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的宠爱  番外二秦蔷的烦恼

章节字数:4193  更新时间:11-12-01 22: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七岁的秦蔷很烦恼,最近有几个小鬼一直懒在她家不肯走,最可恶的是还天天围着他的小悦儿转,她都恨不得将悦儿藏起来。(她早忘了自己也是借宿在安澜家一事,怎么就成她家了。)

    如今悦儿十三岁,出落的越发漂亮,人也温柔可人,可是……

    “喂,小鬼,你们不准靠我的悦儿那么近,听到没有。”

    我的悦儿几个字咬得特别重,可惜没人理她。

    方园的大女儿方渝翻了翻白眼“什么你的悦儿,又没嫁给你,我娘可跟我说了,悦儿哥哥可是她的义子,哼,你一个外人才应该哪里凉快哪里去。”

    “就是,别以为比我们大就有优势,我娘说了姓秦的不足为惧,我们上官家可是武林世家,姓秦的就一黄毛丫头。”这是上官青云的女儿。

    两个七岁的丫头说起话来能把秦蔷气死。

    秦蔷指着自己,外人?晴天霹雳啊。

    很好,上官青云,你以前气我不成,现在还叫自家女儿来气我。

    感觉旁边有人扯了扯她的衣服,没好气的道“干嘛?”

    对上一双看好戏的眼睛,秦蔷更是火大“你哥哥被人欺负还不快管管,把这些讨厌的小鬼通通赶出去。”

    安佳才不要呢,这个秦蔷以前丈着自己比他们长几岁没少欺负他们,现在终于找到她的弱点了“哎呀,这可不行,她们可是我请来的朋友呢,都跟上官姨和方姨说好了要在这里玩好些日子呢,要是让娘知道我把请来的朋友赶走还不扒了我的皮。”

    看着方佳那一副我很为难的样子,秦蔷就咬牙,果然跟安澜一样的坏,好,这些人她惹不起,那挑个惹得起的。

    比她们小一号的王新就成倒霉的对象“王新,你怎么又来了,天天都来噌饭吃也不害臊。”

    得柿子捡软的捏,谁叫她比别人小一岁呢。

    六岁的王新其实也不愿意啊,可是爹爹非叫自己来,还说一定要把安澜那宝贝儿子搞到手,一报当年之仇,王新这个年龄哪知道什么仇不仇的,不过爹爹的话他哪敢不听,家里爹爹可是最大呢,他可不想像娘一样睡柴房,想到爹爹发火的样子就是一哆嗦。

    “哼,桑叔叔上次都说了欢迎我下次再来的。”

    秦蔷要吐血了,那是客气话好不好,你每次离开他都那样说啊,就没见过脸皮比你还厚的人,你不知道当年你爹害悦儿爹爹多伤心,也带着悦儿好几天都没笑过,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客气话都听不出来,难怪还是小鬼,哼,我告诉你们,你们现在还太小了,悦儿可是看不上你们的。悦儿要找当然找我这样成熟武功高强的人。”

    说完还站起身比了比自己的身高与那群小鬼的差别。

    上官红不屑的说道“是啊,悦儿哥哥这么年轻怎么可能看得上你这老太婆,要找当年找我们这些年轻有为的,而且不说别的,我上官家的武功不敢说天下第一也却也是数一数二的,我以后武功肯定比你高强。”

    秦蔷怎么能容别人说她武功不好,她可就这优点了,虽然她自己不承认,当下就要跟那上官小鬼比划比划。

    女孩子从小不服输,听罢方渝也插上一脚,叫上王新和安佳,就要跟秦蔷来个公平的间挑(他们一群挑她一个,谁叫他年龄大这么多。)

    悦儿看着这一群人以自己为中心,发表的一系列文斗,再变成武斗。都有好几回了,真不知该有什么表情,天天都这样了不觉得烦啊。

    悦儿站起来“我去看看爹爹和小妹妹,你们玩。”

    秦蔷一听悦儿要离开,连忙甩开这群讨厌的小鬼跟上去“悦儿等等我,我也跟你一起去,你听我说啊,明天那个河灯节可漂亮的……。”

    众小鬼一阵哄笑,说秦蔷胆小鬼,秦蔷才难得理她们,身边这个美丽的小人儿才是她最重要的。

    秦蔷的烦恼还在持续,从她十七岁到十九岁,再到二十二岁,随着秦蔷长大也开始出去闯荡,还有便是查找秦师傅的下落,这些年她们一直没有停止过查找秦师傅,可是一直没有她的下落,但秦蔷坚信她师傅肯定还活着。

    随着秦蔷在江湖上面名声越来越响,可是她的烦恼却越来越大,当然要归功于早些年的那群小鬼,如今的小鬼也不再是小鬼了,五年过去,小鬼都变成大鬼了,可是大鬼为什么还要围着她的悦儿转啊。

    “喂,姓秦的,我们来找你挑战来了。”

    自从第一次被秦蔷修理了后,几个小鬼越来越不服,在得知秦蔷在江湖上的名声和事迹就以打败秦蔷为目标,这样只要她一回来便拉上几个人来的秦蔷公平的单挑,这次却不是一个挑一群了,而是真的一对一的单挑。因为自家娘说秦蔷武功如今在江湖上却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跟她对打可是对自己有异无害。

    秦蔷要是知道自己被方家,上官家,和王家的家长当作历练自己家孩子的把子不知道会不会吐血生亡。

    秦蔷一挑眉,刚好悦儿陪桑叔叔去上香去了,自己正无聊的紧呢。“来吧,怎么?还是像以前一样全部一起上?”

    上官红站了出来“哼,我们全部一起上怕别人说欺负你,就一对一吧。”

    这个上官红跟她那个老娘一样可恶,不气死自己不罢休。

    “好一对一就一对一,不过输了可别哭鼻子叫娘来报仇哦。”

    上官红哪能容人这样看低她,一句话不说提剑就刺,秦蔷一接便知道这小妮子的分量,三分戏耍,七分认真的打了起来“上官家的武功果然名不虚传,不过比她当年还差了点。小鬼你可不能偷懒哦。”

    她当年可是连想要玩都得爬墙呢,有今日的成就可不是偷懒偷来的。

    上官红虽然气得不行,也分外努力可却实比秦蔷小几岁哪能比得过她,一会便败下阵来。

    看着输掉的上官红,秦蔷其实挺佩服这小妮子的,相必加以时日江湖上她的名次不会在自己之下。

    将剑还给上官红,上官红接过剑除了气,还在想着刚才为什么败,败在哪里,根本看都不看秦蔷一眼。

    下一个便是方渝,方渝用的是刀,继承她娘的衣钵以快为本。

    不过十三岁的娃哪能是二十二岁的人的对手,不一会刀就脱手了,方渝接过刀只笑笑,看来自己还要勤加练习才行啊。

    安佳武功是自己教的根本不用比,接下来便是王新,王新有些为难,却还是咬了咬牙站了出来,秦蔷却是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我不想跟你比。”

    王新疑惑的抬起头“为什么?”

    秦蔷摇摇头“你知道的。”

    王新顿是脸色惨白,她知道了,她怎么知道的?那,看了看身边安佳,她是不是也知道了,知道自己一直想守着的秘密?

    怎么办,以后她还会让自己跟她一起像如今一般亲密吗?还会让自己和她一起同玩乐吗?

    这时悦儿他们回来,见这些人站在那里,桑蓝看几人“秦蔷回来了啊,怎么也不说声,我好去多买些菜什么的。”

    他们回来打断了刚才的尴尬,秦蔷一见悦儿,顿时笑了开来,旁边的一切闲杂人等自动屏蔽“桑叔叔,我也是临时决定回来的,呵呵是我考虑不周。悦儿,你最近好吗?”

    悦儿看着秦蔷越来越成熟的脸,红了红脸轻轻的点了点头。

    看着悦儿美丽的容颜,红红的脸蛋恨不得天天看见,可惜安澜说什么悦儿还小不能这么早让他成亲。

    什么鬼话嘛,男子明明十五岁就可以成亲了,肯定是因为当年我跟他抬杠的事还耿耿于怀,哼,这个棒打鸳鸯的恶人,就见不得我跟悦儿两情相悦。(当然不可能像秦蔷想的那样,在现代,十八岁还是个孩子呢)。

    看着秦蔷像要将自己吃下去的眼神,悦儿更是低着头,这人也不看看这么多人在场,明目张胆羞是不羞啊。

    秦蔷给上官他们一个得意的眼神,看吧悦儿最喜欢的还是我,小鬼!没戏。

    上官红她们长大了,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听家长的话来争抢,却还是看不得秦蔷得意的嘴脸,上官红不怀好意的说道“哎呀,我都忘了说,城里的王姑娘,香醉楼的李老板,还有许姑娘,吴姑娘可都叫我娘搭线何媒呢,这谁人不知我们悦儿哥哥美貌无双啊,这些姑娘可都是城里有钱有势的,没钱没势的我娘见都不会见。”

    意思是没钱,没势或钱少势少的我还没算在内呢。

    方渝一看有戏立马说道“我娘也是,说是朝上丞相长女,长得那叫好,而且才学人品都是一等一呢,还连一个小待都没有,她游湖的时候见了悦儿哥哥一面,可是情有独终,至今还念念不忘,都说了非悦儿哥哥不娶。”

    什么保媒?非悦儿不娶?我才非悦儿不娶。

    秦蔷差点跳起来,自己时不时的出去,一出去就好几个月,怎么就忘了悦儿生的如此美貌,打他主意的人肯定多得数不胜数。

    不行,一定得叫安澜把悦儿许给她。

    想到这,立即认真的看着悦儿“悦儿,你愿意嫁我为夫不?”

    悦儿愣了愣,刚才听上官红和方渝这样说还怕秦蔷姐姐生气呢,还好。

    不过怎么能让他当着这么多人面回答嘛,秦蔷不给他逃避的机会,这可是关系到他们的未来,认真严肃的看着悦儿“悦儿,我喜欢你,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喜欢你了,你是知道的,但我还是想说,悦儿,我喜欢你,一辈都只喜欢你一个,你嫁我为夫吧。”

    悦儿看着秦蔷满是深情的眼睛,也顾不得爹爹妹妹们在场,骄羞的点了点头。

    秦蔷得了许诺顿时松了口气,求婚的口气虽然自信满满,可心里还是打鼓的,不过还好悦儿也是喜欢她的。

    在悦儿额头上吻了下“这是定情吻,你等我,我去跟安姨说让她把你许给我,等我啊。”

    说完便不故众人瞪大的眼睛,用轻功快速的几个起跳,便离开众人视线。

    看着前面秦蔷快速离去的背景,众人面面相觑,要是让人知道江湖一直沉着冷静的秦大侠,这样风风火火会不会惊得眼珠子掉出来。

    桑蓝招呼着小鬼们进屋吃的糕点,那可是安澜亲手做的,千金难买啊,而且那个味道,啧啧啧,可惜她不常做,要是她开个饭店什么的肯定挣翻了。

    上官红和方渝欢呼一声便去抢吃的了,早忘了刚才那些不解的事,悦儿见王新还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怎么了,小新走啊,不然可要被上官红和方渝吃光了哦。”

    王新偷偷的看安佳,还在想她到底知道多少。

    安佳不像上官她们,她一直就觉得王新有些不同,如今怀疑更重,看王新小心翼翼的眼神,安佳埋下心里的疑惑,像以前大家一样拉着王新“走啊,我娘可难得做一次,要不是妹妹吵着要吃还不做呢,还不快些可没了。”

    王新松了口气,安佳对自己还是一样,真好。他乞求着,上天能他们的关系一直这样,他便很满足了。

    王新却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这时便悄悄的改变,他的乞求怕是无法实现了。

    秦蔷的烦恼还在继续,她的情敌从那几个小鬼变成无数个成熟的女人,这怎么能叫她不怕,可是安澜却还是以一句悦儿还小,把她打发了。这可如何是好,自己要去找师傅的下落。不可能天天守在悦儿身边,悦儿一天不嫁给她,她怎么能放心,不行,不能让悦儿待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

    当天夜里,安家发出安澜气急败坏的声音,原因是便是安澜手上的书信,这个秦蔷好大胆,居然敢拐了她家宝贝悦儿闯荡江湖,说是什么有能力保护他,行走江湖哪能不餐风露宿,安澜怎么舍得让悦儿吃这种苦头。

    连夜商量着带上桑蓝一边游山玩水,一边寻找悦儿。店里就交给张大娘和无忧吧。

    其实安澜早就想带着桑蓝到处去走走看看,游遍大川,可是一直找不到借口,咳,机会,如今还等什么,把自家十三岁的女儿和八岁的女儿外加一封书信(她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学秦蔷)留给张大娘他们,便带着桑蓝跑路了。

    留下安佳和安乐满是黑线,当然还是无忧的怒吼“安澜,我就知道是上了你的贼船。”

    可怜的无忧本还想着找个亲亲爱人安享晚年,可惜被安澜捷足先登了,阿门。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