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试爱  第34章 收拾残局

章节字数:4296  更新时间:12-03-07 11: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两位领导因为口舌之争大打一架,最终引起一场流血事件,这事儿公司传得沸沸扬扬,自然一些风言风语不小心进了刘德成的耳朵。

    免不了,段青被老总小秘请进办公室。

    秘书关上门后,刘德成从文件堆里抬起头来看一眼段青,嘴角不由抽搐,此时段青已恢复优雅姿态,依旧俊朗非凡,只是脸上两处伤口贴着薄纱布,怎么看都失了神韵。

    段青走到待客的软沙发边,闲散坐下,微眯了眼打量刘德成的眼神,哪有半点下属该有的规矩。

    “听说,你跟李奕干了一架?”刘德成并不在意,直接切入正题。

    “是!怎么?”段青敞开西装,一派清闲,他看见桌子上的一套茶具,紫砂壶口正冒着一缕热汽,清茶淡香氤氲,闻之舒爽,便拿过口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品味。

    “问问你多大了?”

    段青看一眼刘德成意味不明的眼神,淡淡地说:“比你小五岁。”

    “哦……原来你知道,我还以为你当自己是三岁小娃?”刘德成语气中含着暗讽。

    段青显得有些不耐烦,他放下杯子,问:“你找我就为了说这些?”

    刘德成走过来,坐在他对面,弯下腰仔细瞧了瞧段青脸上的伤,只见他皱着眉往后靠,不由又笑了,他问:“你们干架是因为陆小酒而争风吃醋,是吗?”

    段青避开他的脸,微转身道:“因为小陆没错,但不是争风吃醋。”

    “哦?”刘德成也坐下来。

    段青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他,说:“这茶不错,黄山毛峰吧?”

    刘德成微点头,说:“你要,我回头让人给你一盒。说重点!”

    段青笑笑说:“他喜欢小陆,以为我也喜欢,有人传了闲话,就这样了!”

    刘德成眼神复杂地看着他,李奕被打进医院,要有段青说得这么简单就好了,显然他不相信,段青被盯得不自然,眼神往别处看去,微抿一口茶水。

    半晌,刘德成试着问:“怎么就出了闲话?”

    “呵……”段青慵懒得靠在沙发椅上,一抬腿踢刘德成一脚,并不直面回答,浅笑道:“你啥时候变得跟个女人似的,这么八卦?”

    刘德成做样子拍拍西裤,说道:“你说陆小酒哪点好,我怎么看不出来。犯得着为她大动干戈,难不成你真喜欢上人家了?”

    段青挑起眉梢,看他一眼,没说话也没承认,无动于衷。

    刘德成耐着性子语重心长地说:“你要有心,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你也老大不小了,以后别再干这种不着调的事儿,明白吗?”

    段青装模作样地认真领会刘德成的旨意,缓缓开口道:“我还不老!”

    这句话莫名其妙得让刘德成气结,他站直身,威风凛凛道:“三十好几了,你还年轻?要闹,你们出公司闹去,我不管!别以为我刘德成少了你们,公司就运转不下去?”

    段青慢慢站起身,扣好西装扣子,笑着说:“是,那还有别的什么事吗?”

    刘德成摆摆手背过身,拿段青没办法,无奈道:“走吧走吧!”

    段青徐步往外走,只听身后雄浑的声音传来:“这次税务年检配合工作做得不错!”

    段青回来看他,微微一笑,只见刘德成意味深长道:“不过,你让陆小酒分担你的某些工作,是不是应该收敛些?再怎么说,她也是外人。”

    段青微一琢磨,然后说:“嗯,你这句话说得还有点儿用,我不会拿你的公司开玩笑,会考虑下的!”说罢,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刘德成看着段青离开的身影,若有所思。

    陆小酒看着段青被老总秘书叫进办公室,他回来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并没说话,陆小酒也稍放心。

    很快,她也被传唤,这一场打架斗殴因她而起,怎么说都难辞其咎,这么一想又顿觉忐忑。

    刘德成见陆小酒进来时神色紧张,心想她也知道怕。他仰躺在皮椅上,以男人的角度仔细瞧她,皮肤很白,瓜子脸,小鼻子小嘴儿,惟一不寻常的便是那双杏眼,确实够漂亮,那眉形似细毛笔在宣纸上轻落的一字,眉稍微向下斜斜勾画,整个人的气质并不显得嬴弱却又不失柔和,而这眼睛似乎一直都清清亮亮的,这么漂亮的眉眼确实让人心颤,只是这过分清秀的模样,又如何能让他两位出色大将,为之大打出血?

    然而,事实却发生了。

    陆小酒站在不远处,见刘德成怀揣心思审视着她,感觉很不舒服,她便看向刘德成的眼角,不失礼貌地避开直视她的视线。

    “刘总。”陆小酒礼貌称呼道。

    “嗯。”刘德成应一声,脸色不太好看,他说:“陆会计,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

    “知道!”陆小酒一副认错的态度。

    “那你有什么要说的?”刘德成问。

    “段主管和李经理打架,给公司造成不良影响,事因我起,我也有责任!”

    “那你说,这责任怎么担?”

    陆小酒缓缓摇头,眼睛里含着一丝委屈,嘴上却不卑不吭道:“刘总,您怎么处罚我,我都无话说!”在进门之前,陆小酒已想到这些,甚至她做了最坏的打算---辞职离开公司!

    什么都不说也不解释,责任直接担当,看来她人还行,这么一想,刘德成问她:“关于公司的传言,涉及个人问题,不过我还是想听听你的说法,你说可以吗?”这绝对算不得商量语气。

    “这……”陆小酒迟疑,缓缓开口道:“公司传言,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只是今天才略听一些!”

    显然这并不能搪塞领导,她不得不硬着头皮说下去,想起那些流言蜚语忍不住有些激动道:“我和段主管,李经理都是清白的,那些传言不可信!”

    “哦?”刘德成眼睛扫视她的目光,只见那墨眸深处依旧清澈见底并无半点含糊,他神色稍缓和,十指交叉耐心听她解释。

    陆小酒意有所指道:“关于李奕经理送我鲜花礼品这些……其实刘总应该也能理解我,这些事拒绝也没什么用的,有时候我也无能为力。”她无可奈何地微低下头,想起李奕,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腿本就没完全康复,现在又受伤,陆小酒摆摆头,不让自己再多想。刘德成应一声,说:“公司并不禁止内部人员谈恋爱。”

    陆小酒点头,说到重点:“至于我和段主管的流言蜚语,更是无从说起,我只能说那完全是个误会!”她没想到明明什么事也没有,自己却成了众矢之的,众口铄金让她顿觉无形的压力重如山倒,然而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做过就没做过,也没什么可怕!她瞪大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刘德成,任他如何发落。

    这一副大义凛然的神情,反倒让刘德成觉得陆小酒认真得有些可爱,或许他明白一些了,明白为何两个老男人会为这么一个小女孩大打出手?

    刘德成皱着眉,用手摁着太阳穴,看一眼陆小酒便不再问话,如果打架的是两位普通职员,他可没半点兴趣管这些。刘德成没说如何罚她,也没示意让她走。

    陆小酒被晾在那里,当了隐形。

    刘德成给秘书打一电话,在办公桌上摆放一张人员名单,不一会儿,办公间陆续有公司职员进来,笑着来一位,他便叫人在名单对应处签下名字,弯腰从桌子下面拿出信封和一个黑色塑料袋递给那人,再让人家打个收条,叮嘱人别往外说,然后叫下一位进来。

    这是干嘛呢?老总亲自发奖金呢,这可不是打到卡里那种账面上的年奖金!

    陆小酒有些目瞪口呆,原来刘德成早早就把钱准备好了,给有些人一个信封,有些人二个、三个甚至有一厚撂的,厚度都不薄,看样子他把每个人的名字都了然于心,每个人的功绩也都计算得很清楚!

    难怪刘总没事儿的时候,总喜欢背着手整个公司到处遛转。

    这些人见到老总身边的她,有轻笑的,有鄙夷的,有气愤的,也有同情的,什么人都有,却没一人在刘德成面前谈及陆小酒。

    公司一百五十六个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看着他们来去,不一会儿也没了兴致,现在的她可是没半点精力去凑热闹!以她今天惹出的事儿,老总的心意恐怕是无福消受喽!陆小酒站得腿酸,偷偷闭眼打盹,太疲倦了,前些天照顾任靖,之后又一直在公司加班,又熬夜给郝非织围巾,现在给她一张床一闭眼立马就睡着。

    不知过去多久,雄浑的声音从身边冒出来:“诶,睡着了?”

    “啊?”陆小酒猛一睁眼,只见刘总在她眼前,弯着腰瞧她的眼睛嘴角微斜似笑非笑,她尴尬小声道:“没……”

    “呵呵……”刘德成笑着说:“陆会计,你人小胆子可不小!”

    陆小酒窘得脸微烫。

    刘德成转身走回办公桌,坐下又开始打量她,半晌问道:“我这算不算体罚?”

    陆小酒疑惑,之后又明白过来,郑重其事道:“算!”

    刘德成点头微笑道:“陆会计,你人聪明,也有趣!”

    “呵呵……”陆小酒附和着笑道,看样子老总是放过她了。

    陆小酒想问,是不是可以走了,估计下班时间也快到了,往刘德成那边一瞧,只见他弯下腰,拿出几个信封放到桌上,微笑道:“罚是罚了,不过该奖励的也要奖励!一共三个(万),打个收据吧!”说罢,手指点点桌上的小白纸,递给她一个黑色塑料袋。

    瞧老总办事,考虑得多周全啊!

    陆小酒微一迟疑,刘德成皱眉问道:“嫌少?”

    陆小酒手微抖,忙过去写收据,收好钱,感激地说:“刘总,谢谢您!”老总确实有办法让人死心塌地地跟着他。

    “呵呵……”刘总轻松笑道:“你好好工作就是了!”见陆小酒点头,瞧见她亮晶晶的眸子,又多说道:“小陆,你今年21岁,我比你父亲也小不了几岁吧,你叫我一声小叔也不为过!”

    陆小酒点头称是,刘德成又说道:“你人年轻,有些事该避嫌,就避避,知道吗?如果你真喜欢上他们哪位,说开不就成了,对吗?”

    陆小酒没说话,刘德成说:“段青和李奕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不想失去他们任何一位!”

    “刘总,我明白了!”陆小酒言词有力。刘总这一招恩威并重,再来个沾亲带故的语重心长,确实够厉害,此刻她无半点招架之力。

    刘德成微点头,一挥手道:“去吧!”

    陆小酒轻声把门合上,回到办公室,一看电脑屏右下角,果真已到下班时间,然而他们财务部的工作并未因此结束,不到大年三十是不会休息的。

    加班结束,李水儿先走一步,段青和陆小酒走在后面。

    “你站着也能睡着?”没来由地问这一句。

    陆小酒想起来,不由窘道:“没睡着,只是犯困而已。”

    段青轻笑说:“要不要一会儿再吃点夜宵?”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陆小酒会觉得,除工作外,他跟她说话,不是在和一位下属说话,而是和一位关系不错的朋友闲聊,这种错觉并不好,陆小酒站直身仰头看着他,说:“领导,您先走吧!今天我自己打车回去。”

    “哦?”段青微皱眉。

    “我怕人说是非。”刘总的嘱咐不能忘。

    “呵……那你现在能邀到车吗?”段青冷淡地问。

    陆小酒淡淡地说:“总会有的。”

    段青没再说话,径直开了车,直接走了。

    陆小酒站在公司门口等车,偶尔来个车,却总等不到空的出租车。

    一会儿,一辆银色马自达缓缓停在她面前,车窗打开了,陆小酒看见那人贴着薄纱布的俊脸,此刻他的一脸冷峻。

    看样子他是绕了一圈又回来的,陆小酒神色黯淡,她低低唤了一声:“主管。”

    段青冷着脸看着寒风中颤抖的那抹小身影,冷冷地说:“十分钟过去了,你等到了吗?”

    陆小酒无话,微抿唇。

    “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陆小酒听出段青有点不耐烦。

    “你要出了什么事,谁来负责?”段青对她的这份可笑的坚持,心里莫名烦躁。

    陆小酒什么话也不说,寒风中瑟瑟发抖,牙齿不断打架。

    有段青的车挡着,恐怕更等不来车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从车里出来,快速走过去,直接把陆小酒打横抱在车上,眼神冰冷至极,显然他真的生气了。

    “没看出来,你还挺固执!”段青坐在驾驶座上,并未马上开车,他侧过身一看,才发现见陆小酒那双明亮的眼睛此刻透漏着满满的疲倦。

    (PS:祝朋友们元旦快乐,天天快乐O(∩_∩)O!嘿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