,渐渐的只好将桑蓝冷处理,却不知这为自己埋下多大一个雷。

    不说安澜,桑蓝又岂会好受,最近感觉越来越乏力,身体越渐消瘦下去,脸色更显苍白。可是不管谁问他,他却又不说,看得小悦儿天天不离开自己父亲,着急不已。

    秦蔷当然知道怎么见缝插针的关心悦儿,讨好他,总算跟悦儿关系进展了不少。

    俞欣和桑蓝住在一起看得最是清楚,叹了声气,只道二人当局者迷。

    以前那些往事本不想再提,可看这对情人相互折磨,自己不得不出手。

    看着绣花绣一半又开始发呆的桑蓝,俞欣叹口气推了推桑蓝“桑蓝,桑蓝,你没事吧。”

    桑蓝一下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我没事。”

    你这样哪像没事的样子“桑蓝心里有事,对不对?”

    桑蓝一楞,还是摇了摇头,接着开始绣手中的花,却早忘了该下哪一针了。

    俞欣将桑蓝手里的针线拿过来放下,认真的看着他“我有些话想跟桑蓝说说,桑蓝先别绣了吧。”

    原本桑蓝就没心思绣,也就认真的听着。

    “我喜欢过安澜呢。”

    桑蓝一惊,还有门外刚要进门的方园,手里俞欣最受的糕点掉了一地。

    听到俞欣后面那句话,方园纵身便离开了,俞欣说“是她给的温暖才让我有活下去的勇气。”

    转头看着天边,想到那时第一次见面,是啊,第一次那样温暖的笑怎么能说忘就忘。

    “你放心,只是喜欢,并不是爱”说完又笑着摇了摇头“像安澜这样优秀的人,又如此体贴的女子,怕没有几个男子不动心。可是我早在第一天见到她时就知道她心里有人,而且没有一丝缝隙留给别人,便断了那一切妄念,说是喜欢可能感激多一点吧。”

    是她让我觉得世界上还有温暖,也是因为她我才能遇见那个人,那个属于我的温暖。

    见桑蓝不解,疑惑,惊讶的眼神,拉起桑蓝的手“你听我说,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与安澜的感情我们这些外人看得再清楚不过,她的心里从始至终都只有你,只有一个名叫桑蓝的男子,我不知道你们最近发生了什么,可是你难道感受不到安澜对你的爱吗?你们成亲的事我也有听说,在城里哪个男子一提起不是眼红的要死,一世一双人,这该是多大的荣幸啊,你难道怀疑安澜骗你”

    桑蓝咬着唇摇了摇头,她没有要骗他的原因,可是,桑蓝的心还有一丝丝的动摇。

    俞欣也只能说到这里,看桑蓝沉思的脸,知道要给他时间。

    这时秦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哎呀,这谁这么浪费啊,好好的芙蓉糕就这么丢地上可不可惜啊。”

    芙蓉糕?那不是方园刚才说要去买给自己的吗?

    俞欣脸色一变,突然想到自己刚才说桑蓝的,不经露出一丝苦笑,果然当局者迷呢,看他不是也一样吗?方园追了他这些日子,不知道换他来追方园是否能挽回她的心。

    桑蓝一直在想俞欣说的话,这时又迎来第二个客人,红骄。

    红骄看着眼前这个憔悴的男人,心里百种滋味在心头,他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一切,为何不知道珍惜,如今如此折磨自己,折磨安澜又是为了哪般。

    红骄本对桑蓝无甚好感,说起话来至是有些重“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你听好了,如果你敢把安澜让出去,那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红骄转过脸不看桑蓝震惊的模样,这么好的安澜,这么好的安澜,你为什么不珍惜。

    深吸一口气“安澜曾经告诉我,有那么一个男人,不但救了她的性命,还是她生命的源泉,那个男人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和动力,如果没有他,她的心就会枯萎,我曾经希望那颗心能留下一席之地给我,哪怕一点点我就会很满足,可是安澜说那颗心已经满满的全是那个男人,哪怕一丝丝都不能空隙出来,她要一辈子给他幸福给他快乐,她只会把满满的爱给那个男人”

    说完有些恶狠狠,又有些哀伤的说“那个叫桑蓝的男人。”

    桑蓝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他何德何能,能得安澜如此相待。

    红骄气也发够了,情绪平静了不少“那个任公子我不知道他跟你说了什么,可是我常在店里看得清楚,那个任公子每次来都被安澜拒绝了的,而且也明确的跟他说过她只爱你桑蓝,可你到好,还把她往外推,推给她不爱的男人,你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那时她该有多伤心和失望,自己最爱的人却将自己推给别人,早知道你如此懦弱,我就不该放手,我,唉,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反正你自己好好想想,到时候别后悔就行。”

    看着只顾流泪的桑蓝,红骄有些着急,自己说了一大堆他到底听进去没有啊?

    这时却见桑蓝疯一样的跑了起来,一看就是往艳姿坊的方向。

    红骄松了口气,还好没白浪费口水,看着桑蓝的背景,傻瓜,又何此是你,将最爱的人推向别人的傻瓜啊。

    这时红骄并没有伤心后悔,只有满心的解脱。

    刚要转身离开时却被突然出现的上官青云抱了个满怀,红骄又羞又怒“放,放手,男,男女授受不清。”

    上官青云哪能说放就放,用柔得能滴出水来的声音说道“我心里有也那么一个男人,他不但救了我的性命,他也是我生命的源泉,他给了我活下去的动力,如果没有他,我的心也会枯萎,在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我那颗心满满的都是他,连一丝丝的空隙都藤不出来,我看到他流泪时会心疼,想要给他世界的幸福和快乐,想把我满满的爱全部给他”

    看着红骄绯红的脸,上官青云慢慢的压上唇“那个叫红骄的男人。”

    经过的风见证这一切的悲伤与幸福。

    咳,咳也见证了秦蔷的尴尬。

    悦儿不解的问“秦蔷姐姐,你挡着我的眼睛干嘛,我看不见了,还有上官姨干嘛咬红骄叔叔啊,秦蔷姐姐。”

    秦蔷心里把上官老贼骂了不下百骗,下流,无耻,最主要的是不要把我纯洁的悦儿带坏了啊,你让我怎么跟他解释嘛。

    只能说,生活啊果然是神奇又无常的。

    桑蓝从没恨过自己的命运多舛,可如今却恨上自己的愚蠢,差点,差点他的澜就被自己推开了,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澜该有多伤心啊。

    桑蓝从没有这么迫切的想见到安澜,强忍着心底的不适,他要见安澜,告诉她他不能没有她,他也不想和任何人分享她,哪怕一丝丝也不愿意。

    安澜看着气喘吁吁的桑蓝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天天报道的任玉看着桑蓝那样热切的表情便知道要坏事,连忙走过去“哥哥,怎么来了?刚好我还跟安安说我娘请她去府上一叙呢。”

    他这是在提醒桑蓝安澜的前途问题吗?

    安澜回过神来立即迎上去,扶住桑蓝一边替他顺着气一边没好气的说道“我不是说了不会去吗?替我谢谢城主的好意思,安澜一介平民怕是无福消受,还有,我们和任公子并不太熟,这哥哥我家桑蓝担待不起。”

    一句话气得任玉脸一阵青一阵白。

    桑蓝看着安澜的侧脸,心里有着无限的感动,原本还有一丝丝的顾虑如今都已烟消云散,这次桑蓝坚定了自己的心,这个女人,他不原与任何人分享。

    桑蓝轻轻的离开安澜的怀抱,就这样直直的看着任玉,用无比坚决的口气说道“我爱安澜,所以不愿将她与任何人分享,任公子的要求桑蓝无法无成,而且”

    转着看着安澜“我今天终于知道她对我的爱,也知道我对她的爱,只想着一心一意生生世世在一起,容不得我推来让去,那是对安澜的伤害和侮辱,至于你说的安澜的前途,就算是陪着她再苦我也愿意,所以,请您退出。”

    最后这句话是对任玉说的,爱情的力量让桑蓝抛却了一切的懦弱和世俗,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幸福要靠自己挣取。

    任玉看着桑蓝坚定的眼神,哪里初见时的半分懦怯,这时他知道自己输了,输的彻底,深深的看安澜一眼,任玉愤力甩袖离开。

    哼,他任玉总会找到一个比安澜好百倍的女子,又不是非她安澜莫属,他任玉也有自己的骄傲,只是眼中不掉流下的泪水述说着这段无果的爱情带来的悲伤。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