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一片幽情  第48章 雨夜(2)

章节字数:3678  更新时间:12-03-19 12: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郝非轻笑一声,待陆小酒洗了澡之后他也随后去了浴室,陆小酒倚在床上,时不时翻看着手机,听着里间水流的哗啦声,陆小酒便觉浑身不自在,她欠个身给公司计划部部长拨了一个电话。

    “周部长,您好!”

    “小陆呀!啥事?”

    “我想请问,刘总他现在怎么样了?”

    “刘总啊,突然脑溢血,刚做了手术,暂时没啥大事了。”

    “喔……”陆小酒轻吁一口气,舒展眉心说道:“真希望他能尽快康复……”

    “嗯但愿吧,你说,他怎么会在大婚之日,出这种意外呢?唉……”

    陆小酒也轻叹一声,只听那边道:“……老李,我跟小陆说话,你把耳朵贴过来干嘛?”

    “……”陆小酒反应过来一时怔忡,又听到周部长一声惨叫,急着挂电话道:“小陆啊,我先不跟你说了啊,李经理踢死我了!”

    合上手机之际,话筒又传来一声嚎叫,隔这么远也能感觉到那人很疼,她忍不住哆嗦一下,翻了个身给室友打电话。

    “小酒,你怎么还没回家,一个婚宴吃了一下午?”任靖问。

    “我现在在陆航学院,亲爱的。”

    “啊?……我晕,那你今天还回来不?”任靖躺在床上,眯着眼好奇地问道。

    “呵呵……不回去了,明天再回,给你打个电话说一声。”

    “嘿嘿……你和郝非住一块儿的?”

    “嗯……”陆小酒不解地问道:“咋了不行啊?”

    “呵呵……当我不知道好了,嘻嘻,小酒,跟你说好,别忘了做防护措施啊……”

    “你……你……”陆小酒脸憋得通红,气呼呼道:“唉你闭嘴!就你想得多,受不了你了啦!”

    “咦?你说话啥时候这么嗲了……”任靖笑开了花。

    “我……我没有!”陆小酒满脸憋得通红,咬牙一口否认道。

    任靖笑着又继续问道:“诶,我说,你们俩都住一块好几次了,还没……那个啥,咳咳,真够纯情的!”

    “任靖,你个大嘴巴!”陆小酒骂一句,又道:“再乱说,我就真不理你了!!”只听那边又是一长串放肆的笑声,陆小酒心想这人怎么这样啊真是无药可救了,受不了真受不了。

    唉,什么时候那个爱乱说话,性格大咧什么都不在意的任美女又回来了呢?哦,对对,就是自从她认识那个吴平之后。小月过后任靖算是活过来了,而真正让她活得这么精神抖擞的,不是别人,正是陆小酒的大学同学吴平。

    自打过年之后一回北京,陆小酒就发现任靖在一点点变化,原来她一到晚上和周末,就会宅在家里打游戏,到现在完全变了。现在没事的时候,她会看一些闲情逸致的书籍,以前爱喝咖啡熬夜,到现在每晚十点必睡,周六有时候在家补觉,精神好的话就出去玩,有时候也会户外登山,说是参加了一个绿野救援队。

    任靖的衣柜里多了旅游必备品,化妆柜上多了护肤品,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陆小酒都未见她出门化过妆了。任靖跟陆小酒说,吴平建议她别化妆,说是对身体不好,女人总化妆老得快。陆小酒问,吴平那么关心你,你们是不是在谈恋爱。任靖说,他没跟我说过喜欢我,也没什么奇怪的眼神和动作,我跟他之间是朋友,呵呵,才发现男女之间也有纯洁的友情,感觉很微妙,很好,人也很轻松。

    认识任靖的时间不到一年,陆小酒却见识到她人生的大惊变,从一开始时不时迷乱的夜生活,到后来变成一只十足的大宅女,再到现在生活得这么欢腾,如果没有认识段青,任靖可能到现在还没学乖,而如果没有认识吴平,她可能到现在还是那个喜欢宅在游戏里的任我行。她的生活步入正轨,也开始有规划地生活,每月定期按卡里存款,开始学会养生,而这些不都是在为生活作长久打算的吗?她现在一个人活得很好,那么以后即便好友吴平结婚生子了,她依旧能生活得很好,这多好。

    陆小酒总结道,吴平是个好人,她也应该感谢他。

    “咋了?不说话了啊,小酒。”任靖笑了半天,电话里的陆小酒却突然安静了。

    “啊?呵呵……”陆小酒回过神来,打着哈哈道:“亲爱的,明天你干嘛?”

    “去爬山啊,怎么了?”任靖问。

    “没事,就问问,嗯,你出门要注意安全!别光顾着搜救迷路的人,而把自己给走迷路了。”

    “咳……你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奇怪?好吧,我领会你的意思了。不过明天我们是出去玩的,爬爬山当锻炼身体。”

    “哦……哪个山呀?”陆小酒问。

    “香山。”

    “……我无语。你说就今年你都爬几次香山了?”

    “多多益善!”任靖不温不热道。

    “真是…不跟你贫了,挂了啊!”陆小酒听那边已笑着挂掉电话,她也微笑着合上手机盖。没一会儿就打上了盹,索性摊开被子睡了,迷糊中想这郝非是二十年都没洗过澡的吧,怎么都半天了还不出来。

    一觉睡到大半夜,从淅淅沥沥的雨声中醒来,陆小酒微眯起眼,发现整个屋子很暗,只有床尾那边的电视上闪着荧光,她身边坐着一个男人,一手轻摸着她的发丝,一边静静地看着无声的喜羊羊与灰太狼。

    陆小酒动动身,郝非见她已睁开眼,轻声问:“醒了?”

    “你怎么坐在我旁边,定房间的时候不是说了嘛,一人一张床。”陆小酒不满道。

    “呵呵……一进房间我就后悔了。”郝非手指缠上陆小酒的一缕发丝,然后顺着发丝滑下来,凝视着她的眼睛说道:“我想跟你挤一张床。”

    陆小酒脸上微热一时无言,郝非起身往暖气边上走过去,拿过快餐盒,笑道:“饿了吧,起来吃点东西!”

    看样子他已经吃过了,也给她留了一份,陆小酒去洗了把脸,坐在凳子上扒饭,见她吃一口看一眼电视,郝非起身把灯打上,顺手把电视关掉了。

    “好好吃饭!”郝非说。

    “喔……”陆小酒撇嘴道,“郝非,我发现跟你在一起,我变了好多。”

    “呵呵……哪儿变了?”郝非坐在床尾,笑着问她。

    “嗯,变得像小孩子,我就像一个小宝宝,被你惯着宠着。”陆小酒停了筷子说道。

    “不是像,你就是!你是我女朋友,我不宠着你宠谁!”郝非如实说道。

    陆小酒微微一笑,又道:“以前我吃饭从不看电视,知道这对胃不好,还有以前我睡觉前都会自己定小闹钟,现在都是每天早上赖在床上等你三五遍地叫我起床,我身体有一点不舒服就跟你夸大其词,其实也就是受了一点冻,嗓子有点哑,头有点痛这些鸡毛小事……我百听不厌你的担心,明知道这样很缠人,却又很矛盾地享受着你无微不至的关怀……还有就连我现在说话,我室友都说……都说我发嗲。”

    “呵呵……就这些啊,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我都喜欢!”郝非扬着下巴,高兴道。

    这话说得陆小酒心里一热,眼神却略显黯淡,她低低说道:“如果哪天我们分手了,而我已习惯你的体贴温柔,那时候叫我怎么再去适应一个人的生活?”

    郝非一把搂住她,嗔道:“傻瓜,别说胡话,我们要好一辈子的!”

    陆小酒埋在郝非的怀里,轻轻嗅着他脖颈间淡淡地香皂淡香味,还有他的气息,自在的叹息道:“唉……郝非,你人真好,你们都是好人。”

    “哦还有谁对你好?”郝非松开她,略不悦地问道。

    “吴平和你,呵呵。”陆小酒微微一笑,见郝非不明所以,她把任靖和吴平两人相识相识,以及到现在两人成了好友,还有为此任靖的变化大致讲了一遍。

    郝非刮她的鼻梁道:“那也是任靖她自己愿意走出来,吴平只是助她一力而已!”

    “呵呵……”陆小酒捡起筷子继续扒饭。

    “看不出来……吴平还挺事儿妈的!”郝非摸着下巴总结道。

    陆小酒皱眉道:“郝非……你这夸人的方式还真特别。”

    简单吃过后,陆小酒稍洗漱便和衣睡下了,没拧过郝非,两人只得挤一张一米二的小床。

    “干嘛?”陆小酒指着郝非的动作。

    “脱衣服啊!”郝非看着陆小酒的脸烧得通透,他笑道:“我这衬衫明天还要穿呢,不脱了睡就该起褶皱了。”

    陆小酒气呼呼地贴着床沿睡下,又被郝非笑着一把捞到怀里握着她的手摁紧了,隔着衣背也能感受到他炽热的体温,她忍不住又偷偷脸红到耳根。

    郝非没一会儿便睡着,窗外沙沙的雨声,在这个寂静的雨夜两人相拥入眠,过了很久陆小酒轻轻推开他的怀抱,从被窝里爬起来一个人坐在窗户下听雨,一听便到了凌晨二三点。

    郝非睡得迷糊摸着床边没人,睁眼发觉陆小酒在躺椅上整个身子抱成一团,头埋进膝盖蜷得像只小猫,他走过去准备抱她上床,陆小酒一惊睁开眼问道:“你干嘛?”

    一听这说话的语气,便知没睡,他问:“怎么不睡觉,这凌晨二三点基本没暖气了,空调又没开,瞧瞧你身上多冰。”郝非握着她的手只感觉到一阵凉意。

    陆小酒站起身,浅笑着说:“呵呵,我还不想睡。”

    “嗯?”

    “我怕一睡着一晚上就过去了,明天我回去后,又不知道哪天我们能再见面。”陆小酒淡淡地说。

    语气很平淡,却说得郝非心头一痛,他轻搂抱她入怀,宠溺地哄道:“睡吧,乖乖,我一直陪着你。”他抓着她的手摁在他左胸口那儿,说:“即便我们没有天天在一块儿,我的心,我的心一直守着你,陪着你。好不好?”

    “知道了,郝非,我知道了。”

    “你啊……没想你这么多愁善感!”郝非抱紧她,宠溺道。

    陆小酒没再多说,她轻轻环抱住郝非的腰,温热的感觉透过指尖手心传过来,只感觉他背上一颤整个人又站得笔直,她安心地闭着双眼任由他环抱。睡觉的时候,陆小酒笑着逗他,侧着身亲了两口郝非的肩膀,见他闭着眼睛嘴角含笑,她忍不住笑道:“郝非,我想你。”

    “呵呵……”郝非睁开眼,看着陆小酒问:“我这不在你身边嘛,还想什么?”

    “我总会想你,就连现在和你说着话,心里也想,我也说不上来,这几年我的心里一直就有这种感觉,呵呵,特熟悉。”

    “好吧!”郝非答道。

    “你不信吧!”

    “信,我信,小酒,我爱你。”

    “呵呵……”陆小酒说,“我也爱你,郝非。”没一会儿只觉郝非又睡着了,她轻声道:“我想,我会爱你一辈子。”

    没想到,郝非闭着眼又像哄宝宝睡觉一样,轻拍她的肩,一下又一下,越来越慢,然后她低低地笑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